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铭:学术批评的维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7 次 更新时间:2021-01-21 16:23:45

进入专题: 学术批评  

张耀铭 (进入专栏)  

近年来学术生产的上、中、下游都出现了种种弊端,其中学术批评的弱化,可以说是主要问题之一。学科之间缺少学术争鸣,同行之间缺少学术批评,你好我好大家好。学术会议奉承“权威”、专家的声音多,敢于说真话直面批评的声音少。学术期刊自说自话的文章多,质疑批评的文章少。之所以出现如此局面,究其原因,“在学人方面,除了缺乏明锐的批判眼光和强劲的批判能力外,更重要的原因还在于畏首畏尾———怕惹麻烦,怕得罪人,怕冒犯权威,怕触怒强权。一句话,怕得不到种种实惠,反而招来一大堆祸患。”1在期刊方面,主编怕冒风险,怕得罪权势,怕树“敌”过多,怕给领导添乱,怕承担责任,导致学术批评的勇气不足,更别提批评的公正性、正义感、使命意识。面对权力关系、利益关系、利害关系、人情关系,批评之刀缺少了锋芒,批评的功能就大大打了折扣,也就成为一种自我阉割。

随着国内政治气候的或冷或热,中国文艺界出现了一个更加温和的批评术语———评论,甚至后来居上,已经基本替代了哲学层面的“批评”。20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消费文化的侵入,阿谀奉承的“评论”开始大行其道。“评论毫无批判精神可言,跪倒在拜金主义的裙下。没有非难,没有指责,没有吹毛求疵,文艺就没有危机感。当文艺批评成为作家、作品的吹鼓手和抬轿夫,成为金钱的奴仆,死亡的就不仅仅是批评本身,它与文艺作品一起走进了坟墓”。2

批评是学术的生命,是学术进步的必由之路。离开了学术批评,学术期刊、学术评价就潜在着走向腐败;离开了学术批评,学术生产、学术共同体也就有自我塌陷的危险。学术批评大致应包括两个方面:首先是对学术不端、学术腐败行为的揭露、谴责和鞭挞,以维护学术尊严,净化学术生态。其次是对学术“问题”本身展开的辨伪、驳疑、商榷、对话等,以达至真理的发生。知识在争论中丰富,真理在批评中彰显。雅斯贝尔斯曾经说过:“对话便是真理的敞亮和思想本身的实现。”3所以,没有质疑性的批评,就没有真理的发现。学术批评从本质上讲是对学术成果的研究和评价,“在其出发点上应当是一种所谓的‘无罪推断’,而不是‘有罪推断’即首先是努力探寻被批评对象的合理之处,进而在探索的过程中发现其不合理之处,并对其展开批评”4。学术批评必须从事实出发,不虚美,不苛责,坦诚公允。学术批评不能避重就轻,更不能避实就虚,无论是“隔靴搔痒”之“赞”,还是“借题发挥”之“骂”,都不是正常的学术批评。“学术批评应该坚持‘五个提倡’:提倡使用指名道姓,这样既是对被批评者的尊重,也是批评者磊落的表示;提倡就事论事,反对上纲上线;提倡彼此尊重,反对相互诋毁;提倡理性态度,反对感情用事;提倡以理服人,反对以势压人。”5

学术批评需要宽松、宽容的社会环境和学术氛围,正如法国著名剧作家博马舍所说:“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批评好比一只啄木鸟,不是为了把树击倒,而是为了让它长得更直。思想是文明的先锋,创新是时代的足迹。一个社会愈宽松,迸发的新思想就愈多;一个社会愈宽容,包容的新学术就愈多!当然,批评是一把双刃剑,当它的张力突破一定的界限,它就会展示出有害的一面。因此,我们在行使批评权力的同时,必须时刻提防批评被滥用的危险。

注释

   1李醒民:《批判是学术的生命》,《中国社会科学报》2011年6月28日。

   2丁帆:《中国当代文艺批评生态及批评观念与方法考释》,《文艺研究》2015年第10期。

   3雅斯贝尔斯:《什么是教育》,三联书店1991年版,第12页。

   4孙正聿:《学术批评与学术繁荣》,《光明日报》2007年7月24日。

   5何中华:《当前学术批评亟待解决的几个问题》,《北京日报》2012年7月16日。                         

进入 张耀铭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学术批评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522.html
文章来源: 云梦学刊. 2016,37(04)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