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相允:元宇宙形态之二:生命日志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93 次 更新时间:2022-01-26 21:48:58

进入专题: 元宇宙  

金相允  

   真实的我-不愿为外人道的我+理想中的我=生命日志

   生命日志指的是人们把与生活相关的种种体验和信息加以记录、保存,有时还会进行分享的一种行为。我们常用的社交媒体都属于这种元宇宙,比如脸书、Instagram、推特、KakaoStory等。人们在这里的活动大致有两种。一种是随手记录自己在学习、工作以及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各种细碎的时刻,通过文字、图片与视频的形式存放在网上。人们有时候凭自己的记忆,有时候通过手机摄像头或其他穿戴式设备收集素材,把生活记录成册。另一种活动是去浏览别人的生活日志,为他们留言,说说自己的看法,发发表情,表达一下自己的感受,或者把对方的日志链接到自己的账号中,便于日后翻阅或转载。

  

   生命日志这种方式其实由来已久,甚至在21世纪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当时我们对它的叫法与记载媒介不同而已。在现实世界中,类似我们学生时代所写的那种日记,就是最基本的一种生命日志形式。这种形式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以前,最有名的例子当属17世纪英国的塞缪尔·佩皮斯(Samuel Pepys)笔耕不辍流传后世的日记集。离我们再近一点儿的,有美国一位名叫罗伯特·希尔兹的英语老师,他从1972年到1999年,每隔5分钟记一篇日记,整整记了25年。他的日记总计约3700万字,相当于400本书的体量,这应该算是人们所创造的最长的一本生命日志了。不过像这样每5分钟记录一篇日志,料想他几乎不可能对内容进行编辑。还有通过另一种方式进行记录的例子。1996年,詹妮弗·林利创建了一个网站,名叫“詹妮镜头”。她在自己的大学宿舍里装了一个网络摄像头,每15秒会自动拍照并上传到自己的网站。这件事一直持续到2003年。

  

   到21世纪,人们会记录生活的哪些方面呢?社交媒体上常见到的分享内容不外乎个人想法、参与的活动、好物推荐、趣闻分享、日志转载(比如其他人上传到社交媒体上的东西)、个人感悟和计划安排等。以我的经验来看,我个人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关注的人所发的内容基本不出其二。像前文提到的罗伯特·希尔兹与詹妮弗·林利这样对平淡无奇的每时每刻都连续进行记录的方式非常少见。多数人记录、保存与分享出来的,都是愿意让人们看到的事情。这个过程有点儿像电视剪辑。人们远远做不到把真实的自己与生活毫不修饰地坦诚示人,而是习惯于删掉不希望被别人看到的片段,就算是保留的那部分也要做一点儿调整,并没有原封不动地上传。社交媒体上的生命日志30%以上是以图片形式记录的,这就是为什么电视广告中的智能手机都在强调自己的拍照与美化图片功能有多强大、操作有多简单。为了便于人们拍照上传分享,如今的智能手机都配置了多个高清摄像头。可以说,正是由于人们可以隐藏不愿示人的部分,还能把自己希望呈现的样子加以美化,生命日志才得以在人群中广受欢迎。

  

   元宇宙的交友之道:是生命的伴侣,还是同行的旅伴

   截至2019年,每天有15.6亿人登录脸书。这个数据比上一年增加了8%,并且毫无疑问仍将继续增加。这就意味着全球约有1/5的人每天都在使用脸书。2019年脸书的销售额达到707亿美元,比2018年增加了27%。更令人惊异的是它的净收益,在2019年增长了26%(达到185亿美元)。而在同年,现代汽车的净收益为28亿美元;全球销量最高的车企丰田汽车,净收益为225亿美元。用车企来做对比非常应景。在现实世界中,人们乘坐汽车去与别人见面;在生命日志元宇宙中,人们经由Wi-Fi在脸书和其他社交媒体网络上与人见面。把脸书的经营利润与汽车生产企业做个比较,就可以看出生命日志元宇宙的规模之大。

  

   社交媒体是生命日志的主阵地,在这里你会与什么样的人建立联系呢?想必在你长长的好友列表中,既有私人朋友,也有公众红人;有些在现实中曾经相识,有些素未谋面,有些与你志趣相投,有些只算泛泛之交。社交媒体的好友推荐算法是这样的:如果一个人是你好友清单中某个人的好友,特别是如果此人常常通过留言、点赞、发送表情包等方式与你的好友频繁互动,平台就会把此人推荐给你。这样一来,社交媒体总会把一群比较相似的人连接起来。

  

   这个趋势会有自我强化的效果。比如,在社交媒体上,你什么时候会取消对一个人的关注?是对方说了一些让你不痛快的话时,或是当你发现总在鸡同鸭讲时,还是当对方的言论触怒了你,让你终于意识到思想的鸿沟难以逾越,心生苦闷之时?就这样,我们会在生命日志的元宇宙中慢慢地将自己置身于同一类人中。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已婚人士可以想想你的爱人,未婚人士可以想想你的恋人或好朋友,你觉得应该把你的爱人或好友当作生命的伴侣还是同行的旅伴?有一个大型实验显示,在一段关系中,把对方看作同行者要比看作生命伴侣更容易获得快乐。这个结果出乎意料吗?把对方视作生命伴侣的人会希望对方在所有大事小情上都能与自己一样。如果发现双方步调哪里不一致,他们要么会改变自己试图去迎合对方,要么会要求对方做出改变。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改变一个人谈何容易?相反,把对方视作旅程中的同路人时,人们更容易理解虽然两个人会相伴走过很长的路程,但在此过程中每个人都会看到不同的风景,有不一样的心境。所以,他们不会费什么力气去改变对方,也不想去改变对方,他们愿意接受对方原本的样子。我在讲到社交媒体的时候提起这个实验是有原因的:我希望我的读者朋友能够把他们在生命日志元宇宙中结识的朋友当作旅行中的同路人,去分享与支持对方在这个世界中对各自生活的描摹与刻画。这是在这个元宇宙中更容易获得快乐的相处之道。

  

   元宇宙中的斯金纳箱:受伤大脑的避难所

   我们已经知道,罗伯特·希尔兹每5分钟记一篇日记,勤勤恳恳坚持了25年。不过料想他这么做的目的与我们在社交媒体中对生活进行记录与分享的目的并不相同。我想希尔兹先生的本意并不是要把自己的生活分享给谁看,而是想通过详细的记录把生活碎片保存下来,日后随时翻开日记,都可以像坐上时光穿梭机一样回到过去。

  

   如果是这样,我们在社交媒体中记录与分享又是为了什么?为自己的生活留下一些印记是一个方面,但鉴于社交媒体的基本目的就是与他人构建联系,似乎我们使用社交媒体主要是为了在得意时得到别人的认可与祝贺,在失意时得到别人的安慰与鼓励。当我们在网上发布一张照片或一条信息时,我们会兴致勃勃地等待别人给予反馈,这是人类的奖励期待机制在作祟。我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信息后,就在期待别人给出反应,与此同时大脑会分泌一种多巴胺。当有人做出反馈时,大脑还会额外释放一些内啡肽,让我们感到快乐。不过有一点需要注意:上传、期待、得到反馈、感受快乐,这是一个死循环。因为人类的这套奖励期待机制永远没有满足的尽头,它不会在某个时点突然告诉你:“够了,就到这儿吧!”人类啊,本性使然,永远不会满足的。所以,我们会不断地发布更多的帖子,期待更多的反馈。换句话说,人类的不知足才是我们周而复始地不断更帖、不断期待的原动力。脸书、推特、KakaoStory,哪个社交媒体上不是如此呢?只要人类的这套奖励期待机制没有发生实质改变,我相信在生命日志元宇宙中,社交媒体这块阵地就会一直繁荣下去。

  

   人性中还有一个特点需要考虑,那就是享乐适应。我们第一次使用社交媒体时,即使只加了10个好友,收获了5个赞或3条评论,也会感到兴奋。但是过一段时间后,我们不再满足于这一点点甜头或刺激,而是想要更多。因此,如果社交媒体这种生命日志元宇宙想要继续发展,就需要提供更多的奖赏,用更大的刺激去克服享乐适应所抹平的精神满足。

  

   人们会为别人在社交媒体上给自己回应、与自己互动感到欢喜,对此你会觉得奇怪吗?是否有点儿像小孩子渴望得到大人的表扬?像不像遇到一点儿小事就无病呻吟的人寻求安慰?如果你有过这种想法,就算只是转念一想,我也希望你来听一点儿有关赞美与安慰的机制。1998年,斯坦福大学行为设计实验室的福格教授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实验。他的研究团队招募了一些人参与完成一些小任务。每完成一项任务,参与者就会得到称赞。然而给予称赞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台电脑。你觉得参与者会对电脑的赞美做何反应呢?有意思的是,参与者明知他们得到的称赞不过是电脑自动发出的信息,但他们在完成任务的时候,依然会表现得更好。那么,你觉得如果人们收到的赞美不是来自电脑,而是来自一个人,特别是社交媒体中一个与自己有关系的人,会是什么情况呢?毫无疑问,这比电脑给句赞美要令人兴奋多了。

  

   如果你还是觉得人们从社交媒体中获得赞许时感到开心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美国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的罗伊·鲍迈斯特(Roy Baumeister)教授做过一个有趣的实验,研究人们“使用”自控力之后的效果。鲍迈斯特教授是一位心理学家,主要研究人的意志力、自控力与自由意志。他把参与实验的人分成了两组,并让每组都在6分钟的时间内观看一些节目。A组看节目时不要求做任何自我控制,而B组看节目时被要求不能笑,微笑、大笑都不可以。看完节目后,两组一起做一个握力测试。结果A组的握力比B组平均高出20%。在另一个实验中,参与者需要完成一个比较困难的任务,与此同时,有些人需要克制吃巧克力或曲奇的冲动,有些人则不做要求。结果,不允许吃零食的参与者更早放弃了挑战。

  

   这些实验说明什么呢?它们告诉我们,人在需要付出忍耐的情况下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比如需要努力做到耐心、克制与实施自我控制时。由此看来,我们没有必要花太多精力压抑我们为一件好事求赞许或为一件坏事求安慰的天性。当然,不为外物所动,不寄情于人,能自得喜乐,内心安宁,这是一种尤为重要的能力。然而,生活在21世纪,我们没有一天不是在喧嚣中度过。或许相比忍耐与自制,我们真正需要的恐怕是如潮的赞美与慰藉。

  

   人在觉得工作压力大时,往往会找根烟来抽,或是吃点高糖的零食。为什么呢?因为压力已经把人们的自制力降到零了,人们戒烟或控制饮食的决心会在某个瞬间统统消失。我们选择一支烟或一块糖带来的即时快乐,放弃了戒瘾或节食所能给予的长效回馈。同理,在完成一个艰难的项目或是考验之后,人们总会放纵一把,彻夜大吃大喝。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如果社交媒体元宇宙中给予的短期回馈能够起到一些替代抽烟、暴饮暴食或酗酒的作用,哪怕只是一点点,它也不算是一无是处了。

  

   大脑加速:提速40%

   元宇宙中的大多数内容与平台都依赖于数字技术,但是在数字世界中,我们大脑的运作方式与在真实世界中略有不同。大脑通过纸媒或平板电脑阅读同一篇文章时,反应也不一样。在一个脑电图测验中,我们发现阅读纸面文本时,脑电波呈现一种更松弛的状态,而读数字格式的文本时,脑电波显得更为兴奋。换句话讲,我们在数字元宇宙中时,大脑更加清醒。可是,大脑呈现更加清醒与活跃的状态一定是好事吗?有件事是确定的:在数字元宇宙中,我们的大脑接收信息与做出判断所需的时间比在真实世界中缩短了40%左右。

  

这种快速处理既有好的一面,也有让人不太舒服的一面。当我发布一条生活记录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元宇宙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天益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21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