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去蒋化”后面的历史恩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25 次 更新时间:2007-04-22 20:22:57

进入专题: 台湾  

傅国涌 (进入专栏)  

  

  一段时间以来,台湾岛上,民进党当局主导的“去蒋化”声浪一波接一波,先是军营内的100多座蒋介石铜像陆续被拆除,移到蒋介石灵柩所在的慈湖,那里几乎成了一个蒋氏铜像展览园。最近,高雄又拆除全台最大的蒋介石铜像,并将“中正文化中心”改名。民进党方面还提出要把台北“中正纪念堂”改名为“台湾民主纪念馆”,并且拆除围墙。  

  针对民进党的“去蒋化”,3月31日,国民党在台北发动反制游行。从凤凰卫视的画面上看,民众参与并不踊跃,和“反贪腐”为主题的红衫军运动不可同日而语。今天的国民党虽然在台下,但作为合法的在野党,它完全可以不同意民进党当局的决定,它拥有各种合法的反对途径,包括游行示威在内。随着2008年选战的愈演愈烈,在野和执政的两大政党之间,就“去蒋化”等问题还将会有一次次的较量。表面上看起来这都是政治斗争的需要,是争夺下一轮执政地位的角逐,不过,就“去蒋化”而言,还是有着更深层的原因,牵涉到历史的恩恩怨怨,牵涉到一个重要历史人物生前的是是非非,牵涉到对那段历史的重新评价。

  早在1945年的重庆,毛泽东就已窥破蒋介石“搞独裁无胆,搞民主无量”,即使蒋在失去大陆之后有所反省,在台湾实行土地改革,推动经济建设,关注民生,有过许多亲民之举,但他扮演的仍然是一个传统型政治强人的角色,缺乏现代政治的追求,在他的时代,个人崇拜、一党独大、党大于法、世袭制,这些都没有根本性变化,他是岛上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威,他的个人权力不受任何约束,也不容任何置疑,无论这种置疑来自体制内还是体制外,都是他不能容忍的。在他生前死后,小小的台湾岛上曾经劳民伤财为他铸造了4.5万座铜像,就是最好的见证。  

  蒋统治台湾数十年,推行的是威权统治,也就是在经济上相对开放,重视民生建设,在政治上集权,不容许不同意见,不容许反对力量的存在。任何人只要挑战他的权威,向他的至尊地位说不,就要付出包括失去自由、流亡异国他乡在内的沉重代价。作家柏杨曾经虔诚地信仰三民主义,仅仅因为一幅漫画被莫须有地定为讽刺蒋氏,就锒铛下狱10年。哲学教授殷海光因为思想言论被台湾大学解雇,虽未入狱,却在贫病交加中,以50岁的盛年黯然离世。对于体制内的孙立人、吴国祯、雷震等名将高官,蒋同样毫不手软。“雷震案”当年曾震惊一时,作为蒋的浙江同乡、股肱之臣,1949年来到孤岛后,雷震创办《自由中国》杂志,倡导民主自由,批评专制腐败,义无返顾地踏上一条追求理想的不归路,终于在1960年被蒋以军法判刑10年。面对这样的结局,包括胡适这样享有国际声望的大知识分子也唯有暗中垂泪,给狱中的雷震送去宋人杨万里的诗:“万山不许一溪奔”,表示心中的不满和同情。

  这一切都在台湾历史上留下了难以抹杀的伤痕。在蒋败退台湾之前发生的“二二八”惨案,对岛上老百姓反抗运动的血腥镇压,更是一个永远的创口。平反也好,赔偿也好,马英九以国民党主席身份鞠躬道歉也好,都不可能完全愈合这些历史的创伤。如果不是他儿子蒋经国最终放弃威权统治,开启和平变革的进程,使台湾顺利实现和平的政权转换,世人对蒋的评价可能还要负面得多。在很大程度上,小蒋晚年的作为替蒋家挽回了不少的历史体面。

  随着岁月的推移,在当地同胞心中,蒋氏时代留下的伤痕和阴影可能会逐渐淡化,但不会消失,民进党随时都可以翻出老帐本,把曾经的历史恩怨重新拿出来说事。蒋氏确实欠下了历史债,这已经成为国民党转型后一个沉重的包袱。国民党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在台湾执政半个多世纪,树大根深,留下了深厚的历史遗产,这既是优势,也成了劣势,换句话说,它的负资产太多,斑斑史实俱在,随时都可能重新唤醒历史的记忆,让民众想起封闭时代一桩桩痛苦的往事。这一点,我们从民进党当局推动“去蒋化”,并没有遭遇岛内民众的强烈反对,就不难看出。也许,到这个时候,国民党才会深切地感到蒋时代的历史遗存正在渐渐发生负面效应,它们被那些不堪回首的历史、被死人所纠缠,想摆脱也摆脱不了。雷震当年在狱中写信给儿女:“我是缔造中国历史的人,我自信方向对而工作努力,历史当会给我做证明。”现在,历史已经给他做出证明。

  对于缺乏宗教的中国人来说,历史几乎拥有近于宗教的功能,我们的精神版图中没有末日审判,却有历史审判。我们头上没有一个公正的上帝,却相信有公正的历史。我们没有天堂、地狱的概念,却有历史中的流芳百世和遗臭万年。绵延不绝的史家传统,保存了最完整的历史记载,秉笔直书成为后人尊敬的传统,包含道德褒贬的春秋笔法,为国人长期所认可。支撑文天祥从容赴死的是“留取丹心照汗青”,“青史凭谁定是非?”是林则徐晚年留下的诗句,刘少奇留下的一句话也是“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历史成了弱势、边缘的善良人们逆趋利避害的本能而行事的唯一寄托,成了一切坚持良心选择、身处逆境的人们全部希望所在。蒋介石或许做梦都没有想到,在他垂拱而治的岛上还有“去蒋化”的一天。权杖在握的他或许不明白,历史的裁判终究高于任何现世权力的裁判。

  

进入 傅国涌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台湾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历史与文化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403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