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谋:乌托邦还是敌托邦:未来科学城邦的N种可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2 次 更新时间:2021-10-15 00:50:38

进入专题: 乌托邦   未来科学城邦  

刘永谋 (进入专栏)  

  

本文为9月24日在北京大学出版社线上博雅论坛演讲稿的未编辑稿,即发表于《民主与科学》2021年第4期,月底即印刷。

  

  

   1.问题引入

  

   在我看来,我们生活的时代,与其说是科学时代,不如说是技术时代。这就是我在北大出版社新书的书名“技术的反叛”的主旨。也就是说,在21世纪之交,技术与科学在知识上开始“平起平坐”,在社会重要性上已经超过科学,我称之为“技术的反叛”。

   理想中的技术时代,可能成为解放的时代,成为平民的时代。现实中的技术时代,可能成为规训的时代,成为权贵的时代。总之,技术的反叛催生技术“新世界”,而技术新世界未来的天空,被不确定性所笼罩。

   技术反叛之后,未来的科学城邦究竟将会怎样?这便是今晚我的讲题。

   对此,思想家们各持已见。总的来说,对未来的趋势存在两种相反的判断:一种是乐观主义的,认为结果肯定是科学乌托邦;另一种是悲观主义的,认为结果肯定是科学敌托邦。

   近来智能革命方兴未艾,两种极端想法都与对人工智能即AI科技的未来想象融合起来,催生我所谓的AI理想国与AI机器国,分别是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的典型看法。

   我们从乐观主义的AI理想国讲起。

  

  

   2.“人人经济自由”

  

  

   注意:我们关注的不是幻想家或空想家,而是思想家,他们对于技术新世界的未来有深入思考,想法都有根有据。

   所有AI理想国的构想,都建构在对智能革命的一个乐观预期之上,即机器人最终将代替人类完成绝大部分的劳动,即使不是所有劳动的话。Robot本意是“机器劳工”,发明机器人就是让它代替人类劳动。要不,我们为什么要发明和制造机器人呢?大家想的是,理想的机器人就是“活雷锋”,能力超强,无需休息,不怕危险,不要工资,任劳任怨,一心为人,为此甚至可以毁灭自己。

   从远景来看,就算人类劳动在智能革命之后不能完全根除。就生产力的贡献而言,那时人类劳动也可以忽略不计。这个问题我称之为“AI失业问题”。蔡斯称之为“经济奇点问题”:由于AI取代人类劳动,当大多数人永远不再工作,“经济奇点”就到来了。

   显然,人类不用劳动,思想家就可以以此前提构想理想国了。对不对?一些技术统治论者,将斯科特、罗伯等人的思想与智能革命结合起来,提出一种我所称的“能量平衡社会的蓝图”。

   这些人是从能量角度看待社会的。斯科特认为,传统社会是低能社会,主要靠的是人力以及少量的畜力、风力和水力,而工业革命之后,现代社会进入高能社会,机器成为最主要的能源来源,人力占比微不足道。

   这个结论,斯科特是带领一帮工程师在北美实地调查和测量之后的得出的,不是拍脑袋的。并且,他们还计算了当时一个承认要过上舒适生活,需要消耗多少能量。按照这个思路,所有社会成员过上舒适生活所需要的能量,就可以计算出来。对不对?然后,再加上社会交易成本、各种损耗,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有限数字。从理论上说,当社会生产力超过这个数字,人类社会就应该进入“大同世界”了。

   不少人认为,发达国家已然进入“富裕社会”,即社会生产的物质财富已经足够社会成员过上好日子了。斯科特认为美国在1929年就已经如此,而加尔布雷思认为的时间节点是20世纪70年代。但是,现实中的美国还是有很多人在流浪、乞讨,吃不饱、穿不暖。现在AI飞速发展,富裕社会”进入“AI富裕社会”,问题会变得更加突出。

   显然,这是社会制度的问题,光靠科技和生产力发展永远解决不了。对不对?那么,“能量平衡社会的蓝图”打算怎么解决问题呢?

   (1)全社会统一生产,机器人全力开动,产出绝对丰富的物质财富,在全社会范围内平均分配,人人都过上好日子——通俗地说,人人都财务自由。

   (2)取消货币,取消商品交换,用能量券来测算生产和消费,实行按需分配。能量券表征的是生产某个东西的能量数,可以避免货币通胀和经济危机导致的测量不确定问题。比如说,一桶牛奶在经济危机中可能一文不值,但生产它所消耗的能量不变,用能量券测算是一样的。

   (3)需要转换多少能量,需要消耗多少能量,需要分配多少能量,在AI的帮助下实现能量负载平衡,即能量投入和消耗的平衡。也就是,AI要随时不断地收集整个社会的能量流动信息。

   (4)老人、小孩、残疾人和病人,分配同样的产品和服务,因为不是因为你劳动,而是因为你是人,就享有同样的分配权,分得同样点数的能量券。

   (5)根据机器人生产能力提高的状况,大大缩短工作时间,直至基本取消人类工作。斯科特在1929年的测算是,25到45岁之间要工作,每天工作4天,一年工作165天,生产的东西就完全够用了。

   (6)能量券记名到个人,不能转让、出借、赠予和继承,还有有效期,总之不能积累,也不能通过银行储蓄获利。也就是说,在经济上保持所有人的基本平等,消灭贫富悬殊。

   (7)政府由行业顶级专家组成,主要管理技术-经济事务,保障所有社会成员的经济自由,对经济之外的多数事务尤其是宗教和文化事业保持宽容。

   不劳动之后,人类干什么呢?罗伯设想的是,从事文化、艺术、体育和科研活动,以此逐渐提升整个人性,人类会越来越完美。

  

  

   3.“机器人牢狱”

  

  

   最近有一些人在谈什么“电子共产主义”、“数字社会主义”,均属于AI理想国的乐观主义。但是,更多人对智能社会的未来非常悲观,设想的完全是我所谓的“智能操控社会的蓝图”。

   研究网络哲学的人,都非常熟悉互联网的电子圆形监狱理论。圆形监狱是边沁提出、福柯等人发展的一种治理理论。

   边沁认为,他所处时代所面临的严重治安问题,都可以运用圆形监狱的原理加以解决。圆形监狱是圆形的,中间是看守的监视塔,四周是环形分布的一间间囚室。看守可以24小时监视囚犯,囚犯却看不到看守,囚犯相互之间也不能交流。即使看守并没有看着囚犯,囚犯也会觉得有人在监视。简而言之,圆形监狱的基本原理就是:无处不在的监视。

   福柯指出,圆形监狱不光进行监视,还可以对囚犯进行改造,并且生产和运用改造人的行为的知识。他称这种改造为规训,圆形监狱是典型的规训机构。他还认为,统治者发现圆形监狱改造人的效果很好,就把它用于军队、工厂、学校、少管所等许多地方,于是西方社会在19世纪下半叶变成了监狱社会。

   网络社会兴起之后,一些人认为,信息技术加剧了当代社会规训化的趋势,整个社会日益沦为“电子圆形监狱”。在具体意象上讲,电子圆形监狱的Logo是奥威尔小说《1984》中的电幕:对所有人进行监视。

   显然,这种理论关注的是人的隐私被侵犯,但智能革命之后,就不再仅仅是隐私问题,因为除了监视,机器人可以采取行动,比如对人进行拘押。对不对?机器人监控和行动的能力,如果无所顾忌地应用到公共治理中,会产生比电子圆形监狱更强的负面效应。换句话说,到了智能革命之后,电子圆形监狱才可能成为真正的牢狱:从监视、审判到改造,全部可以委托智能技术一体化实施,整个社会可能走向我所称的“智能操控社会”。

   这就是当今敌托邦科幻文艺的一个大类,即“AI恐怖文艺”所要抨击的景象,它最著名的Logo是好莱坞电影《终结者》系列中的天网(Skynet):机器人对人类的牢狱统治。

   “智能操控的蓝图”所勾勒出来的未来社会,完全是一架完整、严密和智能的大机器:由于AI技术的广泛应用,每个社会成员都成为这个智能机器上的一个小智能零件,而且是可以随时更换的零件,和钢铁制造的零件没有差别。

   (1)AI机械化,即把人、物、社会所有一切都看成纯粹机械或智能机器。AI对所有的一切要事无巨细地进行智能测量,包括人的思想情感,均可以还原成心理学和物理学的事实以此来进行测量。科幻文艺会想象出机器人女友,甚至如电影《她》中纯粹是一个没有实体的感情程序。

   (2)AI效率化,也就是说,AI机器乌托邦的核心价值主张是效率。科学技术最有效率,没有效率的东西比如文化、文学和艺术都是可以取消。社会运行的目标就是科学技术越来越发达,物质越来越丰富,人类文明不断地扩展,要扩展到整个地球,扩展到月球,扩展到火星……著名好莱坞科幻影视系列作品《星际迷航》,就是这种不断星际殖民梦想的最著名的通俗表达之一。

   (3)AI总体化,也就是说整个社会是一个智能总体,按照建基于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和AI等智能技术之上的社会规划蓝图来运转。所有国家政党、社会制度、风俗习惯以及个人生活全面被改造,没有人能够逃脱总体化的智能控制。

   (4)AI极权化。AI机器乌托邦是反对民主和自由的,认为民主和自由没有效率,支持的是由智能专家、控制论专家掌握国家大权,公开实行等级制度,然后以数字、智能和控制论的方式残酷地统治社会。

  

  

   4.“半人半神的生活”

  

  

   实际上,很多对于未来技术社会的构想,很难简单地说是乌托邦,还是敌托邦。比如,有一类运用心理学、生物学来运行社会的未来科学城邦的构想,我称之为“完美人性社会的蓝图”,大家的评价非常不同,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在人类学中有一种说法:智人是非常残暴的物种,是唯一不以食用为目的可以大规模灭绝同类的物种。这种观点认为:在生物学上人类各种族都属于同一个物种而智人,而历史上人属并非只有智人一种,比如尼安德特人、弗洛勒斯人,就像蛇种类繁多——有水蛇、旱蛇、有毒蛇、无毒蛇等等,但是历史上其他种类的人都被智人灭绝了。

   这种观点对不对另说,但很容易让人想到一个问题:如今的智人十分好斗,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不断,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竞争非常残酷,如果能让人类在本性上变得更平和、更善良,未来社会才更有可能进入理想社会。对不对?

从某种意义上说,世界各大宗教、各级学校教育正试图改造人类的脾气性格。然而,几千年的宗教、教育活动,还有其他文化艺术活动,看起来对人类的改变不大。我们可以自信说:现代人比古代人更聪明、更有知识,但完全不敢说:现代人比古代人更nice。对不对?于是,一些心理学家和生物学家提出,应该运用科技方法比如手术、吃药、基因改造等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刘永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乌托邦   未来科学城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社会思想与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9031.html
文章来源:不好为师而人师者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