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夫:黄昏絮语多瑙河——布达佩斯杂记之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48 次 更新时间:2008-09-19 14:32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冰夫 (进入专栏)  

五、六月的布达佩斯,正是旅游的黄金季节,气候温和,微风轻拂,绿树,繁花,天青,霞明,多瑙河两岸的皇宫,城堡,教堂,殿宇,楼厦,映照在阳光下,缤纷亮丽,灿烂辉煌,看不尽那风景宜人的自然风光和镌刻着历史风云的古迹残垣。

匈牙利加入欧盟后,布达佩斯市场更趋繁荣昌盛,世界各地来的旅游者更是陆绎不绝。

黄昏时,参观游览了一天,确实感到人有些疲乏,但又难以抑制心头的激动,禁不住独自走到旅舍的窗前,默默地凝视着苍茫的暮色,正缓缓降落在多瑙河上,四周没有一丝声响,宁静而安详。这时候,我仿佛听到那流水在忽忽将暮的氤氲中絮语,我也情不自禁地想与她作一番随意的交谈。

多瑙河,梦中的河,如诗如画的河。多少年来,你曾是我“面熟而陌生”的朋友。上海方言有“面熟陌生”一词,意思为似曾相识而又未真正谋面的人。

在无序无涯的遐思中,我仿佛一次次观赏过你那宏伟壮丽的皇宫、斑斓历史装点的堤岸;在忘情忘我的向往中,又曾多少回试图描绘你那穿越丛山、奔腾沃野的雄姿。

然而,你最终刻印在我脑海里的形象,却是一幅既坚韧豪迈而又恬淡典雅的历史素描。

不是吗?在故乡春雨迷蒙的黄浦江岸,灯光闪烁的高楼传来圆舞曲之王施特劳斯“蓝色多瑙河”的美妙旋律时;在现代品味的歌剧院里响起十八世纪布达佩斯音乐学院院长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时;在五十年代后期布达佩斯街头突降那已被历史证明为时代悲剧的腥风血雨时;在今年五月中旬的一个下午,上海作家协会欢迎并宴请匈牙利作家访华团时,我有幸忝列其中,在聆听匈牙利著名诗人图尔茨与资深汉学家鲍洛尼关于匈牙利作家们的创作活动时,我的脑海中都曾翻滚起你湛蓝湛蓝的水波,涌现出发生在你身边的恩怨悲喜缠绵悱恻的故事。

如今真地与你相见了。多瑙河,在灿烂的阳光下,你那水流蕴含的时光画卷,你那河岸耸立的宫殿教堂,你那映照晴空而清澈的面容,你那伴随云影而荡漾的柔情,无一不给我以惊喜、以激动、以颤栗。。。

我确信:你那蓝色清纯的流水将从此不断地在我心头回荡。。。

说来也是有缘。多瑙河,我真没想到这次历时一个月的欧洲之行,首站就是布达佩斯,就住在你身边的Favorita Hotel。那是欧洲华文作家协会第六届年会开会的地方。过了半个多月,游历过中西欧九个国家之后,又居住在这家宾馆。

多瑙河,我又一次有幸细读你的美景,伴着你的气息而饮而眠,枕着你的涛声去作寻梦的远游。

多瑙河,你的流水,曾被生活在中下游的古人当作圣水,武士外出征战,先要用河水净身,并向你贡献祭品。公元二世纪伊始,罗马皇帝图拉真(Tarajan)率领军队征讨喀尔巴阡山的达契亚人时,你曾施恩惠于他。公元105年,为了保证驻达西亚军团的供应线,他第一个在你铁门急流以东的塞维林堡的河面上建桥。那座石桥,仅砌桥墩的多跨拱木,总长就有八百多米。那是世界上最早最长的桥,比我国最早建于南北朝时期的赵州桥还提前了四百多年。

历史记载,图拉真是第一个踏着石桥渡过多瑙河的人。在我赞美现今的布达佩斯河面上雄峙着九座大桥时,确实没有想到时光已经流逝了两千年。

说来也巧。六月十二日,我们在罗马游览参观,中午时分,正好见到了这位罗马皇帝图拉真(雕像),也就是他,为庆祝征讨达契亚战役的两次胜利,而极有气派地在古罗马城修建了多利安式大理石圆柱,世称“图拉真圆柱” (Tarajan’s Column)。在这个圆柱上,他别出心裁地凿着伏尔加河、多瑙河、莱茵河、尼罗河的四座大理石雕像,你,多瑙河被他描绘成一个长着胡须的巨人。那天,导游魏瀛先生曾饶有兴味地为我和内子特意与你这位巨人拍了一张合影。

现在,当我翻开这本欧洲影集时,我眼前不仅展现你那令世人瞩目的天清霞丽、碧水明媚的旖旎风光 ,而且奔腾着你伏波千里、劈崖穿石的浩浩荡荡的洪流。

多瑙河,我知道你不及伏尔加河长,屈居欧洲第二,但你的抱负,你的风骨,你既柔媚又刚毅的性格,早已享誉全球。自你走出德意志的黑森林Black Forest山麓,便滔滔不息,勇往直前,奔行两千八百多公里,游历奧地利、斯洛伐克 、匈牙利 、克羅地亞 、前南斯拉夫、羅馬尼亞、保加利亞 、摩爾多瓦 和烏克蘭等国家 ,最后在羅馬尼亞的蘇利納,带着历史的悲怆与人世的艰辛而归入黑海。

多瑙河,如果将你比作一首交响乐,我知道,我现在看到的只是这乐曲中的华采乐段,而气势恢宏的乐章在你下游的著名峡谷,你那穿行喀尔巴阡山和多瑙山脉间的维谢格拉德峡,特别是两岸高山夹持、雄伟壮丽的铁门峡,它那 54米的悬崖深谷和2每秒5米的流速,以气势,以贡献,令人惊叹。 而你和莱茵河美因河联手的水道,已是欧洲最大最长的航运网,为人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然而我知道,你引以自豪的是你奔流直下而形成的多瑙河三角洲(Dnube Delta),如今仍是欧洲面积最大保存最完好的三角洲。过去曾有人说,三角洲是被众神遗忘的角落。其实不然。在3,500平方公里的辽阔区域内,说不清哪里是波浪的尽头,哪里是河岸沙丘的源头?不计其数的湖泊和沼泽和你主河及其支流中游弋着45种特有的鱼类,哺育着鸬鹚、矮鸬鹚、鹈鹕、红肚鸭、白鹭、燕鸥以及稀有的白尾鹰等300多种不同的飞鸟 。更引人注目的是,你的三角洲,在1991年便被联合国列入《世界遗产目录》。

多瑙河,难忘首次与你见面相处三昼夜的情景。那时,朝夕看你美丽如画的风景,听你温柔恬静的絮语。你河岸边耸立着不同历史时期的建筑,如同色斑斓的屏幕,闪现出被列为历史文化遗产一部分的多瑙河谷、布达城堡王宫、链子桥和国会大厦,使每个来布达佩斯的旅游者几乎都是从这里开始愉快的旅程。

记得五月二十九日下午,当我们坐在游船上观赏你岸边的景物时,太阳已经西斜,天空的云层依稀在缓缓移动,略显晦暗的氛围中,那圓頂高耸的新哥特式的国会大廈,依然惹人注目。许多文友禁不住对它举起了相机。

不一会儿,微风吹开了云层,偏西的斜阳將金色的光芒撒在布達皇宮(阿魯巴多王朝)上,这座始建于13世紀,后又屡经改建的新巴洛克式建築,令人觉得西方古代建筑美学确实有一种格外诱人的魅力。

这时,我看到来自莫斯科的著名华裔俄罗斯作家白嗣宏正在游船的甲板上拍照。他说香港有一家杂志向他约稿,请他写布达佩斯之行的文章,并希望配一些照片。我看他选择的圣玛丽亚教堂、渔人堡等都是很有代表性的巴罗克式和哥特式风格的建筑,于是也请他为我拍了几张。白嗣宏先生在改革开放之初,曾为安徽人民出版社主编了一套多卷本的《外国抒情小说选》,几乎网罗了我所喜欢的西方古典作家的中短篇小说,所以在1982年初,书一出版我就购买了全套。可以说与他神交已久,但在国内时从未谋面。想不到此番在布达佩斯相见,同住在多瑙河畔的旅社,今日又同赴这欢游多瑙河的盛会,是一种缘分,也是欧洲华文作协的文友们热情安排所致。

我想,人的天性是需有友谊和交往的,何况我们这些远离故国故土的海外游子,在人生的漂泊中,总会或多或少地寻求心灵的慰藉,希冀精神的交流。这大概就是我们此番来欧洲赴会的主因吧.。

面对游船外美丽诱人的景致,游船内餐桌上丰盛的菜肴、主人热情洋溢的讲话,我不由想到此刻欢聚一堂,明日就将各去一方。禁不住既激动又感慨,时光的流逝,人生的聚散,时代的变革,文坛的纷争,无一不如这多瑙河的水波,荡漾着,跃动着,时而静谧无声,时而喧哗咆哮,但最终免不了还是汇入那被古代水手们称为“标志着已知世界的终极”的黑海。

这一切,难道不正如我国古代智者所言,神圣造化的威力是无法抗拒的。除了时空无限外,我们无力追求任何永恒的东西。

多瑙河,请原谅我时而明亮时而晦暗的思绪。我是一个内心充满矛盾的人。但,我真实,坦率,与你唠唠叨叨的絮语,只是表明对你向往已久的心迹和一个旅游者与你最初相见的浅薄的印象。

2004年8月12日于悉尼筱园

(原载澳洲《澳洲日报》副刊,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进入 冰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6898.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