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铁军:美元的“自毁信用”和人民币的崛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7 次 更新时间:2022-05-24 01:04:55

进入专题: 美元   人民币  

温铁军 (进入专栏)  

  

   近期,中央提出我们要对金融风险预做准备。这个不是或者不仅仅只是我们自己,需要在有关宏观经济形势上做出比较稳定的调整。我们国家的经济主权中的核心主权是金融,已经展现出内外之间的互动关系的复杂性了。中国和日本都是美元外汇储备最大的国家,这就意味着我们跟美国的市场有直接的相关性,再加上我们所有大的金融机构,都跟美国大的投资公司之间有战略投资关系。这也就意味着,实际上中国的经济的基本数据,特别是大型企业的基本数据,在这样一个制度体系之下是完全透明的。因此,我们现在讲经济安全、宏观调控、防范金融风险等也是在一个高度透明的体系内。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何把国内国外防范金融风险看成是一个整体,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比较严峻的问题了。我们能不能有效的用国内的政策把内外相关度很高、并且已经几乎是一个透明的体系,来靠国内的有关政策做出一个有效的风险防控,这个恐怕难度就比较大。

   大家可能也注意到,近一个时期以来,我们可能对某些比较重要的领域、比较关键的企业、甚至个别关键的人物会有一些措施。我们得看到,我们面临的是一个已经深度融入全球化的体系,要想真正调整,目前就难度还是比较大的。如果我们继续深度融入,那我们得看到这个体系是因为美国金融资本直接主导全球化体系的运转,它其实是不断的把危机放大的,这个世界体系危机不断放大,其实意味着成本越来越可能会导致内爆;如果我们不能调整,特别是不能做巨大的战略性调整,那么恐怕在内爆的过程中谁也不能独善其身。

   我们下面适当的解释一下,在当前美国在金融资本推进全球化成本不断恶化的条件下,它现在有哪些值得我们关注表象。第一,美联储的政策调整已经基本上已经不按照原来的规则来了。最直接的是美联储不仅自己增发货币,而且以自己增发的货币直接入市。且不说入市买美国国债,他们是直接入市去买企业债,那就好比是裁判员直接去运动了。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没有说谁是真正意义的宏观调控者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改变。当这种基本规则被改变的时候,意味着什么?

   美国作为世界最大债务国,按理说它应该根据债权人的要求来调整本国国内的政策,以增加自己支付债务的能力。但是现在是什么?现在是最大债务国掌控着国际秩序,强行把债务国不还债变成了霸权的手段。这就直接打击美国的国家信用。第一个美联储直接入市,这其实打击了宏观调控政策,第二就是破坏性的打击了美国的国家信用。接着美国财政部长耶伦现在要求国会必须通过把债务上限进一步突破。你们注意到了吗?每一次美国无法应对危机的时候都会突破债务上限,它已经突破过多次了,这就意味着美国不仅是赖债不还,所谓债权人、债务人关系的颠倒,而且进一步发债,债务的窟窿越捅越大。从这个角度来说,假如原来就认定债务上限不能再突破了,再突破就是灾难性后果,那其实灾难性后果就是这个国家信用的破产。

   尽管美国从今年第二季度以来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通货膨胀趋势,但是美联储却借着所谓就业率问题来说事儿,一直没有做出利率调整。比如原来通货膨胀率低于2%,这是正常值,现在百分之五点几了,那就意味着你现在的利率水平严重不抵通货膨胀率,那为什么不调呢?大家也看到了这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特朗普在2020年遇到严重的疫情的时候,大家看到特朗普很高兴的在支票上签他的名字给美国家庭发几千美元,然后变成了一个常态:既然政府发钱给我过日子,那我干嘛要去就业?美国有900万左右的就业需求,有800多万的失业劳动力,但是不愿意去就业,而靠发钱过日子。这就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现象:当美国作为一个世界信用主体开始自毁信用的时候,这就意味着,随世界体系论,当它的成本无法消化的时候,最终会内爆。这个内爆理论不是我提的,是和世界系统论推出的沃勒斯坦齐名的、第三世界主要理论家萨米尔·阿明,他去世之前提出的金融资本全球化的内爆理论。

   接着我们回到第一个问题上。我们说中国的宏观调控,特别是在防范金融风险问题上,因为整个体系在加入全球化的过程中已经完全透明了,再加上我们已经发生了三次输入型的危机,造成了国内的生产过剩。所以我们连续出台了很多政策,比如2015年提出工业供给侧改革,针对的是工业过剩;2017年提出农业供给侧改革,针对的是农业的结构性过剩;2019年当工业、农业都过剩的时候,国内大量增发的人民币实际上也是过剩的,于是乎2019年提出金融供给侧改革。这些都是国内调整,但为什么这些调整显得不是那么特别有效?因为国际因素很大程度上影响国内因素,甚至决定性的影响。再加上,这些年我们深度融入全球化,大量的出口形成巨额的贸易盈余,这个贸易盈余又很大程度上转变成了国内货币增发,这个货币增发导致国内实际上出现了金融的相对过剩。假如我们不能把这个过剩消化掉,那就是工业、农业、金融这三个领域中都有相对而言的过剩问题了。怎么能够在这样过剩的条件下有效的防范金融危机发生、有效的让金融风险被弱化掉,这恐怕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了。所以希望大家理解,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国内问题,而是一个中国融入全球化以后,随着全球化变化而形成的内外联动所发生的问题。

   接着在这个过程中,既然美元走弱,而且世界全球金融资本,特别是以美元为主导的金融资本会发生因短期内急速扩张而导致内爆,这个危机总爆发的时候,会不会有人民币的机会?这个不是我说的,是我看到网上已经有很多人在讨论。一方面看到人民币占世界结算货币的地位在不断的上升,但客观上来说,我们也要看到它作为结算货币的份额,因为美国、欧洲、日本都在超级量化宽松、大量增发货币,因此他们的份额不会下降;但是人民币被用于结算的数额是在大量增加的。更何况我们2015年以来,因为美元不断超发导致世界大宗商品市场的价格变动过于剧烈,美国利用操纵世界市场的价格来收割我们的所谓收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建立了以人民币为结算货币的铁矿石期货市场和人民币为结算货币的石油市场,这些都是我们试图改变人民币弱势地位的做法。当然也因此带来了美国对中国态度的改变。

   但还得说清楚,无论如何再怎么开始变强,人民币只占世界结算货币的3%左右,并没有很大程度的提高。应该说作为一个年轻的国际货币,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在这个过程中所发生的金融风险,到目前为止,我们还只能靠国内的这一套,即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形成的防火墙,来保证世界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冲击不那么直接。所以一方面,我们要积极的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但另外一方面,我们又看到了已经迫在眉睫的金融危机,当山雨欲来风满楼之际,最好适当关紧门窗,防止危机爆发,直接冲击国内的宏观形势。

  

进入 温铁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美元   人民币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金融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4024.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