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怀宏:在人性的范围内——有关科技与人文的一些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77 次 更新时间:2021-02-09 00:09:37

进入专题: 科技   人文   人性   进步  

何怀宏 (进入专栏)  

  

   摘要:当前人类科技与人文、控物能力和自控能力发展的严重不平衡,提醒我们恰恰需要思考今人已经很少思考的人性问题。今天人类将要面对的重大危险可能恰恰是来自人类自身。人性中包含着一种理想性的可能,但也标志出一种可行性的限度,确定了我们所能期望和作为的大致范围。人性可善,人类向善。但人类是否可能普遍和无限地完善呢?单一方向的无止境的进步已经构成一种现代“迷思”,推动着高新技术逾越人类可以控制的范围和高调道德逾越人类可以承担的范围。所以,循环地改善和不断地平衡之路并不是不可以考虑的。我们还可以考虑接受一种基本的普遍道德规范以约束我们的行为,而在价值追求方面也需有所调整,从一意追求控物能力和满足物欲、体欲转向精神的丰富和发展。

   关键词:科技 人文 人性 进步

  

   一

   为什么要谈人性?美国心理学家平克谈到现在的学者多不谈人的本性,就像维多利亚时期人们谈性色变一样。过去的人们不谈性但谈人性,现在的人们则不谈人性但大谈性,还谈性别以及繁复的各种性取向。人性似乎成了某种禁忌。因为它可能涉及族性、基因、遗传这些敏感的话题,一不小心就带来冒犯。人们不谈人性不在于它是否是事实,有无错误,而是感觉谈论人性是一种道德上不正确的方式。

   近人少谈或不谈人性或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人性”既关涉具体的事实,又是一个概括的名词,甚至有时被视作一个完全形而上学的概念。而对于人性的探讨,又因历史上争议纷纭而变得模糊不清。于是,从知识论的角度,种种对人性的探讨也常常被学者们视作“无谓之谈”而轻易放弃。

   但是,凡物种皆有其属性,皆有其区别于其他物种的特性或自身的共性。我们认识世界也就是要从具体中抽象,从事实中概括,来认清各种事物的属性,然后才有可能在此基础上“利用厚生”。但我们要认识物性,还要先认清人性,认清人类自身。认清自身才能恰当地控制我们的行为,也控制我们对物的利用。而且,认识人性也有助于我们追求我们的人生目标,达致我们的幸福。我们的行为要恰当有效,的确相当依赖于我们的自我认识。就像对个人一样,对人类也应该总是宜有这样一个要求:“认识你自己。”

   人性是一基本的事实,是我们考虑一切指向行动的计划、方案、政策和制度的前提。人性中包含着一种理想性的可能,但也标志出一种可行性的限度。人性确定了我们所能期望和作为的大致范围。但对这种“范围”,今人却淡忘久矣。数百年来,首先是在西方世界,许多知识分子相信人的无限可完善性,任由自己心仪的高超价值牵导,将人类过去的历史轻易贬低或抹去,遂使脱离乃至违拗人性的种种高调理论流行,人心躁动不安,社会观念分裂,借用庄子的一句话而改易一字,或可说是:“自近代以下者,天下何其嚣嚣也!”

   而笔者在此谈人性这个问题的确也还有一种现实和未来的忧虑:随着科技的迅猛发展,人的单一方面的控物能力的发展会不会超出人性所能控制的范围?而人在道德及社会政治领域的单一价值方向的推动——常常名之为“不断进步”——会不会也超出人性可能负担的范围?

   二

   人类的科技在最近数百年间取得了飞跃的发展,这些辉煌的成就是前人几乎无法想象的,也是不可否定的。但我们这里只说一点忧思。科技不仅是经济的火车头,且在今天的社会已经成为一种笼罩和支配性的氛围。这样,至少在一部分人文知识分子中也产生了一个疑虑,这种发展是否会给目前的人类带来威胁,乃至未来更大的危险?

   对人类发生的危险有些是外在的,来自自然的。有些是古时候有现在没有了的,比如豺狼虎豹早就不足为惧。还有些是现在和未来还可能发生的,如彗星对地球可能的碰撞——那大概是曾经在地球上称霸了几千万年的恐龙灭绝的原因。还有地球本身结构的剧烈改变如地震、火山、大陆漂移,沧海桑田,以及围绕着地球的气候的自然变化等,都可能对人类造成威胁。地球上在出现过生命之后,也曾出现过长达亿年的冰冻期,甚至在猿人乃至智人出现之后,也曾出现过冰川期。智人的数目曾经降到只有数万人,那时的智人真是命悬一线,如果那些人死了,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人类文明,或者要再经历百万年的光阴才又出现转机。

   但这些危险或者是概率很低的,或者是以十万或百万年计数的。而由近代科技飞速发展带来的危险却是概率很高的,可能是以十年、百年计数的。人类活动给气候带来的变化远比其原本自然的变化更为激烈和莫测,这种变化或许时间稍长,但也可能就在世纪之间。而还有些危险,则有可能是突然就降临的。

   也就是说,现在的危险不再只是自然原因带来的危险,而是出现了出于人自身原因带来的更大危险。

   人自己给自己带来的危险也有一些是古已有之,比如暴力冲突和战争。但是,在从原始社会到近代之前的暴力冲突中,还没有对整个人类的危险。一般来说,棍棒杀不死所有人,冷兵器也杀不死所有人。而且,过去的人们还是有相当的回旋和退避空间。在某个文明地域中厮杀正烈,而在另外一个文明地域中还有和平乃至繁荣。而今天全球化了的人类则无可回避。会不会发生人类自毁的直接行动?比如核大战会不会突然发生?生化武器会不会启封?更新的大规模杀人武器会不会出现?结合了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的新式武器会不会更加稳、准、狠、全地剥夺人们的生命?

   现在的世界已经有了这样的系统,即便掌握核按钮的领导人被杀或者失去了指挥能力,还能启动或触发一个自动报复系统。甚至人类毁灭了,那些智能轰炸机等还在继续轰炸,直到油尽灯灭。最近有一个俄罗斯短片《最后的战争》说的就是这样一类事。

   而且,还有许多看似和平、予人巨大方便、让人惊喜的技术会不会也同时隐藏着巨大的隐患?人工智能的发展会不会导致最后出现一个新的能够驾驭人的物种——超级智能?或者基因工程的继续突破会不会最终改变人的身体和特性,出现和原人截然不同和敌对的新物种?

   总之,随着人类控物能力的飞速进步,对人类发生危险的领域是大大扩展了,一旦发生危险,其烈度和危害性也是大大加强了。目前天下太平,人们熙来攘往,但危机却四处隐伏。这原因不是人类太弱,却是人类太强了。近代以来,人的智能飞升,德能下降。这种德能的下降有相对的因素,即和智能飞升相对而言的下降,但也有绝对的下降。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如何防范?正如前述,我们之所以要重视人性论,而且是道德方面的人性论,是因为在今天人类的控物能力飞跃增长的情况下,就需要考虑到这样的问题:人类还能不能自控,能不能规范自己的行为,努力将这种控物能力可能带来的危险约束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而与此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现代以来的单方向的道德“进步”是提供了上述自控的可能,还是忽视这种危险,并在另一方面将人们所需承担的社会义务和责任置于一种人性难以承担的地步,甚至还为上述控物能力的飞跃增长提供强大的动力支持?

   当然,如果说人性是可以无限完善的,或者说,至少在道德和精神方面的能力也是可以和人类的科技能力一样可以飞跃发展,同步提升的。那么,也许对科技的飞速发展也不足为虑。但情况是不是这样呢?

   三

   人类的科技在最近数百年间取得了飞跃的发展,这些辉煌的成就是前人几乎无法想象的,也是不可否定的。但我们这里只说一点忧思。科技不仅是经济的火车头,且在今天的社会已经成为一种笼罩和支配性的氛围。这样,至少在一部分人文知识分子中也产生了一个疑虑,这种发展是否会给目前的人类带来威胁,乃至未来更大的危险?

   对人类发生的危险有些是外在的,来自自然的。有些是古时候有现在没有了的,比如豺狼虎豹早就不足为惧。还有些是现在和未来还可能发生的,如彗星对地球可能的碰撞——那大概是曾经在地球上称霸了几千万年的恐龙灭绝的原因。还有地球本身结构的剧烈改变如地震、火山、大陆漂移,沧海桑田,以及围绕着地球的气候的自然变化等,都可能对人类造成威胁。地球上在出现过生命之后,也曾出现过长达亿年的冰冻期,甚至在猿人乃至智人出现之后,也曾出现过冰川期。智人的数目曾经降到只有数万人,那时的智人真是命悬一线,如果那些人死了,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人类文明,或者要再经历百万年的光阴才又出现转机。

   但这些危险或者是概率很低的,或者是以十万或百万年计数的。而由近代科技飞速发展带来的危险却是概率很高的,可能是以十年、百年计数的。人类活动给气候带来的变化远比其原本自然的变化更为激烈和莫测,这种变化或许时间稍长,但也可能就在世纪之间。而还有些危险,则有可能是突然就降临的。

   也就是说,现在的危险不再只是自然原因带来的危险,而是出现了出于人自身原因带来的更大危险。

   人自己给自己带来的危险也有一些是古已有之,比如暴力冲突和战争。但是,在从原始社会到近代之前的暴力冲突中,还没有对整个人类的危险。一般来说,棍棒杀不死所有人,冷兵器也杀不死所有人。而且,过去的人们还是有相当的回旋和退避空间。在某个文明地域中厮杀正烈,而在另外一个文明地域中还有和平乃至繁荣。而今天全球化了的人类则无可回避。会不会发生人类自毁的直接行动?比如核大战会不会突然发生?生化武器会不会启封?更新的大规模杀人武器会不会出现?结合了人工智能等高新技术的新式武器会不会更加稳、准、狠、全地剥夺人们的生命?

   现在的世界已经有了这样的系统,即便掌握核按钮的领导人被杀或者失去了指挥能力,还能启动或触发一个自动报复系统。甚至人类毁灭了,那些智能轰炸机等还在继续轰炸,直到油尽灯灭。最近有一个俄罗斯短片《最后的战争》说的就是这样一类事。

   而且,还有许多看似和平、予人巨大方便、让人惊喜的技术会不会也同时隐藏着巨大的隐患?人工智能的发展会不会导致最后出现一个新的能够驾驭人的物种——超级智能?或者基因工程的继续突破会不会最终改变人的身体和特性,出现和原人截然不同和敌对的新物种?

   总之,随着人类控物能力的飞速进步,对人类发生危险的领域是大大扩展了,一旦发生危险,其烈度和危害性也是大大加强了。目前天下太平,人们熙来攘往,但危机却四处隐伏。这原因不是人类太弱,却是人类太强了。近代以来,人的智能飞升,德能下降。这种德能的下降有相对的因素,即和智能飞升相对而言的下降,但也有绝对的下降。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如何防范?正如前述,我们之所以要重视人性论,而且是道德方面的人性论,是因为在今天人类的控物能力飞跃增长的情况下,就需要考虑到这样的问题:人类还能不能自控,能不能规范自己的行为,努力将这种控物能力可能带来的危险约束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而与此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现代以来的单方向的道德“进步”是提供了上述自控的可能,还是忽视这种危险,并在另一方面将人们所需承担的社会义务和责任置于一种人性难以承担的地步,甚至还为上述控物能力的飞跃增长提供强大的动力支持?

   当然,如果说人性是可以无限完善的,或者说,至少在道德和精神方面的能力也是可以和人类的科技能力一样可以飞跃发展,同步提升的。那么,也许对科技的飞速发展也不足为虑。但情况是不是这样呢?

   四

   只是到了近代西方,才开始出现人可普遍和无限完善的理论。我们这里以法国的思想家孔多塞和英国的思想家葛德文为例。

孔多塞说他撰写《人类精神进步史表纲要》这部著作的目的,是要显示依据理性和事实,自然界对于人类能力的完善化没有给出任何限度,人类的完美性实际上是无限的;而且,这种完美性的进步,今后是不以任何想要遏制它的力量为转移的。这种进步可能或快或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何怀宏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科技   人文   人性   进步  

本文责编:adm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科学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5037.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