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世德:解破了《红楼梦》的一个谜——初谈舒本的重要价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6 次 更新时间:2022-09-29 08:48:04

进入专题: 红楼梦     舒本  

刘世德  
舒本则以贾瑞为主体。其时,金荣已磕过了头。贾瑞拿定主意,并和金荣共同策划,要去“调拨”薛蟠来报仇。他是主要矛盾的一方,表现积极的主动性。这样做的结果,使金荣感到贾瑞是自己人,是在为自己设身处地着想,因而觉得有理,也有依靠和盼望。叙述主体的不同,这是引起下文的关键所在。

  

   不同的处理,是由于构思的不同。

  

   现存第十回的开端部分,在脂本系统的诸版本中,基本上没有异文,都以金荣为叙述的主体。它们和己卯本、庚辰本、杨继振藏本等的第九回的结尾衔接,丝丝入扣,而和舒本第九回结尾不衔接,扞格不入。

  

   再拿第三十四回薛宝钗所说的“当日为一个秦钟,还闹的天翻地覆”来作比较。它和己卯本、庚辰本、杨继振藏本等的第九回结尾没有关涉。但是,它和舒本第九回结尾却遥相呼应。秦钟—金荣—贾瑞—薛蟠,一条线把他们串联起来了。本文第二节所说的“有所照应”的前文,应该就在这里。这也可以证明,舒本第九回结尾的异文并非出于后人的“妄改”。我相信,在修改前人的文稿时,后人不会有这样缜密的文思。

  

   从上述两点比较来看,第九回两种不同的结尾有初稿、改稿之分。与现存第十回衔接者,属于改稿;与现存第十回不衔接者,属于初稿。换言之,舒本第九回结尾出于曹雪芹的初稿,己卯本、庚辰本、杨继振藏本等的第九回结尾则是曹雪芹的改稿。

  

   既然第九回结尾初稿已露出端倪,那么,第十回初稿应该是个什么样的面貌呢?

  

   四、推测:第十回初稿内容

  

   “贾瑞遂立意要去调拨薛蟠来报仇”,“不知他怎么去调拨薛蟠?”

  

   什么叫调拨?调拨就是挑拨。这有《红楼梦》本文为证。第九回,李贵喝骂茗烟说:“仔细回去我好不好先捶了你,然后再回老爷、太太,就说宝玉全是你调唆的。”“调唆”,舒本作“挑唆”。第十回,尤氏对金荣的姑妈谈到了“扯是搬非、调三惑四的那些人”。“调三惑四”,舒本作“挑三惑四”。可知“调”“挑”二字通用。而第九回,贾蔷“悄悄把跟宝玉的书童,名唤茗烟者,唤至身边,如此这般,调拨他几句”——从用法上分析,“调拨”分明和“挑拨”完全相等。

  

   第十回初稿的全部情节内容,或一部分情节内容,自然是对第九回结尾“不知他怎么去调拨薛蟠?且看下回分解”的直接回答。我的推测如下。

  

   (一)开端部分,叙述的主体仍是贾瑞,而不是金荣。

  

   就全书而论,贾瑞是比金荣更重要的人物。从家塾看,金荣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学生,贾瑞却有管理者的身份和责任。从人物的出场看,金荣仅昙花一现而已,贾瑞却在接连着的几回中频繁登场。而在全书的结构上,从“顽童闹学堂”,到“起淫心”和“正照风月鉴”,需要有过渡性的情节,方显得完整。第十回初稿写贾瑞,正好可以作为中间环节。这样,就有了两条线索。一条是:贾瑞—薛蟠—贾瑞;另一条是:秦钟—秦可卿—王熙凤。最后,这两条线索会聚在一起,才上演了“见熙凤贾瑞起淫心”那一幕。

  

   (二)贾瑞找到薛蟠,进行挑拨。

  

   薛蟠和贾瑞、金荣等人的关系,在第九回中间,曾再三地着重交代。薛蟠是贾瑞的“提携帮衬之人”。贾瑞贪图他的“银钱酒肉”,听任薛蟠在学堂中“横行霸道”,还时常“助纣为虐”。连贾蔷也知道“金荣、贾瑞一等人,都是薛大叔的相知”,并估计到会有“他们告诉了老薛”的可能,从而产生“岂不伤和气”的结局。第十回,尤氏曾骂贾瑞、金荣等人是“狐朋狗友”,专干“扯是搬非,挑三惑四”的勾当。所以,写贾瑞在薛蟠跟前搬弄是非,是可信的。

  

   而贾瑞的挑拨,又必然要对事情的原委添枝接叶,大加渲染,来触动薛蟠的神经。

  

   (三)薛蟠大闹学堂。

  

   这应当是第十回初稿的主要情节。薛蟠是个炮仗,一点就着。只有写出他的大闹特闹,方能与薛宝钗所说的“闹的天翻地覆”一语相称。闹的地点则以学堂为最适宜,而且登场人物至少要包括秦钟在内。很可能他们两人之间发生了遭遇战。至于交战双方投入多少兵力,战场实况怎样,如何交火,以及如何结束等等,“此系疑案,不敢纂创”。

  

   这也应当是紧锣密鼓的重头戏。在第九回和在前几回,作者已经富有匠心地作了许多铺垫。第七回秦钟上场之后,以后在第八回,几乎处处不忘记提及秦钟上学之事。终于在第九回和第十回初稿中先后迎来了一小一大两场风暴。所以,薛蟠大闹学堂的情节,必是前十回中的重要关目。

  

   (四)这事对秦可卿有影响,造成了心理的压力,以致染病。

  

   秦可卿在第七回出现时候是个正常健康的人。第八回开端,写贾宝玉的心理活动,提到她一句。第九回她没有出场。到第十回,从尤氏的话语中透露出,她病倒了。这病来得突兀。读者听到这个消息时,有点儿出乎意料。在这之前,似乎缺少一个必要的过程。

  

   如果把薛蟠大闹学堂和秦可卿得病两件事用因果关系加以连接,那不就可以把这个过程补叙出来了吗?

  

   五、删改的原因

  

   曹雪芹为什么要对第十回初稿进行删改呢?

  

   依我看,多半是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

  

   从思想内容上说,在初稿写出后,他需要进行一番净化的功夫。有的学者已指出,《风月宝鉴》为曹雪芹的《红楼梦》的初稿。由于题材等原因,其内容存在许多有伤大雅的描写。第十六回是秦钟之死。而在这之前,第六回、第七回、第九回、第十二回、第十五回等都程度不同地存在一些比较庸俗的、格调不高的细节描写。这还是就改稿而言,已有五回之多。我想,在初稿之中,一定会远远超过此数。为了提高思想和艺术境界,他必须动这样的手术。或者删,或者改,不让它们显得那么多,那么集中。

  

   初稿中本有“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情节,从脂批中得知,已被删去。现在见到的第三十五回结尾和第三十六回开端脱节,当然是由于初稿被改写和重新拼接时没有细加注意而留下的漏洞。这都是《红楼梦》的创作有一个从初稿到改稿的过程的明证。第十回初稿的删改,也是属于这样的情况。舒本第九回、第十回,难道不是和现存各脂本的第三十五回、第三十六回相仿佛吗?

  

   从艺术表现上说,在初稿写出后,曹雪芹同样需要芟除枝叶,以突出主干。贾宝玉、林黛玉和薛宝钗的恋爱、婚姻故事,是全书的精华,也是全书的中心线索。他必须采取一切艺术手段,使这条线索起贯串全书的作用。尤其不能使它停滞、中断,甚至退避一侧,造成喧宾夺主的局面。

  

   试以现在见到的第八回至第十九回、第二十回为例。这首尾三回都围绕着贾、林、薛三人的关系而展开描写。中间的十回则反之。个别的地方最多也只是写到了三人中的两人或一人。从第八回到第十九回,这不是显得悬隔了吗?何况中间再加上第十回初稿,以及“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情节,可能还有其他被删弃的故事情节,初稿首尾悬隔的距离肯定超过十回不少。

  

   看来,曹雪芹在前一二十回删改掉的初稿(包括第十回在内),大概基本上都属于一些和贾、林、薛三人的恋爱、婚姻故事发展的线索没有直接关系或者关系不大的人物和情节。这样,他们之间的纠葛,他们的种种悲欢离合的故事就能更完整地、更连续地、更清晰地、更提前地和读者见面了。

  

   (《红楼梦学刊》1990年第2辑)

  

   [1] “舒本”是舒元炜序本的简称。也有人称它为“己酉本”。

  

   [2] 1963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84年,上海古籍出版社。

  

   [3] 舒本系著名的藏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吴晓铃先生的藏书。

  

   [4] 《古本小说丛刊》第1辑,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4册、第5册。

  

   [5] 俞平伯:《读红楼梦随笔》。

  

    进入专题: 红楼梦     舒本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6827.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