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广军:民国时期萧一山的史观构建与评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1 次 更新时间:2022-06-24 21:33:23

进入专题: 民国时期   萧一山  

赵广军  
抗战胜利后,萧氏的“民族革命史观”似乎已然完成了“革命”的阶段任务,而在时人看来,已见落寞。1947年青年罗荣渠将萧氏自标的“民族革命史观”称为莫名其妙的史观。1949年批评者更是称萧氏为代表“买办资本阶级的学者”,其研究历史方法“是以机械的考证法为骨干,以西洋实验主义为归依,这充分表现出欧、美资本主义的从属者的有买办阶级的习性”。

   三、萧一山史观的底色和多元

   在讨论史家的史观时,学者很少自叙史观,“公开宣称自己信奉某种历史观的,只有倡导民族革命史观的萧一山”,意指萧氏史观的自赋性。对于自觉提炼史观的做法,萧一山标榜为“史心”,本文认为至少有两个方面需要商讨。

   1.萧一山史观的“经世”底色

   民国时期萧一山的“民族革命史观”是自赋而成的,主要得自于其在革命话语下对时势的个人感悟、心境。从根本上讲,萧一山的“民族革命史观”是其一贯的“经世”精神在史学研究中的体现。王家范称萧氏的《清代通史》,正是在近代学科独立与学科建设艰辛而多曲折的长过程中,通过叙述清史,“留下了那个时代,像先生那样一代人的复杂心境,以及他们在中国思想变迁路途上踩过的足迹”。萧氏“民族革命史观”之倡导,有其“明道救世”的“经世”底色。萧氏主导发行《经世》杂志,提倡“经世致用”之学。《经世》杂志宣称“本刊素以提倡经世致用之学自负”。萧一山解释经世称“学术原是指导社会的原动力,学术的途径错了,社会当然要受狠大的影响”,“我们要‘负经世之志,谈经世之务’”。其“民族革命史观”明确于抗战时期,该时期也正是萧氏主张经世论调最为集中之际,他尝试以经世论对抗战必胜进行历史的解释,甚至要构建出新的民族哲学的高站位上考量经世问题。1940年代后期,萧一山被时人称为“经世派领袖之一”。1942年萧氏赴城固视察并沿途讲演经世之义,演讲题目如《经世之经过及意义》《经世之学与青年责任》《中国近代民族革命》等,逐渐形成其民族哲学。1943年舆论称其为“著名史学家,数年来提倡民族哲学及经世学说最力”。

   时人判断称萧一山的经世思想与梁启超一样,都把历史视为“经世”的工具。在1942年《近代史书鸟瞰》中,萧氏称“吾国史学不能与时俱进”,“以致史学人才不能负荷时代所赋予之使命,此深可痛惜者已”,主张史学要达变、知今。萧一山的学生黄现璠分析萧氏学术观点大致可分为两点:一为民族革命史论,一为经世学。但是,黄现璠不赞同萧氏认为近代革命性质纯属民族革命,而非阶级革命,认为是两者兼而有之,应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有学者判断称:萧氏“想以历史研究来阐发民族大义,实现他的经世思想。日后他投身抗日救亡工作,更说明他有心以行动来实践他的史观”。在创作意图上,萧氏作史的本身就具有很强的用世之意。受日人先著我国史的“史争”目的,衔恨编纂《清代通史》;受抗日战争民族动员的需要,激情撰写《清代史》。萧一山撰《清代通史》一是激愤于日人撰清史之实际;二是此时多所提及的“外人恒言‘中国无史’”的讥笑,对此萧一山称“岂真无史哉?无史学而已矣”;三是基于“新史学既兴,当注意于社会现象之真谛,以明变迁之由”,顺应史学潮流之需。事实上,三者几乎全部是基于现实又服务于现实的需要而撰写。总体看,萧一山的研究具有很强的经世意图。

   2.萧一山史观的非一元性

   萧一山自我标榜的史观与其撰述中所呈现出来的、读者阅读体悟出来的史观并非完全一致,也说明其史观的多元性,应该还有两种观念对之影响较深——进化观、唯物史观。

   萧氏撰《清代通史》时,其史观不明,但是从其叙述框架来看,受当时流行的进化观念影响较大。早于萧一山的清史研究者多秉持演进观,如1913年汪荣宝、许国英《清史讲义》称“历史之要义,在以钩稽人类之陈迹,以发见其进化之次第,务令首尾相贯,因果毕呈”,“夫人类之进化,既必有其累代一贯之关系,则历史亦不能于彼此之间划然有所分割”;华鹏飞《清史》第一句称:“历史学之要义,在使读者明于民族之进化,社会之变迁,邦国之兴衰”。早期的清史著作一般都普遍将清代史划分为开创、全盛、忧患、改革及灭亡等时期,以呈现进化的阶段。受此影响,《清代通史》导论有谓“历史者,宇宙现象之叙述录也”,杨鸿烈批评称这种观点与“自然科学没有什么区别了”。时人从历史哲学角度判断的史观称为“史释”,在分类中,萧一山“民族革命史观”被划分为“政治史释”,强调斗争、竞争“为历史之动力”。抗战时期,萧一山在《大公报》《时事新报》《中央周报》《经世特刊》等发表论文,自谓发表的“中心思想”“就是根据历史的实事和民族的现状来推断我们抗战的前途”。抗战之际萧一山自觉提出“民族革命史观”,根据历史实事和民族现状来判断“历史的趋势”。

   1922年《史学之研究》集中展示了萧氏早岁的史观。该文中,他丝毫未谈及其后来所提出的“民族革命史观”,而对“唯物史观”则认为在史学上价值重大,“我辈不可不明其真义”。对未来新史学的“标准”,萧一山认为“今之新史学兴,或将有以经济趋势为标准者矣”,无疑这种主张是唯物史观的。在史观(历史的解释方法)发展上,他也指出“唯心的解释之企图,既已失败,于是不得不另辟新蹊,而历史之唯物的解释出矣”,据此“其目的在得全部之真实”。对“主观派”与“客观派”史家,萧氏认为在通史研究中都有所“偏驶”,要“两观并用,心物兼摄”,因此主张从文化、政治、生计、其余的现象来构建普通史(通史)。又指出“惟足使吾人之思想一新,而能注意于社会中之一般现象者,不可不以(唯物史观)为最大之原动力”。在史观或理论上,青年萧一山如是说。

   在《清代通史》中萧一山称“近世‘唯物史观’之学说兴起,谓经济之趋势,当求诸历史;历史之变迁,亦根据于经济;二者有相互之关系,而历史之因革,尤以经济为转枢”,学者们据此理解其史观的唯物性。李大钊为该书序中也希望萧氏能够运用唯物主义的方法论,将清一代历史写成中国国民的历史。萧氏虽言“民族革命史观”,但在唯物史观新传入之际,正在撰写《清代通史》的他并不排斥。在整理评价近代史研究著述时,萧一山称经济本为经济史重要部分,但是研究却不善,“海上诸作常以唯物史观为经济史研究之中心,其成就亦有未宏”,指出以唯物史观指导下的经济史研究未出令人满意之成果。在写作中,萧一山对唯物史观如此使用。

   但是,此时的萧一山对唯物史观也有所误读,认为是“社会学上之一种法则”,仅理解到“经济的解释”层面,是历史上唯心的解释失败后所产生的。虽言唯物史观的生计观,但萧氏还是认为文化政治不纯粹受经济之支配,对于通史而言,在文化政治生计三者中,“文化在社会上占最高地位,故能指导一切;政治握社会上之最大权利,故能支配一切;而个人之生存,社会之维持,又端赖生计,其感受性最敏速最普遍者也”,对此,萧一山“取普通史例,三者亦均衡铨叙之”。虽受唯物史观影响,但他却并不完全同意唯物史观的经济决定论和生计层面的观照,在此时的实际写作中,事实上他仅将“经济趋势”作为判断四个史学划分时期“所取之标准”之一。

   四、结论

   从清史研究的学术史角度观察,以萧一山“民族革命史观”所产生的1920、30年代清史研究起步阶段的整体来看,此时的清史研究“受反满革命的影响,对清朝否定较多”,叙述政治事件较多而缺少分析。对于民族式的革命,1935年萧一山称“有清末叶以来,民族主义是我们迫切需要的东西”。因此,萧氏将革命史的叙述始自清初:“若谓近代史当与近代国家之建立相适应,鸦片战争一役不啻我民族自觉之警钟,殊不知我民族革命建国之图,肇于清初,帝国主义者乃民族革命之新对象耳”。而此时萧氏所理解的民族主义是狭隘的大汉族主义和反满主义。之后,萧氏的“民族革命史观”是“在其长期深入研究清代全部复杂历史进程的基础上提炼、升华而成的”。萧氏的“民族革命史观”的确赋予了史学负荷时代使命的现实责任感。但是从萧氏史观构建史的角度看,“民族革命史观”似乎不是其唯一史观,其史观的演生更为复杂和多元,他的史观由自赋属性到学术界的共鉴状态,形成过程也最为独特。

   在萧一山多元史观中,民族革命史观构成其史学思想的核心(萧氏称之为“史心”),目的是唤醒中华民族的自信心,为团结抗日、挽救危局而摇旗呐喊。但是其史观的底色有二:经世致用和唯物史观,在其史观的构建过程中,经世是其频繁提及的,成为其标榜史用的口号,直至衍生出“民族革命史观”;而唯物史观是其撰史的底色,自青年时期对唯物史观的接受,到撰文框架中的表述,他一直坚持唯物史观的一些原则。从民国时期专研清史或近代史的学者来看,在近代中国史学转型之际,学者们的史观和史学方法也呈现出接受、演变、突转和定型的个人史观自然演进的普遍路径,这其中明确自赋史观的萧一山可谓是一个很好的体现和观察对象。

  

    进入专题: 民国时期   萧一山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史学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893.html
文章来源:《史学史研究》2022年0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