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成纪:中国文化艺术中的乡愁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演讲 刘成纪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0 次 更新时间:2021-10-09 10:57:55

进入专题: 文化艺术   乡愁  

刘成纪  

   城乡模式与城城模式

   乡愁作为情感表达是直观的,但它背后却潜隐着社会政治变革的强大促动,认识到这一点,对于认识中国当代社会的乡愁性质也是重要的。今天,我们生活在中国社会再次巨变的时代,城市化步伐加快,传统乡村文明日益递变为城市文明,这种社会巨变必然重塑人们的乡愁。比如,我们的父母当初因为读书或做工离开家乡,进入城市生活,他们是有乡村记忆的,但他们在城市繁衍的子孙会日益对农业性的故乡缺乏概念,对于他们而言,所居住的城市就是他们的故乡,这意味着中国未来的乡愁模式,必然会出现重大变化,即从“城→乡”模式转化为“城→城”模式,所谓原乡记忆更多是对原生城市的记忆。由此我们也不难从这种城乡之变中体会到巨大的历史感,即中国早期的乡愁是城市性的,中期的乡愁是乡村性的,而从目前开始,则开启了一个以城市为本位重塑中国乡愁的新历史进程。

   在这种背景下,一个新问题就出现了,即当代中国城市建设能不能有效承载中国人的乡愁。比较而言,传统乡村因为自然环境的独特以及建筑形式的多元,往往具有高度的可辨识性。或者说,像天下没有两片相同的落叶一样,天下也没有两座相同的村庄。但现代城市不一样,它的建筑基本上是同质化的,城市与城市之间相互复制,几乎千城一面,这就必然导致乡愁寄寓对象的模糊,甚至容易让人产生无家可归之感。这也意味着加大现代城市形象的可辨识性,在单向度的空间展开之外添加上时间、历史和人文的深度,将极为重要。或者说,让城市变得更个性、更人文、更有历史感和地方感,将是它成为乡愁寄寓对象的必备条件。

   这进而也就涉及理想城市或未来城市的建设问题。一般而言,现代城市的产生是从西方19世纪开始的,它与传统城市的最大区别在于生产方式,即从传统的手工业生产转换为现代的大工业生产,由此导致的直接后果之一是环境污染。狄更斯在《艰难时世》中将当时的西方城市称为“焦炭城”,正是在讲冒着黑烟的工厂对城市的污染问题。据此可以看到,一座宜居的城市,首先要解决的是人的生存乃至呼吸问题,它需要有良好的空气质量和自然环境。但好的空气和环境显然不是理想城市的全部,它的更深层的目标应该是精神性的,即让人从中获得家园感和心灵的归宿。如上所言,在这一层面,它涉及的最重要面向是时间性的,即为空间展开的城市植入历史和人文因素。说一座城市能留得住乡愁,无非是指它留得住自己的历史,并以物化的配置使人的记忆有所凭依。就此而言,一座有效承载人乡愁的城市,首先应该有配得上它的体量和声誉的博物馆,其次应该有历史文化街区,第三应该有富有历史感的建筑,第四应该有反映其区域特色的方言、饮食和礼俗等。以上种种作用叠加之下,这座城市才是富有情感深度和精神厚度的,它也才能通过空间和时间、现实与历史的交互并置,变得真正立体起来。

   当然,就像城市不仅仅是为了“盛人”而存在,它同样也不仅仅是为了满足人的乡愁而存在。城市作为乡愁载体的价值,只是在提示人们,一种美好的城市生活,在物质之外还有精神,现实背后还有历史。可以认为,人性的需要有多元,城市的物化配置就应该有多元。而现在之所以提出城市对人乡愁的抚慰问题,正是因为它至今仍是中国当代城市建设的相对薄弱环节。时下,比如每逢重大节日,我国的一些中心城市往往出现人口短期内锐减的现象,显然是因为这里工作居住的人们只是将该城作为工作的对象,而没有将它作为可以寄托情感的对象。所谓“回家过年”,本身就意味着当下生活的城市并没有被作为故乡家园来看待。在这种背景下,如何使城市真正成为人的家园,如何提升居民的情感归属,将是一个重大问题。相反,在当代社会,如果人们依然将乡愁的对象指向乡村,这就需要提升乡村的生活品质,以使它能配得上人的情感需求。像前面所讲,陶渊明回归了田园,最终却面临挨饿的处境,这是相当令人尴尬的。它证明一个真正可以承载乡愁的乡村,必然不是一个贫穷的乡村,它必须解决理想与现实之间存在的反差。这也是当代中国美丽乡村建设的要义所在。

   历史“弯道”的意义

   最后我想说的是,乡愁是空间的远方,更是时间的过去,它以情感的方式揭示了过去对于人当下生活的意义。我们可以把乡愁定位为空间的远方,因为凡是被思念的对象就必然是不在我们身边的对象,但另一方面,它也必然是时间的过去,因为凡是被诉诸记忆的对象必然是已经失去的对象。就两者的关系而言,我们不妨将乡愁活动的区域界定为被时间的过去所统摄的空间的远方。于此,空间被时间规定,时间的未来被过去制衡,显现出人的精神需要的多面性。

   当然,在过去与未来之间,人总是要面向未来的,因为只有未来才能给人希望。但乡愁的存在却预示了一种更具人性的面向未来的方式,这就是绕道过去进入未来。这一历史的“弯道”,能够使人的情感得到抚慰,使人的精神世界因为同时拥有过去和未来变得更丰沛、更健康。当然,乡愁作为情感是抽象的,它需要通过对实物的凭附得到安顿和寄托,这也是文化和艺术遗产保护之于当代中国的意义所在。

    进入专题: 文化艺术   乡愁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学与文化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934.html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