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宣扬:当代西方哲学的基本论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43 次 更新时间:2007-07-20 02:03:14

进入专题: 西方哲学  

高宣扬 (进入专栏)  

  

   哲学发展的阶段性,是由一些重要因素所决定的。这些因素主要是指在不同历史阶段中:(一)扮演主要角色的关键哲学家;(二)有决定性影响和有分量的哲学著作;(三)重大的理论争论的内容及其结果;(四)社会和文化层面的重要历史事件的不可替代性。所有这些因素,都呈现非常明显的‘一次性’或‘不可重复性’,对哲学思想的创造活动,提供了独特的历史条件和精神力量;但是,同一般历史一样,思想史和哲学史也经常走回头路,在不可预测的力量的影响下,往往出现多次重复、回归、退后、迂回、旋转和‘反刍’,使当代西方哲学思想的演变过程,既显示历史延续性的特征,又展现断裂、重叠、偶然性和突发性的特殊轨迹。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西方哲学思想演变过程中,就其社会基础而言,有两个重要的分水岭:1968年的学生运动和八十年代末发生的五大历史事件:(1)全球化和消费文化的洪水般泛滥、(2)苏联东欧国家集团的垮台、(3)欧盟的扩大、(4)基因工程和电子数码化的现代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5)恐怖活动及突发性社会和自然灾害事件的频繁发生。

   如果说,1968年学生运动充分暴露了西方思想和文化的总危机的话,那么,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发生的上述五大历史事件,则成为当代哲学理论探讨的最重要的社会文化土壤,并把1968年后所显示的西方哲学思想的矛盾及其解决的可能性,具体地在新世纪的人类文化平台上展现出来。

   正是在总结1968年学生运动和80年代末的五大社会事件的历史经验之后,西方哲学全面地反省西方传统的根本问题,即主客体的相互关系以及由此建构的本体论、认识论和伦理基本原则,使近半个世纪以来,由现代分析哲学、现象学、新马克思主义、解构主义、后结构主义、后现代主义和新文化符号论所集中批判的哲学传统,进一步得到全面的更新,也使之从原有的‘主客二元对立’模式、人本中心主义、逻辑中心主义、语音中心主义、西方种族中心主义的约束中解脱出来,重新探索新世纪的多元文化模式的创造可能性。

   当然,当代西方哲学的理论探讨方向,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各个卓越的哲学家个人的思想创造能力、个人的理论旨趣及其思想风格。在这方面,思想家的个性、才华及其独特性,含有很大的偶然性、神秘性和诱惑力,是无法从社会文化基础的总体角度来分析的。

   在当代西方哲学理论探讨中,做出重要贡献的思想家,除了原来属于上一代、并在当前哲学创造中继续发生重要影响的利科(Paul Ricoeur, 1913-2005)、汉斯·约纳斯(1903-1993)、福柯、德里达、克劳特·勒福特(Claude Lefort, 1924- )、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 1921-2002)、海拉里·普特南(Hilary Putnam, 1926- )、艾耶尔(Alfred Jules Ayer, 1910-1989)、尼克拉斯·鲁曼(Niklas Luhmann, 1927-1998)、迦达默(Hans-Georg Gadamer, 1900-2002)、保尔·洛朗琛(Paul Lorenzen, 1915-1994)、卡姆拉(Wilhelm Kamlah, 1905-1976)、伊尔丁(Karl-Heinz Ilting, 1925-1984)、库诺·洛朗兹(Kuno Lorenz, 1932-1994)、布鲁门贝尔格(Hans Blumenberg, 1920-1996)、庄·弗朗斯瓦·利欧塔(Jean-Fran?ois Lyotard, 1924-1998)、姚斯(Hans Robert Jau?, 191-1997)、哈伯马斯、布迪厄(Pierre Bourdieu, 1930-2002)、米歇·昂利(Michel Henry, 1922-2002)以外,新冒现出来的思想明星,在法国,有庄·吕克·马里墉(Jean-Luc Marion, 1946- )、贾克·达敏尼奥(Jacques Taminiaux)、艾丽安·埃斯古巴(Eliane Escoubas)、马克·里希尔(Marc Richir)、庄·弗朗斯瓦·古尔丁(Jean-Fran?ois Courtine)、约斯琳·贝努瓦(Jocelyn Benoist)、斐利普·索耶(Philippe Sollers, 1936- )、阿兰·巴迪乌(Alain Badiou, 1937- )、庄·吕克·南西(Jean-Luc Nancy, 1940- )、柯里斯蒂娃(Julia Kristeva, 1941- )、贝尔纳特·亨利·列维(Bernard-Henri Lévy, 1948- )、阿兰·雷诺(Alain Renaut)、德尼·康布斯纳(Denis Kambouchner)及弗朗斯瓦·拉吕尔 (Fran?ois Laruelle)等;在德国,有彼得·斯洛德岱克(Peter Sloterdijk, 1947- )、米凯尔·特尼森(Michael Theunissen, 1932- )、赫尔斯特(Detlef Horster)、马尔登(Ekkehard Martens)、曼弗列德·李德尔(Manfred Riedel, 1936- )、弗里特里希·卡姆巴尔德(Friedrich Kambartel, 1935- )、施威默尔(Oswald Schwemmer, 1941- )、彼得·雅尼斯(Peter Yanich, 1942- )、居尔根·密特尔斯特拉斯(Jürgen Mittelstrass, 1936- )、阿瑟尔·荷内克(Axel Honneth)、奥德弗里德·赫弗(Otfried H?ffe, 1943-)、乔治·墨格尔(Georg Meggle, 1944-)、汉斯·约阿斯(Hans Joas, 1948-)、克罗尔斯·奥弗(Klaus Offe, 1940- )、阿尔布列斯·维尔默(Albrecht Wellmer, 1933- )、巴基斯(Günther Patzig, 1926- )、图根哈特(Ernast Tugendhat, 1930- )、罗伯特·斯贝曼(Robert Spaemann, 1927- )、赫尔曼·吕伯(Hermann Lübbe, 1926- )、奥多·马瓜德(Odo Marquard, 1928- )及克劳斯·贡德尔(Klauss Günther)等人,而在英、美、加等英语国家,有阿拉斯代尔·麦凯因戴尔(Alasdair MacIntyre, 1929- )、约纳丹·伯内特(Jonathan Bennett, 1930- )、克里普克(Saul A. Kripke, 1940- )、罗迪(Richard Rorty, 1931- )、诺奇克(Robert Nozick, 1938- )、托马斯·纳吉尔(Thomas Nagel, 1937- )、理查德·蒙达戈(Richard Montague, 1930- )、尼克拉斯·雷舍(Nicholas Rescher, 1928- )、约翰·席尔勒(John R. Searle, 1932- )、卓姆斯基(Noam Chomsky, 1928- )、托马斯·麦卡锡(Thomas McCarthy)、戴维斯·路易斯(David Lewis, 1941- )、泰勒(Charles Tylor, 1931- )及达尼尔·德内特(Daniel Dennett, 1942- )等;意大利则有吉亚尼·瓦迪摩(Gianni Vattimo, 1936- )、艾柯(Emberto Eco, 1932- )及埃马努尔·舍韦里诺(Emmanuel Severino, 1929- )等。

   这一群哲学新秀,大部分可以归纳到现象学、新马克思主义、解构主义、后现代主义、分析哲学、新符号论、新生命哲学及建构主义等派别,但也有一部分,例如德国的斯洛德岱克和法国的弗朗斯瓦·拉吕尔等人,拒绝隶属于特定派别,在理论上,既不坚持固定不变的体系,也不原意限制在传统哲学的范围内,宁愿在多学科的‘无边界’领域中游荡反思。他们的大多数,散布在西方各国各地的大学院校、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学术杂志及学术档案馆。在新的世纪内,正是他们,推动或将推动未来西方哲学的再改造和重建运动。

   除了人物方面的不断更新,当代西方哲学界还连续发表了一系列带有时代里程碑性质的重要著作,不仅在哲学界,决定了思想发展的方向,而且,也在整个人文社会科学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001年12月,法国哲学会(L’Association de la philosophie francaise)成立一百周年之际,法国哲学会在它所举办的纪念会上,总结和讨论了当代法国哲学的主要成果及其基本经验。会上,本届哲学会主席、巴黎大学哲学教授及法国精神与政治科学院(Académie des sciences morales et politiques)院士布尔乔亚(Bernard Bourgeois, 1929- ),发表了题为〈哲学会的青年时代〉(Jeunesse d’une société)的学术报告,总结了法国哲学会第一个三十年的基本历程及主要问题,然后,大会主席团,委托哲学会副主席圣舍宁(Bertrand Saint-Sernin)教授,向大会提出供大会进行公开争论用的讨论主题草案(problèmes ouverts),建议与会的哲学家们,围绕这些主题,一方面总结法国哲学近一百年来的成果,另一方面探讨未来的可能发展方向。圣舍宁教授所提出的讨论主题草案,包括二十个子题,按自然哲学(Philosophie de la nature)、精神(心灵)哲学(philosophie de l’esprit)、行动哲学(philosophie de l’action)和宗教哲学(philosophie de la religion)四大领域进行分类。在展开讨论时,大会更具体地围绕科学哲学、心理学、美学、哲学教育、一般哲学、形而上学、宗教哲学、政治哲学、道德等领域的问题。最后,大会围绕“这个世纪需要什么样的哲学”(Quelle philosophie pour ce siècle?)的问题,进行激烈的争论,为我们了解法国哲学在新世纪的动向指明了清楚的探测方向。

   从法国哲学会所总结的内容来看,当代法国哲学所开展的思想革命,仍然环绕着:(一)人与自然的关系;(二)人的思想心灵的内在逻辑;(三)人的政治、经济、文化创造以及伦理道德行动;(四)宗教与科学的问题。这些论题,大致与西方各国哲学界在最近十年的理论探讨主题相符合。

   具体地说,当代西方哲学家们主要关怀(1)人文主义的重建;(2)语言与符号及其与当代知识的关系;(3)社会正义与自由平等的关系;(4)科学技术与自然、社会的关系;(5)文化多元化的可能性;(6)哲学传统与现代化的关系;(7)日常生活与哲学的生活化。

   在2002年的法国哲学会成立一百周年的纪念会上,许多哲学家提出了对未来哲学发展的深刻意见。他们认为,二十一世纪的世界文化和思想,不但是极其复杂,而且也将是高度变动性和灵活性。当代文化对社会整体的干预和改造的效率,达到了令人难于想象的地步;而受到现代文化干扰、改造和破坏的社会与世界本身,也正以不可预测的变化而反过来影响着人的生存;自然也影响着哲学的发展。未来的哲学思想,不仅将同二十世纪的哲学相异质,而且,其变化的速度和变动频率,也是史无前例的。如果说连人本身,也可以通过生命遗传工程来制造的话,如果说连人的精神品质和道德意识,也可以通过生命遗传工程加以设计和改造的话,那末,哲学本身也可能遭受生命遗传工程的全面宰制,变成为可以数码化和程序化的东西。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高宣扬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西方哲学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5246.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