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朴民:称谓中的文化底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3 次 更新时间:2021-09-20 14:24:37

进入专题: 称谓  

黄朴民 (进入专栏)  

   记得还是在2008年前后吧,当时我正承乏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常务副院长,每天都会收到数封来自全国各地的信函,内容可谓异彩纷呈,令人脑洞大开,或询问报考国学院之事,或毛遂自荐欲到国学院坐拥皋比,或附寄作品希望国学院帮忙推荐发表,或单纯诉说其对弘扬国学的立场与态度,总之,乃是林林总总又千奇百怪。我一般都会浏览并简单进行回复,我想,这也是对这些热心人士应该持有的礼貌和尊重。

  

   但是,印象里其中有一封信,我没有回复,不但不予回复,而且是颇不厚道但又毫不犹豫将它扔进了字纸篓!该信的主题,是表达对我们学院一位德高望重老前辈的仰慕崇拜之情,希望能追随老先生治学深造,并嘱托我将信函转呈这位老前辈,可是看着满纸的“先师”“先师”称呼,我啼笑皆非,只能越俎代庖,替尚且健在世上、活得好好的老前辈作主,将这封“拜师函”送去了它该去的地方。

  

   由此可见,称谓的背后蕴含着厚重的文化,体现了浓缩的文明,不可须臾小觑。它不能简单地理解为繁文缛节,更不能以可有可无、随心所欲的态度来对待。尤其在我们这个富有数千年文明史的国度里,运用准确而典雅的称谓,是一个人文明修养程度的直接反映,也是一个人文化素质高下的直观体现。

  

   众所周知,自周公旦制礼作乐,肇基西周煌煌“礼乐文明”之后,中国遂以“礼仪之邦”的形象屹立于天下,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呈示中华文明独特的精神气质与文化魅力,引领风骚,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礼”的基本功能之一,在于建构社会的秩序,维系社会的稳定。其宗旨是为了确立尊卑有序、贵贱有等、内外有分、亲疏有别的社会超稳定系统。通常是通过名物度数“礼物”和揖让周旋“礼仪”得以反映的。所谓没有规矩,则不能成方圆。称谓得体,就是“礼物”与“礼仪”两者高度和谐的必有之义。

  

  

   因此,对他人的父母,必须是敬称“令尊”“令堂”,而对自己的父母,则得谦称“家父”(“家严”)与“家母”,两者若是颠倒,那就是失礼,成为莫大的笑话。朋友之间的通信,信末的祝福词,可以是“即颂大安”“谨颂台安”,但若是给上司与尊辈写信,则通常以“肃颂钧安”之类为宜,以示内心的恭敬与尊重。这种规矩,似乎太“冬烘”,几近无聊了,如今在大陆地区倒已不是特别的讲究,但是如果换个场景,你是和港、澳、台地区的人物互通邮件,分享交往,那么,在这方面多加留意,尽可能多一点书卷气,恐怕就不完全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了。

  

   再以赠书的落款签署为例,当下是兴之所至,“指正”、“雅正”、“教正”、“存正”、“惠正”等词不分轩轾,随意使用。这显然也是需要检讨,加以注意和改进的。一般来说,给平辈朋友赠送自己的作品,通常正确的用词,是用“雅正”、“属正”、“惠正”,而将自己的作品奉呈长辈或上司,则以签署“教正”、“指正”、“郢正”,以示敬意。如果要显得更儒雅一些,还可以借助通假字,署为“郢政”,当然,通常情况下,也不必搞得如此复杂和迂阔。至于将自己的作品送给晚辈后生,一般签署为“存正”、“惠存”,这中间的潜台词,是当下晚辈的学植尚不足以全面准确地理解与认识作品的精髓要义,不妨先留置一段时间,待日后学力提升之后再行评议。这些用词上的细微差别,其实从一个侧面透露了一个读书人的国学功底与文化素养,貌似小道,但是能够以小见大,见微知著。

  

  

   毫无疑问,“礼乐文明”在中华民族成长壮大过程中,曾经起到过凝聚人心、稳固秩序、和谐社会等多方面的重要作用,换言之,“积广大而致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璀璨夺目的中华文明中,是以“礼乐文化及其精神”为重要构成的。于是遂有以“汉官威仪”、“礼仪之邦”为中华文明的显著象征。而“泱泱大国”的风采,说到底,就是“彬彬有礼”,让人尊重。而要达成这个宗旨,我们不妨从最寻常的“称谓”问题上入手,所谓“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道德经》第六十四章)

  

   原文刊于2021年8月17日《军事科学院报》

  

  

进入 黄朴民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称谓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8666.html
文章来源: 黄朴民读史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