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新冠肺炎疫情下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特点与影响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7 次 更新时间:2021-02-23 15:58:32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全球化   全球治理   大国关系  

赵磊  
在传统外交活动中,国际影响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国家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以及国家领导人的魅力。但是,在公共卫生危机应对中,话语权来源于医疗专业知识、技术水平以及为国际社会提供的公共产品。对疾病原理了解得越清楚、疫苗研制越快速,在博弈中就越能掌握主动权。但是,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控过程中,一些国家出现了强烈的反智主义、反专业主义。例如,部分美国民众在特朗普的煽动下,不顾安东尼·福奇(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的专业防控指导意见,执意追求所谓的个人自由,甚至对福奇及其家人进行人身威胁。从短期看,反智主义、反精英主义会有一定空间,但从长期看,疫情会提升人们对理性主义、科学主义的重视。让科学的回归科学,让政治的回归政治,这是一种理想状态,也是疫情等公共卫生危机不断“教训”人类社会的内容。

  

大国关系是影响变局的关键变量:中美需要新的相互适应

   国际关系的永恒主题是战争与和平或冲突与合作,大国关系是影响国际关系以及大变局的关键变量。对中国而言,大国是关键,中美、中俄、中欧是最重要的三组双边关系。过去观察中、美、俄大三角关系,关键看大国间的实力差距。空前的全球经济动荡削减了各经济体对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在疫情、油价等多重因素影响下,俄罗斯经济正在步入更为困难的时期,与中美两国的实力差距进一步拉大。但是实践证明,一个高水平、强有力的中俄关系,不仅符合中俄双方的利益,也是维护国际战略平衡与世界和平稳定的重要保障,疫情凸显了中俄之间的战略互需,强化了双方的战略合作。此外,欧盟虽然遭遇英国“脱欧”的重创,但在战略关系中,欧盟将成为中国、美国、俄罗斯外交政策中竞相争取的力量。

   在中、美、欧关系中,对中国而言,尽管自身经济率先恢复正增长,但是如果欧洲和美国经济增长长期陷入停滞,也不利于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值得注意的是,疫情推动美国、欧盟通过审查关键部门的供应链,减少对中国的所谓脆弱性依赖。同时,欧盟也强调对美关系的自主性。2020年12月30日,中欧领导人共同宣布如期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可见,大国关系在重组而不是熔断或跌入谷底。从根本上说,大国在经济、政治和战略上的相互依存关系仍将存在。

   就中美关系而言,其定位不仅是一对重要的双边关系,而且是影响大变局的关键变量。疫情之下,美国信奉绝对“第一”与“优先”的政策,对中美合作持怀疑甚至否定态度,并判断中美关系正处于“自由落体”状态和“新冷战”阶段。美国部分政客积极推动对华“脱钩”,要求美国企业离开中国。然而在抗疫过程中,美国企业投资中国的热度依旧,其无法割舍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市场。2020年4月17日,中国美国商会、上海美国商会和普华永道(中国)发布的一项联合调查报告称,受访的在华美国企业,超过70%表示不会因为疫情影响而将生产、供应或采购业务迁出中国。8月11日,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发布的《2020年度中国商业环境调查报告》显示,83%的美国企业将中国视为其全球战略中最重要或排名前五的重点地区;近70%的美国企业对中国未来5年的市场前景抱有信心。

   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中美抗疫表现对比引发世界广泛关注。有西方学者评价,特朗普政府没有通过领导力测试,世界因此而变得更糟,美国将不再被视为国际领袖。同时,在特朗普政府的“甩锅”和煽动下,美国民众对全球化和国际贸易也失去了信心,并将自身的困境归咎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协定。相比之下,中国清楚地知道自身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发展是积极参与全球化的结果,并在各领域保持较强的竞争力。由此,部分西方学者认为,美国有两个选择:如果它的首要目标是保持全球领导地位,那么它将不得不在政治和经济上与中国展开一场零和博弈和地缘政治竞赛;如果美国的目标是改善恶化的社会状况以及提升美国人民的福祉,那么它就应该与中国合作。

   总之,新冠肺炎疫情成为21世纪以来继“9·11”事件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第三次改变世界议程的重大事件,使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出现不少新特征,并对全球化、全球治理、社会思潮、大国关系等产生诸多影响。在人类历史的关键节点,国家和政治家、企业、公民等不同主体需要认真思考的不能仅仅是“我”,而应该是“我们”,这也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题中应有之义。在大变局中,中美需要新的相互适应,即美国要适应一个不断从大到强的现代化中国,中国需要适应一个自信心和影响力不断下降的美国。随着拜登政府上台,中美关系将迎来新一轮调试期,也将在一些方面深刻影响国际力量对比和国际格局的走向。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全球化   全球治理   大国关系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250.html
文章来源:《当代世界》2021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