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世功:我的《读书》时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64 次 更新时间:2020-12-20 23:52:52

进入专题: 《读书》  

强世功 (进入专栏)  
今天所谓的“现代”,所谓的“古今之争”,其实和时间没有关系,说到底和人的生活方式有关,和人对读书的不同理解有关。“学而时习之”,读书可以让我们明智,让我们意识到人性中的卑劣,让我们意识到人之为人的困难,从而在庸常生活中不断磨炼自己的心性,提升自己的觉悟;“知识就是力量”,读书可以让我们变得强大,从而超越他人、战胜他人,并征服世界、改造世界。读书究竟听从天使的召唤,还是与魔鬼在交易,其实就在心上的一念之间。然而,人生不是霍布斯所理解的“竞赛”,与“知识/权力”带来的征服相比,人类有更重要的东西,而人类文明之所以源远流长,恰恰就在于关注这些更重要的东西。中国现代文明的复兴固然要依赖经济政治上的全球竞争,依赖学术和理论的话语权创新,但绝不可忽略对这些根本性问题的思考。面对历史上不同文明传统对这些根本性问题的思考差异,未来的中国人究竟如何回答这些根本性问题呢?转向阅读经典,转向推动通识教育,恰恰是让青年一代从一开始就思考这些人类文明最根本的问题,从而不是把书籍、理论变成征服世界的工具,不是把自己塑造成一种雄峰型人格的智者,而是让自己变得开心快乐,成为启迪智慧、不断觉悟而向上攀登的阶梯。

  

   这些年,自己在《读书》上发表的文章少了,但始终关注《读书》的变化。《读书》风格依旧,不断培养出年轻一代的作者,而且推荐的新书差不多与西方学术界的出版和研究保持同步。记得有一次我和吕舒婷同学(目前在纽约做律师)聊起教育,她说自己选择报考北京大学而不是去香港大学,是受到我在《读书》写《九龙城寨与香港大学》影响。我立刻体会到时代发展的巨大差异,我在大学时代觉得高不可攀的《读书》,如今已成为高中生的读物,中国学术思想的进步由此可见一斑。“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是不断积淀涵养的过程,需要我们足够的耐心慢慢培育和呵护。今天的智者们动不动就爱拿“钱学森之问”说话,迫使大学忙于和国际一流大学在形式上对标,不断推出各种急功近利的教育改革方案。这种不断折腾已经伤害到了教育。如果教育不去培育对宇宙自然的敬畏之心,不去养成对思想的由衷热爱,不去鼓励对美好生活的思考、觉悟和追求,怎么可能产生精神创造呢?随着社会环境和家庭条件的改变,中国教育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质变,只是需要我们有点耐心去等待,防止社会上各种流行意见不断捶打已脆弱不堪的校园。

  

   这些年来,大学教育中推动的通识教育从根本上改善了大学中的读书环境,甚至开始推动通识教育模式向高中延伸。而《读书》无疑能够成为给热爱读书的中学生打开想象空间的最好读物。从此,《读书》不仅是我给大学生的推荐读物,也成为给优秀高中生的推荐读物。在这个意义上,《读书》的未来或许不需要像过去那样具有明确的中西文化比较意识,也无须承担起思考全球秩序建构的使命,相反恰恰要返璞归真,变得简简单单,回归到读书本身,保持对阅读和思考的热爱,保持对新鲜事物的好奇,保持对变化世界的敏锐,打开阅读和思考的边界,成为每个读书人通向不同未来的共同阶梯,为中国文明未来的精神创造提供滋养、刺激和想象,这或许就是《读书》在“后《读书》时代”的使命。

  

   二〇一八年九月

   (本文原载《我与〈读书〉》,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20年版)

  

  

进入 强世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读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4002.html

1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