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家珅:创述琉球:美军编制琉球民族志文献述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79 次 更新时间:2023-06-22 00:48

进入专题: 琉球  

孙家珅 (进入专栏)  


摘要:1945年,日美两国太平洋战争的冲绳战役打响,在冲绳战役的筹划阶段,美国战略服务局和海军民政小组召集人类学家编写了《琉球群岛的冲绳人:一个日本的少数民族》1和《民政手册:琉球群岛》2两部重要的民族志,是美国首次对琉球族群的全面系统研究,提出了制造琉球和日本分裂以及扶持琉球独立的计划,暗藏着美国军事行动中的政治考量。两部民族志影响了冲绳战役的作战计划以及占领统治期间重塑琉球族群认同的具体实践,具有重要的参考和研究意义。

关键词:琉球 美军 民族志 调查研究 制造分裂


1944年,太平洋战争接近尾声,美军需要选择一个登陆地点对日本本土发起最后的攻击,涉及登陆琉球群岛的方案最初在美军内部并未达成共识,主要经历了攻占台湾计划再到攻占琉球计划的转变。为了给接下来的登陆作战提供相关情报,美国军方随即组织人类学家开始了对日本周边各区域的调查,两部关于琉球民族志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琉球群岛的冲绳人:一个日本的少数民族》(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Japanese Minority Group)由战略服务局(OSS: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于1944年3月开始编写,6月在夏威夷发行。《民政手册:琉球群岛》(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Loochoo )Islands)由海军民政小组(NCAT:Navy Civil Affairs Team)于1944年7月开始编写,9月编写完成,11月正式发放到海军高级军官手中,战时作为美军内部资料使用,解秘后藏于各大学图书馆。在版本方面,《民政手册》的日文翻译版由冲绳县立公文书馆史料编辑室进行编译并于1995年3月出版发行。

目前国际国内学术界还没有对美军编制的两部民族志的具体内容进行分析研究,但部分学者的相关著作中对两部民族志的重要性有所提及。宫城悦二郎的《占领者的视角:美国人如何看待冲绳》3指出两部民族志对于美军占领政策的制定起到了重要作用。鹿野政直编著的《战后冲绳的思想》4和小熊英二的《“日本人”的边界:冲绳·阿伊努·台湾·朝鲜:从殖民地到回归运动》5引用了两部民族志,提出了美国对琉球的占领政策是将冲绳人“琉球化”的观点,即在占领期间扶持琉球人的独立意识。

关于两部民族志对美军占领政策所带来的影响,格雷戈里·斯密茨(Gregory Smits)的《琉球的愿景:早期现代思想政治中的身份和意识形态》6和大卫·奥伯米勒(David Obermiller)的《美国对冲绳的军事占领:政治化和身份认同 1945-1955》7均提及美国在占领期间以制造琉球人和日本人之间的分裂为目标,建构琉球族群的自我认同意识。

《琉球群岛的冲绳人:一个日本的少数民族》和《民政手册:琉球群岛》是两部重要的历史文献,是美国对琉球的首次全面的调查研究,民族志中得出的“琉球人非日本人”的结论直接影响了美国的进攻日本本土的作战计划和对琉球的占领统治。两部民族志指出琉球人和日本人之间的裂痕是美军可以利用的政治资本,体现了制造分裂是美国对外战略中不可缺少的一环。1972年5月15日,美国将占领长达27年之久的琉球群岛“施政权”移交日本,时至今日,迎来日本施政50周年的琉球人却依旧不断推进“反回归”运动或“离日”运动,这与美国占领琉球时期所实行的“去日本化”政策息息相关。而美军编纂的两部民族志是占领政策制定和实施的基础,类似于是琉球版的《菊与刀》,研究和解读两部民族志对揭露美国常用的制造分裂的对外战略,以及对理解美国在占领期间建构琉球族群自我认同意识有着重要的意义。

一、民族志编制的背景及过程

由于二战后盟军不可避免地要对轴心国进行军事占领统治,因此美军意识到有必要提早做好相应准备。海军民政小组早在太平洋战争初期就开始组建,提前为美军日后占领的区域的政治工作开展做好准备。早在1937年,耶鲁大学人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Human Relations)就开始了跨文化社会科学领域的综合研究计划,该计划旨在对各作战地区民族的文献和相关情报进行收集,再分别编辑出各地域的文化大纲手册供美国军事战略制定者和高级军官参考。受美国海军司令部的委托,美军还邀请了耶鲁大学的三位人类学教授,乔治·默多克(George Murdock)、卡兰·福特(Callan S. Ford)以及约翰·惠廷(John W. M. Whiting)三位人类学家所带领的团队对未来可能的占领地区进行调查研究。

1942年5月,美国在弗吉尼亚大学设立了陆军军政学院,同年6月,美国在普林斯顿大学设立军政要员培训班,同年8月,美国海军在哥伦比亚大学设立了海军军政学校,军政学校的学员入学有一定的条件,需要对远东地区的相关知识有所了解并具备一定的外语能力,职级为从上尉到上校级别的军官。8这些高级军官在哥伦比亚大学接受了关于建立和管理军政府方面的专门培训,还对西太平洋和东亚地区进行了系统的区域研究。具体的教学内容和培训科目有国际法、民政工作的组织和方法、计划占领地的地理、历史、行政、经济及文化。

在太平洋战争后期,美军需要在日本周边寻找一个空中作战基地以一步步逼近日本的核心防线。摆在美军面前有几个选择,分别为琉球群岛、台湾岛以及菲律宾群岛。在商议的最初阶段,登陆琉球群岛的方案在美国军方中并没有达成共识,盟军西南太平洋战区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认为,需要先进攻菲律宾和台湾然后对日本本土发动总攻,海军上将切斯特·尼米兹(Chester Nimitz)则认为要先攻占琉球群岛后对日本本土发动总攻。联合参谋长委员会(CCS:Combined chiefs of staff)最初也倾向对台湾和菲律宾发动登陆作战,而不是琉球群岛,因为相关情报指出:“关于这些岛屿(琉球群岛)的信息极其有限,而且不可靠。”9事实上,对美国战略家而言,在最初阶段有可能进行登陆作战的西太平洋地区中,琉球群岛是唯一一个基本情报匮乏的地方,但这种情况在后期有所改变。

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学习和研究期间,海军的军官被告知他们的主要研究将集中在台湾地区,因此在1943年末,海军民政小组开始收集台湾的相关情报,因为最初的计划也是先占领台湾后攻占日本本土,10到了1943年12月,登陆台湾岛的作战计划几乎成了定局,联合参谋长委员会发表了第417号声明:“在太平洋地区的行动要获取更接近日本本土的战略空军基地,同时发动对日本舰队的决战,1945年春天应向吕宋岛和中国的台湾地区发起登陆作战。”11为了准备在1945年春天登陆台湾,在1944年的6月至11月期间,海军民政小组编撰了11本关于台湾的《民政手册》,详细介绍了台湾包括政治、经济、历史文化和渔业等多方面的情报。12由于太平洋中部地区战略地位重要,该小组还收集了太平洋中部岛屿的部分资料,甚至还包括了在1943年11月制定的北海道以北、库页岛以南的千岛群岛的资料。13由于早期的登陆目标预设在台湾,在哥伦比亚接受培训的海军军官所接受的都是关于台湾的情报信息,对于琉球群岛完全不了解。14

为了收集琉球群岛的情报信息,自1944年春季以来,美国军方就近取材,对在夏威夷居住的琉球人移民群体进行了实地的民族志研究。在这个研究的基础上,战略服务局在3月16日发表了关于琉球的第一份报告:《冲绳人:一个日本少数民族》(The Okinawans: A Japanese Minority Group),在随后不久的3月27日又发布了《冲绳人:他们的区别特征》(The Okinawans: Their Distinguishing Characteristics),15两个月后,两份初期的研究报告最终形成了一个147页的咨询报告,题为《琉球群岛的冲绳人:一个日本的少数民族》,16值得注意的标题的“琉球”(LooChoo)17一词使用了汉语发音的拼写,体现了该报告的“离日”倾向。

到了1944年夏天,一个共识在美国军方中已经出现,日军在太平洋地区进攻行动的能力几近丧失,日本的失败或许比预期更快。在欧洲战场诺曼底登陆成功的推动下,大平洋司令部战略人员为全面进攻日本制定了全面和长期的战略,1944年6月30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Joint Chiefs of Staff,简称JCS)发布了一份113页的详细报告“JCS-476”,进一步考察了进攻日本本土之前可以进行登陆作战的备选区域,有中国东南沿海、朝鲜半岛、日本九州和北海道等地。这份报告最后的结论认为日本九州地区是最好的登陆选择,还提出了琉球群岛是一个备选方案,认为该岛屿是“对日作战必不可少的前沿空军基地”,此外,对琉球群岛的控制将得到东海的制空权,将有效地切断日本本土与驻华日军和驻朝日军的联系,然而有关琉球群岛的信息仍需完善,进攻琉球计划的筹备和执行将受到极大的阻碍,暂时未最终确定琉球群岛为最佳登陆地点。1944年9月,海军民政小组的《民政手册:琉球群岛》编制工作结束,代表着关于琉球的情报收集工作基本完成。

1944年9月9日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做了一个重大改变,“JCS-713/19”授权麦克阿瑟在1944年的12月20日对吕宋岛进行登陆作战,尼米兹也收到了新的指令,参谋长联席会议命令尼米兹在1945年1月20日对硫磺岛进行登陆作战。18随着“JCS-713/19”计划的推出,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取消了登陆台湾岛的作战计划,命令尼米兹上将于1945年1月攻占硫磺岛,3月攻占琉球群岛。致使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更改登陆计划地点的原因之一是美国人类学家有关琉球调查的新发现。

二、战略服务局的琉球族群研究报告

对于海军民政小组而言,战略服务局在夏威夷琉球人社区的调查是一项重要成果,直接影响到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对日登陆作战地点的选择。此前在美国人的印象中,日本是一个团结一心的单一民族国家,但通过对移居夏威夷琉球人的调查和研究,美军发现了一个突破口:在空间上,日本领土包括冲绳县,但从族群的角度看,琉球人并不是日本人,琉球人的实际地位也低于日本控制的其他殖民地人种,报告中明确指出日本对琉球人抱有种族歧视,而且琉球和日本的历史渊源也没有琉球和中国的历史渊源深厚。

(一)论证琉球和中国的历史渊源

《琉球群岛的冲绳人:一个日本的少数民族》报告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题为“日本的冲绳人”(The Okinawans in Japan),第二部分题为“夏威夷的冲绳人”(The Okinawans in Hawaii),第三部分题为“分歧”(Cleavages)。

涉及第一部分内容,首先阐述琉球的地理、琉球人的语言和血缘关系;并着力阐述琉球人的性格特征;还阐述了历史上的中琉关系。

关于地理,报告中认为中国和琉球地理相近:“从地图上显而易见,琉球群岛,特别是石垣岛和南部岛屿,比日本更接近台湾地区和亚洲大陆。”19关于语言,报告中指出,琉球人使用日语、琉球语和汉语,琉球贵族的语言都源自汉语,几个世纪以来,汉语似乎是文人之间交流的媒介。20关于血缘关系,报告中认为琉球人有深厚的中国血统,并指出中国是第一个试图与这些岛屿接触的国家,早在元朝中国人就已开始接触琉球人。

关于“琉球人的性格特征”,报告中指出,受中国文化影响,琉球是“礼仪之邦”(The land of propriety),“少有战争”(Absence of war)之地,琉球人都“彬彬有礼、热情好客、温文尔雅”,21并指出,琉球人有一种“自卑感”(Feeling of inferiority),自卑于日本殖民时期“二等国民”的身份和地位;此外,报告还分析了琉球人的住所、服饰、发饰和文身;琉球人的婚姻和丧葬风俗;琉球的神道教和本地的祝女信仰,上述内容都涉及琉球族群的独特性。

报告用大量篇幅考察了琉球的历史和对外关系,这一部分总共写了35页,从琉球的神话开始写起,历史分期以琉球每个国王在位的时间作为划分方式,其中大部分的内容都是在记述中琉关系,报告以“地理相近”(Geographical proximity)“血缘关系”(Blood relations);“早期和中国的接触”(Early Chinese contacts);“中国影响力的持续”(Persistence of Chinese influence);“和福建的关系”(Relationship with Fukien);“日本的间谍系统”(Japanese spy system);“进贡以示忠诚”(Tribute as showing allegiance);“中国的权威”(Chinese Authority);“派往中国的学生”(Students sent to China)以及“中国的文化遗产”(Cultural inheritance from China)的小标题阐述琉球和中国的渊源及联系。

关于琉球王国与中国明清两代的朝贡贸易方面,报告中指出琉球是中国宗藩体系的重要一环。特别在“中国的文化遗产”一节中,琉球人被认为是中国文化的传承者,“在文化层面,琉球人是中国文化的携带者和向日本人普及中国文化的老师”22报告中还提到与中国的长期持续和密切的联系导致琉球将中国人视为“父国”,琉球人普遍认为中国从来不是一个异域或外国,据英国传教士在琉球的观察,称当地人“处处模仿中国”,每年都有一些较高阶层的琉球青年被派往中国接受教育。23马休·佩里(Matthew Perry)于1853年到访琉球时也指出:“琉球人的语言、服饰、法律、装饰、习俗和礼仪方面,都可以看出琉球是中国的合格附属,琉球无疑在向中国致敬”。24

(二)揭露日本和琉球的微妙关系

与描述中国和琉球关系截然不同的是,美国人的报告中对于日本和琉球关系的记述篇幅极少,仅3页的内容,且标题使用了“日本海盗武力侵占”(Japanese pirates captured)和“萨摩霸权”(Satsuma hegemony)等用词,体现了美军对于日琉关系的基本观点。报告认为,在历史上日本对琉球的影响微乎其微,即使在17世纪琉球王国被萨摩藩征服的时候,琉球人依然把自己的身份定位于中国人,这一点可以从17世纪琉球王国被萨摩藩征服后,琉球人依旧臣服于中国而看出,报告中指出“琉球王国建造的宫殿(首里城)向西,这样就显示了其对中国的服从与忠诚”25。虽中国与琉球航路上海难频发,但依旧阻挡不了琉球人的进贡热情,这也被美军视为是忠诚的体现。“尽管1870年代以来琉球被废藩置县,但直到1920年琉球在各个方面才和日本的其他县一样”。26关于琉球和福建的渊源,报告中指出,明朝皇帝赐予琉球闽人三十六姓,这些人的后代仍然居住在那霸久米村。

涉及第二部分内容,主要阐述琉球人和日本人的差异。美国人类学家通过田野调查,分析夏威夷岛上的琉球移民和日本移民的差异,以强调琉球人和日本人的不同之处。报告中指出,琉球人普遍又矮又黑,并长有较长的体毛,很容易区分谁是日本人,谁是琉球人。琉球人有自己的语言,琉球语对日本人而言亦无法理解(日语有五个元音——a、i、u、e、o,而琉球语只有三个元音——a、i、u;此外,相同的汉字也有不同的发音),尽管大多数人都讲标准日语,但在琉球人内部有用琉球语沟通的习惯。美国人类学家还发现,一些琉球人抵达夏威夷后,将他们原有的琉球姓氏改成日本姓氏,以掩盖自己的琉球人身份,27因为以琉球人的身份居住在夏威夷会遭到日本人的歧视。

在前两个部分研究结果的基础上,第三个部分重点论及琉球和日本之间的“分歧”,子标题包括“日本人对冲绳人的反感”(Japanese Antipathy for Okinawans),“冲绳人对日本人的反感”(Okinawan Antipathy for Japanese),“冲绳人在社会上不被接受”(Okinawans not Acceptable Socially)和“冲绳人对日本人反感的原因”(Cause of Prejudice in Japan),意在凸显琉球人和日本人之间的矛盾。报告中指出,无论在日本、夏威夷还是拉丁美洲,日本人对琉球人都是一样厌恶的,因为他们“认为琉球人肮脏、不礼貌、没有文化。”28在夏威夷,当一个种植园学校的老师要求学生表明他们是否是日本人时,有一位琉球学生回答是,结果遭到了日本学生的抗议。至于为什么日本人不喜欢琉球,报告认为琉球长期以来和中国的交往历史被认为是一种不忠诚的表现。此外,日本人为了羞辱琉球人,喜剧演员会在表演时刻意模仿琉球语口音。因饮食习惯不同,琉球人的饮食习惯更偏向中国,所以日本人会将琉球人叫成“吃猪人”(Pig-eater)或“养猪人”(Pig Raiser),并编成押韵的口号:“冲绳县养养猪”(Okinawa ken ken buta kau kau おきなわ けん けん ぶた かう かう),更有甚者,将琉球人称为“泔水桶”(Slop can)和“长毛”(Hairy),并调侃冲绳的名称,将其称为“大绳子”(Big Rope)。29

在子标题“冲绳人的自卑情结”(Okinawan inferiority complex),“优越感”(Superiority complex)一节中论及琉球人的心理状况,由于日本人对琉球人的歧视,因此在传统印象中,琉球人普遍被认为有一种“自卑情结”,但研究小组在夏威夷的调查中访问了一位琉球人种植园主,发现“琉球人从来没有感觉自己不如日本人,而是日本人单方面感觉琉球人不如日本人。”尽管夏威夷种植园主声称琉球人没有“自卑情结”,但研究小组认为“部分琉球人否认自己和日本人有文化差异。”30研究小组认为,除了“自卑情结”外,部分琉球人,特别是那些出身于前贵族或精英阶层的人甚至有优越感,这种情结根植于琉球王国曾拥有自己独特的历史和文化,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冲绳县是日本唯一一个忠于琉球国王而不是忠于天照大神的县。”31琉球人和日本人之间存在着不可逾越的文化差异和鸿沟,报告中也指出,琉球人渴望独立,并有可能将美国军队视为“解放者”,一位种植园工人对调查小组称:“希望自己能回到琉球,他想以各种可能的方式协助盟军征服琉球群岛,因为多年以来,日本人一直压迫他出生地的人民,他期待琉球能摆脱日本统治。”32这些口述调查资料对于研究人员而言无疑是一种新发现,研究人员意识到琉球人和日本人之间存在明显的裂痕。

(三)尝试策划琉球独立运动

战略服务局得知日本人和琉球人之间的裂痕后,美国战略学家开始考虑能否利用这种裂痕来制约日本,同时,经对琉球社会各阶层状况进行评估,发现大部分琉球人已接受日本的同化教育,但居住在那霸和首里的居民仍有“培养”潜力,33基于此,美国战略学家提出制造琉球人身份裂痕的建议:第一,可发动心理战,通过文化宣传影响琉球人的意识,使琉球人回忆起他们被日本人“践踏”的历史。美国人希望招募琉球人作为美国特工代理人,因为琉球人不愿效忠于日本。第二,美国希望促成一个跨国的“冲绳人运动”(Okinawan Movement),琉球人不仅仅移民至夏威夷,在拉丁美洲也有大量的琉球人,尤其在秘鲁的琉球移民居多,拉丁美洲的琉球人和海外其他地方一样,都体验过日本“同胞”的歧视,美军认为仅仅在琉球群岛策划运动是不够的,需要在其他有琉球移民的海外地区譬如秘鲁开展“自由琉球”(Free Loo Choo)运动,报告中建议采取以下方式建构琉球人的身份认同:34

1. 这场运动要使冲绳人想起过去他们族群的荣耀,想起琉球异于日本作为中华文明的传承者,想起冲绳人在日本人那里遭受的虐待。同样,秘鲁人也可以接受一种“琉球人和日本人之间存在差异”的宣传教育。

2.如果所有的日本公民都登记在册,注明他们的出生地,那么秘鲁政府就会很容易知道哪些是冲绳人。

3.随着冲绳人意识到自己特殊性时,他们可能会通过法律的方式促进其他人承认他们的特殊地位。

4.最后,可以组织和协助“冲绳运动”。

美国人认为,“自由琉球”运动很大程度上可以获得成功,这场运动可以使琉球人想起作为一个独立王国辉煌的历史,如果在夏威夷和巴西的琉球移民也能组织起来支持该运动的话,那么将有近20万的海外琉球人共同反抗日本。35这一计划不仅可以引发琉球人的反叛精神,还可以激发其他受压迫亚洲人的反抗情绪,以推翻日本的殖民统治。

报告的第三部分还展望了“冲绳的未来”(The future of Okinawa),报告认为“琉球人渴望自治,应该有机会决定自己的未来”。报告中例举了中国学者的主张,称“中国应恢复1894年以前的领土范围,台湾、琉球以及满洲等被占领区域应归还中国。”36报告还引用了美国外交政策协会(Foreign Policy Association)副研究员劳伦斯·罗辛格(Lawrence Rosinger)在1943年出版的《日本的未来》一书中的材料:“关于如何处理琉球,一部分学者建议将其交给中国,另一部分学者建议将其进行国际托管。”37但报告只是例举了部分学者的主张供美军高级别军官参考,并未提出明确的琉球归属问题相关观点。

三、海军民政小组的“琉球百科全书”

战略服务局的报告提供给美国海军民政小组最有价值的情报就是“琉球人不是日本人”,但这份报告并不能作为琉球群岛情报的唯一来源,为了对接下来琉球群岛占领统治做好充分准备,海军民政小组开始进一步搜集情报,并为实现美军的战略目标编制占领后的政治工作指导用书《民政手册:琉球群岛》。《民政手册:琉球群岛》仅被允许在海军高级军官中传阅,报告的扉页中写道:“除非有海军的保密部门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本资料”。《民政手册:琉球群岛》的原始参考资料以日文文献为主,手册前言中注明:“民政手册95%以上的参考资料源自日文文献,因为相关英文的文献则有些过时,且不太准确,而日文的资料出乎意料的丰富和令人满意。”38

《民政手册:琉球群岛》的内容由三部分构成,第一部分为基础情报(Basic Information),第二部分为机构和公共设施(Administration and Public Facilities),第三部分为经济(Economics),该报告更像是一部关于琉球的“百科全书”。

(一)概述琉球族群的基本情况

基础情报部分收集了包括琉球的地理、资源、历史、人种、习性以及社会组织等方面的情报。地理部分详细记载了琉球各岛的位置、与附近地点的距离、气象等。还有关于水资源、水质、土壤、动植物的记述,为美军登陆作战及占领统治的安全考虑,关于每个岛屿有无毒蛇的存在都有详细记录。

关于地理,美军认为琉球群岛的地理范围最北端为位于九州西南端北纬31度50分的上甑岛,最南端为台湾东北沿岸对岸北纬24度03分的波照间岛。由于《民政手册》的参考文献以日文史料为主,美军错误地将中国固有领土“Uotsuri Shima”(钓鱼岛)及其附属的北小岛和南小岛列入了琉球群岛的范围内,39这次地理范围的记录也为1953年美国民政府40划定琉球群岛的地理范围提供了错误的参考,埋下了此后中日之间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争端的隐患。

关于历史,报告中仅用了2页描述琉球的历史,简要叙述了琉球和中国、日本、欧洲国家的历史接触,对于中琉关系的叙述仅用了两个段落,而且强调,1372年察度王首次向中国进贡时,琉球处于完全的政治独立时期。民政小组将琉球的政治史划分为:政治独立时期(Period of Political Independence)(1372年以前);中国权威影响时期(Period of Paramount Chinese Influence)(1372年至1609年);日本保护时期(Period of Japanese Protectorate)(1609年至1871年);日本统治时期(Period of Japanese Rule)(1871年以后);指出,日本对琉球殖民统治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和谐繁荣的。411609年萨摩藩入侵琉球,但美军的报告将其定义为“日本保护时期”的开始,故从历史分期和基本观点看,这份报告受日文参考文献资料的影响很大。

关于人种特征,报告认为日本人和琉球人混杂着阿伊努人、马来人、蒙古人的血统,从这一点推断,琉球和日本的人种起源是相同的,但琉球人的阿伊努血统更浓厚。琉球人体格比日本本土人小,颧骨较低,额头宽阔,有多毛的倾向。但日本人和琉球人的差异并不是很大,如果不亲密交往,就很难发现其差异。42但在民族立场的层面,尽管两者之间在民族上和语言上都有亲近感,但日本人对琉球人抱有偏见,不把他们视为同等的人。但是琉球人对此不以为然,并自豪于自身的传统文化以及和中国的交往。海军民政小组认为,琉球人并不欢迎日本的军国主义和狂热的爱国主义思潮,可对琉球人和日本人之间这些思想差异加以政治利用。

关于语言,《民政手册》详细分析了琉球语的特征,指出,琉球语(Luchuan)和日本语是两种语言,以及当地很少有人懂英语。为了便于日后简单的交流,美军编译了琉球语和英语的对照表,选取了部分普遍性的常用语,以及琉球相关的动词和名词,如“洞穴”“蜈蚣”“蛇”“疟疾”“枪”“翻译”“砂糖”“距离”“时间”等词语,在语句方面,有“我饿了”“我渴了”“在你们国家这个怎么讲”“这是哪里?”“这周边有毒蛇吗?”“这周边有疟疾吗?”等句子。43这些实用语句的学习,对未来美军在琉球占领统治工作的开展提供了一定的帮助。

关于人口和人才,《民政手册》例举了琉球各岛屿的人口密度、年龄层、男女比例、人口出生统计、人口增长率及移民情况,报告指出,相比于日本人,琉球人口的出生率和死亡率略高。此外,报告详细记载了从鹿儿岛至八重山群岛范围内所有“知名人士”的名单及简历,其中包括学者、国会议员、法官、实业家等人物,44这为美军在战后占领时期琉球自治机关领导者的选拔提供了一定的信息参考。

关于族群习性,《民政手册》例举了琉球男性及女性的服装、鞋帽、装饰以及发型,指出男性的服装以身着日本服装为主,女性则身着琉球传统服装。底层人士有裸足的习惯。45在琉球人的饮食方面,报告指出琉球人主要吃芋、米饭、大豆和猪肉,经常饮用米做的酒。此外,还概述了琉球人的宗教信仰、节日、婚姻及丧葬风俗,概述了琉球人的家族和亲族以及“门中”制度,记录了琉球人的音乐舞蹈艺术,娱乐及体育活动,为美军了解琉球族群的社会文化风俗提供了一定的帮助。

关于琉球族群的民族性,《民政手册》将琉球人的文化、社会和种族描述为半文明、低人一等的社会。在“态度和价值观”(Attitudes and Values)一节中,指出琉球人并没有像日本人一样注重秩序和干净,但琉球人被视为“温文尔雅、彬彬有礼、屈从于权威”的人46,认为琉球人在面对美国人时可能会比面对日本本土人时更加温和,其缘由是因为夏威夷有很多的琉球移民,这些移民与家乡人的信息交流过程中可以使得琉球人更加了解美国。在对待日本人的态度中,《民政手册》指出琉球人将日本人称为“内地人”,将日语称为“内地语”,琉球人会感受到日本人对他们的歧视态度。47

(二)网罗琉球政治及经济信息

在政治方面,《民政手册》概述了琉球王朝的政权以及日本的殖民地政策,认为在1872年以前,琉球是一个中央集权的君主制国家。48此外,对日本“废藩置县”后的中央行政组织和地方行政组织局进行了概述,例举了1940年8月以来冲绳县政府各部门高职位官员名录。地方行政组织方面,例举了1939年以来冲绳县各市町村的官员名录。

在司法方面,列有犯罪统计、警察、民法、刑法、司法、犯罪和刑罚等记录,指出在犯罪问题方面,琉球的犯罪率低于日本其他地区。49在公共福利方面,指出琉球人的生活水平比日本人低,在医疗和卫生方面,除了列出全岛开业医生的姓名之外,还有关于性病、皮肤病、痢疾和湿疹等传染性疾病种类的记述,以及部分地区居民的患病率。

在教育方面,《民政手册》指出日本在琉球开展了严苛的皇民化教育,日本在殖民统治期间颁布了“教育敕语”50和“御真影”51。特别是在学校里,学生被要求说日本语,严禁琉球语,并要求学生要身着日式水手服校服。52手册还记载了全岛教育部门及中小学校长的姓名,班级数、教学课程,以及职业训练学校、中学、高等女校、青年学校、男女师范学校等学校的校长姓名、教员人数和学生人数。

在宣传及通信方面,各邮局及电话的局长名,电话、收音机的普及率、无线电台数等都有记载。报告记载了无线电台的播放节目名称、时间、频率和波长,对那霸市内发行的《琉球新报》《冲绳朝日》《冲绳日报》等当地主流媒体的发行时间、内容和观点倾向性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在《民政手册》的经济和基础设施部分,报告记录了琉球群岛农业、水产业、工艺产业详细的统计数据。另外,关于琉球产业的构成、生产率、劳动力、职业、土地所有形式、金融机构等的说明也十分详细。主要的观点认为琉球的经济水平极其原始和落后,报告指出琉球不仅贫穷,而且在人均产出方面处于“日本各地区的最低水平”,低生产率解释了为什么琉球与日本的贸易逆差很大,以及为什么在1920年至1940年间有22.5万琉球人移民到日本寻找工厂工作。农业方面,琉球农民的平均年总收入仅为356.54英镑,琉球农民的贫困程度令人难以置信。53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海军民政小组以52幅照片作为该“百科全书”的结尾,意在使美国人眼中相对“原始”琉球的印象更为形象化。这些照片显示出琉球是相对静态的、根深蒂固的传统农耕社会。照片中没有首里城等象征琉球历史文明的标志性建筑,多为各岛屿的原生态景象,前20张照片展示了琉球的田园生活,包括草棚住宅、原始的独木舟、农民用类似石器时代的工具耕种土地。另外20多张照片展示了简单的家庭手工业、简陋城市市场、集落中传统的建筑以及民俗舞蹈,这些照片体现了美国作为一种“现代化”和“文明”社会对相对“原始”的琉球社会的基本看法。

四、两部民族志的特殊性及影响

《琉球群岛的冲绳人》和《民政手册》两部民族志都强调了琉球人的独特的身份和文化认同,甚至构想美国可以促使一个独立的琉球政体在当地复活,如果发动冲绳战役的话将是对琉球人的解放,并且认为琉球人会支持美国对其解放,会配合美国人培育琉球族群的身份认同意识,这些观点都在美国占领琉球群岛后的政治工作中得到了相应的体现。

两部民族志也带来了重要的影响,冲绳县已故县知事大田昌秀认为,《民政手册》对于美国对琉球占领政策的确立与推行方面发挥了建设性作用,对太平洋司令官以及华盛顿方面的军政高层的琉球决策产生了巨大影响,使之普遍认为琉球对于日本而言是“相对独立”的存在。54两部民族志文献直接影响了美军冲绳战役的作战计划以及战后对琉球占领政策的实施。

(一)两部民族志的特殊性

《琉球群岛的冲绳人:一个日本的少数民族》和《民政手册:琉球群岛》这两部民族志文献的研究方向一致,但有如下三方面的不同之处:

第一,从发行时间看,战略服务局的报告完成时间早于海军民政小组的报告,战略服务局的报告于1944年6月发行,发行时美军还未将进攻日本的登陆地点确定为琉球,战略服务局的报告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美军的战略决策;同年9月9日,美军确定了冲绳战役的作战计划,11月15日海军民政小组的《民政手册:琉球群岛》才发放到海军高级军官手中,因此《民政手册:琉球群岛》的作用更多地在于指导美国占领琉球后的具体政治工作实践。

第二,从原始文献资料的来源看,战略服务局的资料主要来源于中国的文献(英文译本)和对夏威夷以及拉丁美洲琉球移民的调查研究,内容涉及到大量的对海外琉球人的实地考察研究,而海军民政小组则参考了大量的日本文献,这就导致了其中部分观点的不一致。

第三,关于琉球人不是日本人的原因分析也有所不同,战略服务局的报告中认为,琉球人不是日本人的原因在于日本人对琉球人的歧视和压迫,因此可以利用双方的裂痕制造琉球独立运动;海军民政小组的报告中则把琉球人不是日本人的原因归结于琉球的原始文明,称尽管日本的殖民为其带来了现代化,但琉球人依旧固守传统习俗及生活方式。

两部民族志亦有相同之处,在服务对象方面,战略服务局和海军民政小组的调查研究成果都为美军的战略决策服务;在具体内容方面,都从琉球族群的角度出发,分析了琉球族群的独特性,得出“琉球人不是日本人”的调查结论,并认为琉球人和日本人之间的裂痕可以作为利用的政治资本;在研究的倾向性方面,为了割裂日本和琉球之间的历史渊源和联系,两部民族志的题目都使用了琉球的汉语发音“Loo Choo”这一自19世纪末以来不再使用的名称。

值得注意的是,两部民族志中都强调了琉球人的独特身份和文化认同,甚至设想美国可以促使一个独立的琉球政体在此地复活,如果发动冲绳战役将是对琉球人的解放,并认为琉球人会支持美国解放琉球,会配合美国人建构琉球族群的身份认同意识,这些观点都在美国军事占领琉球群岛后得到了相应的印证。

(二)对冲绳战役作战计划的影响

在冲绳战役进行的过程中,美国利用日本人和琉球人之间的裂痕开始了心理战,试图扩大日军和琉球人之间的矛盾,美国陆军制定的“心理战计划”指出“冲绳人将不断地被提醒日本人对他们的歧视态度”55为此,美军动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宣传工具,例如从坦克、飞机上的扩音器、投放到敌方阵地可远程操控的广播设备等,用以开展对日军和冲绳民众的心理战。56心理作战部队试图通过宣传扩大琉球人与日本守军身份认同的差异,从而分化瓦解二者之间的关系。

从3月25日至4月17日,美国第五舰队的舰载机在琉球群岛上空散发了500多万份传单。美军制作了这样的宣传单来促使琉球人反对日军:“你对日本人有什么义务?”“这是你的战争还是统治你几十年日本领导人的战争?”57此外,还有传单称“本次战争只是我们与日本人的战争,并不是同你们的战争。”58

借助心理战计划有效的宣传攻势,美军在登陆作战过程中几乎没有受到来自琉球民间武装力量的抵抗,在战斗初期阶段投降的驻琉日军士兵数量也远超此前预期。59随着战争的深入和美军心理战的有效实施,琉球人逐渐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一颗保护日本本土的“弃子”。据美军观察,琉球平民大多是“谦逊、温顺、合作且服从的”,60并没有进行殊死抵抗。所以在冲绳战役结束时,大部分琉球人是以“解放军”的名义来欢迎美军的,认为美军让他们摆脱了日本残暴统治,部分住民就把美军当成是救命恩人,其中就有人打出了“与美国合作就等于爱国”这样的标语来欢迎美军的统治。61

(三)对美国占领琉球政策的影响

两部民族志也有重要影响,如果说《琉球群岛的冲绳人:一个日本的少数民族》开启了美国有关琉球族群认识的先河的话,那么,《民政手册:琉球群岛》对美国占领政策的确立及其实施发挥了建设性作用,对美国军政高层的决策产生了重要影响,使之普遍认为琉球相对于日本而言是“独立”的,62这种观点直接影响了美军登陆作战地点的选择、冲绳战役作战计划的制定和二战后对琉球占领政策的实施。

基于“琉球人不是日本人”的调查依据,美军就琉球和日本存在差别的历史事实加以战略利用,加快了琉球和日本的分离以及加强琉球独立性政策的实施,1945年9月21日,远东军总司令第189号文书发布,冲绳本岛以及宫古、八重山、奄美各群岛在政治上和行政上与日本正式分离,琉球群岛美国军政府(United States Military Government of the Ryukyu Islands )正式创立。63

1947年美国国内就对日和谈问题展开了讨论,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在6月27日与美国记者团会见时就发表了这样的谈话:“琉球群岛是我们的天然屏障,对于美国保有冲绳,日本人不应该反对,而且冲绳人也不是日本人,我们在冲绳部署军事力量对控制日本具有重大的意义”。64麦克阿瑟的言论无疑是再一次对两部民族志基本观点的确认。美国在占领琉球初期制定了“亲美离日,加强琉球主体性”65的统治方针,在政治领域,美国建立了琉球人自治机关“冲绳民政府”和“琉球政府”66,为琉球人设计了象征国民身份的“国旗”67“国歌”68和“护照”69,被琉球学者称之为是“疑似独立国”的象征。70从中可见琉球在美国占领时期形似“国境”的地理和政治边界特点。在经济领域,美国设立“琉球银行”,规定琉球的通用货币为“B元”71。在文化领域,美国开展了制定战后教科书、尝试恢复琉球语、保护传统艺术,以及保护和重建历史遗迹等具体活动,复兴了琉球的传统文化,扶持起了琉球族群的自我认同和独立意识。

五.结  语

如同《菊与刀》给美国人的“日本观”造成的影响一样,《琉球群岛的冲绳人:一个日本的少数民族》和《民政手册:琉球群岛》两部民族志是美国对琉球族群相关知识的“创述”,充分展现了该历史阶段美国人的“琉球观”。

日本殖民统治以来,琉球在日本的同化政策下被迫隐匿了独立族群和国家的认同意识,1945年前,尽管文化上存在差异,琉球还是被纳入到二战前日本的政治体系。日本为了消除琉球独特的历史记忆,把琉球作为日本的一部分,从而掩盖了琉球的独特性。与日本不同的是,在太平洋战争期间,美军把琉球族群定义为独特的、受压迫的民族,期待着美国人的解放,美国人相信可以利用琉球人和日本人之间业已存在的裂痕,扶持潜在的“琉球独特意识”并对此进行宣传。

两部民族志是美国扶持琉球独立势力的首次尝试,在两部民族志的指导下,1945年4月1日以来,美军开始了在琉球群岛上开始了“重塑”琉球人的具体实践,根据报告所制定的占领政策导致了琉球族群认同意识复杂化。此外,两部民族志也展示了美军在战争准备时期的情报收集能力,体现了美国对于琉球族群独特性的认识,更体现了美国在太平洋战争后期给自诩为“单一民族国家”的日本制造分裂的战略考量。


注释:

1  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Japanese Minority Group, Okinawan Studies, No. 3. 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 Research and Analysis Branch, Honolulu, Hawaii, June l, 1944.

2  Office of the Chief of Naval Operations.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choo) Islands (OPNAV 13-31), November,1944.

3  宮城悦二郎『占領者の眼:アメリカ人は沖縄どう見たか』(宫城悦二郎:《占领者的视角:美国人如何看待冲绳》)那覇:那覇出版社、1982年。

4  鹿野政直『戦後沖縄の思想像』(鹿野政直:《战后冲绳的思想》)東京:朝日新聞社、1987年。

5  小熊英二『<日本人>の境界 沖縄?アイヌ?台湾?朝鮮 植民地支配から復帰運動まで』(小熊英二:《“日本人”的边界:冲绳?阿伊努?台湾?朝鲜:从殖民地到回归运动》)東京:新曜社、1998 年。

6  Gregory Smits, Visions of Ryukyu: Identity and Ideology in Early-Modern Thought and Politics.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99.

7  David John Obermiller, The U.S. Military Occupation of Okinawa: Politicizing and Contesting Identity 1945-1955. University of Iowa, 2006.

8  大田昌秀『沖縄の挑戦』(大田昌秀:《冲绳的挑战》)東京:恒文社、1997年、第208頁。

9  “Defeat of Japan within Twelve Months after the Defeat of Japan” CPS-86/2, October 25, 1943.

10  这个民政小组由“200名陆军官员、200名海军官员、1400名海军士兵、100名陆军士兵和800名医疗兵”组成。参见Arnold G. Fisch, Jr., Military Government in the Ryukyu Islands 1945-1950, Washington D.C.: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United States Army, 1988, pp.12-29.

11  “Overall Plan for the Defeat of Japan” CCS417, December 2, 1943.

12  编撰台湾相关的民政手册共11部:1) Civil Affairs Handbook, Taiwan (Formosa) June 15, 1944; 2) Civil Affairs Handbook, Taiwan (Formosa)-Economic Supplement June 1, 1944; 3) Civil Affairs Handbook, Japanese Administrative Organization in Taiwan (Formosa) August 10, 1944; 4) Civil Affairs Handbook, Taiwan (Formosa) September l, 1944; 5) Civil Affairs Handbook, Taiwan (Formosa),?Takako Province, September 15, 1944;6) Civil Affairs Handbook, Taiwan (Formosa), Karenko and Taito Provinces, October 1 1944; 7) Civil Affairs Handbook, Taiwan (Formosa), Shinchiku Province, October 15, 1944; 8) Civil Affairs Handbook, Taiwan (Formosa), Taichu Province, October 15, 1944; 9) Civil Affairs Handbook, Taiwan (Formosa), Taihoku Province, October 15, 1944; 10) Civil Affairs Handbook, Taiwan (Formosa), Tainan Province ,October 15, 1944; 11) Civil Affairs Guide, The Fishing Industry in Taiwan (Formosa), November l, 1944.

13  位于北海道以北、库页岛以南的千岛群岛不被认为是太平洋中部的行动。然而,美国战略家已经考虑到了入侵北海道的可能性,而北海道入侵之前可能会占领统治千岛群岛。

14  Arnold G. Fisch, Jr., Military Government in the Ryukyu Islands 1945—1950, Washington D.C.: Center of Military History United States Army, 1988, p.13.

15  The Okinawans: A Japanese Minority Group (summary statement), Okinawan Studies, No. I (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 Research and Analysis Branch, Honolulu Office, March 16, 1944). The Okinawans: Their Distinguishing Characteristics, Okinawan Studies, No. 2 (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 Research and Analysis Branch, Honolulu Office, March 27, 1944).

16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Japanese Minority Group, Okinawan Studies, No. 3. 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 Research and Analysis Branch, Honolulu, Hawaii, June l,1944.

17  二战期间,美国对琉球的称谓是“Loochoo”(琉球),即近似于“琉球”一词的汉语发音而刻意回避了“Okinawa”(冲绳)这一相对日本式的称呼;占领时期,美国对琉球的称谓以“Ryukyu”(琉球)为主,即日语假名的发音,可见占领当局对“冲绳”一词的使用比较谨慎。美国并不把琉球当作是日本的一部分加以统治,有政策上的分离目的。参见小玉正任『琉球と沖縄の名称変遷』(小玉正任:《琉球和冲绳的名称变迁》)那霸:琉球新報社、2007年、第5頁。

18  “Future Operations in the pacific ” JCS-713/19, September 9,1944.

19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41.

20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8.

21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9.

22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50.

23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50.

24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51.

25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42

26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42.

27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80.

28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86.

29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83.

30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87.

31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88.

32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90.

33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90.

34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ppendix I “A South American Okinawan Movement,” p.90. 英文原文如下:l. A publicity campaign could remind the Okinawans of the past glories of their race, of Loo Choo's traditional role as the bearer of Chinese civilization to heathen Japan, and of the abuses its peoples have suffered at the hands of the Japanese. Similarly, the Peruvian people could be educated to this difference between Japanese and Okinawans.2. If all Japanese citizens would be registered, indicating their place or origin, Okinawans would be known to the Peruvian Government. There is no information as to the local place of origin in Peru immigration records.3. As the Okinawans became conscious of their individuality, slight legal advantages might be accorded to them and the people encouraged to recognize their special status.4. Finally, an Okinawan movement could be organized and assisted.

35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 80.

36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 91.

37  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A Minority Group in Japan, p. 91.

38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 Choo) Islands, IV.

39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 Choo) Islands, p.4.

40  美国民政府为美国占领琉球期间的统治机关。1950年12月25日,美国远东军总司令部和驻琉美军司令官联合颁布《琉球群岛美国民政府相关指令》,基于这一指令,美国军政府正式废止,美国民政府(United States Civil Administration of Ryukyu Island)成立。

41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 Choo) Islands, pp.39-41.

42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 Choo) Islands, p.43.

43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 Choo) Islands, p.44.

44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 Choo) Islands, p.59.

45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 Choo) Islands, p.62.

46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 Choo) Islands, p.68.

47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 Choo) Islands, p.69.

48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 Choo) Islands, p.103.

49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 Choo) Islands, p.116.

50  教育敕语是日本明治天皇于1890年10月颁发的关于国民精神和各级学校教育的诏书。内容灌输皇室利益高于一切的思想,以维护天皇制国体。

51  御真影是日本天皇与皇后的照片。

52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 Choo) Islands, p.155.

53  Civil Affairs Handbook Ryukyu (Loo Choo) Islands, p.173.

54  大田昌秀:《占领下的冲绳》《岩波讲座 日本历史二三 现代二》(大田昌秀:「占領下の沖縄」『岩波講座 日本歴史二三 現代二』)东京:岩波書店,1977年,297页。

55  “Psychological Warfare Plan,” Headquarters Tenth Army, Office of the A.C. of S.G.-2, November 18, 1944. 《冲绳县史 资料篇2》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etc.,冲绳县教育委员会,1996年,p.173-175.

56  Appleman, Okinawa: The Last Battle, p.34. Report of Psychological Warfare Activities, Okinawa, September 15, 1945, File 110-39, RG 407.

57  沖縄県教育委員会『沖縄県史 資料篇2』(冲绳县教育委员会:《冲绳县史 资料篇2》)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P.216.

58  沖縄県教育委員会『沖縄県史 資料篇2』(冲绳县教育委员会:《冲绳县史 资料篇2》)The Okinawans of the Loo Choo Islands, p.219.

59  “Psychological Warfare Development and Responses”, CINCPAC-CINCPOA Bulletin No.109-45, May 15, 1945, p.13. File 110-39, RG 407.

60  Watkins Collection, vol. 30, p.187.

61  冲绳县立公文书馆:资料照片「TO COOPERATE WITH AMERICAN IS PATORIOTISM」,1946年,资料编码:0000002876。

62  大田昌秀「占領下の沖縄」『岩波講座日本歴史二三現代二』(大田昌秀:《占领下的冲绳》《岩波讲座日本历史二三现代二》)東京:岩波書店、1977年、第297頁。

63  極東軍総司令部覚書(远东军总司令部备忘录)第189号,1946年1月29日。Japanese Affairs, Office of East Asian Affairs. No.189. 冲绳县立公文书馆藏,资料编码:00006009001。

64  Political Economical and Financial Directive for Military Government in the Occupied Island of the Nan Sei and Adjacent Waters. 1/3/1945.

65  美国海军军政府本部指令第16号,1945年5月15日 主题—冲绳的教育制度。Naval Military Government Directive No.16.冲绳县立公文书馆藏,资料编码:0000010321。

66  照屋栄一『冲绳行政机构变迁史』(照屋荣一:《冲绳行政机构变迁史》)那霸:松本タイプ印刷所、1984年、第10頁。美军统治下琉球自治的民政机构经历了以下五个阶段的变迁:1945年至1946年的冲绳咨询会(Okinawa Advisory Council)、1946年至1950年的冲绳民政府(Central Okinawa Administration)、1950年至1951年的群岛政府(Gunto Government)、1951年至1952年的琉球临时中央政府(Ryukyu Provisional Central Government)以及1952年至1972年的琉球政府(Government of the Ryukyu Islands)。

67  金城唯仁『琉球国旗の巴旗』(金城唯仁:《琉球国旗的巴旗》)那覇:琉球文庫、1981年、第2頁。

68  Report: “Use of 29th Army Band, RE: Ryukyuan Education Program From-November 1957 Thru February 1960. US National Archives II, RG 260 HCRI-PA, CAD 1957-71, Box 107, Folder “29th Army Band-Education Program.”

69  中野好夫『戦後資料沖縄』(中野好夫:《战后资料冲绳》)東京:日本評論社、1998年、第95頁。

70  沖縄タイムス社編『庶民がつづる沖縄戦後生活史』(冲绳时报社编:《平民所书的冲绳战后生活史》)那霸:沖縄タイムス社、1989年、第151頁。

71  琉球列島美国軍政府布告第7号「紙幣両替、外国貿易及び金銭取引」(美国军政府布告第7号:纸币兑换、外贸及货币交易),Currency Exchange and Foreign Trade and Financial Transactions,1946年3月25日、沖縄県立公文書館蔵、資料コード:RDAP000032。


孙家珅,男,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来源:《世界民族)》2022年第5期

进入 孙家珅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琉球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专题研究 > 琉球研究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137718.html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