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相允:欢迎来到元宇宙时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0 次 更新时间:2022-01-26 21:30:14

进入专题: 元宇宙  

金相允  

   这是陌生世界的轰然降临,还是蛰伏宇宙的次第觉醒?

   2020年年初,由新冠病毒导致的疫情出现,随即蔓延全球,人们的生活方方面面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事实上,说它是一种变革也不为过。过去我们曾认为面对面交流是最好的沟通方式。无论是学习、工作,还是出门闲逛,无论是在咖啡馆、饭店、公园,还是在教室、办公室,三五成群似乎才比较理想。然而,新冠肺炎疫情令这一切变得艰难。

  

   无接触、远程教育、Zoom会议、思科网迅(Webex)、微软Teams这样的词,在2019年年末之前对许多人来讲还很陌生。然而仅在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的短短数月,这些词就已经渗透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无论是小学阶段的学龄儿童,还是鹤发苍苍的企业高管,无一不受其影响。“无接触”时代,沟通与互动不再需要彼此相见。人们将信将疑却又充满好奇,就这样被裹挟着来到新世界的面前。

  

   可是,这样的世界我们真的闻所未闻、前所未见吗?其实并不见得。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之前,无接触的世界已经与真实世界共同存在了。我们从前也会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日常生活,给别人点赞、留言;教师与学生也会通过网络大学远程开展教学活动;跨国公司也会通过各种视频会议与协同工具处理海外业务;更别提世界上大约有一半人会用网络游戏来打发休闲时光了。

  

   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的这个无接触世界,就是我们所说的“元宇宙”。以智能手机、计算机和互联网等数字媒介为依托的各种数字化新世界,都是它的表现形式。人类使用数字技术所创造的各种超越现实的世界,都属于元宇宙的范畴。尽管元宇宙已经存在了相当长时间,但在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之前,更多人还是把时间花在了真实世界中。可以说,正是这些不足100纳米的小小病毒,促成了人类向广阔元宇宙的大举迁徙。

  

   熟悉元宇宙的人很容易适应虚拟世界的文化规则。但从未接触过元宇宙或与元宇宙交集不多的人,突然置身于扩张的虚拟文化中时,会觉得局促难安,疑虑重重。即使未来新冠肺炎的威胁逐步消退,这种“无接触”文化,或者说我们正在经历的整个“无接触”革命,都将在我们的生活中烙下印记。毫无疑问,元宇宙依然会在整个社会中继续扩大,深入并重塑我们的生活、经济与文化。想仅仅生活在现实世界中已经越来越难。尽管元宇宙的深邃与魅力令很多人着迷,但它无法也不应该完全取代真实世界。只不过从现在起,我们将并行不悖地生活在现实地球与数字地球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仍然有人执意只愿活在真实世界中,那么他终将陷入一片孤岛,甚至无法充分融入未来的现实世界。我们必须要避免这种想法,特别是公司的高管与政策制定者。如果一个领导人对元宇宙置若罔闻,他所带领的组织与个人将会错过新世界本可以提供的成就、快乐与经济效益。15世纪,欧洲各国正是登上航船,才在发现新大陆的征程中完成了国力提升。19世纪,美国与西欧诸国率先意识到机械化社会所蕴含的价值,并凭借这种洞察实现了惊人的发展,GDP(国内生产总值)令他国望尘莫及。21世纪,是元宇宙的时代。各位读者,无论你是谁,我们注定将生活在一个真实世界与元宇宙共存的年代。

  

   对元宇宙避而远之,容易像老鼠一样吗啡成瘾

   我们有必要去理解元宇宙这样宏大的概念吗?我们只用视频会议和通信工具解决问题不可以吗?镜像世界也好,虚拟世界也罢,我们真的有必要在元宇宙里与人相处吗?毕竟在现实世界里与人打交道已经够辛苦了。如果你也有这样的疑问,不妨停下来了解一下加拿大西蒙菲莎大学教授布鲁斯·亚历山大(Bruce Alexander)博士所做的“老鼠乐园”实验。

  

   亚历山大博士给老鼠做了一个小乐园,并把老鼠分成两组进行实验。一组老鼠被放在一个共同环境下生活,另一组老鼠被隔离开分别住进独立的笼子。亚历山大博士将一个混有吗啡(一种强致幻药剂)的糖盒放到老鼠常常经过的通道中,观察哪组老鼠更易沉迷于这种药物。结果非常明显:被隔离开独自生活的那组老鼠表现出更强的吗啡依赖。与这些孤独的老鼠相比,生活在一起的那群老鼠虽然会互相攻击、时有冲突,但都有机会与其他老鼠玩耍、交配,相互陪伴中有苦有乐,最终远离麻痹神经、致瘾致幻的吗啡,它们更满足,更快乐,不需要过度释放痛苦。

  

   人类也是如此。我们需要与人交往,以免像老鼠一样吗啡成瘾,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身处同一个物理空间。恰恰相反,现实世界中淡薄、低效的人际关系可以在元宇宙中得到丰富。元宇宙不是回避交际或逃离现实的方式,而是一个更容易与人形成互动的地方。新世界的发展、两个世界的交叠,给穿行其间的我们提供了创造新价值的独特机遇。

  

   一个穿行在元宇宙的探索者

   我曾在不同的学术领域做过研究。在大学本科期间,我主修的是机器人工程,并自学了游戏开发。在那个还没有互联网的年代,我制作了一款允许多名玩家通过电话联网的方式玩的原始联机游戏,并把它发展成一个生意,每分钟收取一美分的联网费用,再将收益与电话公司分成。这个业务模式非常奏效。当时我只有24岁。读研究生时,我研究的是工业工程领域,博士期间进入认知科学领域。之所以研究认知科学,是因为我想了解人的思维,然而随着研究的深入,疑问却更大了。我们来自哪里?我们是谁?我们要去往何处?这不仅是画家保罗·高更1897年一幅作品的标题,也是我博士期间的核心研究主题,只是我还远未能找到问题的答案。但我觉得,答案既不在过去的20万年间,也不在数百光年之外的遥远太空,我相信这些终极疑问的答案就在我们自己身上,就在当下。

  

   我研究过人们的情绪感知、人们在不同情绪下的沟通方式,以及人们在沟通中会得到什么,失去什么,这些得失对人们的思想与行为又会产生哪些影响。在这个过程中,我曾诉诸心理学、哲学、教育、计算机工程、工业工程以及游戏化设计等许多领域去寻找答案,虽均无功而返,却发现所有领域都将我指向同一个方向——元宇宙。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时代,身处同一个地球,可与此同时,我们还生活在自己所选择的不同元宇宙中。我深以为,要想离问题的答案更近一步,单凭现实世界的研究恐怕不够,我们还需要去探究那些形成了数字地球的多重元宇宙。我仍将不断探索。如果你正在读这本书,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促使你拿起它,也不知道你此刻正在做什么、未来有什么样的计划,但我知道就在此时此刻,是元宇宙将你我连接在了一起。我、你、我们所有人必将共同探索元宇宙的奥秘。

  

   一份元宇宙的游览导引

   这本书将带你领略元宇宙的四种形态。首先在第一章,我会介绍元宇宙的诞生背景、它在人类历史上的意义,以及它作为一种沟通方式的价值。你也可以把这一章理解为元宇宙之旅的准备工作。接下来我们将逐个游览元宇宙的四大形态,分别是增强现实(第二章)、生命日志(第三章)、镜像世界(第四章)以及虚拟世界(第五章)。这几部分并非必须按照顺序游览。如果你进入某一章时觉得头晕目眩,可以先绕道去另一种形态的元宇宙看看,然后再返回来。但我真切地希望你能把整个旅程走完。在第六章,我会对韩国不同行业的领军企业应如何看待和使用元宇宙提出建议。即便你的公司没有在第六章的讨论中出现,书中所举的例子也许与你同属一个行业,或许与你的业务模式有相通之处,研究它们我想对你也具有参考价值。不过,元宇宙究竟会通往乌托邦还是“敌托邦”,还是个谜。在第七章中,我阐述了元宇宙中在道德、法律、经济以及心理等层面各种悬而未决的问题。由于目前对元宇宙还缺乏一个强有力的定义,因此如何解决此中问题、应采用何种策略,都有待讨论。第七章中提出一些这样的问题,算是抛砖引玉,供大家深入思考。

  

   读这本书时,我希望你能够展开想象的翅膀,想象我们的孩子们将如何在元宇宙的新世界中学习与成长,想象我们的企业管理与行业环境将如何在元宇宙中演化,想象我们的国家体系与全球合作架构将在元宇宙中走向何方。像《彷徨少年时》中的少年辛克莱一样,我希望你也能从元宇宙中破壳而出,一飞冲天。

  

   2021年2月3日

  

   转自 《元宇宙时代》[韩] 金相允 著  刘翀 译  中信出版集团

  

  

    进入专题: 元宇宙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天益读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31211.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