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洁 韩桥生:以人民为中心:我国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价值导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03 次 更新时间:2020-12-13 23:29:31

进入专题: 国家治理  

宁洁   韩桥生  
政府组成部门及其工作人员能对自己的过失行为承担相应的责任、受到相应的惩戒。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转变政府职能,深化简政放权,创新监管方式,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1]“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道德的力量也是无穷的。”[3](P158)政府行为在社会道德生活中起着举足轻重的示范、诱导作用,具有辐射功能。规范政府行为是建设服务型政府的内在要求,公务人员应密切联系群众,关心百姓疾苦,为民办实事。

   (三)共享改革和发展成果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在国家治理中必须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做到改革和发展的成果由人民共享,不断实现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国家治理水平如何,广大人民群众最有发言权。习近平多次强调:“一个政党,一个政权,其前途和命运最终取决于人心向背。”[3](P15)“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人民拥护和支持是党执政的最牢靠根基。人心向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3](P368)当今西方资本主义的国家治理本质上是维护大资产阶级的利益,是为少数人服务的治理。公平正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内在要求,邓小平强调:“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的特点就是共同富裕,不搞两极分化。”[21](P123)保障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实现是社会主义国家治理的本质要求。

   社会主义国家治理不仅要求形式上的平等,而且追求的是一种实质上的平等,强调社会发展的成果应由全体民众共享,而不是由少数人享有。提升国家治理水平,特别需要防止利益失衡,国家和社会应平等地为每个人提供实现自我的机会。社会成员不能共享社会的发展成果,利益被少数人或少数集团所掌控,社会贫富差距就会不断扩大,底层民众的生存和发展权利就会受到威胁。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需要更好地发挥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的调控作用,有效地控制市场的盲目性和逐利性。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人民要过上美好生活,还要继续付出艰苦努力。“把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体现在经济社会发展各个环节,做到老百姓关心什么、期盼什么,改革就要抓住什么、推进什么,通过改革给人民群众带来更多获得感。”[5](P103)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才能促进整个社会的利益共享,让弱者有所补偿、有所依靠,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共享改革和发展成果,完善社会保障体系,造就公平正义的社会环境,才能使广大人民群众过上幸福生活。[22]

   (四)鼓励公民有序参与政治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要求在国家治理中必须尊重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发挥人民群众的主体作用。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力量。国家治理现代化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发挥各个主体的作用,特别是需要有民众的政治参与。近代以来,民主发展已成为世界潮流,任何的专制都已不合时宜,民众参与国家治理的程度直接反映了民主的发展状况。在社会主义国家,民主即人民当家作主,公民作为国家的主人,更应鼓励公民有序地参与政治生活,充分地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社会主义国家的国家治理,本质上既是政治统治之‘治’与政治管理之‘理’的有机结合,也是政治管理之‘治’与‘理’的有机结合。”[23](P12)

   没有民众的有序参与,国家治理现代化建设是不可持续的,也是没有活力的。毛泽东同志早在1945年回答黄炎培的“周期率”问题时就明确指出:“只有让人民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24](P37)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可以对国家权力构成外在的平衡力量,确保国家权力不异化。当前我国政治参与的渠道和平台都还有拓宽的空间,公民政治参与的积极性也有待进一步调动。扩大公民有序的政治参与,需要进一步拓展多层次、多形式的平台载体。党的十九大报告特别提出:“加强协商民主制度建设,形成完整的制度程序和参与实践,保证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有广泛持续深入参与的权利。”[1]扩大公民的有序政治参与,民众也可以逐步养成宽容和妥协精神,提升个人的政治道德素养,夯实现代民主制度的政治文化基础。

   “国家治理是国家治理者借助于一定的理念、机构、规范、人员等对国家的运行进行综合整治的活动。它是一个政治问题,也是一个伦理问题。”[2]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不但要重视制度层面的改革和创新,更要思考价值层面的追求,因为制度的建构都是价值理念的产物。国家治理的道德价值追求无疑是复杂的、多元的,但在诸多价值追求当中,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根本价值遵循。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对于中国的政治发展,乃至整个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来说,具有重大而深远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原文参考文献:

   [1]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N].人民日报,2017-10-28(01).

   [2]向玉乔.国家治理的伦理意蕴[J].中国社会科学,2016,(5).

   [3]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1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9.

   [4]习近平.坚持走符合国情的人权发展道路 促进人的全面发展[N].人民日报,2018-12-11(01).

   [5]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

   [6]毛泽东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7]毛泽东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8]毛泽东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9]毛泽东文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6.

   [10]江必新,邵长茂.论国家治理商数[J].中国社会科学,2015,(1).

   [11](法)让·雅克·卢梭.社会契约论[M].何兆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

   [12](美)埃德加·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M].邓正来,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

   [13]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5]陶艳华.马克思政治伦理思想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6]习近平.领导干部要树立正确的世界观、权力观、事业观[J].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10,(9).

   [17]虞崇胜.制度建设是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J].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2).

   [18]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EB/OL].新华社,http://www.xinhuanet.com/2019-11/29/c_1125289644.htm.

   [19]中共十九届三中全会在京举行[N].人民日报,2018-03-01(01).

   [20]江泽民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21]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22]朱成全,李东杨.习近平分配正义思想研究——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之考察[J].商业研究,2018,(7).

   [23]王浦劬.国家治理、政府治理和社会治理的含义及其相互关系[J].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4,(3).

  

  

    进入专题: 国家治理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906.html
文章来源:《江西社会科学》(南昌)2020年第6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