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俊: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我的日本疫情日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83 次 更新时间:2020-11-14 12:36:35

进入专题: 日本   新冠疫情  

周俊  
又维系了一种紧密的联系。这是日本文化极为重要的特征之一。

  

   08. 2020年3月29日,星期日

  

   “脸书”上的论战

  

   3月,本是气候转暖、樱花盛开的季节。然而,今天东京突然飘起鹅毛大雪。飞雪落樱是难得一见的美景。路上的行人很少,街头十分安静,偶见摄影爱好者聚精会神地在樱花树下拍摄雪樱。

  

   然而,日本的舆论场却是暗流涌动。在日本,“脸书”是重要的社交网络平台之一。在我关注的“脸书”好友中出现了一种对立的现象。一方是日本学者,另一方是在日本进行研究工作的华人学者。争论的焦点集中在体制因素与疫情发生及应对的关系。

  

   双方在“脸书”上你来我往,绵里藏针。

  

   其实,在科学(包括政治学、社会学等社会科学)的世界里,人们不会在意你的价值取向,也不会在意你的结论是多么惊悚,人们只会在意你是否能够做出有力的证明。也就是说,无论你的观点与主张为何,不管它多么动听,你都需要谨慎细致地用事实来进行证明。提高自己说话的音量并不意味着你的观点与主张就正确,暂时没有人支持也不意味着你的观点与主张就是错误的。这就像是求解一道数学方程式,需要的是求解的过程。我们都知道,在数学考试的应用题中,只写答案而不写求解的过程是不能得分的。

  

   09. 2020年4月3日,星期五

  

   疫情下的对华认知

  

   今天,青山学院大学教授饭岛涉在日本记者俱乐部做了一次演讲,题为“中国的传染病与公共卫生史”。演讲的主要内容是回顾中国近百年的传染病传播史(鼠疫、霍乱、血吸虫病等)以及公共卫生事业的发展与挫折,并在此基础上对中国当下的新冠疫情做了时事分析。

  

   饭岛教授认为,从某种意义而言,近代以来的全球化进程实际上也是传染病全球化进程。因此,饭岛教授强调了“疫病史观”的重要性,也就是说传染病并不只是医学问题,它对一个国家的政治、文化、社会的基本形态都产生了重要影响。相反,一个国家的政治、文化、社会形态又反过来影响着传染病的传播状况。饭岛教授认为,中国的现代化发展都高度浓缩于最近的四十年,众多问题与矛盾也都聚集在这四十年中,这相当于一个欧美国家近百年的经历,当下的许多问题都可以置于这个大背景下来理解。

  

   我关注了最近几天的推特,发现日本各大书店的推特账号都在积极推销饭岛教授的著作《中国的传染病史:公共卫生与东亚》。这本书出版于2009年,但在上个月突然再版,各大书店也将此书放在畅销书的显眼位置。这本书主要讨论的是近代中国的传染病史,除去对新冠疫情问题的时事分析,其余部分实际上就是饭岛教授在日本记者俱乐部的演讲内容。

  

   问题在于再版后该书的腰封。所谓腰封,就是书封面上的一条腰带纸,上面常印有宣传标语或其他想让顾客知道的信息。相比于书的主标题,人们往往会被腰封上的内容所吸引。对日本出版界有所了解的朋友都清楚,腰封内容一般是由出版社决定,因为这对书籍的销量有重要影响。饭岛教授的著作再版后,该书的腰封上写着“起源于中国的病毒扩散不是从今天开始的”。当前情况下,这种写法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显然是为了畅销。但是,这明显过度解读了该书的实际内容,对读者也会产生许多误导。我非常不同意这种写法。日本某位知名的中国问题专家曾经感叹过,“令人十分遗憾的是,这些年日本书籍市场上‘中国崩溃论’之类的书籍畅销,冷静客观分析中国的学术书籍却无人问津,有些时候对于学术书籍还得给腰封上加点味道才能满足市场需要”。供给迎合需求,这是目前日本书市的实际状态。

  

   为什么日本社会有这种需求?这与日本民众普遍的对华认知有紧密联系。在此次新冠疫情初期,日本社会对中国提供了大量援助。寄往中国的物资箱上,写着各类中国古诗歌,在中国国内一度引起极大反响。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寒风之中,一位日本女孩身着旗袍,不断向路人鞠躬,为武汉抗击新冠肺炎募集资金。我无意否定日本社会的这些善举,相反,我认为只有通过更多的民间渠道的交往,两国的互信才会真正得以巩固与增进。

  

   可是,感动之后,我们也必须认识到现状的严峻。2019年,日本民间非营利组织“言论NPO”的民意调查显示,84.7%的日本民众对中国持不良印象,仅有15%的人对中国持有好印象。关于对中国持不良印象的理由,排在第一位的是因为钓鱼岛冲突(51.4%),第二位是对中国的政治体制感到不适(43%)。而对中国持有好印象的主要理由是,访日游客及民间交流的增加(40%),对中国古代文化历史感兴趣(30.7%)。该调查还显示,想去中国看一看的日本民众只有32.3%。这种社会气氛正是饭岛教授再版著作的腰封问题所产生的背景。社会气氛决定了市场的基本取向。令人感到讽刺的是,1980年代日本内阁府民意调查显示,日本民众对华好感度每年都维持在70%以上。

  

   此次疫情平静之后,日本民众的对华认知是会改善还是会恶化?可能只有占卜师才能为我们提供属于未来的答案。

  

   10. 2020年4月7日,星期二

  

   捉襟见肘的中央政府

  

   今天,安倍首相发表了紧急事态宣言。日本中央政府是在释放进一步强化应对新冠疫情的信号,但这与之前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不断请求市民“自肃”(自我节制、自我约束)的方针并没有本质的区别。

  

   此时,日本全国新冠肺炎感染总人数已接近4000人。对于以“安全神话”著称的日本而言,这个数字显然超过了日本民众的容忍范围——要知道,2002年至2003年非典型性肺炎曾肆虐32个国家及地区,但日本实现了“零封”。日本调查中心3月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62%的日本民众认为,安倍内阁没有很好地应对此次新冠疫情。而日本朝日电视台3月底的民意调查则显示,安倍内阁的民众支持率已降至39.8%。日本一直有个约定俗成的说法,内阁的民众支持率跌过30%就意味着政权进入危险水域,也就是说首相将要换人。以安倍内阁为首的中央政府似乎陷入了捉襟见肘的窘境。

  

   在应对疫情的问题上,有观点认为日本政府对于自身的安全体系过于自信,同时又对过于强硬的应对措施(例如强制性封城)可能带来的经济损失颇为顾忌,其中预定于2020年举办的东京奥运会如何处理的问题也牵制了中央政府的决策。

  

   当下,日本是否会在紧急事态宣言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抗疫体制?首都东京是否会封城?这些都成了热门话题。但是,我们必须注意到,日本中央政府在宪法上根本没有被赋予强行限制民众自由行动的权力,所以强制性封城几乎不可能实现。日本的宪法实施于日本战败后的1947年,至今都是日本政治的基石。理解宪法问题,是观察日本的基础功课。日本宪法的核心理念之一便是主权在民,也就是民权至上。极端地来说,日本是一个弱国家、强社会的结构。日本《宪法》第22条规定,在不违反公共福祉的基础上,任何人都享有居住、出行、职业选择的自由。换言之,日本宪法如果需要对民众的外出实行某种强行限制,就必须更改宪法条文。然而,日本《宪法》自1947年实施以来,至今未曾有过一次改动,因为更改的条件非常苛刻。这类宪法在法学领域被称为“刚性宪法”。

  

   另外,我们可以看到,冰岛与瑞典等国至今也没有“封城”,而是采用了请求和呼吁民众自我约束的方式,也就是依靠民众的自主性,这与日本的“自肃”在本质上是相似的。同时,我们还需注意到,虽然有不少欧美国家采取了“封城”措施,但这些国家甚至这些国家内的各个地区对“封城”的定义(强度与禁止外出的对象)也都不一样,并不是我们一般理解的全面管制民众的外出。例如,美国现在同样是可以外出的。这种应对方式实际上与该国的法律、分权结构、民权思想有着极大的关联性。

  

   紧急事态宣言发布之后的变化在于,日本中央政府可以依据《流感特别措施法》来管控医疗物资与征用相关设施和土地,但它对日本民众的个人行动不具备任何强制力。《流感特别措施法》也是在几周前刚通过议会做过调整,才适用于当下的新冠疫情。法律是约束日本政治与社会的基本规则。例如,受疫情影响,部分日本的学校采用了网上授课的方式。但这也存在法律层面的阻碍,因为教科书及参考书都有著作版权,不能随意地以电子化的方式在网上传播。日本可能需要马上修改著作权相关的法律法规以适应目前的情况。

  

   或许,用请求民众进行自我节制、自我约束来阻断病毒传染的方式显得有些软弱无力。但是,这可能是日本中央政府目前所能做到的最大限度的措施。通过国家机器的强制力自上至下地严格管控所有的社会行为,就必须建立高度集权的动员体制。但许多人或许并不了解,战后的日本人对高度集权的动员体制天生敏感。战后的日本人是这样看待自身历史的——战前日本建立的高度集权的动员体制导致日本踏上了侵略他国的不归之路,因为这种体制虽然有利于战争,但对内压制了不同的思想与言论,使得任何日本人都必须支持与选择狂热的民族主义,提出异议的人会被定性为叛国作乱分子,政治家可能会被刺杀,民众则会锒铛入狱。所以,战后日本著名政治思想史家丸山真男认为,当代日本是一个在民族主义上失去了“处女性”的国家,民族主义在战后日本彻底失去了正当性。今年3月,日本调查中心的民意调查显示,同意“为了防止疫情扩散,可以某种程度上牺牲自身人权”的日本人仅为32%,而不同意的人达到了48%。这项调查的对象有美国、英国、德国等30个国家,日本对以牺牲人权来应对疫情的反感度排在第一位。也就是说,日本人对国家权力的过度集中充满不信任感。这是战后日本人重要的思想特征之一。

  

那么,采用请求民众进行自我节制、自我约束来阻断病毒传染的方式是否具有成效?目前可能很难有一个准确答案。现实情况是,日本的出行人数已经大为减少,而这取决于日本社会高度的自律性。一位日本朋友说,一切就像是科幻电影的场景,这样冷清的东京是他生平首次看到。抛开抑制病毒传播这一科学问题,我想这样的防疫方式至少有两个好处。第一,民众自身的智识与成熟度得到了提高。日本是一个灾害发生较为频繁的国家。每一次灾害的应对,都像是一次“教学”。日本民众、学校、企业、自治体都必须独立思考与判断,现在该如何面对,将来该如何准备,因为中央政府只是提供服务的机构,行动和思考的主体在于社会本身。第二,社会自身的稳定与和谐得到强化。因为行动和思考的主体在于社会本身,那么责任也就自然地落到了社会身上。每个人都要对自己负责。在今天的疫情当中,大部分日本人没有惶恐不安,社会的整体情绪依旧非常平静,(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日本   新冠疫情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5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7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