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洪华: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基础与方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8 次 更新时间:2020-09-28 00:10:40

进入专题: 中国国际关系研究  

门洪华  

   内容提要:本文梳理王逸舟教授对发展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贡献,剖析《探索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多维向度:科学、人文与艺术》一文的学术价值,探讨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发展之道。本文认为,王逸舟教授是较早且最持之以恒探究中国国际关系研究方向的学者,他以拓展国际关系研究的空间与视野为学术使命,将更多元素纳入关注范畴,为国际关系研究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这篇论文用诗化的语言展望国际关系研究的未来、规划国际关系研究的路径,再次扣动了国际关系学科建设的扳机,深刻体现出作者的人文关怀、家国情怀与学术创新。本文认为,面向未来,应进一步夯实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基础,深刻把握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方向,立足百年变局,应对现实需求,夯实学科基石,聚焦理论创新。

   关键词:国际关系研究;中国;科学;人文;艺术

   作者简介:门洪华,同济大学同济特聘教授、中国战略研究院院长、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院长、中央网信办-教育部网络空间国际战略研究同济大学基地主任。

   冷战结束是国际关系理论与实践研究的重要分水岭,以此为开端中国国际关系学科发展迅猛,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把发展国际关系研究视为一种使命,为推动中国成为国际关系研究的学术大国提供了充足的动力。进入21世纪,国际关系学已成中国显学之一,中国国际关系研究蔚然大观,渐呈百舸争流的气象。伴随着中国与世界关系的深刻演变和百年变局的加速到来,中国国际关系研究迎来黄金时代。中国国际关系研究与时代潮流、民族复兴的使命相唱和,其演进历程与发展规律值得深入研究。回溯和梳理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历程,我们发现,代表性学者的引领性作用颇为突出,他们以极大的热情推动国际关系研究进步和学科发展,其引领作用和创新观点受到学界同行的高度关注。其中,王逸舟教授堪称最受学界同仁关注和评述的国际关系学者之一。

   王逸舟教授是一个始终保持着敏锐思考与开放眼光的学者,他把国际关系研究视为“让人兴致盎然、希望无限的领域”,把国际关系学视为“生机勃勃的社会现实的反映,需要与时俱进和多领域相结合的创造性劳动”,强调中国国际关系研究“要成为有思想性、有问题意识、有批判精神、有各种情趣的探索”。他在进行国际关系理论与实践创新性研究的同时,较早且最为持续地对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现状和未来走向进行客观、全面的分析评述,既充分肯定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成就,又坦率指出其中存在的问题与不足,而且热诚提出改进和发展的若干方策,长期引领着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潮流与方向。与此同时,他还是一个充满建设性批评精神的学者,公开提及国际关系研究“学术批评遮遮掩掩、聊胜于无的问题”,认为“学者要有一个使命,即展开批评,身体力行”,呼吁并组织展开热烈的学术讨论和批评,积极推动中国国际关系学界形成良好学术风气。

   《国际观察》主编郭树勇教授邀请我对王逸舟教授和严展宇同学的论文《探索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多维向度:科学、人文与艺术》进行评论、展开对话。早在2006年,王逸舟教授就提出了“国际关系中的真、善、美”问题,认为国际关系是由简单到复杂,由比较粗糙的阶段发展到比较精致的阶段,即逐渐向着真、善、美的方向发展,这篇文章堪称他十余年持续深入思考的结晶。对树勇的邀请,我既颇感荣幸,又深知任务之巨。因为这不仅是评述一篇文章、评价一位学者,更是要探讨一个新兴学科如何走向未来。我理解,这篇对话性的文章要通过对王逸舟教授学术贡献这一个案的探寻,通过对王逸舟教授和严展宇同学文章的建设性批评,在中国崛起与世界转型并行的历史大背景下剖析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脉络与逻辑,从而深入探讨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发展方向。为写好这篇文章,我翻阅了冷战结束以来国内外学界对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绝大多数评述性文章,认真阅读了王逸舟教授迄今发表的所有文章,尤其是感佩他近30年持之以恒地探讨中国国际关系研究发展的道与术,受教于他的理性、热切与智慧,与此同时,我求教于国内学界几代国际关系学人,对这篇文章共同参详,倾听他们对王逸舟教授的个人学术研究以及中国国际关系研究发展的见解,并对他们的观点和贡献一一做了标注。尤其值得提及的是,谭秀英编审(及她的助手谢磊博士)、李滨教授、李巍教授和曾向红教授还拨冗撰写了书面评论供我参考。实际上,我在用一种特殊方式推动老中青几代学者与王逸舟教授进行国际关系研究方向的学术对话,以期形成联袂推进学术研究的新风尚。本文将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评述王逸舟教授对发展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探寻,旨在探讨他为什么会写出《探索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多维向度:科学、人文与艺术》一文;第二部分从科学、人文、艺术三个维度评述这篇文章,提出建设性意见与建议;第三,从立足百年变局、应对现实需求、夯实学科基石、聚焦理论建设等角度就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方向提出补充。

  

   一、发展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探寻

   王逸舟教授是较早探究中国国际关系研究方向的学者,也是最持之以恒探究中国国际关系研究方向与路径的学者。1993年迄今,他在《中国社会科学》、《世界经济与政治》、《欧洲》(《欧洲研究》)、《教学与研究》等发表相关文章近30篇,积极推动国际关系学科发展,堪称拓展中国国际关系研究视野与空间的领军人物。王逸舟教授对国际关系研究的探索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其30余年的学术使命、旨趣与世界风潮、中国变革紧密相联。早在1987年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他就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匈牙利道路》,并因此受邀考察匈牙利近100天,借机游历苏东、感受思潮涌动,并在20世纪80年代末完成《波兰危机》和《南斯拉夫实验》两本专著。进入90年代,在聚焦国际关系理论探索的同时,开始对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方向进行深入思考和阐发,从而形成了颇具个人特色的学术道路。

   王逸舟教授1995年出版的《当代国际政治析论》堪称一部颇具标志意义的中国国际关系研究开山之作,其新鲜明锐的问题意识发挥了重要的引导作用,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在重新融入国际社会进程中的敏锐与抱负。在冷战后中国国际关系理论初步探索的时代,他积极引进西方国际关系研究成果并做出了拓展,通过自己的学术创新丰富了中国国际关系理论。他不仅关注主流的国际关系理论,也积极引进非主流的新理论范式、新理论流派,将多元化、丰富多彩的国际关系研究呈现在大家面前。他1998年出版《西方国际政治学:历史与理论》一书是在与众多理论巨人对话之后的产物,被公认为是迄今华语国际关系学界有关西方国际关系学最系统的著作。该书在评述西方主流理论流派的同时,又引入了主流的反面,体现了作者极为宽广的理论视野,自此鼓励学界非主流理论的研究,甚至在浙江人民出版社组织翻译了一套新理论丛书。90年代中期以来,他聚焦“探索全球主义国际关系的方方面面”,对冷战后的国际环境和全球政治进行全面追踪分析,从而拉开了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局面,让大家感受到了国际关系学的宏伟景象与美好前景。2000年,他被《中国青年》杂志评为“可能影响21世纪中国的100位青年”之一,可谓实至名归。进入21世纪,王逸舟教授聚焦于中国与世界的关系,追求“进步的国际关系”,在强调中国主权和发展利益的同时注重其国际责任的探索。尤其是2008年以后,他和同时代的学者联袂推动国际关系研究转向中国外交探索,在提出创造性介入理论和中国外交改进战略的同时,把人文、艺术等视角纳入国际关系研究的外延拓展之中,进一步拓宽了中国国际关系研究的视野。《中国外交新高地》(2008年)、《创造性介入:中国外交新取向》(2011年)、《创造性介入:中国之全球角色的生成》(2013年)、《创造性介入:中国外交转型》(2015年)、《仁智大国:“创造性介入”概说》(2018年)等著作体现了王逸舟教授以中国外交创新为基准推动国际关系研究进一步展开的情怀与愿望。

   在从事国际关系专题研究的同时,王逸舟教授致力于探寻国际关系研究发展之路。早在1993年,他就在《欧洲》发表《当代国际关系研究的若干问题》的长文,坦率指出学术探索与政策需求之间的张力、对国际关系研究实用主义导向的忧虑,探究建立中国国际关系学体系,强调国际关系研究本质上是跨学科的研究,呼吁借助其他专门学科的“工具箱”,借鉴、利用、吸收别的学科的知识和方法,并在新的基础上做出新的综合和归纳。王逸舟教授学术经历丰富,视野尤为开阔,既强调国际关系研究发展之道,亦聚焦国际关系研究之术的探索。他注重总结国际关系研究的趋势与规律,并以此为基础推动相关研究的展开。例如,他在《当代国际政治析论(增订版)》中详细剖析了国际关系领域的扩展:从数量上测量,国际问题研究从过去的单一且静止的目标,逐渐转向日益丰富、多样层化、变幻生成的目标群;从形态上看,各类安全从以往那种比较封闭的、过于自我的形式,逐渐转变为更加开放和互信互鉴的形式;从内涵上分析,国际战略研究从旧式的高政治议题为中心,逐渐转向包含大量低政治议题的全方位、综合性的方向;从空间范围透视,国际关系、国家安全研究正在从狭隘的战与非战、你死我活的存与废博弈,逐渐扩展到人类、外空、宇宙、其他族类如何优态共存的复合性关切;从研究议程上,国际关系研究从国家中心主义驱动和不容置疑的优先性,逐渐转向容纳日益增多的个体、小单元、多层次非国家行为体的复合社会本位;从威慑战略上,主要国家的核能力及核学说的研发方向,正在从毁灭式转向共存式,再到更多层次、更加复杂设计的战略方向演进。在推进国际关系研究中,他特别强调跨学科路径和创新发展之道。认为“一个好的国际问题研究者,需要有意识地借用政治学的、军事学的、经济学的、历史学的、地理学的、民族学的、民俗学的、哲学等等学科的分析工具,对研究对象作立体的、有色彩分辫力的和有动态感的描述、解释和分析。”他高度关注多元化的国际关系,在推进多元化的国际关系研究方面着力甚多。他指出,“在哈佛大学进修期,我从理论上研究了多元化的途径与价值。它教会我,国际关系学科的成长不是单靠几个主流学派的声势,而是要依赖不同流派的共生与依存;这不是线性的增长,而像树状的伸展。只有多元多样,才能丰富多彩。”他强调,国际关系是一种包含了多种行为体和大相径庭取向的世界政治,一个在不断地“层化”和“多元化”、包含有越来越多因素的复杂过程。因此,他秉持的学术态度是:少一点低水平的重复,多一点认真独立的思索;少一点大而不当的空泛之议,多一点专题性的深入研究;少一点功用性的追求,多一点“纯理论”的探讨;少一点撞击反射式的应对,多一点方法论的剖析;少一点根据不足的“创造”,多一点对他人经验的认真汲取。

   王逸舟教授不仅呼吁多元创新,而且身体力行。20世纪90年代后半期出现的学术繁荣局面在21世纪初遇到了发展瓶颈,即规范化的学术研究成果很多,但多数是介绍、综述和评论,而原创性的成果较少。2002年,王逸舟教授担任主编的《世界经济与政治》杂志主办“国际关系理论与中国:比较与借鉴”研讨会,约50名学者齐聚一堂,热烈研讨。2003年,《世界经济与政治》与《中国社会科学》杂志联合召开“国际关系研究方法”研讨会,推动学界强调方法意识、问题意识和理论意识。以这两次学术会议为基础,中国国际关系研究呼唤原创性学术成果蔚然成风。王逸舟教授担任《世界经济与政治》主编期间,将其从一个比较有深度的新闻分析期刊改造成一流的专业学术期刊,堪称一大贡献。他的眼界与胸怀与担任杂志主编有很大的关系,因为杂志要求开放式的知识体系和开阔的心胸与视野。过去30余年间,《世界经济与政治》、《欧洲研究》、《外交评论》、《国际观察》、《国际政治研究》等杂志成为引介西方国际关系领域最新理论进展、推动国际关系理论中国化、展开学术交流和学术批评的重要学术平台和前沿阵地,而王逸舟教授先后担任《世界经济与政治》和《国际政治研究》的主编,其个人推动作用颇为凸显。

与此同时,王逸舟教授还体现出浓厚的学术情怀。他认为,好的学者不应该只是单纯的“专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国国际关系研究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038.html
文章来源:《国际观察》2020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