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晨 陈弘: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特点、影响与前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4 次 更新时间:2022-06-24 09:30:31

进入专题: 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   印太战略   同盟关系  

陈晓晨   陈弘  

   乌克兰危机升级以后,AUKUS的实质性军事合作项目并未停顿,而是加快推进。2022年3月,澳大利亚宣布了一系列推进核潜艇项目的具体措施。4月,美英澳三国领导人宣布将在AUKUS框架下开展高超音速武器和反高超音速武器研发,加强电子战能力,扩大信息共享并深化国防创新合作。高超音速武器和反高超音速武器研发项目标志着AUKUS的军事合作进入更具尖端性、前沿性和针对性的新领域。

  

   二、可能产生的影响

  

   作为具有特殊历史文化联系的三个西方国家,美英澳身处不同大洲,其所构建的安全伙伴关系将产生广泛而复杂的影响。

  

   (一)巩固美英、美澳同盟关系

  

   AUKUS将提升英国在美国“印太”同盟体系中的作用。“脱欧”后的英国虽国力有限,但在亚太地区仍有较多战略资产,包括军事基地、商业网络、知识与人才储备以及英联邦这个重要机制。对美国而言,英国的加入不仅加强其在“印太”地区的能力,还可以将欧洲特别是英国更紧密地与美国在整个(“印太”)地区的战略追求联系在一起。这将改变英国在相当长一段时期仅作为美国跨大西洋盟友的角色,使其成为美国的“印太”盟友。英国可利用其在亚太地区的各种战略资产为美国的“印太战略”服务。除激活有形战略资产外,英国还将着力提高网络空间能力,发展其网络科技能力以获得战略优势,成为所谓“负责任的民主网络强国”和“科技超级大国”,促进“自由、开放、和平与安全的网络空间”。

  

   AUKUS将固化澳大利亚在美国“印太”同盟体系中的角色。首先,固化澳大利亚在军事上的对美依赖。互操作性的提升将进一步固化澳大利亚军队对美国战略认知、武器和装备系统和军事思维等方面的依赖,澳军在美国军事体系中的“集线器”作用将得到强化。其次,固化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澳大利亚对华政策虽然近年来转向对抗,但一些分析认为仍有转圜改善的余地。而AUKUS的建立与发展将“绑定”澳大利亞外交政策,缩小澳大利亚在中美之间保持战略自主的空间,固化澳作为“美国特殊伙伴”的角色。最后,固化澳大利亚内部倾向“新冷战”思维的利益集团。AUKUS将加强三国在国防科技、国防研究、国防教育和国防工业基础上的合作,为澳大利亚发展国防工业提供机遇。一些澳大利亚人尤其是军工利益集团希望将澳打造成为“兵工厂”,重点发展美英澳三国领导人强调的产业。例如,澳大利亚本土量子计算行业已经受到联邦财政与资本的更多重视。一些与军工利益集团关系密切的智库,如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等,更是借此机会鼓吹澳应大力投资本土的量子计算产业。

  

   (二)增加美部分盟友伙伴介入地区安全的信心

  

   AUKUS明确向美国的盟友伙伴发出了三国以军事及相关手段推进“印太战略”、集体对华军事遏制的政治信号,得到了部分盟友伙伴的积极回应。日本第一时间对AUKUS表示支持,时任日本外相茂木敏充称,该伙伴关系的建立有助于加强“印太”地区的参与。印度表达了对AUKUS的欢迎态度,认为其可以进一步应对“中国挑战”。加拿大积极寻找与AUKUS的合作机会。新西兰一方面坚决维护其无核政策,宣布不允许澳大利亚核潜艇进入新西兰领海和专属经济区,另一方面也表示“整体上欢迎”美英进一步介入太平洋地区事务,并希望参与AUKUS在先进能力建设方面的合作。欧洲部分国家和“跨大西洋派”政客也对此表示欢迎或予以正面评价。这些都为美国盟友与伙伴深度参与亚太安全事务增添了底气。

  

   (三)搅动亚太地区秩序

  

   AUKUS加剧了亚太地区尤其是东南亚和太平洋岛国地区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压力和立场态度分化,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这些地区在战略竞争环境下的战略自主性与地区合作建设。

  

   东南亚经过“二战”后的数十年发展,已经形成域外大国总体良性竞争互动、以东盟为制度中心、以“东盟方式”(ASEAN Way)为规范框架、强调“东盟中心地位”(ASEAN Centrality)的较为和平稳定、聚焦合作发展的地区秩序。AUKUS的“新冷战”色彩在目标和手段上均与以东盟为中心的东南亚地区秩序不符,尤其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部分东盟国家担心引发地区军备竞赛。马来西亚总理萨布里(Ismail Sabri)反复表示,AUKUS可能成为“‘印太’地区核军备竞赛的催化剂”。第二,东盟国家在域外大国特别是中美之间“对冲”变得更加困难,“选边站”的压力增加。第三,“东盟中心地位”受到削弱,加剧东盟内部立场分化,使其应对域外大国的地缘政治冲击能力受损。AUKUS建立后,东盟内部明显分为以马来西亚和印尼为代表的担忧派、以新加坡为代表的欢迎派和以泰国为代表的谨慎中立派。菲律宾更是出现总统与高官表态相左的情形。这使得东盟对AUKUS难以用“一个声音说话”。

  

   太平洋岛国虽然国小民寡,但近年来在国际社会中作用日益凸显,频繁发出“太平洋声音”,提升了在地区事务中的自主性,强化了以“蓝色太平洋”(Blue Pacific)为叙事的地区认同。AUKUS与太平洋岛国地区秩序的演进方向存在矛盾。首先,美英澳三国作为太平洋岛国的传统宗主国,不经过太平洋岛国就对涉及后者重大切身利益的安全问题特别是涉核问题作出安排,威胁了强调共同协商的“太平洋方式”(Pacific Way),挑战了太平洋岛国近年来不断增长的自主性。其次,AUKUS加剧太平洋岛国内部业已存在的分化,削弱太平洋岛国的整体力量,使“太平洋声音”减弱。最后,AUKUS可能导致域外大国地缘政治竞争超出太平洋岛国的适应限度,某些域外大国还可能直接利用太平洋岛国领土和管辖海域作“一体化威慑”战略下的军事部署,威胁太平洋岛国地区长期和平、远离大国纷争的总体秩序。该地区最主要的地区组织太平洋岛国论坛(PIF)秘书长普纳(Henry Puna)所言,AUKUS将增加本地区战略误判的可能性。

  

   (四)冲击现有国际制度与规范

  

   尽管美英澳三国特别是澳方反复说明其将继续履行作为无核武器国家的责任和义务,但澳核潜艇项目还是对国际核不扩散体系造成了多重冲击。它直接利用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中对海军动力燃料是否应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监督规定不明确的漏洞,侵蚀了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基石。特别是考虑到澳大利亚铀矿资源丰富,存在将核材料和核技术用于发展核武器的风险,如果再加上掌握高浓缩铀提纯技术,将直接威胁《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完整性。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格罗西(Rafael Grossi)将此描述为“技术上非常棘手的问题”。

  

   更为深远的影响是核潜艇项目带来的示范效应——通过获取核潜艇接近乃至掌握核技术成为无核国家获得核技术的一条可行路径,有可能吸引其他国家效仿,刺激以色列、日本、韩国、巴基斯坦、巴西、加拿大等国发展核潜艇,从而创造核扩散的模糊地带,有可能对国际核不扩散体系造成溃堤效应。

  

   AUKUS直接威脅了南太平洋无核区(South Pacific Nuclear Free Zone)的完整性。1985年签署的《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构成了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澳大利亚是缔约国之一。《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明确了三个原则:拒绝参与核扩散,停止核军备竞赛,防止整个南太平洋地区的放射性污染。核潜艇项目明显挑战了这三个原则。太平洋岛国与岛民是西方核试验的受害者,对核扩散问题尤为关切。太平洋岛国论坛秘书长普纳表示,澳大利亚背离了其对《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精神的承诺。

  

   在更大的方面,以AUKUS为代表的地缘政治“小圈子”给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带来负面影响。“小圈子”的安全观基于共同危机,如果没有冲突对抗,“小圈子”将不断萎缩。在这样的安全观下,“小圈子”一方面不断加剧安全形势恶化,导致更多危机出现,另一方面又通过这些危机强化自身存在。因此,“小圈子”越巩固,全球安全格局就会受到越多破坏。AUKUS以意识形态作为引领,制造相同或相似政治体制和治理模式国家“志同道合”的假象,挑动意识形态对立,进而以价值观为牵引企图形成对华军事遏制,模糊了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

  

   三、前景展望

  

   AUKUS可能发展成为美国“印太战略”所依托的机制网络中的核心。构建可信赖的价值观同盟是美国深化“印太战略”军事安全合作的前提。美日印澳“四国机制”中的印度被美国视为“不可靠伙伴”,印度在乌克兰危机升级后的外交政策更是被美日澳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诟病。“五眼联盟”中的新西兰一直推进对华经贸合作,被美国视为“五眼联盟”的薄弱环节。相比之下,英国和澳大利亚在拜登上台后坚定追随美国的“印太战略”,这使得AUKUS将成为美国推行“印太战略”的可靠机制。

  

   AUKUS旨在打造“安全的”产业链、供应链和科技链,是美国将“印太战略”拓展到这些领域的机制抓手。从现有的关于AUKUS先进能力建设的官方信息看,其具有将经济和科技等领域“泛安全化”的明显倾向。换言之,先进能力建设并非单纯的经济或科技问题,而是以军事安全为牵引,试图打造“安全的”“基于价值观一致的”产业链,服务于国防经济,最终目的是打压中国在这些领域的发展空间以及在某些领域的领先地位。在价值观同盟的基础上,AUKUS为“印太战略”装上了“牙齿”,其小多边形式也符合拜登政府实施“印太战略”的优先路径。《美国印太战略》文件将AUKUS视为在“印太”地区及更广范围内促进与其盟友伙伴的安全合作的途径。在此架构下,AUKUS也存在扩员的可能,日本和加拿大都表达了积极合作的態度。不过,扩员存在各种制约因素,更有可能的走向是,以美英澳三国为核心成员,在不同问题领域与其他国家展开特定合作。

  

   尽管AUKUS建立后取得了一定进展,其发展也面临诸多制约。

  

   第一,面临“小多边主义”自身张力。尽管AUKUS旨在巩固美国的同盟体系,但它也发出了一个明显信号:并非所有“四国机制”和“五眼联盟”的成员都得到了美国充分信任。这将导致美国同盟体系出现“核心盟友”、“次核心盟友”和“边缘盟友”的等级制划分,其直接后果是盟友忠诚度和相互信任度出现裂痕,从而使落实“印太战略”的不同机制之间出现一定程度相互抵消的效应。法国近几年大力推动的印法澳三边机制直接受到了AUKUS的冲击。

  

虽然“小多边主义”的设计初衷是为了提高内部效率,但是成员数量过少对这个机制的影响力产生限制,今后的发展将面临抉择:如果向深化方向发展,更紧密地开展敏感领域合作,那么准入要求会居高不下,“核心盟友”与“边缘盟友”之间的差异将会加大;如果寻求扩员,敏感领域合作的深度可能受到限制。由此,美国将需要不断建立类似的伙伴关系机制,而新机制又可能与AUKUS之间产生张力。(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   印太战略   同盟关系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组织与合作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883.html
文章来源:国际问题研究 2022年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