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柯:论海德格尔思想“基础问题”的实质含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73 次 更新时间:2020-09-19 08:15:44

进入专题: 海德格尔  

张柯  

   作者简介:张柯,贵州大学哲学系教授(贵州 贵阳 550025)。

  

   原发信息:《社会科学》第201910期

  

   内容提要:海德格尔思想的“基础问题”通常被表述为“存在之意义/真理”问题,但其实质含义却很少得到进一步追问,这种止步不前事实上参与构成了海德格尔思想的诸多理解困难。但“存在之意义/真理”问题实质上是“人与存在之关联”问题,此即海德格尔思想“基础问题”的实质含义。与既有同类研究不同,本文将对这一实质含义首次作出内涵和现象上的双重论证。对海德格尔思想“基础问题”的切实把握将使得海德格尔思想的诸多理解难题得到破解,并且有助于我们走向对海德格尔思想之界限的完整勘测。

  

   The "fundamental problem" of Heidegger's thought is usually expressed as the problem of "meaning/truth of Being",but its substantive meaning is seldom further questioned.This kind of stagnation in fact constitutes many difficulties in understanding Heidegger's thought.But the question of meaning/truth of Being is essentially the question of "the relation between man and Being",which is the essential meaning of Heidegger's "fundamental problem".Unlike the existing similar studies,this paper will make a double demonstration on the connotation and phenomena of this essential meaning for the first time.The practical grasp of Heidegger's "fundamental problem" will help us to solve many difficulties in understanding Heidegger's thought,and help us to make a complete survey of the boundaries of Heidegger's thought.

  

   关键词:海德格尔/基础问题/人与存在之关联  Heidegger/fundamental problem/the relation between man and Being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海德格尔对德国古典哲学的整体评判研究”(项目编号:14XZX014)的阶段性成果。

  

   海德格尔思想向来以艰深晦涩著称,其思想之理解遭遇了诸多困难。但这些困难并非不可克服,只要我们能够把握住海德格尔思想的“基础问题”,并确切理解其实质含义,我们就能抵达一个基础,并可据此破解海德格尔思想的诸多理解难题。所谓“基础问题”(Grundproblem),是指那种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问题,它为问题域中的一切东西提供了基础(Grund),始终起着支配作用,对它的理解支配着问题域中的一切理解。在此意义上,并着眼于实际情形,我们首先可以指出,海德格尔思想的基础问题就是“存在问题”,而且是“存在之意义”问题或“存在之真理”问题①。

  

   “存在之意义/真理”问题是海德格尔思想的基础问题,在海德格尔思想中具有基础性地位,几乎无人会质疑这一判断的合理性和自明性,它不仅是国内外学者的研究共识,而且也可以在海德格尔思想中找到丰富的证词:“‘意义’之问题,按照《存在与时间》中的解说,也就是开抛领域的建基之问题,简言之就是存有之真理问题,此问题始终是我的问题,而且是我的独一无二的问题,因为它事实上适用于那个最独特的东西”;②“在主导问题中,关于存有之真理(意义)的问题依然是未经追问的,……这个未经追问的问题乃是基础问题。……《存在与时间》乃是向跳跃(对基础问题之发问)的过渡”;③“存在之意义问题是我思想的决定性的问题”④。

  

   但这种自明性中隐藏着一种不易觉察的黑暗,隐藏着一种长期以来罕被追问的问题,此即:“存在之意义”问题的实质含义是什么?它究竟是什么问题?何以是基础问题?何以堪称海德格尔思想的“独一无二的问题”和“决定性的问题”?对此我们很难仅从字面上获得答案,显然此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解释。换言之,“存在之意义”问题可以视为对海德格尔思想“基础问题”的一种命名,但我们还难以仅从这一命名形式上看出它的实质含义。

  

   本文的立场可预先揭示为:在海德格尔的语境中,“意义”(Sinn)并非只是关乎理解的“意味”,更根本地,它意指一种本源关联,“存在之意义”问题的实质含义是“人与存在之关联”,这也就是海德格尔思想“基础问题”的实质含义,或者说,是海德格尔思想真正的基础问题。对此的论证将分为三个步骤展开:首先,对既有同类研究成果进行考察,分析其得失并指出本文特有的追问向度;其次,考察和分析海德格尔思想对“意义乃是关联”的关键洞见,作出内涵上的论证;最后,揭示海德格尔思想进程中对“人与存在之关联”之基础性的反复阐释,作出现象上的论证。最后这一步骤同时也将构成一种演示,即对实质含义的把握是如何使诸多理解难题逐一得到破解的。

  

   一、对既有研究成果的考察

  

   “存在之意义/真理”问题是海德格尔思想“基础问题”,几乎没有研究者会质疑。但若说海德格尔思想“基础问题”实质上是“人与存在之关联”⑤问题,则并非每位研究者都能看到。根本原因在于,“人与存在之关联”问题作为基础问题的实质含义,亦即作为真正的“基础”问题,必然具有其隐蔽性的运作,以至于不易明见。笔者是在2014年对海德格尔作品(尤其是《论存在问题》)的翻译中发现了“人与存在之关联”问题在海德格尔思想中的基础性地位,并且很快就看出这一洞见对于海德格尔研究的重要意义(参见笔者近年来发表的系列论文),同时也产生了疑惑,如此重要的洞见为何在主流研究中很少得到揭示和论述?受之激励,笔者对既有研究文献展开了追踪,发现对“人与存在之关联”在海德格尔思想中的基础性地位的认识,并非笔者之孤见,事实上早有学者对此问题展开了不同程度的研究。虽然在如何解释和论证海德格尔思想中的“人与存在之关联”这一问题上,我与这些学者的看法还存在差异,但对他们的成果进行考察仍然是必要的和有益的。

  

   珀格勒(Otto P ggeler)在1959年底发表的论文《存在作为本有》中就已经间接指出了“人与存在之关联”乃是海德格尔思想的基础问题:“存在,作为不可支配的、每每总是历史性的存在之天命,在其意义或在其敞开性与真理中显示为本有(Ereignis)。Ereignis在这里并不……意味着某种发生或事件,而是意味着此在之适用到存在中去以及存在之致用于此在之本真性。Ereignis这个词不可以被置入复数形式。它规定了存在本身之意义。……存在作为本有:伴随着对存在之意义的这样一种规定,海德格尔的思想就抵达了它的目标。……当海德格尔的思想道说了那种离基性的基础即形而上学的未被思者,海德格尔的思想就转入到它自身的基础中去了。这条思想之路因而就达到了它始终围绕而行的那个中心。这种思想思考着它那唯一的思想,由此它摇荡而入其适置构造中。”⑥这篇论文赢得了海德格尔的高度肯定,海德格尔在1960年初给珀格勒的私人信件中称该文“对我的思想道路作出了迄今为止最富洞见和最为清晰的道说”,“一下子就使得大多数‘海德格尔研究文献’变得多余了”。⑦但珀格勒却并未在形式上严格界定此问题,仍会导致理解困难。相比之下,Günther Neske和Emil Kettering则在1988年更加清晰地界定了海德格尔思想的基础问题:“海德格尔终身都把思想理解为道路,理解为对一个基础问题进行发问的‘在路上’状态,他的全部著述都是围绕着这个基础问题而展现的,此问题即‘存在问题’,更确切地说,是对存在和人之切近的追问,对存在和人的相互共属活动的追问,对它们从本有而来的那种来源的追问。”⑧

  

   无论是“切近”,还是“之间”,都是“关联”的另种命名,上述界定因而意指,海德格尔思想的基础问题就是“人与存在之关联”。Emil Kettering在专著《切近:海德格尔之思》中也早已申明了这一立场,即海德格尔的整个思想都是围绕着“人与存在之关联”或“存在与人之关联”而展开的⑨。基于海德格尔自己的表态“存在之关联,亦即存在之真理,乃是切近本身”⑩,Kettering合理地指出,这种关联可以被命名为“切近”(11),“切近即存在与人之关联”(12),这就是海德格尔思想的基础问题。此外值得关注的是Joan Stambaugh的研究。作为海德格尔的晚年学生,Stambaugh对后期海德格尔思想有深刻理解,她在其专著《存在之有限》中指出:后期海德格尔思想的核心术语“Ereignis”所命名的乃是关联,而不是存在;(13)存在是有限的,存在的有限性体现在它的隐蔽性、无根据性以及对人的需用。存在和人之间的这种关联是源始性的,它比存在和人都更为本源。(14)

  

   近年来,这一领域的重要成果是德国学者施莱格尔(Frank Schlegel)的《之间的现象学:海德格尔思想中的关联》(2011)。此书的基本立场是:海德格尔的思想是一种关联之思。这种关联也被命名为“之间”(Zwischen),它乃是海德格尔思想的起点和中枢。“之间”也是海德格尔思想对“存在”的命名,“之间”之所谓和“关联”一样,都归属于存在自身的唯一性,以至可以说“存在本身就是关联”。施莱格尔认为,此前也有学者对海德格尔思想中的“关联问题”有所留意和论述,但都是“零零散散”,而且在主流的海德格尔研究视野中,它们大都是“边缘化的”。因而施莱格尔此书的目标在于,对海德格尔思想的“关联问题”展开一种全面的研究,并由此构造出一种“之间的现象学”。(15)

  

根据施莱格尔的考察,我们可以看到,自20世纪70年代后期起,已有学者开始关注这一主题,如雅戈尔(Alfred Jager)在其专著《上帝:再读海德格尔》(1978)就已经认为“之间”乃是海德格尔思想的“中心问题”;此后也有学者注意到这一问题,但大都只是针对“关联问题”在海德格尔思想中的某个侧面或某种效应来加以研究的,缺乏统合观照,例如D.P.Goosen(1990)、Christian Ludwig Lutz(1984)、William Desmond(1995)、Bernhard Welte(1980)、Rainer Marten(1989)、Erasmus Sch fer(1962)等人的研究。只是近些年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海德格尔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94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