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复兴:燕鸣仍在华威楼——忆燕祥点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0 次 更新时间:2020-09-27 00:25:56

进入专题: 邵燕祥  

肖复兴  
知人论世,有识见,有锋芒,一下就捅到人的麻筋儿上,比有些评论家长篇大论却茫然不知所云的文章要有趣得多。

  

   燕祥对我的鼓励

   电梯间里,常是匆匆一面而后匆匆一别。蒙太奇镜头一样,剪辑出燕祥的身影、话语和思绪。那身影瘦削而坚韧,犹如木刻;那思绪简短而深邃,犹如绝句;那话语,犹如回忆里清晰的画外音。

   他常给我以鼓励。有一次,他对我说:“看到你写的《上一碗米饭的时间》,有契诃夫味儿。”这是极高的褒奖,我受之有愧,连连摆手,心中却十分温暖。

   有一次,我下电梯,他上电梯,正好相遇,他没有上,和我交谈了好一会儿。他直率地对我说:“我给你提个建议,现在写老北京的人不多,我看你还行。”然后,他问我:“你是戏剧学院学编剧的吧?”我说是,他接着说,“现在人艺还有点儿北京味儿,青艺(现在的国家话剧院)演什么‘豆汁儿’,他们以为‘豆汁儿’就是北京味儿?”然后,他很郑重地对我说:“我建议你写一个,不是剧本,是长篇小说。”我谢过他,说:“您和袁鹰老师一样,袁鹰老师也让我写个长篇。可是,我水平不够,积累也不够,不行呀!”他连连摆手说:“你行!你怎么不行!”

   分手的时候,他一把握住我的手,笑着说:“你要是写出来了,别忘了,要给我一个建议奖!”他就是这样幽默的一个人,手很有劲儿。

   这是去年秋天的事情。这之后,我去南方,到年底回来,没有再见过他。今年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更是无缘见面。如今,偶然在空荡荡的电梯间里,忽然感到很寂寞。

  

   证史文章到白头

   十年前夏天,我到美国探亲,无事可做,学习写旧体诗,刚好在图书馆里借到燕祥的一本新书,读罢写了一首读后感:“半世风雨付逝川,一书览罢夜阑珊。不堪斜日遭劫日,无奈余寒涉水寒。忆在心中伤近史,言超象外叹长天。几人别后思前梦,歌舞朱门自管弦。”

   回北京后,见到燕祥,将诗抄给他看,也是请他指教。在当今文人中,燕祥旧体诗,既有古风,又有现代感,还有难得的自嘲幽默,写得相当好。他认真看后,鼓励我,并指出几处格律有误。

   后来,燕祥写给我两首诗。他的坦诚自省,还有他的古诗学养,都让我感佩并感慨,学到很多。

   如今,燕祥走了,听到消息当天,我很伤感,写了一首小诗,以怀燕祥:“夜凉如水梦如流,世乱犹耕笔似牛。百首独吟惊后事,一书相别问前羞。鉴心明月出沧海,证史文章到白头。人去自寻日斜后,燕鸣仍在华威楼。”想燕祥可以看到。

   (2020年8月24日雨后于北京,8月26日改毕于北京。)

  

  

    进入专题: 邵燕祥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3023.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