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夫:蓝紫盈盈的考试花开了——澳洲书简之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28 次 更新时间:2008-09-19 14:33

进入专题: 百姓记事  

冰夫 (进入专栏)  

Z.J:

时光真是不可挽留的奇妙精灵,转眼又过半年多了。一直在盼你的信。难以抑遏的思念,如古人所云“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诗经》)报载上海此刻正在举行国际艺术节,估计你们电台又该是最忙的时候了。你这个资深的主任编辑,可能更加忙得如陀螺似地旋转不停了。但是,我仍然希望能在澳洲的夏天到来之前收到你的信。不会使我失望吧?

还记得吗?去年暮春时节,我曾寄给你一帧摄于蓝紫花树下的照片。你在回信中说:“照片拍的甚好。那紫色的花朵真是别有韵致。如此色彩,如此云霞,令观者惊叹...我想,你不妨写一些澳洲特有的花木,类似周瘦鹃先生写花木的随笔,比如你照片上的蓝紫树花之类,恐怕还没有哪一位作家去做过,写出来,会受到读者欢迎的。我们组里人看了照片,就很想知道这是什么树?什么花?可是谁也说不出来。”

朋友,你的话我一直记在心上。这种蓝紫花树在澳洲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我家附近就有许多株这样的树,平时看不出它的特色。它树干长得很高大,枝叶深绿浓密,复叶,羽状,互生,椭圆型,叶片颇像合欢树,是澳洲特有的树种。但是它先开花, 后生叶。花朵有点类似我国的泡桐树花,只是花型小而对生,形状更美些。

起初,我也不知道这种树的名字。五年前,在雪梨大学第一次看见满树蓝紫色花时, 我确实被它的美艳惊呆了。我和内子就称它为紫花树。后来问女儿这树的名字。她也不知道。只说:“在大学里,我们都叫它'考试花',因为这种树一开花,就该面临考试了。头疼的时候到来了。前些年,自费留学生,谁不是一面打工挣学费,一面读学位?最怕那倒霉的考试了。所以对这种花没有好感。没有人去查问它的洋名。我有一位女同学,看见这种树开花眼泪就不自主地流出来了。”

“为什么呢?” 我好奇地问。

女儿说: “ 这是人家的隐私,不能告诉你..”

我知道在西方,隐私权是人权的重要组成部分,绝对不可侵犯。可是经过这几年的来往,我认识了这位化学博士C女士。她性格开朗,谈吐高雅,颇有点阳刚之气。她主动给我讲了这事的缘由,并同意我写出来,只是必须隐去真姓名。

C女士是我国湖南人,来自洞庭湖畔的书香门第。在国内时读过名牌大学,并于同班同学结婚,生有一个女儿,丈夫先到美国某名牌大学读博士,两年后移情别恋,她还蒙在鼓里,一心等着去美国陪读。可是丈夫却出钱将她办到澳洲来读硕士,正在她读完第一年,准备考试时,也就是蓝紫花树开花的时节,一纸离婚协议书寄来了。她被这突然的变故击倒了,抱着女儿躲在在宿舍里哭了一天一夜,红肿着眼睛签下自己的名字,接受了这个痛苦的事实。

第二天她没有参加考试,她准备放弃读学位。这时学校导师来找她了解中途退学的原因,他是一位英裔澳洲人( 高级讲师,澳洲大学承袭英制,一个系只设有一名教授或副教授 )得知她的情况后,非常同情,建议她立即补考,并为她在学校申请到一笔奖学金,( 那时工党执政,政府没有大量削减教育经费 ),使她顺利读完了硕士。

就在这位C女士读博士的第二年,导师的夫人去世了,也许出于对导师的感激之情,也许是导师的人品和才学出众,虽然年龄大了一些,C女士还是深深地爱上了他。

就在他们热恋之后,等待圣诞节结婚之前,厄运又一次降临,导师患胰线癌晚期。C女士每天到医院去陪他。一个月后,导师去世了。C女士擦干了泪水,去参加最后一次考试——博士论文答辩,恰巧又逢蓝紫花树开花的时候,所以她对考试花的印象太深刻了。她说:“ 这种蓝紫色花,对我是不祥物,是我一连串痛苦的记忆,是我生命历程中悲楚的印痕。”

朋友,这只是个别的例证,请不要误会。就在我女儿就读的学校,还是有不少莘莘学子,看见校园里满树的紫色花,便想起他们甜蜜的盟约。后来,我结识了一位女诗人,她是西子湖畔某大学外语系毕业生,来澳洲十多年了,有许多澳洲朋友,从她那里知道了这蓝紫花树名叫杰克润达,英文名为 JACARANDA,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的两卷本《英汉大词典》中有解说: “[植]蓝花楹,角豆树木;也即取自蓝花楹属植物的木材。”

如今又临春末夏初,又逢蓝紫色花盛开的时候, 离我家不远处座小公园,绿茵茵的芳草地边,一溜蓝紫盈盈的树上密密匝匝的花朵,吸引着过往行人。远远望去,宛若蓝紫色的云团,映衬着蓝天上的朵朵白云,高雅里透露出一丝娇艳,清淡中流淌着一种明丽,分外撩人情思。走近去看,那一排几十株大树,好似张挂着千万个蓝紫色的小喇叭,正在微风中吹奏春天的乐曲。所以有人说,蓝紫花树的美如同梦幻,令人痴迷。

啰啰嗦嗦,就此搁笔了。但愿能很快收到你的回信。

1999,10,14,悉尼

(原载澳洲《自立快报》副刊,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进入 冰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百姓记事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6963.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