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梅 侯国金:“N是N”类名词性重言构式的双重转喻及推导机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8 次 更新时间:2020-09-02 10:12:43

进入专题: 语法转喻   语用转喻   语用条件   语用压制  

冯梅   侯国金  
build,height,character etc.)”。全句的构式义为“双胞胎必然(多方面)相似”,但其构式效远不止于此。这四例名词性重言构式都是概念转喻“实体代性质”的语法转喻表征。

   (二)名词性重言构式的语用转喻

   Panther&Thornburg46“语用地”解释了某些语法转喻实例。行为状态“构架”(scenario)有“前、中、后”(the before,the core,the after),它们可以互相转喻。假如我想借你的电脑是“前”,那么你有能力借给我是“中”,而你有意愿出借则是“后”,那么我可以用“前”(“我想借电脑”)转喻“中、后”(你能否/是否愿意借电脑),反之亦然。那么,此种语法转喻实际上已是语用层级的转喻或“语用转喻”(pragmatic metonymy)。当然,无标记的语用转喻一般是一个语句的(句法)功能没有匹配其无标记的语力(言语行为,语为,pract),即出现错配,例如上述“前、中、后”例用以实施指令,相当于“请借给我电脑”。这样的规约性“错配”司空见惯,构成“语用习语”(pragmatic idiom44)。再如家长对孩子(喂饭、喂药时),医生对病人(诊断时)说的“啊”这样的单部句其实是语用地转喻“(请)张嘴!”这一指令(语为)。

   Panther&Thornburg47认为转喻分三类:1)指称转喻(referential metonymy),例如上面例(9)的“Table 3”指的是在3号桌用餐的顾客;2)述谓转喻(predicative metonymy),用表达式A代替表达式B,如上述“前、中、后”代替例;3)言外转喻(illocutionary metonymy),用场境A代替场境B,或代替整个场境或语为,如借电脑例若追加一句拒绝应答———其实直接或间接拒绝的理由和相应的说法有无穷多,多半是语用地转喻拒绝的语为。可见,他们认为第3)类是语用转喻。

   我们认为,解码(decoding)可得的转喻属语法转喻,而推导(inferring/inferencing)可得的转喻则属语用转喻。48这样一来,上面的“3号桌、钢琴”例是语法转喻,“前、中、后”和“借电脑”(拒绝应答)实例虽有语法转喻属性,但更多归属语用转喻。

   由于多数语法转喻的生成依赖言者高度的语用意识(即“我想以语法转喻幽他一默”),也需要受众付出一定心力方能解读,况且常常具有很大程度的语境依赖性,试想,“3号桌”例若脱离了餐馆语境,“钢琴”例若脱离了有钢琴、有琴手、听得到琴声等语境素,言者则不能说,听者也不能懂。因此,这些语法转喻也可归属“语用转喻”———此乃“泛语用转喻观”。

   名词性重言构式往往是双重或多重转喻体。例如,若说例(3)的“戏剧是戏剧”是双重转喻,首先是因为受“语用制约”(pragmatic constraint),表语借用实体名词“戏剧”(语法地)转喻戏剧的性质“虚拟性、轰动性”等,其次是因为整个构式受“语用压制”(pragmatic coercion)使之成为语用转喻,即(语用地)转喻“戏剧和生活不是一回事、你不要太相信所看的戏剧”,起到劝诫、劝解、解释等作用。例(4a)“A girl is a girl”受语用制约形成语法转喻(表语“a girl”(语法地)转喻其相应的性质“爱干净、爱美”等),受语用压制而(语用地)转喻了“You cannot expect the girl in question to act otherwise.”(你不能指望所说之女孩有其他(如像男孩)类言行)。例(5a)的“家还是个家吗?”其表语的“(个)家”受语用制约(语法地)转喻家的性质(即该例他处的“不是一个摆设、不像旅馆、有温暖、有亲情、有乐趣”等),受语用压制而(语用地)转喻“你所看到的(没有温暖、亲情等的)家不像家”“你应该创造/回归本真的家”等。

   (三)名词性重言构式的语用条件

   言者能表,听者就能解,能解预设了能表。上文诸例名词性重言构式都是“可表”的,自然也是可解的。请比较Fraser49几例:

   (15)Wind is wind.

   (16)A bottle is a bottle.

   (17)*TVs will be TVs.

   (18)*Ants will be ants.

   Fraser认可前两个句子,而否认后两个句子。也即,后两句不具有良构性(well-formedness),是不合格的名词性重言构式。Wierzbicka50认为该构式的名词要受到一定的语义限制(即制约,见下),可惜没有明确说明。Fraser聚焦于“be/是”,认为其意为“to act/to behave like”,要求“主语必须是能够以一种特定方式行动/表现的某高等施事(some higher agent)”,而TVs、ants类主语显然未满足该要求。Wierzbicka反对这个系动词的上述“神秘意义”,认为后两例不可说是因为该构式和“无灵名词”(inanimate noun)不兼容。47

   我们认为,使用名词性重言构式的语用条件(pragmatic condition(s)),或者说名词(短语)进入该构式的语用条件包括下列四条:

   1.进入该构式的第二个名词(短语)必须是典型人、理性人、正常人了解该词(语)的能指(signifier)及其相应的所指物、所指义或所指(signified)(如常见的动植物名(民俗语义丰富),而“朱鹮、巨型猪笼”类罕见动植物名则不合格)。

   2.进入该构式的第二个名词(短语)其特性应该是比较突显、容易提取并具有一定的跨域(隐喻)适应性(“电视、蚂蚁”二例就不合格)。

   3.上面2所言之特性不能具有单一性,而应具有双重性或多重性(如“家、女孩”)。

   4.任何语言都要限制名词性重言构式的数量,不允许该构式在同一语篇内复现率过高。

   当然,上述不是刚性而是弹性的语用条件。以条件4为例,试想同一个语篇用了两三个甚至更多的良构性重言构式,可能是语用—修辞的失策(语用失误的次类),却未必是语法错误。还须注意到,名词性重言构式的良构性往往不是正反两极而是梯级性的良构性,也即“最良构、较良构、准良构、非良构”等。上文的例(3)(戏剧例)、例(4a)(女孩例)、例(5a)(家例)、例(12)(男孩例)、例(13)(战争例)、例(14)(双胞胎例)等,都是“最良构构式”;比较而言,例(11)(冬天例)是“较良构构式”;例(15)(风例)、例(16)(瓶例)等属“准良构构式”;例(6b)(莎士比亚例)、例(7b)(今年例)、例(17)(电视例)和例(18)(蚂蚁例)则是“非良构构式”。相关名词的实体其性质只要满足上述条件1—3,原则上便可用于该构式,且a.规约性越高,良构性越高;b.语境化程度越高,良构性越高。

  

   五 名词性重言构式的推导机制

   上文所说“言者能表,听者就能解”,符合词汇—构式语用学的“可谓原则”(Principle of Expressibility)和“清晰原则”(Clarity Principle),51因为1.言听者具有大致相同的词汇—语音—语法—语义库藏;2.言听者具有大致相同的社会—心理—认知基础;3.言听者具有大致相同的语用—修辞手段。凡不同者,均可洽商。听者可以和言者就名词性重言构式的任何问题进行磋商,如“你指的是家应该有亲情吗?”(关于例(5a)),“你是说战争都残酷无情,家破人亡不可避免?”(关于例(13))。凡相同者,均可调用。听者彼时是和言者一样的言者,只是此时扮演听者身份,他可以“移情/神入”(empathy)地思考和解读名词性重言构式。

   听者能理解可说的名词性重言构式的上述三个理由,补充说明如下:论及1的“言听者具有大致相同的词汇—语音—语法—语义库藏”,同属一个语言社区的言听者,只要年龄、教育、身份、社会距离等差别不大,其词汇量、语音特点(语种和方言乃至口音)、语法知识(语感、语法常识和教科书知识)、什么词(语)和构式表达什么意义乃至多义性、“随意性”(looseness)(含隐喻、转喻、双关、轭配等几十种“寓意用法”(metaphorical use))等,都是大同小异的。论及2的“言听者具有大致相同的社会—心理—认知基础”,言者对家庭、战争等的社会—心理—认知基础是共同或共通的,因为都直接或间接(通过阅读、电影和电视)经历过“家(事)、战争”,因此理解其间的语法转喻,即表语的“(一)个家、战争”到底是何意(即使是像女孩例那样具有多项选择),并不困难。至于3的“言听者具有大致相同的语用—修辞手段”,言听者由于1—2的共性,其语用能力和修辞能力应该没有根本性差异,也即,言者能启用的语用手段和修辞手段,听者大致也能使用,言者能凭此达到什么语用修辞效果,听者也能取得。因为上述1—3的三方面“大致相同”的共享前提条件(宏观语境之一部分),即便言听者的个体方言(idiolect)即话语方式(具体表现为遣词、造句、发音、语用、修辞等诸方面特点)有所差异,也不至于桎梏言者之表达和听者之解读,何况还有洽商机会。

   如上文(第一节)所述,Ward&Hirschberg50以新格赖斯语用学方法尝试过重言构式的推导,包含五步:1.言者说一句重言构式,貌似废话;2.可是言者也得遵守合作原则,根据量准则和关系准则,这句话具有信息性和关联性;3.他可以选“a is b”类;4.而没有选;5.一定有所隐含,大概是“a is b”类并不关联吧。窃以为上述推导过于模糊、笼统、宽泛,对具体的名词性重言构式/语式的语境化推导无甚裨益。根据词汇—构式语用学的“语用支配原则、语用制约/压制假说、关联省力观”,言者使用名词性重言构式是言者受到高度元语用意识的驱动/支配,为了省力性和趣味性,通过一定的语用制约利用概念转喻创造出短语层级(构式)的语法转喻(受众依靠解码),通过更多的语用压制创造出语句层级(构式)的语用转喻(受众依靠推导)。受众凭借上述1—3“大致相同”的知识,基本能解码出前后两个名词的不同意义,但要攫取整个构式的整体意义(遑论语效),就得依靠基于1—3三方面“大致相同”的共享性(知识)进行有效的语用推导。

   以例(4a)为例。第一步,听者听到“A girl is a girl”,理解为“明说前提”(explicated premise),需要“关联—明示性推理”(relevance-ostensive inference),即一定的解码和更多的推导,而得出其相应的“隐含前提”(implicit premise),即第二步,进入第三步,语用推导出其意欲表达的“隐含结论”(implicit conclusion)。47这样的三步推导过程,可能一次性完成,也可能需要第二次、第三次才能完成。

   明说前提:(4a)A girl is a girl.

   隐含前提:(4b)+(4c)=(A girl has the quality of a girl.A girl is/should be clean/pretty/careful/timid/shy/fussy/frivolous...)

隐含结论:(4d)A girl should have at least one of those qualities.(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语法转喻   语用转喻   语用条件   语用压制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语言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732.html
文章来源:《华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