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艳萍:风姿绰约的钓鱼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129 次 更新时间:2024-06-06 23:47

陈艳萍 (进入专栏)  

 

两天的绵绵阴雨,在家里读书写字,感觉身上发霉,感觉眼睛酸涩。趁早上雨歇,我去湖边转转,清爽身体和清洗眼睛。

桑树上结满了桑果,下过雨,很干净,我随手摘了往嘴里送。想起儿时,村子里仅有的桑果,不是太高就是去的太晚,总是没有我的份。曾经梦想过,等以后种一棵桑树,吃个够。

现在,我居住在郊外,野地里到处是桑果。我看到了,也只是摘几个尝尝。听说桑果可以泡酒,可以发酵成果酿。这里这么多,唾手可得,我却没有那个兴致。

湖面上,有小荷才露尖尖角,也有如音符一般的枯荷立着。这种新生和苍老的交替,构成一幅鲜活的生命图景。我仿佛听见,老荷在向新叶叮咛,新荷在向老梗告别。

岸边,一株很好看的野生月季进入了我的镜头,这时我才看清,它的尖头部分已经被掐了。我无端地想到,掐月季尖尖的这个人,一定是女人,和我差不多的年纪,走到这里,看见了,想起自己小时候掐月季尖吃,顿时一股清甜回旋舌尖。并掐了这枝月季尖,剥皮后放在嘴里抿,抿那一口清香,抿那一段童趣,抿那过去了的美好时光。

有人的声音。

我站起来,往深远一点的湖面张望。有人在钓鱼,穿着雨裤站在湖里钓鱼。青绿的芦苇,青荷和枯荷的交替,鲜嫩的菱角藤,上空澹澹飞翔的水鸟。

怎么这么美!我忘乎所以地在心里赞叹!也一并拍着视频。很想与人分享,想起魏老师,就给他发了一条,写到:魏老师,我看了一个蛮好的风景,发给您欣赏。魏老师说,谢谢。然后我又写到:风姿绰约的钓鱼人,好难得,我刚好碰到。魏老师回说,《风姿绰约的钓鱼人》,值得你写这样一篇文章。

我觉得,他站在水里钓鱼,大自然的景物围绕着他,有没有鱼姑且不说,他本身就是在享受,他好奢侈。

我不停地拍着这一幕,舍不得按停。我很怕那个钓鱼人说,不要拍我啊!我很怕他收了钓竿,上岸回家。

没有鱼,他慢慢收拢了钓竿。他的同伴给他打来了电话,他向同伴倾诉,说很多小虾在水面游动,按理应该有鱼,可为什么一条鱼也没有钓到呢。他说,他准备换一个地方试试。

他一边接电话,一边走向了芦苇丛附近。离我近了,我看见了他映在水底的倒影,画面更美了。我紧张地跟拍着,生怕被他厌烦,生怕画面消失。

他站在水里,是一幅剪影。水波荡漾,鱼竿轻微抖动。站久了,他会换个姿势。鱼竿的线条和弧度,人的静态和动态,周围的风景,天的宽广,水色和绿草的纯粹和清亮,鸟叫和虫鸣。既丰富,又留白。既浓厚,又淡雅。

这不是美食,其实更甚美食。这不是人们打卡的地方,但比打卡的地方更美。我觉得我此刻碰见了,也是奢侈。总之,我难得形容这份美,感觉人间很是值得。

换了一个地方后,他伸长钓竿。这时候,他站在芦苇丛中,他的影像更诗情画意起来。只四五分钟吧,没有鱼上钩,他收起了鱼竿,往岸边来。他并没有上岸,而是拿一个红色的网兜,在水里捞着什么。

我想和他聊聊天,就故意问,有没有钓到鱼啊?他说,没有。只这一句话,我就听出,他人很好。此时,我胆子就大了。走近他,和他聊起来。

他说,这个季节,适合钓大白刁。钓的好,可以钓一二十斤。我问卖不卖?我想买。他说一般情况下不卖,留着自家吃或者送人。如果碰到了可以卖一点。我说,好的,那什么时候能碰到?他说,不能定,有时候在这里,有时候在别的地方。如果在这里,一般是中午十二点。我说,要不要带电子称?他说不用,估一估就好。

我问他,在捞什么?他说,捞水面的小虾做鱼饵。大白刁很敏感,如果是人工鱼饵,它指定不上钩。他说,钓大白刁,要阴天,要起风,很多小鱼小虾浮在水面,大白刁们浮出来吃。而这时,水鸟们也知道了,跑过来和大白刁争着抢吃小鱼小虾。也就在这样的时候,钓鱼人捞一些小鱼虾做鱼饵,大白刁就很容易咬钩。

这也是原汤化原食的意思。要依着鱼儿的脾气秉性味觉,才能钓到鱼。

我问他,冷不冷。他说穿着雨裤,不冷。我说,看见你在这样的风景里钓鱼,觉得你好幸福。他说,闲来无事,好玩。他说,眼下不是钓鲫鱼的季节。我问为什么,他说这个季节的鲫鱼不好吃。我说怪不得前几天买了几条鲫鱼,吃起来肉质发腐。他说对的,这个季节的鲫鱼,把一肚子籽板空了,身上的一点肉,稀松疲沓。钓鲫鱼,要等到荷叶枯时,鲫鱼最壮硕,肚子里又长满了鱼籽,那才味道鲜美。

他说,这地方其实不是最好的钓场,水浅土硬,不利于鱼类生活。他说,他就是在这湖边长大的,从小捉着鱼采着莲长大,对这片湖有很深的感情。

不,我突然想到,不是他在美丽的风景里钓鱼。而是有他站在湖中钓鱼,风景更美了。

他走了,我也准备回家。走到桑树跟前时,我又摘了几粒丢进嘴里,也顺便拍视频。一个老大哥问我,你是摘桑枣,还是拍视频。我说,既吃几个桑枣,也拍几个视频。他说,里面一棵树上很多,可以去摘。我问他,他是在干什么?他说,他在干什么,我是不懂的。我说,我不懂,您可以教我。他说,他在寻找几根桑树杆。我问,干什么用。他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桑树杆,最适合做铁锹把。别的木头,用不久都断。只桑树杆,不断。桑树有弹性,做铁锹把,有弹性,劳动起来省力。

看来,老大哥在野外有菜地。果然,他指着自行车上一袋黑乎乎的东西,说这是泡过脚的艾草,准备把它拿到菜地去埋在泥土里,给土地消毒、沤肥。

他说,每年端午节,他会在野外采摘七袋子艾草回去晾晒。为什么是七袋呢,也就是端午节的前三后四,每天一袋。阴干的艾叶,他一年四季用来泡脚泡澡。他说,你不知道艾草的好吧!我说知道,它是我们国家的传统医药,我懒惰,没有去利用它。

老大哥要走了,去菜地,说他的菜地有莴苣和蚕豆。我说,能不能卖一点给我。他说,你跟着我去,我送你一点。在路上,又看见一棵老桑树,桑果又大又甜,难得的好品种。

老大哥给我摘了一些蚕豆,剪了八九根蒜苗。两样菜,都是我的最爱。儿时,蚕豆炒盐菜,我很喜欢吃。鳝鱼炒蒜苗,是我以为的人间最美佳肴。可惜眼下,没有鳝鱼。

湖畔景色、钓鱼人,摘桑果,两样蔬菜。短短的一个多小时,我竟然收获了这么多美。我的内心充盈、饱满,像揣着宝贝一样怕它们遗失。我快步回家、走进书房,写了起来……

进入 陈艳萍 的专栏

本文责编:Super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吾乡吾土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5224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