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艳萍:莲藕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08 次 更新时间:2023-08-10 14:03

进入专题: 莲藕  

陈艳萍 (进入专栏)  

八岁那年夏天,得了脑膜炎,高烧不退,茶饭不思,仿佛要死去一般。奶奶问我:想吃点什么?我既没要梨子,也没要西瓜,说想吃一截藕。

夏季并不挖藕。奶奶听了,匆匆往外走。过了会儿,拿回一截来,说是放牛的炳生伯从泥塘里抠出来的。

夏季不挖藕,却可以扯藕带。藕带,是莲藕的雏形,也或前世,最热的时候最当季。

男孩子是扯藕带的高手。选上一枚最大最厚的荷叶尖,握住荷梗往下探,脚在泥水里往下摸索,抠开四周淤泥,待差不多了,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下去,用手扯起深泥中的藕带。

刚刚生出来,还没长节,细细白白。把它切段翻炒,是一道夏季佐饭佳肴。

到了冬天,水冷草枯,才是挖莲藕的季节。满塘水抽干,枯败的荷叶荷杆没有藏身之地,倒在泥地里。大人们穿着齐腰深的防水衣在淤泥里热火朝天地挖藕,孩子们在岸上欢天喜地观看。那情景就是一场丰收盛典,庆祝大自然的馈赠。

藕丰收了,年也来了。各种各样以藕为原料的美味佳肴将会一一登场,慰藉一年的辛劳和等待。

要做饭了,奶奶在砧板上切藕,我趁她不注意偷偷从她胳膊肘下伸进手去,拿一块赶紧跑。

淡淡的泥土味儿,淡淡的湖腥味儿,甜脆适中,咬一口,藕断丝连。嘴边细丝缠绕,揪不下来抹不去。一边吃一边心里还想,烂泥里竟然出脱得如此白净,方寸之间竟然伸展得那么修长。

卤藕好吃,还能待客。大年三十夜晚,卤过肉类的汁水,爷爷倒进去一锅莲藕,焖一夜,吸足肉味肉香后捞起来。那个年代,那样一截藕,拿在手里当零食吃,就不用再想别的。

小藕梢子,奶奶把它们洗净晾干切细,拌上细米粉,加剁碎的辣椒,撒些盐,闷在专门的坛子里,腌制,发酵,做“藕鲊辣粑”。这道菜,菜名不好写,读起来不好听,却是我们的最爱。

农家里,菜是自家菜园种。一年中总有几个月,青黄不接。没有菜吃时,奶奶揭开坛子,舀出酵好的藕渣,锅里放少许油,慢慢炕,成碎碎的粑状。这道菜,甜中一股酸菜味儿,辣中一股米粉味儿,特别香。且它还有个特点,越剩越炒越好吃。有它的餐桌,奶奶担心饭量突地加大,锅里的饭不够。

给我抠藕的炳生伯,人风趣而又随和。家里的大女儿,和同宗的长辈们一起玩,年纪一样大,就以名字相称。长辈遇见炳生伯,笑着告状,说他女儿没大没小。炳生伯听了,不恼,仰着头笑,笑好了说:“男服先生女服嫁,嫁了就好了。”

家里孩子多,有菜轮不上炳生伯。那年月,总见他端着一碗白米饭,跨半条街,往我家来。我明白,就往饭架指。意思是说,藕鲊辣粑在那儿。炳生伯端下来,一边往碗里拨,一边说:“伯娘的藕鲊辣粑最好吃。”

虽说萝卜,芋头,青椒都可以鲊,但唯独藕的滋味好。它脆脆的,甜甜的,合着米粉,些许辣味,吃起来格外细嫩。

进入 陈艳萍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莲藕  

本文责编:chendongdo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百姓记事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4525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