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德芳:从出土汉简看汉王朝对丝绸之路的开拓与经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7 次 更新时间:2021-02-22 15:09:11

进入专题: 出土汉简   丝绸之路   文明交流   古代中亚   西北史地  

张德芳  
当舍传舍,从者如律令。(Ⅱ90DXT0114④∶338)

   这是金城太守贤开具的一封过所文件,派浩亹亭长送弛刑徒到伊循,说明去伊循屯田的人员不光有官员、戍卒、家属,还有弛刑徒。诸如此类,不再赘举。

   可见,伊循屯田不仅是鄯善国王尉屠耆就任时的请求,同时符合汉王朝开拓西域的旨意。从元凤四年到西汉末年,伊循屯田一直是汉王朝在西域南道保障丝绸之路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措施,对西域南道的畅通至关重要。

   再看西域北道:“自车师前王廷随北山,波河西行至疏勒,为北道;北道西逾葱岭则出大宛、康居、奄蔡焉。”北道也是从敦煌西出,沿着天山南麓、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西越葱岭到达中亚的路线。汉简中留下了车师、山国、危须、焉耆、尉犁、渠犁、龟兹、姑墨、温宿、疏勒等10国的记载。除乌垒本身是西域都护的驻地外,其他沿途的绿洲城邦都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站点。为使上述绿洲城邦能为丝绸之路的畅通发挥应有作用,汉朝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重要措施,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西域都护府的设立和戊己校尉的屯田,在出土汉简中都有丰富记录。

   《汉书·西域传》载:“匈奴西边日逐王置僮仆都尉,使领西域,常居焉耆、危须、尉黎间,赋税诸国,取富给焉。”《汉书》卷96上《西域传上》,第3872页。神爵二年秋,“匈奴乖乱,日逐王先贤掸欲降汉,使人与吉相闻。吉发渠黎、龟兹诸国五万人迎日逐王。口万二千人、小王将十二人随吉至河曲,颇有亡者,吉追斩之,遂将诣京师。汉封日逐王为归德侯”。日逐王降汉、西域都护的设立,标志着匈奴势力的彻底衰落和汉朝对西域的完全控制,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影响了当时的世界格局和基本走向。悬泉汉简提供了日逐王的行踪和相关接待记录,从原始档案的角度证实了日逐王降汉的相关史实。

   神爵二年八月甲戌朔□□,车骑将军臣增□谓御史□□制诏御史□□侯□□□敦煌酒泉迎日逐王,为驾一乘传别□载…… 御史大夫 如律令 (Ⅱ90DXT0313③∶ 5)

   简文虽多处漫漶不清,但时间、人物和事件原委都可以辨识。神爵二年八月,车骑将军韩增派朝廷官员到酒泉迎接日逐王,由御史大夫发出过所,要求沿途各地必须提供车辆食宿的接待。

   神爵二年十一月癸卯朔乙丑,县泉厩佐广德敢言之,爰书:厩御千乘里畸利辨告曰:所葆养传马一匹,骓、牡、左剽,久生腹,齿十二岁,高六尺一寸,□□敦煌送日逐王,东至冥安病死。即与御张乃始√冷定杂诊,马死身完,毋兵刃木索迹,病死。审证之,它如爰书。敢言之。(87-89DXC∶12)

   这是敦煌悬泉迎送日逐王时,马死途中的记载。

   从第一任西域都护郑吉到王莽时的最后一任西域都护李崇,先后任职者18人,历时80多年。代表西汉中央政府在西域行使职权,有力保障了这段时间内西域各地同中央政府的密切联系和丝绸之路中段的安全畅达。都护的职责是:“督察乌孙、康居诸外国动静,有变以闻。可安辑,安辑之;可击,击之。”从汉简具体记载看,西域有什么军情要务,西域都护都要随时通过河西驿道向朝廷报告,而朝廷亦随时向西域都护发出指令。

   使都护安远侯吉上书一封,□□元年十月庚辰日时,受遮要□□□□□□□行。(Ⅰ90DXT0114③∶62)

   这是第一任西域都护安远侯郑吉给朝廷上书的记录。其职衔全称应是“使都护西域骑都尉”,此处用了简称。

   出东:绿纬书□封皆完。其一封西域都护上,诣王路四门……上,诣王路四门。始建国元年十二月己亥,日蚤食时,遮要卒桥音付县泉佐杨博。(Ⅱ90DXT0115①∶63)

   这是王莽时期西域都护但钦给朝廷上书的记录。

   诏书一封,丞相之印章。诣使都护西域骑都尉。县厩置译骑行·有请诏。建始元年四月庚戌,昼漏上十八刻起丞相府。(Ⅱ90DXT0115③∶37)

   这是丞相府给时任西域都护的段会宗下发的诏书。诸如此类,所在多有,从中可以看出中央政府和西域都护对丝绸之路和西域事态的密切关注。

   《汉书·西域传》载:“至元帝时,复置戊己校尉,屯田车师前王庭。”同书《百官公卿表》又说:“戊己校尉,元帝初元元年(前48)置,有丞、司马各一人,候五人,秩比六百石。”西汉后期,汉政府在车师前王庭(交河城)设立戊己校尉屯田驻守,这是继西域都护设立后又一保障丝路交通的重大措施。但是由于《汉书》记载的歧义,从唐朝颜师古以来,就对上述记载中产生的问题进行了不断讨论。一是所谓“戊己校尉”是一个校尉还是戊校尉和己校尉两个校尉?二是戊己校尉的秩级是比二千石还是六百石?三是戊己校尉隶属于西域都护抑或敦煌太守?或是中央直辖?四是戊己校尉的下属编制和人员规模究竟是何种情况?出土汉简中大量关于戊己校尉屯田的记载,提供了新材料,使人们得出新结论。汉简中关于戊校尉、己校尉的分别记载,驳正了传统史料中“戊”“己”连称造成的混乱;校尉、都尉都是比二千石的官员,同西域都护平级。其下属丞、司马、候则是六百石秩级;戊己校尉属朝廷直接领导,但要受西域都护的节制,其戍边吏卒三年一更,更尽回返,军籍属北军;一校人马一般情况下500人左右,校尉以下,设左右前后中等部曲候。戊、己校尉正常情况下,大约有近千人的吏士,平时屯垦,战时打仗,因而车师屯田地区是扼守西域东大门,保障中西交通的战略据点。西域都护总领西域,政治上代表朝廷行使职权;戊己校尉则在军事上拱卫西域,保障丝路交通的安全。

   丝绸之路的中段即前文分别谈到的西域南道和北道,同东段即秦陇陕甘道的情况完全不同。秦陇陕甘道分布在中央政府直辖的郡县地区,有45个沿线城镇和道路驿置作为停靠站点来保障长途通行的安全。西域地区则完全不同,像天山以南的绿洲城邦,一片绿洲就是一个部落和族群,不管大小按当时的习惯都称之为“国”,实际上同现代意义上的“国”,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西域都护只代表中央对西域各国实行羁縻,并不改变其内部的机能和体制,因而在丝绸之路的保障上实行完全不同的政策,就是上面所讲的屯田、驻军、设置都护。在传统文献的基础上,大量出土汉简更加确凿地证明:没有汉王朝对西域政治、军事、经济、外交等各方面强有力的保障,两汉丝绸之路的畅通是不可能的。当然,从广义上说,从长远观点看,北方的匈奴作为汉帝国的强敌也曾为丝绸之路的繁荣作出过贡献,更何况他们在后来也都融入了汉族和其他族群,成为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但具体问题要放在具体的历史环境中,放在特定的语境中来考虑、分析。在汉匈强烈对峙的情况下,汉帝国作为当时统一而强大的政治势力,才是东方文明的当然代表。

   三、从出土汉简看中亚各国同汉王朝的直接交往

   从汉简记载看,张骞“凿空”后,丝绸之路的西端最早与汉王朝保持直接来往的西方国家有乌孙、大宛、康居、大月氏、乌弋山离、罽宾等。下面只举乌孙和康居的例子:

   乌孙是西域的重要国家,是张骞第二次西使的目的地。按照《汉书·西域传》记载:“大昆弥治赤谷城,去长安八千九百里。户十二万,口六十三万,胜兵十八万八千八百人。”赤谷城在今吉尔吉斯斯坦伊塞克湖东南伊什提克一带,但驻牧范围在天山以北整个伊犁河流域。按照西汉末年的人口统计,乌孙人口63万,在保存人口统计的西域诸国中,最为大国,从张骞元狩四年(前119)到元鼎二年(前115)出使乌孙,到西汉末年王莽新朝的一百多年里,汉与乌孙的关系有外交(如张骞出使)、有政治(如朝廷对大小昆弥的分封和昆弥到朝廷的朝拜)、有军事(如本始年间联手出击匈奴)、有和亲(两公主远嫁)、有商贸(如朝贡、纳聘和赏赐)还有驻军屯田为之维护秩序(如长罗侯率三校屯田赤谷城),等等。其间,长罗侯常惠六出乌孙,西域都护段会宗也就近五到乌孙。公主远嫁,冯夫人锦车持节来往于汉、乌之间。这都是从长安到西域国家的远距离交通。汉朝如此,乌孙亦然。史载:“元康二年,乌孙昆弥因惠上书:‘愿以汉外孙元贵靡为嗣,得令复尚汉公主,结婚重亲,畔绝匈奴,愿聘马、骡各千匹。’……上美乌孙新立大功,又重绝故业,遣使者至乌孙,先迎取聘。昆弥及太子、左右大将、都尉皆遣使,凡三百余人,入汉迎取少主。”从这300多人来汉朝迎亲的规模,亦可想见当时丝绸之路上的盛况。

   类似情况,除了传世文献外,汉简中亦有大量记载:

   甘露二年二月庚申朔丙戌,鱼离置啬夫禹移县泉置:遣佐光持传马十匹,为冯夫人柱,廪穬麦小石卅二石七斗,又茭廿五石二钧。今写券墨移书到,受簿入三月报,毋令缪,如律令。(Ⅱ90DXT0115③∶96)

   这是公元前52年4月13日,相邻的鱼离置和悬泉置就关于接待冯夫人时使用马匹和开销草料的账目如何上报核销的问题来往的商洽文件。

   甘露三年十月辛亥,丞相属王彭护乌孙公主及将军、贵人、从者道上。传车马为驾二封轺传,有请诏。御史大夫万年下谓成,以次为驾,当舍传舍如律令。(Ⅴ92DXT1412③∶100)

   这是公元前51年10月30日,御史大夫陈万年下发的一封文件。丞相属王彭护送乌孙公主、将军、贵人、从者等,从长安以西第一站起,沿途都要提供食宿和车辆的接待。

   出粟二斗四升。以食乌孙大昆弥使者三人,人再食,食四升,西。(Ⅴ92DXT1611③∶118)

   这是乌孙大昆弥使者三人在敦煌悬泉置吃过两顿饭,每顿四升,用粟二斗四升。

   乌孙小昆弥使者却适等三人,人一食,食四升(Ⅴ92DXT1509②∶4)

   小昆弥使者三人路过悬泉置,停留用饭的记录。

   鸿嘉三年三月癸酉遣守属单彭送自来乌孙大昆弥副使者簿游、左大将□使□单,皆奉献诣行在所,以令为驾一乘传。凡二人。三月戊寅东。敦煌长史充国行大六月以次为驾如律令(Ⅱ90DXT0214②∶385)

   敦煌太守府开具的过所:守属单彭护送乌孙大昆弥的副使和左大将的使者前往京师,诣行在所,朝见天子。时在公元前18年4月2日。路过悬泉置是在4月7日。

   出粟十八石,骑马六十匹。都吏王卿所送乌孙客。元延四年六月戊寅,县泉啬夫欣付敦煌尉史褒马。(Ⅱ90DXT0114③∶454)

   这是公元前9年8月17日,都吏王卿护送乌孙客时路过悬泉置的记载。用粟18石,用马60匹,路过的人数可能不少。

   从上列文献和汉简的诸多例证中,不难看出:乌孙作为西域第一大国,而且远在今天的中亚伊塞克湖以西以北,从张骞出使以后到王莽新朝,双方的来往不曾间断,而且都是远距离跋涉。出使来往的内容包括政治、和亲、军事、外交,也不乏贡纳赏赐等商贸活动。所有这些都应是丝绸之路上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内容。

   就因为丝绸之路不同于罗马阿庇亚(Via Appia)大道那样经过修整,就不是“路”?甚至说,在丝绸贸易量极少,又没有一条固定道路的情况下,所谓的丝路贸易只能是一个绿洲到一个绿洲的短途行为,“很少有人从撒马尔罕穿越整个中亚到达长安”。从上面引证的材料看,这些观点是有待商榷的。

下面,举一些康居的例子。史载康居国:“去长安万二千三百里。不属都护。至越匿地马行七日,至王夏所居蕃内九千一百四里。户十二万,口六十万,胜兵十二万人。”康居是拥有60万人口的大国,驻牧范围主要在锡尔河北岸、哈萨克斯坦南部草原,势力繁盛时可能达到泽拉夫善河流域(今布哈拉河)。康居有五小王:一曰苏薤王,治苏薤城。地望在今乌兹别克斯坦东南部卡什卡塔尔里亚省的沙赫里夏波兹;二曰附墨王,治附墨城,在今天乌兹别克斯坦纳沃伊;三曰窳匿王,治窳匿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出土汉简   丝绸之路   文明交流   古代中亚   西北史地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217.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21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