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飞:我们缺少什么样的矿难新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32 次 更新时间:2007-08-22 00:00:22

进入专题: 矿难  

高一飞 (进入专栏)  

  

  今日,见鲁宁兄在中国保险报撰文说:“这个夏天,国内最‘累’的高官要数李毅中。”(鲁宁:最累的高官李毅中,http://news.phoenixtv.com/opinion/200708/0821_23_196711.shtml,2007年08月21日中国保险报。)李毅中一直到处“救火”疲于奔命,说他是中国“最‘累’的高官”,是有道理的,在矿难中,这也是媒体报道最多的:领导批示、官员重视、抢救及时、措施得力……但是,作为媒体的遗憾是,他们已经很难有让人感动的新闻了:很少有人去关注死难者或者侥幸逃命的矿工的命运。

  我的朋友Jack从纽约发信来说:曾经,“矿难新闻原本封锁得紧,媒体要搞点消息很难,登出来后往往都会成为议论的焦点,巅峰期的《南方周末》,许多头版新闻就是此类事件。后来矿难新闻不能隐瞒了,我们才发现,我们烧的是血煤,动辄有上百人死去,官员们不停地在现场宣誓、流泪,以为有用,其实没有用;媒体的头版也经常出现矿工们无助的眼神盯着读者;到了现在,人照样死,新闻价值却越来越小。可能各地的官员们会惊喜地发现,放开报道矿难以后,更不会成为媒体的焦点了,悲惨的事情泛滥后,人们的心就会逐渐凉掉。”

  根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历年颁布数据,中国历年煤矿事故死亡人数为:1990年,10,315人;1991年,9,777人 ;1992年,9,683人;1995年,10,572人;1996年,9,974人;1997年, 7,083人;2000年,5,798人;2001年,5,670人;2002年,6,995人;2003年,6,702人;2004年,6,027人;2005年,5,491人;2006年,4746人。2007年1至5月,全国煤矿共发生事故821起、死亡1478人.据统计,2005年,中国采煤业的每吨煤死亡率为美国的七十倍,是俄罗斯与印度的七倍。美国在矿难中1995年死亡46人,2001年死亡41人,2002年死亡28人,2005年仅为22人。

  明知中国的矿难死亡比率很高,收入很低,但是不少人还是不得不去冒险。针对中国煤矿不断地吞噬着矿工的生命,十名湖南师范大学学生于2005年3月对该省煤矿进行长达两年的调查,最终完成了一份调查报告:《湖南煤矿工人心理安全感的影响因素及提升策略》。调查报告说,大部分的矿工家庭人口都很多,至少是一家四口。为支撑家庭,他们不得不在井下工作六至七个小时,甚至十小时以上;有的在矿里上班以后还得在家干农活。由于有着相对较高的劳动报酬,他们对这份高风险的工作还算满意。在一些煤矿,工人采煤有可能拿到两千元或者更高一点的工资,相当于一些务农的家庭大半年甚至一年的收入。但让矿工们感到压力最大的还是矿难,因为这一方面意味着工友的离世,另一方面也意味着煤矿停产,收入减少。(80后大学生调查煤矿工人:贫穷比矿难更可怕,来源:中国青年报。http://www.01e.com.cn/01eGB/jiao_yu_ju_jiao/2007-4/16/041610480741610483980502.html。)

  矿工们为什么会去冒险,因为他们太穷,何祚庥先生更是直接地指出:“如果不参加采煤工作,那么由于贫穷、缺医少药、缺乏营养等因素,而引起的“意外死亡”的死亡率,将比2.7%高出很多!不见得每一位参加工作的矿工们都知道这里的计算,但是,他们都懂得趋利避害。这就是:‘要不我们怎么养家糊口,怎么给孩子交学费?’”(何祚庥:中国矿工不采煤死亡率会更高,http://view.news.qq.com/a/20070525/000002.htm,2006年05月25日,南方网。)作家刘庆邦说:“煤矿的现实就是中国的现实,而且是更深刻的现实。”每一起矿难的背后,都有足以让温家宝总理流泪的辛酸故事,是死前的艰辛苦楚、是死后的凄惨悲痛,一个人的背后是妻子儿女和亲人朋友等一个庞大群体的痛苦,每一个遇难矿工都有一部让很多人同悲的血泪史。

  2007年4月16日,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生死亡33人的枪击案件,这是美国历史上最惨烈冷血的屠杀。这事当然攻占了我们所有纸媒与电子媒体的头条,我们在整理近年来发生在美国的类似暴力事件,在批评美国媒体不负责任----曾经草率地报道凶手是中国人。但是,我们在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的同时,也通过美国记者们的报道了解了其中的每一个受害人,他们的家庭背景、人生历程、学业情况、亲情友情、爱情故事都迅速传遍了全球。

  新闻固然要关注事件的整体,但更应当关注事件背后的每一个人,矿难中的受难者,从事这样低薪的职业,大都是中国底层的穷人,而从他们面临的危险和磨难来看,又是最苦的穷人。对,靠制度和理性,才能从根本上减少矿难,但是,制度和理性最终要靠人去建立,只有通过每一个矿工的命运去唤起官员和其他国人的悲悯和良知,让人更多地去感受每一个具体的人的苦乐与悲欢,制定和实施制度的人才会感到急迫和沉重,从而更加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责任,才会少一些黑心矿主和渎职官员。

  对死难矿工的印象,不要仅仅是一个黑色的面孔和冰冷的死亡数字;对矿难的印象,也不要仅仅是“情绪稳定”、“妥善处理”的陈词。在所有的矿难报道中,娄底那位矿工临死前在安全帽内的帐单和遗言让我们留下了最深的印象。我期待我们的新闻画面上有一个个矿难死者活生生的遗象,有死者家属的动情哭声,有善良民众的真诚祈祷,甚至于有半降国旗的举国哀痛。

  

  2007.8.21于重庆哥乐山下。

进入 高一飞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矿难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67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天益发布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