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夫:大海的情怀——澳洲书简之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24 次 更新时间:2008-09-19 14:32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冰夫 (进入专栏)  

Y·Z:

下午从海边散步回来正准备给你写信,电话铃声响了,想不到竟然是你的二女儿Mary从墨尔本打来的。她语调轻松,笑声不断,真是年轻潇洒,行踪飘忽。时而中国,时而澳洲,令人羡慕。她说一周前离开上海,全家都好,爸爸每天坚持跑步看书写诗,生活蛮自在,并说带有你赠我的诗稿。

我嘱她尽快寄来,可是已过了一星期,仍然没有收到,甚为惦念。

说来也真巧,昨天晚上我整理旧报刊,在一本诗集里,竟然夹着你前年春天在那场大病之后写给我的短诗《致翱翔四海的中国“雨点”》,手稿是写在中国福利会儿童时代社的稿纸上的。你是著名的诗人、儿童文学家,想必是为这本少儿杂志撰稿时,油然想起旅居澳洲的我,即兴挥毫之作。

但是,你我数十年生死之交,即便瞬间的思念,也有“人生长恨水长东,幽怀谁共语,远目送归鸿”(元好问)之慨叹吧?你将我比作信鸽“雨点”,而不是衡阳峰前的鸿雁,用心良苦,寓意我知:大雁是候鸟,按时返回故地,而我旅居在南半球虽有归意,却因种种原因而无法成行。

你的诗第一节委婉情深:

遥远碧海深处

你 在哪朵浪花中住?

仰或飞倦了 收起羽翼

筑巢于异乡高树?

我独步海滨 总听到

远方 那鸽巢孵哺

串串温馨的咕咕

听如歌行板

陪伴幼雏们读

古老东方的书……

这诗我已读过多遍,如今再看,仍然引发我无限的遐思。为什么问我在哪朵浪花居住?问得好。我旅居澳洲,家在悉尼,四周是海。因为你了解我,大海始终是我的偶像。你也和我一样,热爱大海,是大海虔诚的崇拜者。

澳大利亚四面环海,是世界上最大的岛,作为新南威尔士州首府的悉尼,更是举世公认的最美丽的海港城市。她面对着浩瀚的南太平洋,整个城市屹立在杰克逊湾(Port Jackson)的南北两岸,终年阳光灿烂,碧水蓝天,树木葱茏,繁花似锦,绿草如茵,人们交口称赞。但她最具魅力的地方还在海景。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上世纪末漫游澳洲后,曾说:“悉尼的情怀,世界的仙境……”

也许是造物主的恩赐,悉尼拥有近百个港湾海滩,又是巴拉玛塔河与乔治河的入海口,外港内湾,蜿蜒曲折,连绵不断。这些海湾(Bay)和海滩(Beach)形成了悉尼独特的风景线。著名的游览区Manly(曼利)、Watsons Bay(华生湾)、Rose Bay(玫瑰湾)等,都是海外游客们必定去参观游览的地方。

据粗略统计,悉尼拥有40多个海滨浴场。最著名的Bondi Beach(邦代海滩)不仅风光优美,碧蓝的海水,金黄的沙滩,洁白的浪花,沙质细软,十分宜人。而且沙滩面积特大,可供数万人在此嬉戏休息,或游泳,或冲浪,或打排球,或沐日光浴和海水浴。

不久前,在那里还举办过风筝节,我们全家都去看了。宽阔的沙滩上,人群嬉笑,摩肩接踵。放风筝者有老人,有孩子,但更多的是时髦青年,泳装少女。他们手牵长丝,眼望蓝天,奔跑嬉笑,飘飘欲仙。而在湛蓝的天空,与白云相辉映的是彩色缤纷的风筝,黑雄鹰、赤蜘蛛、红晴蜓,还有澳洲的棕色树熊,以及红黄蓝的巨型圆筒,等等,千奇百怪,形状各异,真是难得一见的海天胜景。

正是由于常常去看海,我才真正懂得普希金的诗句“自由的元素”的含义。

我发现,澳大利亚人休闲去得最多的地方是海边。他们狂热地爱恋着海滩港湾。曾经写作《澳大利亚面面观》一书的麦戈雷格说:“海滩是澳大利亚人的生活特色,即赤裸裸的享乐主义的中心焦点。”不管此话的褒贬含义,澳洲最美的风光确实也在海景。

在Coogee Beach(库矶海滩),我看着在浪涛上搏击的游泳健儿,常常想起南普陀山的千步沙,想起你的诗:

从容于碧波之颠

浮隐于海天之间

在那浩瀚无垠的屏幕上

她与海翻滚起伏

交织曲线的柔韧

辉映光波的明艳……

那是你写的《水妖》。而我留给你的诗,也是在漫游烟台和青岛之后,写于海边那座小木屋里:

那晚,我们踏着沙滩的灯光

看夜航船驶向远处的海港

带雨的云层正在酝酿风暴

涨潮了,

浪花咬脚,

心在飞翔

你说没有嫉妒,

没有猜疑,

友谊远比爱情久长……

将近半个世纪的交往,你我肝胆相照,声应气求,最难忘,前年秋天你在切除脑瘤,迎战死神的时刻说的话:

“……我在手术台上,如能握住亲人的手,那么,我将握住内子佩桢的小手,另一只手,握住你的大手,给我温暖和力量。”世界上还有什么能与这样知心与信任相匹比呢?

朋友,我们都曾是大海的崇慕者,也曾投身洪涛,幻想迎波击浪,漫游五洲四洋,但毕竟身负历史的重轭,失去潇洒,虚掷了青春,蹉跎了岁月。

如今我来到澳洲,居住在悉尼,实现了那个幻想已久的“时时亲近”海的宿愿。

我最欣赏大海汇纳百川不拒细流的胸襟,正如同年轻的澳大利亚,她1800万人口中有五分之一出生在海外。移民来自世界上170多个国家和地区,讲着近百种不同的语言,仅SBS民族电台就播出60多种语言的节目。这也是世界上少有的。

我真希望有一天,Mary能在悉尼安心住下来,那么,你将和我一起“到大海中洗尽尘埃,恢复青春的湛蓝。”

否则,彼此的思念,将如同你那支《相思鸟》的喙:

残月般的半粒红豆,

是相思结晶,

是歌中渗出的血。

1999.11.17.悉尼

(原载澳洲《自立快报》副刊,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进入 冰夫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域外传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6896.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