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畑:唐宋“道统”概念的演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6 次 更新时间:2022-06-11 21:14:20

进入专题: 唐宋   道统   正统   朱熹  

郭畑  

  

   摘   要:“道统”一词出现于唐代,武周盖畅著《道统》十卷,中唐李翰则以“道统”指称道人统领、佛教领袖。北宋张庭坚《念哉圣谟洋洋》一文是宋人使用“道统”一词的滥觞,但其“道统”是指王道之统、王统。李侗《罗从彦墓志铭》则以“道统”指称儒家道统观念,这种用法最终取代了以“道统”指称王统的用法。“道统”一词的本意是“道之统”,所以“道统”有时也会被用以指称佛、道二教之统。“道统”之“统”,既有共时性正统之意,也有历时性传统之意,两者的交汇点则是那些承递道统的贤哲,而这些贤哲又组成了断断续续的道统系谱。朱熹《中庸章句序》第一次围绕“道统”概念进行系统的理论发挥,由此开辟了新的哲学思想领域。

   关键词:唐宋;道统;正统;传统;朱熹

  

   南宋末王柏《跋道统录》说:“‘道统’之名,不见于古,而起于近世,故朱子之序《中庸》,拳拳乎道统之不传,所以忧患天下后世也深矣。”(王柏,第77页)“道统”是唐宋思想转型过程中出现的一个重要词汇,此后更逐渐发展成为中国文化的一个核心概念。近半个世纪以来,学界关于“道统”一词的出现及其意义,以及朱熹与“道统”一词的关系,有着持续的讨论和推进。不过,既往研究在资料搜集上仍有遗漏,在研究方法上也有值得检讨之处。本文试图考述唐宋“道统”一词的出现和流行过程,并梳理唐宋“道统”概念的演进,希望能对这一问题的研究有所推进。

   一、学界关于朱熹和“道统”一词关系的讨论

   清人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道统”条云:“‘道统’二字,始见于李元纲《圣门事业图》。其第一图曰《传道正统》,以明道、伊川承孟子。其书成于乾道壬辰,与朱文公同时。”(钱大昕,第355页)刘子健在《东西方哲学》1973年第4期以英文发表了《新儒学如何成为正统》一文,其主要内容后来以《宋末所谓道统的成立》为题进行中文发表。该文认为《传道正统图》乃是“道统二字初见于私人著述”,但是“官书早有记载”,所举的例子是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所载朱震绍兴六年(1136)举荐谢良佐之子的奏疏,刘先生并由此推论说:“当时,道统二字必已是通用名词。后来,朱子学派加以规定,才成为他们用的专指名词。”(刘子健,第135、145页)

   陈荣捷则认为最早明确使用“道统”一词的是朱熹《中庸章句序》。他1973年在鄂法兰主编的《宋研究》发表了英文论文《朱熹儒学思想的形成》,以朱熹淳熙十六年(1189)完成的《中庸章句序》为依据,认为朱熹首创“道统”一词。该文译为中文后以《朱熹集新儒学之大成》为题收在其《朱学论集》中,也明确指出“朱子实为新儒学创用道统一词之第一人”。(参见陈荣捷,1982年,第14页)其《朱子新探索》进一步指出,李元纲“传道正统”虽有道、统两字,但尚未连词,而《要录》所载朱震奏言云:“(谢)良佐之贤,亲传道学,举世莫及。”(李心传,第1919-1920页)实际上“只言道学,未言道统。有道统之观念,而词则未有也”。他强调说:“《中庸章句序》不特首用‘道统’之词,又于道统内容,以哲学思想充实之。从此而后,道统乃成为一哲学范畴。此诚是破天荒之举。”(参见陈荣捷,2007年,第287-288页)其后,认为朱熹《中庸章句序》首创“道统”一词,在很长时间里是为相当普遍的看法。

   张亨其后撰文认为,“‘道统’这一词语是朱子晚年才开始使用的”。他指出朱熹淳熙六年(1179)知南康军时所作的《知南康榜文·又牒》才是朱熹最早使用“道统”一词的例子。他还指出,朱熹淳熙八年所作的《书濂溪光风霁月亭》也用及“道统”一词,并且绍熙四年(1193)《邵州州学濂溪先生祠记》所引潘焘来书也有“道统”一词,可见“此时‘道统’之词已被人引用”。他认为,朱熹发明“道统”一词,“应该与推尊濂溪有关。朱子同时的人,如张南轩、吕东莱等似乎都没用过这个词语,可见不是袭自他人。”(参见张亨,第31-80页)

   田浩大致同时以英文出版了《朱熹的思维世界》一书。其中写道:“朱熹在1181年所写的《濂溪光风霁月亭》,就开始使用‘道统’一词,但直到与陆九渊书信往返辩论以后,‘道统’才成为主要有力的观念。”与张亨强调朱熹推崇周敦颐的动因不同,田浩更加注意陆九渊的刺激与朱熹提出“道统”的关系,他认为朱熹淳熙十六年正月的《答陆子静》一书,是其在三月完成《中庸章句序》的前奏。(参见田浩,第270-271页)

   叶国良《唐代墓志考释八则》一文谈到了武周时期的《大周故处士前兖州曲阜县令盖府君墓志铭并序》,志主盖畅卒于武周神功元年(697),葬于神功二年,《墓志》说盖畅“著《道统》十卷”。该文认为:“儒者之有道统之说,自来以为宋人本诸韩愈之意,‘道统’一词则创自宋人。……今据《盖畅志》,则早在初唐,‘道统’一词已为儒者所使用矣,不待宋人也。”(参见叶国良,第56-59页)这就将“道统”一词的发明时间大大提前了。

   其后,余英时《朱熹的历史世界》对朱熹的道统观念进行了极具争议的解释。他可能受田浩的影响,也举出《书濂溪光风霁月亭》,并说:“他用‘道统’两字,以我所见,此为最早,但其意指不很明确,可以上起尧、舜,也可以下迄孔、孟。大概此时他的‘道统’观念还没有完全确定。”他接着又以淳熙十年《韶州州学濂溪先生祠记》和《中庸章句序》为据,认为:“朱熹从淳熙八年初用‘道统’一词,两年后界定‘道学’的涵义,到淳熙十二三年增改《中庸序》,前后经过四五年的时间,才对这两个重要观念的分野完全厘清了。”并认为“宋以后所流行的道统论是由朱熹正式提出,而在黄榦手上完成的。”(参见余英时,第12-30页)

   祝平次随后发表了《朱熹的历史世界》的长篇书评,通过列举朱熹《又牒》《书濂溪光风霁月亭》《答陆子静》《邵州州学濂溪先生祠记》、绍熙五年《沧洲精舍告先圣文》、庆元二年(1196)《答曾景建》等朱熹使用“道统”一词的例子,对余英时认为的朱熹存在划分“道统”和“道学”两个历史阶段的意图进行了否定。他还指出,宋代最早使用“道统”一词的并非朱熹,而是陈概,证据是张栻乾道八年(1172)所作的《答陈平甫书》,这就进一步否定了余先生的解释。(参见祝平次,第249-298页)

   此后,蔡涵默和苏费翔几乎同时对“道统”一词的出现和行用作了讨论。蔡涵墨认为,“道统”一词最早的用例是刘才邵大观四年(1110)的《乞颁圣学下太学札子》,其后李若水靖康元年(1126)的《上何右丞书》也使用了“道统”一词。他着重讨论的是秦桧在绍兴二十五年(1155)为宋高宗御制御书的先圣和七十二弟子赞、序所作的后记,其中“文王之文,孔圣传之,所谓文在兹者,盖道统也”一句,明确使用了“道统”一词。蔡涵墨认为刘才邵、李若水、秦桧所云的“道统”主要是指帝王的、公共的“道统”,其后胡安国等理学家开始挑战这种“道统”,逐渐将其私人化,而李流谦绍兴二十六年写给张浚的《上张和公书》,“是现存记载中最早使用‘道统’来指私人的道的传承,而与帝系式的道统无涉”。蔡涵墨也列举了张栻《答陈平甫书》,他特别强调湖湘学派在道统“以私人传承的姿态复兴”和“对帝系道统的修正”上的重要影响,其后朱熹又集此大成。他认为,“秦桧的碑记显示,朱熹创构道统,不是无中生有地制造一个足以绾合于其哲学体系的要素,而是一个大胆且具政治危险的行动。这项行动挪用了宋朝皇帝一直以来独享的一项资产,因此这是对皇帝掌控‘道统’定义的挑战。1189年朱熹的《中庸章句序》反对帝王有以下的特权:皇帝是道统的继承者,而且皇帝拥有决定道统传承和知识内涵的权力。”(参见蔡涵默,第98-159页)

   苏费翔列举了盖畅、李若水、刘才邵、李流谦的例子,并推测“道统”一词可能是“从李流谦,经张浚、张栻父子,到朱熹传过来的”。他认为朱熹的贡献“就是把道统说普遍化,对后世影响力甚大;自有朱熹才有人使用‘道统’这一简要的口号来推动相关的论述”。(参见苏费翔,2011年,第87-88页)他其后进一步补充了张栻《答陈平甫书》、范处义《诗补传》的例子。(参见苏费翔,2015年,第22页)并认为:“可以进一步证明道统观念在张栻的交游环境中已经出现,而朱熹只是在与张栻会面之后才使用了‘道统’一词。这可能意味着这一词汇是朱熹从张氏家族的交往圈子中获取的。”(参见苏费翔,2018年,第98页)

   总的来看,学界关于唐宋“道统”概念的讨论,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推进。不过,由于“道统”一词的出现、流行、概念演变,关系着对于唐宋思想史的诸多认识,而与朱熹的关系尤大。但是,实际上以往的学者在资料搜集上仍然存在不少遗漏,以至于时时出现误判。并且,在研究方法上,以往学者有时将早期“道统”一词的涵义与后世熟悉的儒家道统观念混为一谈,从而将“道统”一词的出现直接默认为对儒家道统观念的总结和反映,但事实上未必如此。完整地梳理唐宋“道统”一词的出现和流行过程,客观地分析唐宋“道统”一词的概念演变,对于我们正确地理解唐宋思想的发展历程,正确地评估朱熹的思想贡献,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二、唐宋“道统”一词的出现和流行

   梳理唐宋“道统”一词的出现和流行,必然要以朱熹为坐标。朱熹文字中出现“道统”一词的共七篇:淳熙六年《知南康榜文·又牒》、淳熙八年《书濂溪光风霁月亭》、淳熙十六年《答陆子静》,(见陈来,第297页)淳熙十六年《中庸章句序》、绍熙四年《邵州州学濂溪先生祠记》、绍熙五年《沧洲精舍告先圣文》、庆元二年《答曾景建》其一。(同上,第423页)此外,黄、辅广也在语录中记载了朱熹有“道统之传”的说法,二人所记分别为淳熙十五年、绍熙五年以后所闻。(参见黎靖德编,第435、241页)可见朱熹最早使用“道统”一词的就是《又牒》,而到淳熙十六年前后,他使用“道统”一词的次数明显增多。

   以今存文献来看,“道统”一词最早出现于唐代。武周时期《盖畅墓志铭》述其“著《道统》十卷”,这是今天所能见到的最早使用“道统”一词的例子。中唐李翰《尉迟长史草堂记》也使用了“道统”一词,该《记》作于唐代宗大历四年(769)。(见李昉,第4368页)传世文献中,北宋最早使用“道统”一词的,大概是《经义模范》所收张庭坚《念哉圣谟洋洋》一文。(《经义模范》,第87页)该书所收尽是科场范文,张庭坚文也不例外,这应是张庭坚应举的程文或习作。他是元祐六年(1091)进士(见彭百川,第702页),而该文强调遵循祖训,也与元祐时期的政治氛围相符,故应撰于元祐六年或稍早。《历代名臣奏议》收录刘才邵《乞颁圣学下太学札子》时云为“大观中”所上,那么该札的撰写时间最晚不会超过大观四年。(参见黄淮、杨士奇,第1517页)李若水《上何右丞书》是写给何的书信,何除尚书右丞是在靖康元年三月,八月即擢中书侍郎。(参见脱脱,第5534、5535页)《书》中有“三镇不当割,力言用兵”云云(参见李若水,第216页),宋廷议割三镇是在六月间(参见脱脱,第429页),该《书》应作于靖康元年(1126)六月到八月之间。

宋高宗时期“道统”一词的出现频率仍然不高。从今存文献来看,南宋最早的用例应是李侗为其师罗从彦所作的《豫章罗先生墓志铭》。李侗作《墓志铭》是在绍兴十年,其中说罗从彦“不以簪裾为华,而以担荷道统为己任”,有“继往开来,肩任道统之意”。李侗同门延年稍晚所作的罗从彦《行状》,也说罗从彦“慨然身任道统”。(参见陈利华,第68、66页)这是理学家最早使用“道统”一词的例子,《罗从彦故里行实录》所录罗从彦《行传》中曾记罗从彦同门廖衙语:“孔氏之门,晚有曾子;杨师之门,晚得仲素。前后二子,皆道统所继者也。”(陈利华,第67页)但《行传》成文稍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唐宋   道统   正统   朱熹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614.html
文章来源: 郭畑,四川合江人,重庆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宋史、中国古代思想文化史。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