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世联:寻求知识与道德的平衡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41 次 更新时间:2021-08-03 21:52:14

进入专题: 知识   道德  

单世联 (进入专栏)  

   [64]张君劢:“我之哲学思想”(1953年6月),《中西印哲学文集》,第44页。

   [65]张君劢:《新儒家哲学之基本范畴》(1960年6月25日),《中西印哲学文集》第518页。

   [66]张君劢:《再论人生观与科学并答丁在君》,《科学与人生观》,第64页。

   [67][英]约翰·西奥多·梅尔茨:《十九世纪欧洲思想史》第一卷(1923),周昌忠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第146页。

   [68]张君劢:“再论人生观与科学并答丁在君”,《科学与人生观》第73—76页。此文之后,唐钺仍然认为,“一切心理现象(感情、意志、思想等)都是物质现象,所谓纯粹思想,也不过是隐微的语言器官的变动,也同别的物质现象一样受因果律的支配。”“人生观不过是一个人对于世界万物同人类的态度,这种态度是随着一个人的神经构造、经验、知识等而变的。神经构造等就是人生观之因。”(唐钺:《心理现象与因果律》1923年5月,张君劢、丁文江等著:《科学与人生观》,第213、218页。照张君劢来看,这种对“神经构造等”的研究,还不是“纯正心理学”。张后来也把“精神科学”称为“社会科学”,如他引用美国学者柯亨(Morris Cohen)的观点以为奥援:“第一,社会科学所研究的是意志的行为与价值判断,自然科学所研究的如因果关系。第二,社会科学所研究的为具体的历史的事件,自然科学所研究的为自然界的事件中之抽象或重复的情形。第三,社会科学所研究的为文化或曰社会的传统习惯,自然科学则与文化,与社会传统毫无关系。”(张君劢:“人生观论战之回顾”[1934年],《中西印哲学文集》,第1000—1001页。)

   [69]张君劢:“再论人生观与科学并答丁在君”,《科学与人生观》,第80页。

   [70]张君劢:“人生观之论战·序”(1933),《中西印哲学文集》,第993页。

   [71]张君劢:“科学与哲学之携手”(1933),氏著:《民族复兴之学术基础》,第69页。

   [72]张君劢:“人生观论战之回顾”,《中西印哲学文集》,第1002—1003页。

   [73]张君劢:“学术界之方向与学者之责任”,氏著:《民族复兴之学术基础》,北京:中国人民大学,2006年,第38—39、32页。

   [74]丁文江:“玄学与科学——评张君劢的‘人生观’”,《科学与人生观》,第48页

   [75]丁文江:《玄学与科学——答张君劢》,同上书,第199、206页。针对梁启超《人生观与科学》中的论点,唐钺认为“神秘”的“爱”和“美”并非不可分析。但在具体“分析”之中,唐不但承认审美中有不可分析的东西,“这一种神秘性……是一切经验所共有的”;也承认“用理智分析”可能会“消灭”爱。“至于爱的本身,是经验的‘所与’,是不可分析而且不必分析的,同美一样。”(唐钺:“一个痴人的说梦——情感真是超科学的吗?”1923年,《科学与人生观》,第271、274页。

   [76]丁文江:“玄学与科学——评张君劢的‘人生观’ ”,《科学与人生观》,第53—54页。

   [77]胡适:《丁在君这个人》(1936年2月16日),《胡适文集》7,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596—604页。

   [78]洪谦:《维也纳学派哲学》(1945),北京:商务印书馆1989年版,第126—127页。

   [79][德]马克斯·韦伯:《学术与政治》(1919),冯克利译,北京:三联书店1998年版,第48页。

   [80][俄]陀斯妥也夫斯基:《地下室手记》(1864),顾柏林译,氏著:《赌徒》,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年,第158、162、163、164、166页。

   [81][英]狄更斯:《艰难时世》(1854),金增嘏、胡文淑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78年,第4页。

   [82][德]爱因斯坦:《为什么要社会主义》(1949年5月),许良英等编译:《爱因斯坦文集》第3卷,商务印书馆1979年版,第268页。

   [83][德]伽达默尔:《科学时代的理性》(1990),薛华等译,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88年,第63页。

   [84]张君劢:“再论人生观与科学并答丁在君”,《科学与人生观》,第100、102页。

   [85][德]马克斯·韦伯:“以学术为业”(1919年1月),载氏著:《学术与政治》,冯克利译,北京:三联书店,1998年,第33、29页。

   [86]20世纪末,源于美国而蔓延到欧洲的“科学大战”,也是美国科学家与法国人文知识分子之间的论战。参见[美]索卡尔等著:《索卡尔事件与科学大战——后现代视野中的科学与人文的冲突》,蔡仲等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

   [87][德]马克斯·韦伯:“以学术为业”(1919),载氏著:《学术与政治》,第26页。

   [88]陈独秀:“告新文化运动的诸同志”(1920年1月11日),任建树等编:《陈独秀著作选》第2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第81页。

   [89][德]威廉·文德尔班:《哲学史教程》(1948),罗达仁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年,第859页。

   [90]王国维:“静庵文集续编·自序二”(1907年9月),《王国维遗书》第3册,上海书店出版社1983年版,第612页。

   [91]王国维:“论近世教育思想与哲学之关系”(1906),佛雏辑:《王国维哲学美学论文辑佚集》,第15—16、21页。

   [92]张君劢:“再论人生观与科学并答丁在君”,《科学与人生观》第92—94页。

   [93]张君劢:“我之哲学思想”(1953年6月),《中西印哲学文集》,第37—38页。

   [94]张君劢:“新儒家哲学之基本范畴”,《中西印哲学文集》,第540页。

   [95]王国维:“致许同兰”(1898年2月27日、1898年3月1日),《王国维全集·书信》,北京:中华书局,1984年,第2、3页

   [96]王国维:“论近年之学术界”(1905年2月),《王国维遗书》第3册,上海书店出版社1983年版,第526—527页。

   [97]王国维:“《国学丛刊》序”(1914年6月),《王国维遗书》第2册,上海书店出版社1983年版,第565页。

   [98]王庆祥、萧立文校注、罗继祖审订《罗振玉王国维往来书信》,东方出版社2000年版,第447页。

   [99]《王国维全集·书信》,第311页。

   [100]《蔡元培全集》第16卷,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年版,第203页。1923年12月16日,王国维对胡适说:“西洋人太提倡欲望,过了一定限期,必至破坏毁灭。”《胡适日记全编》,安徽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第131页。

   [101]张君劢:《国宪议》(1922年),氏著:《宪政之道》,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87页。

   [102]张君劢:“人生观”,《科学与人生观》),第39—40页。

   [103]王国维:“殷周制度论”(1917年9月),《王国维遗书》第1册,上海书店出版社1983年版,第467页。

   [104]王庆祥、萧立文校注、罗继祖审订:《罗振玉王国维往来书信》,东方出版社2000年版,第290页。长期介绍西方文化的严复晚年也痛苦心地发现:“中国目前危难,全由人心之非,而异日一线命根,仍是中国数千年来先王教化之泽”。(孙应祥:《严复年谱》,福建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495页。)

   [105]张君劢:“再论人生观与科学并答丁在君”,《科学与人生观》,第118页。

   [106]张君劢:“科学之评价”,《科学与人生观》,第225页。

   [107]川田瑞德:“悼词”,罗继祖主编:《王国维之死》,第58页。

   [108]张君劢:“新儒家哲学之基本范畴”,《中西印哲学文集》,第538页。

   [109]王国维:“汗德之伦理学及宗教论”(1906年5月),佛雏辑:《王国维哲学美学论文辑佚》,第168页。

   [110]张君劢:“致林宰平学长函告倭氏晤谈及德国哲学思想要略” (1920年6月27日),《中西印哲学文集》第1117、1118页。

   [111]张君劢:“中国现代化与儒家思想的复兴”(1965年6月),《中西印哲学文集》,第596页。

   [112]王国维:“孔子之学说”(1907),佛雏辑:《王国维哲学美学论文辑佚》,第24页。

   [113]张君劢:“人生观论战之回顾——40年来西方哲学界之思想家”(1963年8月4日),《中西印哲学文集》,第1049页。

   [114]金岳霖:《中国哲学》(1943),载《金岳霖学术论文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版,第361——362页。

   [115]丁文江:《玄学与科学——答张君劢》,《科学与人生观》第204、205页。

   [116]胡适:“《科学与人生观》序” (1933年11月29日),《科学与人生观》,第24页。

   [117]冯友兰:“中国哲学与未来世界哲学”(1948年),《三松堂全集》第11卷,河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593页。

   [118]陈独秀:“《科学与人生观》序”(1923年11月13日),《科学与人生观》,第7页。

   [119]李大钊:“史学要论”(1924年),李大钊研究会编:《李大钊文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25页

   [120]瞿秋白:“自由世界与必然世界”(1923年11月24日),《瞿秋白选集》,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127、128页。

   [121]陈独秀:《谈政治》(1920年9月1日),任建树等编:《陈独秀著作选》第2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63页。

   [122]李大钊:《社会主义与社会运动》(1920年),《李大钊文集》下,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386页。

   [123]纪树立:《科玄论战:五四启蒙的价值偏转》,载上海:《文汇报》,1989年4月18日学林版。

   [124]梁启超:《人生观与科学——对于张、丁论战的批评》(1923年5月23日),《科学与人生观》,第141页。

   [125][德]马克斯·韦伯:《学术与政治》,第33页。

   [126][德]黑格尔:《费希特与谢林哲学体系的差异》(1801),宋祖良等译,商务印书馆1994年版,第11页。

   [127]Jürgen Habermas ,The Philosophical Discourse of Modernity  F.G.Lawence(trans.)(Cambridge,Massachusetts:The MIT Prss,1995.),P.139.

  

  

进入 单世联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知识   道德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787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