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春堡:数字经济价值的源头活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10 次 更新时间:2021-10-21 16:36:32

进入专题: 数字经济  

邵春堡 (进入专栏)  

  

   数字经济有三个要素:一是数据资源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二是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三是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提效和优化的重要推力。数字经济本源的价值创造正是源于海量数据、现代网络和数字科技这三大要素。

   一、数据资源作为关键生产要素的价值

   在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数据起着核心和关键作用, 对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传统生产要素产生着深刻的影响,展现出巨大的价值和潜能。

   1、自动采集数据是产生价值的源头。过去人工采集数据,现在利用物联网感知技术等方法采集数据,使感知--呈现--分析同时完成,而且智能设备的数据产生成本低,机器和系统的采集还是即时的、连续的、精准的、客观的。[2]源头采集保障了数据无限供给、无限使用和无限增长,由此奠定数字经济的价值基础。

   2、海量数据带来规模效应。人工采集很难形成数据规模,而自动采集带来海量数据,进而产生规模效应和数据价值。尤其是物联网大大增加了机器与机器之间的通信,数据量增长的倍数难以计算。整个经济正在成为一台持续运转的数据机器,它消费数据,处理数据,产生越来越多的数据。寻求反垄断优势的国家和公司,或者试图侵权和侵犯他人隐私,都要以收集和控制数据为前提。数据为所有掌握它的人提供了难以置信的优势。谁占据数据多,谁就最有发言权和决策权,谁就获得最多的价值。数据已成为权力来源,数据与权力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3、数据资源具有超越物质资源的价值。早期计算机硬件使用真空管计算,受到物理限制。半导体让计算机硬件小型化,将大量的晶体管封装到微小的硅芯片上,硬件不再是一个限制因素,软件潜力变得无限,数据以字节的形式存在于这个无形的世界中,突破了物质的正常物理限制,使数字经济带来的增长突破现实资源与物理空间的限制。[3]虽然硬件变革也在推动数据产品更新重构,但软件更具有定义数据的地位和作用。信息时代以来,尽管先期遇到数据价值和数据所有权的困惑,但是那些无法触摸到的计算机信息、软件、数据、业务流程、品牌、知识产权、专利等无形资产,在总投资中的比重一直稳步增长。

   4、数据具有流动的价值。早期的半导体能够控制电子流动的注入和流出,实现接通和断开晶体管,使得现在的计算机能够通过二进制语言进行通信。特别是微小的硅芯片可节省大量成本、提高可靠性,能够操纵无穷多电子的能力,有效地将处理和分发的成本下降到零。音频、视频、文本、图像,一切都可存储、传输、处理、排列和组合。5G无线技术让数据以闪电般的速度传输,数据流动的自动化水平,成为企业未来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环节,改变着工业时代从研发、创新、测试,直到完美后再推向市场的流程,取而代之的是测试的模式先上线,再不断依托用户交互和反馈的数据来迭代更新。

   5、储存、处理和分析数据能力的价值。对海量数据的处理靠单台计算机处理已无能为力,取而代之的是依托云计算的分布式处理、分布式数据库和云存储、虚拟化技术来进行,运用分布式架构,进行数据挖掘。数据在云管端协同的时候,更展示云计算的优势,远超人工处理的能力,这种大量储存、分步式计算处理和分析数据,使操控电子的能力大大增强,显然效率大增,价值尽显。

   6、数据具有资源、资产和资本的属性。数据的及时、准确和完整性,拓展了数据开发利用的深度和广度;数据的可复制、反复使用、又无实质损耗的特性,使数据使用的频率更高,使用的范围更大,创造的价值更多,且在增加使用价值的同时不会给数据本身的价值带来损失;数据的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如同阳光和空气,使数据蕴含巨大潜力。这些性能和价值,决定了数据必然具有交易价值。随着使用的数据资源越多,对其需求越大,价值创造在攀高。工业经济时代,任何一个产品,用过一次,价值就会下降;数字智能时代,由原子构成的商品和由“比特”构成的商品之间的关键区别是“比特”是非竞争性的,意味着数字产品可以被一个人消费的同时又不会减少其他人可以获得的数量或质量。数据用过一次,经过再行分类,数据还可增值,使用价值更高,数据可以被任何公司、任何人同时和重复使用而不被削弱。数据这个无形资产虽难以触摸,但在投资上已超越有形资产的价值。因为,投资数字经济成本和门槛低,会带来高收益,形成周期短、发展速度快的新业态,还会形成超大规模的平台企业。

   二、现代网络作为重要载体的价值

   网络以其独特的超大功能彻底动摇了以固定空间领域为基础的既有形式,也以其独特的方式从根本上改变着现实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

   1、网络连接和泛在的价值。现代网络正在渗入到每个人的日常行为之中,随着每个成员加入网络,网络价值随之提升,更多成员进入网络,网络规模线性增长,网络价值指数级攀升。虚拟社会的人群聚集是工业时代无法比拟的。2019 年,微信的活跃用户数过10 亿,Facebook 的活跃用户 15 亿,WhatsApp 的活跃用户数15 亿,淘宝的活跃用户数10 亿。这些用户如同生活在同一座现实城市中的人,生活在同一个网络空间,用一种不同于城市生活的方式在沟通、交易、学习、成长,从而在这个网络空间形成新的文化、新的价值取向、新的消费习惯,并在虚拟社会中诞生新的市场。[4]梅特卡夫定律告诉我们,网络的价值与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用户数越多,企业的价值越大。就是说,如果一个网络的用户量是竞争者的2倍,那么其价值则是竞争者的4倍。广泛的网络连接实现着各种技术创新、各种方式组合的数字化,使现代网络具有较传统信息网络更大的优势,体现出连接和泛在的特性。从外延看,网络连接持续向外拓展,从人与人的连接,到人与物、物与物的连接;从有许可的网络到无许可的网络;从单一的网络到融合的网络。人们置身无所不在的网络之中,在任何时间、地点、使用任何网络,都能实现我们与任何人与物的信息交换。还可从需求出发,利用新的网络及其技术,为个人和社会提供泛在的、无所不含的信息服务和应用。互联网使整个经济中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网络成为可能,导致数字平台业务的数量和重要性不断增加。从内涵看,网络连接正不断引向纵深,从端到端的连接到端到云的连接。中国移动集团原董事长王建宙认为,5G时代及其以后,这种内涵式连接还将进一步扩大。特别是海量的设备通过5G网络连接,对数据的计算和分析将会实时分布于整个网络结构,万物互联将进一步改变网络连接的结构和规则,进而改变行业的生态系统。畅通的管道、规模的连接是网络活跃的价值基础。网络是承载数据又释放数据的力量,它将创造更多的用户体验和新的服务。

   2、网络共享的价值。互联网的共享思维引导网络发展趋向共享。现有的数字智能技术正在满足网络建设在不同程度上的合作和共享,运营商正在共享频率、共享基站,甚至逐渐共享整个网络。随着电信网络的云端化,网络运营商可通过软件来提供不同的网络服务功能,实现网络应用功能的差异化。共享基础网络既不会削弱竞争,也不会影响服务质量,还可集中使用频率资源,集中物力和财力,更好地提升网络的覆盖密度,提升网络质量,改善网络服务。[5]网络是技术、平台、服务,还是基石,它承载着未来数字经济和数字社会的发展,网络共享反映了互联网的本质。我们对网络应用的认知越深入,越能感受到网络统筹和集约的潜能,越能共享网络承载的能量和服务的功效。即时、实时和不间断的网络如同流水,持续激发创新活力,导致市场信息对称性不断完善,产销和供需日益精准对接,消费需求日益提升,经济出现指数级增长和倍增效应。

   3、更新迭代和自我强化的网络价值。网络技术的迭代更新和突破,使带宽更高、网速更快、储量更大、时延更低,产生的价值也指数级提升。比如移动通讯网络从1G、2G、3G、4G到5G,乃至已展开竞争研发的6G,正是移动网络迭代更新的演进。“1G提供话音服务,2G出现文字传递功能,3G和4G催生沟通新渠道,人们用社交网络聊天、发照片、发视频、传音乐。5G具有独立组网的新无线标准,按网络切片原则制定业务规范,将一个物理网络切割成多个端到端的不同功能的虚拟网络,每个虚拟网络逻辑上都是独立的。以5G为新起点,软件定义网络将成为电信业网络新结构的趋势。以云技术为基础的网络功能虚拟化和软件定义网络可以使整个通信网络系统从硬件驱动变为软件驱动。网络的云端化是未来电信网络发展的趋势。” [5]能否及时并充分利用适宜的网络,特别是新一代网络,将使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甚至会导致极端结果的出现,通常是某一公司或某一技术在某一市场上的统治地位。物理距离是永恒的,而通过技术创新武装的网络在无限缩短这个距离。在互联网的虚拟网络里,数字化和连接以操作系统、搜索引擎、社交网络、数字平台等形式迅速发展,虚拟网络的联系和节点虽然看不见,它们却在驱动着数字经济发展,改变着人们的生活。

   4、广泛互动和聚合的网络价值。数字智能革命性地改善和提升了连接的速度、广度、便捷度,并将实体间面对面的互动迁移和拓展到虚拟空间,进而对价值交换的参与者和实现路径带来根本影响,最终为一系列商业模式的创新提供了可能。作为数据载体的网络如同数据一样,也是使用的越多,对其需求越大,创造的价值越高。网络的力量和无形资产的崛起已颠倒了价值链中的议价能力。价值已不在是否拥有或控制网络,而在于利用网络形成的外部互动及其聚合,在于将用户与最相关、最合适的供给联系起来的能力,以及减少消费者使用障碍的能力。“使用而非拥有”,“不使用即浪费”。网络“连接”带来的时效、成本、价值,明显超出“拥有”网络的价值。亨利?福特所说的“让每个人都能买得起汽车”的理想,在网络无处不有的时代正在演化为“让每个人都能使用汽车”,“连接”汽车远大于“拥有”汽车。

   三、信息通信技术有效使用的价值

   数字经济的源头是数字智能技术生产力的兴起,数字智能技术是贯穿整个数字经济发展的灵魂。数字智能技术突破了原来的东西,诸如它对报纸、邮局和电视的超越,但是它没有止于破坏,而是在破坏的基础上创造出互联网、电子邮箱、短视频、VR等,可以对原来的东西取而代之,创造出更大的价值,对消费者来说更方便、更经济、更有效率,这大概也符合熊彼特提出的创造性破坏的观点,生动地说明新技术新产品新生产函数带来的市场变化和经济价值。

   1、数字技术及其多项技术叠加使用的价值。如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分别运用在数字经济过程中,都会产生难以估量的倍增效应,有些技术使用所产生的作用是不可取代的。多项数字技术叠加使用,作用则如虎添翼。比如工业互联网和5G融合叠加,互促共进,将赋能各行各业。比如将人脸识别、图像识别、智能语音识别、L4级的无人驾驶等3个及以上技术融为一体,就使专用人工智能发展到通用人工智能,价值将会得到极大提升。产业数字化比消费数字化需要更复杂、更难度的数字技术融合,特别是产业数字化“面临链条冗长,对物料、工具、人力、资金等上下游不同资源的组织,企业间的多方利益博弈,商业信息的机密性与数量级,均处更高层次等特点。而物联网、云计算和区块链等技术的融合能够突破对实物资产连接不足的问题,可承载巨大的工业信息流。” [6]

2、摩尔定律的价值仍然在延伸。摩尔定律反映集成电路的晶体管数量每18—24个月增加一倍,计算机的性能提高一倍,成本却保持不变,随着晶体管间距接近1nm物理极限,2025年可能出现量产,摩尔定律逐渐失效,科技界讨论过替代方案,量子计算是一种趋近的计算模式,被认为是延续摩尔定律的关键。类似摩尔定律作用的数字智能技术有望出现,其实,网络升级换代和人工智能档次的提升已经在这样演绎,随着时间延续都在逐渐升级,将会带来更多更大的价值。(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邵春堡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数字经济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产业组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195.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