张五常:从世界大变看中国通胀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19 次 更新时间:2008-03-25 16:56:17

进入专题: 通货膨胀  

张五常 (进入专栏)  

  

  今年二月份中国的通胀率高达八点七,不可谓不严重。新春雪灾当然有影响,但怎样扣除其严重性仍在。此「胀」也,早在半年前就令人担心。这是骤眼看。中国的通胀真的是严重吗?很难说。

  是不容易解释的通胀现象。如果佛利民仍在,有我在旁提点「怪」处,一下子他也不容易说出道理来。人民币量的增长率无疑过高,但为什么央行出尽八宝也不能把通胀压下去呢?单是去年,国内银行的储备金率提升了十一次,破了世界纪录,而利息率则记不起加了多少次。这些不是上选的压制通胀的方法,但西方的经验,是这些方法历来生效。然而,这一轮的中国通胀,老生常谈的杀手锏不灵光!另一方面,我们没有理由怀疑北京当局要压制通胀的决心:上述的两项货币政策大手下笔,其它宏观调控的措施五花八门。然而,中国的通胀我行我素!北京当局是不能也,非不为也。

  还有另一个不容易理解的现象。目前人民币在国际上甚强,而强货币是不容易有通胀的。当然,如果让人民币大幅上升,到了某一点通胀必会终止。这样做愚不可及:日本昔日的经验是前车可鉴,何况今天的中国要面对印度、越南等廉价劳力地区的竞争。问题是,历史的经验说,只要币值强劲,不升值也不会有通胀。换言之,像人民币那样强劲而还有百分之八的通胀率,人类历史没有出现过。我们要怎样解释目前中国的情况呢?

  六十年代在芝大跟进当时吵得热闹的货币理论时,以佛老为首的芝加哥学派认为物价上升与通胀是两回事。他们认为通胀带来物价上升,但物价上升了不一定含意着通胀。佛老认为,通胀永远是货币的现象,必然牵涉到通胀预期(inflationary expectation)这个重要但在观察上难以捉摸的话题。这是说,一次过的物价上升,没有带来再上升的预期,不是通胀。话题不肤浅,这里不详述。

  我认为目前中国的通胀,主要的一部分是物价上升,不算是通胀,所以除非央行转用一篮子物品与人民币挂钩,采用西方的货币政策不容易生效。另一方面,很头痛,物价的不断上升会引起通胀预期,不是通胀也会变为通胀了。

  首先要重复说过几次的:中国的农产品价格上升是好事。目前中国的通胀,绝大部分是农产品价格上升使然。想想吧,中国农民的劳动人口,十之七八转到工商业去,农产品相对非农产品的物价,怎可以不上升呢?另一方面,中国的人均农地那么少,农产品之价不升农民的生活怎可以改进呢?关心农民的炎黄子孙,还是多花一块几毫购买农民的蔬菜,多花十元八块购买他们的猪肉吧。

  细看中国农产品的价格上升,可不是那么简单。中国农民的生活急速改进,始于二○○○,农产品价格明显地上升,则起自二○○三。可能由中国带动,自二○○五年起,举世的农产品价格也在急升。我们农转工,经济成就举世瞩目,其它落后之邦也跟着农转工。以心为心,我们要向他们拍掌。如此一来,举世的农产品价格也因而急升了。严格来说是物价上升,不是通胀,虽然目前我无从估计,中国农产品的物价上升,多少是起于农转工,多少是起于人民币量的变动,也无从估计这上升有多少是因为农产品的进口价格急升而上升的。

  今年二月,非农产品的物价只上升了百分之一点六。真的是上升了吗?还是下降了?相对价格当然是下降了,但我认为实质上也是下降了的。这是因为原料的价格,尤其是金属那方面,进口的,这些日子上升得非常快!这几年中国低下阶层的收入上升大有可观,在进口原料价格急升的情况下,非农产品的价格一年来只升了百分之一点六,反映着劳动的生产力也正在急升。从工业那方面看,中国不仅没有通胀,工人的生产力正在急升,抵消了一部分的原料升价,虽然最近的新劳动法是把这发展搞乱了。

  上述是说,今天中国的通货膨胀,一个主要原因是昔日的落后之邦,正在一起农转工地发展起来。无疑是由中国带动,没有理由反对大家的生活一起好起来。这个发展无可避免地导致农产品的相对价格上升,而工业需要的原料,尤其是金属性的,这些年的价格上升以倍数计。

  外来的物价大变对中国当然有影响,但更头痛是两个其它问题。其一是金价与油价上升得很不正常:前者达每盎司美元一千;后者达每桶美元一百一十。这样的升幅是不可以用农转工来解释的。有两个其它解释,你选哪一个?一、中东局势不稳,伊朗战争随时可发;二、举世出现了通胀预期,而这预期最明显是反映在金价与油价的变动上。不懂政治,但从报章读到的局势变动消息衡量,近来金价与油价的变动与中东局势无关。余下来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大麻烦:通胀预期是地球性地出现了。有传染性,不少外资跑到中国来找避难所。

  地球性的通胀预期何自起?起自美元急泻。这是第二个头痛问题。从一九五三到父亲的店子学做生意到今天,我没有见过美元跌得那么厉害。一九九一波斯湾之战后,美元一直强劲,举世争持美元,但五年前再攻伊拉克,这强势不再,跟着是倒转过来,弱势变得明显了。这其中美国的议员严重地做错了一件事:他们强迫人民币升值,人民币于是与美元脱钩,转钩一篮子货币。跟进人民币的国际汇率的朋友会知道,其后美元在那篮子的外币中的比重,逐步减低了。如果人民币继续单钩美元,美元不会跌到哪里去。如果人民币不钩美元,只钩其它,美元不知会跌到哪里去。如果局部钩美元,美元下跌,人民币兑美元上升,但对其他主要货币却下降了,是给美元拉下去的。后者不是经济学,是小学生的算术课程吧。

  美国的经济历来举足轻重。世界经济大变,伊拉克之战显然打不过。政治我不懂,但在物价调整后,每天算,今天伊战比昔日越战的费用高出一倍。我同意佛利民说的,攻伊是大错。不同意佛老,认为财政上美国负担得起。能否负担不是问题所在——问题是费用或成本总要与利益比较一下。此比也,目前看,尤其是看美元与金、油价的走势,此战是输局。

  如果美元继续下跌,美国的通胀急升是无可避免的。目前这通胀不明显,经济不景是原因。次按风暴当然不幸,但协助了美国债券还没有大跌。如果长期债券大跌,等于长线利率大升,联储局是无能为力的。昔日越战后的经验,岂不可鉴乎?这些可能的不幸我早就看到,但没有写出来。二○○六年五月十六日我还是发表了建议港元转钩人民币的文章,在同一天就给某评论骂了。不听老人言是要付代价的。今天我不建议港元转钩,因为时日有别,局限是转变了。

  世界大变,中国稳定自己可以协助稳定世界——虽然比不上美国那样重要。央行要做的还是我提出过的三点。一、约束钞票的发行量,不要多管钞票之外的货币量;二、把人民币与一篮子物品挂钩,但要让这篮子的物价指数每年上升百分之三左右;三、解除汇管,把人民币放出去。这后者可以立刻舒缓人民币的上升压力,困难是一旦解除汇管,人民币的钞票发行量的上升率应该是多少,要眼观六路才知道。我的水晶球说,如果新劳动法不变,目前中国的外贸顺差会在一年内变为逆差。到那时才放人民币出去,与今天相比亏蚀甚巨。

  是世界大变吗?还是世界大乱了?

进入 张五常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通货膨胀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8121.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