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啸虎:始终是个谜的二叔

——​《父亲的青年时代》第七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379 次 更新时间:2020-07-26 11:29:50

进入专题: 史金鳌   抗日战争  

史啸虎 (进入专栏)  

   过了两三天二叔才回来。他对父亲说,他们同意接受我了,我要搬到他们那里去住,谈工作也方便。于是,二叔很快便从父亲住的公益会楼上的宿舍里搬走了。但是二叔具体搬到哪里了?父亲没去过,可能也没问过,或者问了而二叔的回答却含糊其辞。总之,二叔到汉口来以后,父亲对这个弟弟的了解似乎并不多。

  

   在父亲的回忆中,父亲好像从来没有弄清楚自己这个二弟的真实政治身份和最后的下落。父亲说,后来几天他们兄弟俩在汉口还见过一次面,但二叔在八路军办事处见过哪些人、如何谈的以及他这个弟弟最后被派到国民党军队里做什么样的工作等问题,父亲说他并不知道。父亲说,二叔只对他说过,他是被派到国民党军队里去工作的,而且还有人和他一起去,要兄长放心。

  

   父亲也曾对我们说过,二叔是被中共派遣返回国民党军队内部做地下工作去了。我们还问过二叔去的是哪一部分国民党军队?干什么职务?是不是还干炮兵?在那以前二叔就是中共党员吗?后来又没有入党?对这些问题,父亲说他一概不知道。而且,自那以后父亲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二弟,再以后父亲得知二叔下落的消息时抗战已经胜利,而且听说他已经死了。

  

   父亲曾回忆说,抗战胜利后他是从姑妈处得知,二叔在抗战胜利前可能就死了,但怎么死的姑妈却说不清楚。姑妈还说,那些年还听人说,二叔曾在苏州作了大官,有太太,还有孩子。 据此,20 世纪 50 年代初出于兄弟情谊,父亲还曾有过托人去寻找其二弟媳及其孩子的想法,但后来因没有任何头绪,加上也力所不逮,最后只好作罢。不仅如此,二叔是怎么死的以及何时死的,父亲更是一个问题也说不清楚。

  

   我曾问父亲,何伟叔叔是怎么说二叔的?他说,何伟好像也不了解具体情况,只是说他将你二叔领去武汉八路军办事处,向有关部门介绍了二叔情况后就走了,他也不了解组织上具体是如何分配其工作的,但你二叔干得肯定是很重要的工作。

  

   经查,1937 年年底至 1938 年,一直负责中共特科工作的李克农到达武汉,时任中共中央长江局秘书长和八路军总部秘书长,分管机要、电台和情报工作。何伟那次领着曾任国军军官的二叔去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也许就是见的李克农先生?当然,这只是我的揣测,没有任何依据。

  

   何伟对二叔的具体去向不知道还情有可原,但总应该知道二叔当时是不是中共党员吧,我在写这篇文章时也是这么想的。但令人遗憾的是,父亲没问,何伟叔叔也没说。我不知道1956年那次在北京父亲与何伟叔叔重逢见面时有没有问过有关二叔后来的情况?因为父亲的所有回忆中都没有说到此事。于是,结果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二叔始终是个谜。

  

   记得 1989 年 3 月下旬父亲去世时,五叔曾来合肥参与治丧并帮助料理后事。那次,我曾问过五叔关于二叔史金鳌的情况。五叔说,抗战胜利前不久他得到消息说,家乡有人看到二叔好像在苏州当了"大官",据说可能还是少将,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职位,而且这个消息的最后内容却是二叔在抗战胜利前就死了。但二叔究竟是怎么死的以及他到底有无遗孀和孩子等问题五叔自己也是一头雾水。这个说法与抗战胜利后姑妈说给父亲听的相似。

  

   五叔还说,抗战那些年二叔从无与泰州家里联系过,就是我奶奶还活着的时候,二叔也不仅没有回去过,甚至连一封信也没有寄回去过。为什么会这样呢?不得而知。难道是怕曝露自己的身份?倘若五叔所言属实,这就表明抗战时期二叔确实在苏州干过,而且还当过所谓的"大官"。然而,在那个时期,苏州甚至整个苏南地区都是在汪伪国民政府的控制下,这么说,如果那个传闻属实,二叔当年还当过"汉奸"? 带着这个问题我查了一下相关资料。

  

   经查,苏州在抗战时期是汪伪政权的重点管辖区域之一。汪伪国民政府在江浙地区设有两个绥靖公署,一是苏州绥靖主任公署,管治苏南及浙江大部分地区,主任是汪伪第一方面军总司令且手中拥有 7 个师兵力的任道援。另一个则是苏北绥靖公署,主任则由汪精卫亲自兼任。

  

   任道援此人是江苏宜兴人,发迹于 1937 年年底南京失守之后。据史载,任道援当时收编了数以万计的散失在各处的国民党军队,投靠到大汉奸梁鸿志于1938年春组织的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门下任苏浙皖三省绥靖军总司令,1941 年后又转为前一年成立的汪伪国民政府手握兵权的要员之一。这个任道援还时任汪伪国民政府的江苏省主席和江苏省保安司令。抗战后期他似乎还曾当过汪伪政权的上海市长和海军部部长。

  

   1945 年后,这个任道援居然又率军投诚重庆国民政府,获委先遣军总司令,负责南京和苏州一带治安。待国民政府回迁南京后,害怕遭到清算,任道援主动交出所有兵权并自己跑到上海当了寓公以避祸。1949 年在其儿子遭通缉时,此公用数百根大黄鱼(金砖)成功贿赂有关关防而全家潜逃至香港,没多久又迁徙至加拿大终老,1980 年去世,享年 90 岁。

  

   如果 1938 年春二叔在汉口受中共派遣打入国民党的军队就是打入到任道援的队伍里(这也仅是根据那个传言猜测,没有任何依据),那么这其中也有很多问题但没有答案。比如,二叔打入国民党部队时改换名字了吗?如有更名,那么更名后的二叔又叫什么名字呢?既然是当了"大官",还是"少将"(?),那二叔担任的是何具体职务?他在抗战前夕又是如何死的?二叔如在苏州,为何那么多年始终不与近在咫尺的泰州老家联系?更让人疑惑的是,二叔既然是受中共派遣而打入敌人内部的,为何死后却迄今未见被哪一级中共组织追认为烈士?是中共组织上忽略了还是二叔后来与中共组织失去联系脱党了?甚或叛变了?(根据已知二叔的性格,我个人判断这后一种可能性显然不大)这中间还发生了什么不被外人所知的事情?

  

   当然,也还有一种可能,即所谓二叔抗战期间在苏州当大官的说法本身就是一种讹传,因为迄今除了传闻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是真实的。二叔当年被派遣打入的部队可能与任道援毫无关系而是其他国军部队。或者说,二叔在后来的某次抗日战事中,如长沙会战等,就已经牺牲了亦未可知。

  

   另外,如果二叔就算如同传闻那样死于抗战后期的苏州,他那时也应有33-34岁了,如果有孩子,那么他的孩子应该也至少有5-6岁了。可是,他的夫人,即我的二婶及其孩子现在哪里?可惜的是,上述所有这些情况现在均已不可考证。

  

   而现在,因与之有关的当事人均已故去,史金鳌,我们的二叔,他自汉口与父亲分手后被派遣打入国民党军队后的经历,无论悲壮或卑鄙与否,在我们后人心中也就永远成为了一个谜。

  

   不过此文在写到这里时,我突发一想:当年说二叔抗战时期在苏州当了大官并死去了的事儿或许就是一个道听途说?如果是不靠谱的传说,那么 1938 年春夏二叔与父亲在武汉分手后打入国民党军队之后的经历又是怎样的呢?会不会在不久后的武汉会战以及其它相继各次与日寇开展的会战中,二叔早早地就战死沙场、为国捐躯了呢?如果这样,那在台湾的那个奉祀殉职官兵有名有姓的一共有39万余人(其中抗战烈士近30万人)的圆山忠烈祠中会不会收录有二叔史金鳌的英名呢?

  

   前几年在撰写这本书稿时,我就曾想去台湾自由行,目的之一就是想借此机会去台北圆山忠烈祠去拜祭一下抗战烈士,同时看看能否查到二叔的下落。如果有,那么我们的二叔就不再是个谜,而且还因其死得其所而可告慰先父及史家先祖。如果没有,那也没什么,最多二叔继续是一个谜吧。可惜的是,囿于各种原因,我的台湾之行始终未能实现。二叔之谜迄今仍萦绕着我们。但我想,今后如有可能我还是会去的。

  

   遗憾的是,现在这一切均无从得知了。为此,我也只能接受并记录下那个让二叔成为一个迷的传言。其实,在那个民族危亡的战乱时代,像我的二叔那样虽然活得精彩却死无留痕的人又何止千万!想到这里,我在写下二叔青年时代的这段存有众多疑问的历史时心里也释然了很多。

  

进入 史啸虎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史金鳌   抗日战争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往事追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26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3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