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行之:价值系统以及人的价值系统构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21 次 更新时间:2021-10-30 23:12:53

进入专题: 价值系统  

陈行之 (进入专栏)  
使之成为生存中可以依傍的“实在”,这个“实在”,在《水浒传》里就是“义”——在《水浒传》里,它是所有梁山好汉行走世界的最主要支撑——就是相互帮衬,相互依托,抱着团儿取暖……这意味着,社会不能给与他们的东西,他们凭着美好人性自己给自己培育和创造了出来。

   如果我们有能力把水浒人物从书里召唤出来,王进也罢,林冲也罢,武松也罢,玉麒麟卢俊义也罢,鲁智深也罢,杨志也罢,九纹龙史进也罢,阮氏三雄也罢,坐到桃花村村边的酒肆里,打几角子浑酒,要一只熟鹅,摆三五盘菜蔬,切五七斤牛肉,聊一聊关于“义”也就是关于价值系统的事,他们一定会拍着胸脯说:“兄弟,这还用说吗?你记着,我珍重它胜过珍重我的性命!”

   从逻辑上说,既然“义”成为了生存的“实在”,那么,作为反衬,必然也会有一种相反的东西在腐烂的社会土壤中滋生和成长,否则“义”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根由。这个滋生和成长着的东西,就是“不义”——皇帝以及围绕在皇帝身边的以高俅为代表的庞大官僚集团(既得利益者)的不义、散布在大地每一个角落里的贪官污吏的不义、因为得了权力庇护而在街市上狗仗人势的流氓恶霸的不义,等等。一部《水浒传》,实际上都是因反抗“不义”这个主题而艺术化地演绎出来的,也正是它所演绎的这个反抗的过程中,通过水泊梁山这块想象出来的圣土,那些走投无路的人得以安身立命,才活成了有资格也有条件“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人,才完成了他们作为个体无法完成的事业,才成为了顶天立地的英雄。

   水浒故事蕴含着怎样的道理呢?道理是:任何群体的价值系统都是那个社会所给与的,或者从正面,或者从反面。群体的价值系统既是社会的结果,亦是一定意义上的历史文化之果,即“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记得这一点我上面已经说过这个意思了。还没有说的意思是:任何群体的价值系统,一旦不能与社会主流合流,或者说一旦社会缺失了呵护弱者的正义,陷入到无道的境地,必然会演变成为反社会的力量,它必定会对与他们疏离乃至于对立的社会进行反噬,这就是古人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道理——接续我们前面的话头,目前的美国乃至于整个西方世界,目前就处在这样的危险之中。

   而这,罗尔斯以及无数自由主义思想家是提醒过我们的。

   至于个体的价值系统为什么会有迥然不同的差异,我们举林冲和李逵两个人为例来做说明。

   董超、薛霸是《水浒传》中两个并不重要却极为可恶的人物,当这两个人按照高俅的旨意要在一座黑恶林子里用水火棍结果林冲性命时,被一直跟随的鲁智深一禅杖拨开去,待到鲁智深准备让他们“吃三百禅杖”,将他们剁为肉泥时,备受这两个恶人欺凌的林冲竟然阻止道:“非干他两个事!尽是高太尉使陆虞侯吩咐他两个公人要害我性命,他两个怎不依他?你若打杀他两个,也是冤屈。”可见这林冲内心里还是存有一些善念的,“能不杀就不杀”。这其实正是“八十万禁军教头”的境界,这种境界渊源于他很早很早的家学教养,渊源于他独特的人生经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有的。

   李逵就不一样了,这纯粹是一个杀人魔王,除了忠顺宋江之外,在他眼里其他人均是草芥,在他粗鲁的一生中,可谓是杀人如麻,杀的既有坏人,亦有好人。这个从小受苦并且无人管束的野孩子一旦成长为横行社会的蛮匪,就粗暴地抹掉了恶魔与英雄之间的界限,在施行正义之举的同时又施行多少不正义!举例来说,江州劫法场时,李逵抡着板斧,不分青红皂白,只顾一路砍杀过去,江边上不知道多少无辜百姓死在了他的斧下,晁盖实在看不过这个畜生如此蛮干,大怒,挺着朴刀上前喝止:“不干百姓事,休只管伤人!”哪里制止的住?!这样一个李逵,又何尝不是从社会深处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施耐庵的功力在于,虽然《水浒传》中断无“价值系统”之类的字眼,他却从数百个人物的家庭出身、个人经历、脾气秉性、社会环境以及人身遭际中,令人信服地描绘出了人之所以为人的社会条件以及个人原因,描绘出了人与人之间彼此价值系统的不同差别。如果我们着意捕捉林冲、李逵这两个人不同的人生脉络和命运轨迹,我们就会发现,他们之所以成为迥然不同的样子,也就是说分别拥有自己的价值系统,自有他们的理由,爹妈给的也罢,社会外铄的也罢,总之,在命运的偶然性结局中,一定有一条坚固的必然性链条,从初始的时候(即使是黑旋风李逵也仅只是一个黝黑的赤条条婴儿的时候)就伴随着他们;这个必然性链条追随着他们的人生脚步,一路逶迤而来,直至终点。

   唉!细想想,我们每一个人不都是这样的么?

                                    

   9

  

   当我们这样想着的时候,也许就会格外宽容起来:人有千面,物有万象,哪里还有容不得的人,哪里还有容不得的事!我们都以自己的本性活人,价值系统不一样又如何?有差异又如何?尿不到一个壶里又如何?你固然可以指摘某些人活得没有档次没有格局,指摘“小粉红”浅薄幼稚无知,但是你没有权利斥责他们选择了一种不好的活法儿。“活法儿”好还是不好,完全是由个人界定的,旁人无权置喙。在面对普通民众,即我们经常说的芸芸众生时,难道不是首先需要妥协、忍让和宽容么?

   “陈行之先生,我不赞同你的说法,你的这个说法跟这篇文章的整体立意不合,这等于撤除了辨析善恶美丑的条件,等于逃避了正义赋予人的良知与责任,这不是做人的积极态度,你实际上是在宣扬隐士的价值哲学,是在宣扬虚无主义。”

   你说得很有道理,但是我想请你谅解,人是一个矛盾体,人的无尽忧愁,实际上都来自于精神世界中无以挣脱的内在矛盾,我何尝不是如此啊!与此同时我还想提请你警觉到一种现象:谁来为“正义”与否做出界定呢?在缺失一定历史条件的情况下,如果所有人都拥有裁决的权力,如果有人把所有不符合其意愿的事情都称之为非正义,并且拥有足够的手段阻击他们认为不正义的东西,那将会是怎样的局面呢?那将会是重新回到丛林的局面,会是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的局面,会是弱肉强食的局面。在那种局面中,即使你认为你抱持着正义,它也没有办法保护你,更不要说你用它来反对什么了。好在,“社会”还在,“社会舆论”还在,我们还被某种价值系统所遮护,否则的话,我们也就会像张三那样,无法摆脱自己的命运了。

   这样说来,我们还真是应当感谢正义。

                                                                   

   2021-10-27

进入 陈行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价值系统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众生诸相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3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