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中亮 陈勇:皇权与信仰:唐武宗抑佛崇道原因新探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4 次 更新时间:2020-07-12 22:58:31

进入专题: 唐武宗   崇道   抑佛  

秦中亮   陈勇  

   摘    要:

   唐武宗以弑杀太子的非常手段谋得皇位, 他是肃宗以降李唐王朝第一位不具有皇位合法性的君主。由于道教具有皇家宗教的特质, 崇道有敬宗法祖的双重功能, 为了巩固皇位, 武宗在继位之初, 就颁布了崇道的敕令, 之后又采取一系列崇道的措施, 甚至不惜打击道教以外的佛教等其他宗教。崇道抑佛固然有经济与政治的考量, 然而通过极端的推崇道教, 将自身形塑为李唐正统形象, 这种谋求皇位合法性的隐衷, 同样不容忽视。

   关键词:唐武宗; 崇道; 抑佛;

  

   唐武宗抑佛是整个中古历史上一次重大的政治、经济、文化事件, 历来备受前贤时彦瞩目。目前的研究成果主要围绕唐武宗对帝国经济的考虑、政治权力之争、佛教与道教矛盾、李德裕个人作用这四个维度进行论述, (1) 因此综合以上因素的结论似已逐渐被当下学者所接受。然而, 以这种较大视域去考察会昌法难, 必然会难以回答一个问题———为何如此大规模的抑佛事件会在武宗朝发生, 而不是发生在宪宗、敬宗或者文宗朝?就常理而言, 这几朝在经济形态以及佛道矛盾上都是几无差异的。正是这一问题的提出, 使得这个看似题无剩义的课题, 又有了继续探讨的余地。

   以唐武宗为着眼点, 去论证灭佛的动机, 古今学者都有过尝试性的回答。然而, 无论是从武宗“欲求长生徇道士之私”的角度发覆, (2) 还是从武宗与宣宗的矛盾立论, (3) 似乎都不能有力地回答这个问题。同时, 让我们疑惑的是, 如果只是出于对帝国经济、政治的维护, 那么为何在打击佛教的同时, 又将经济与政治势力微乎其微的景教、祆教、摩尼教一并抑制?本文基于对武宗朝独特的政治语境的考察, 尝试性抉发在这种政治语境下帝国精英的心态世界, 在回答以上两个问题的同时, 力图对武宗抑佛崇道提出新的见解。不当之处, 尚祈方家同好指正。

  

   一

  

   若欲摆脱固有研究路径, 将武宗抑佛的动机从宏观视域中抽离进行细致的微观考察, 那么武宗的继位不合法应该是关键之处。探讨武宗的继位问题, 无论是对武宗继位之初独特历史语境的分析, 还是对当时整个帝国继承规则的探讨都是特别重要的。众所周知, 安史之乱后, 整个河北之地处于半独立状态。及至武宗时期, “河朔故事”已经初步形成, 也就是说, 当时的帝国内部, 除了皇帝继承以外, 河朔藩镇内部也存在着自身的一套继承法则。那么这两套继承系统所遵循的规则是什么?彼此之间有无影响?它们的存在对于武宗抑佛崇道之举产生了怎么样的影响?

   关于唐代皇位继承的研究, 已经取得了较为丰硕的成果。就唐中期的继承规则而言, 学界基本达成了共识:推长而立在玄、肃以降, 自故事而成法则。长子的继承代替了嫡子的继承成为中唐皇位继承的规律和特色。 (1) 我们在接受这一观点的基础上, 现将“长子继承制”对帝国的影响进行再一步的阐释, 以期全然展现武宗继位之初所需直面的皇位继承规则的图像。

   如果说高祖立建成为太子, 建成本身既是“长子”又是“嫡长子”, “嫡”与“长”的界限较为模糊, 那么太宗欲废李治改立吴王李恪为太子, 就能够作为一个清晰的明证。吴王恪是唐太宗的第三子, 在长子承乾被废, 次子李宽早薨的背景下, 李恪就是事实意义上的长子。虽然李世民改立李恪的欲念最终被长孙无忌等人阻止, 李恪未能成为太子, 但是这一事件则能在一定程度上说明, 在李唐建国之初, 长子可以作为皇位继承的有力竞争者并且能被一部分人所接受。第一位以长子身份被立为皇太子的是高宗之子李忠, 然而, 随着武则天的权势愈甚, 李忠很快被废。不过, 李忠成为皇太子, 则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即便不是“嫡子”, 仅靠“长子”的身份也是完全可以成为合法继承人。 (2) 从高宗驾崩后一直到睿宗继位, 由于武则天的特殊身份与权势, 使得这一时期的皇位继承基本围绕着武氏所出的几个儿子开展。直至玄宗以后, 长子继承才摆脱嫡子继承的阴影, 再次浮现在皇位继承的戏码中, 并逐渐被整个帝国接受, 成为规则。

   以上通过玄宗之前的皇位继承, 我们可以知道“长子继承制”自李唐建国以来一直是备受皇室重视, 同时也能被整个帝国所接受。也就是说, 推长而立不仅局限在玄宗朝之后, 它有着更为悠久的合法性历史。承上文所论, 除了言及皇位继承外, 我们也有必要对藩镇内部的继承规则进行一定的文本勾稽。

   关于河北藩镇内部节度使的继承, 司马光曾论述道:“成德节度使王士真薨, 其子副大使承宗自为留后。河北三镇, 相承各置副大使, 以嫡长为之, 父没则代领军务。” (3) 需要指出的是, 成德镇置副大使最早并非是王士真立王承宗之际, 而是王武俊立王士真之时。更为重要的是, 河北三镇对藩镇内部继承者的选择上, 准确地说不是嫡长子, 而是长子。除了少数几位节度使继承人是公主所出或者“蓄为己子”外, 河北之地自有父死子继的“河朔故事”, 在藩镇内部所推行的是长子继承制。作为一个由武将集团控制的区域, 河北自安史之乱以来, 一直是一个信奉军功与资历的地区。安庆绪的失败, 史朝义无法全然驾驭史思明旧部, 都与安史部将认为自己与安禄山、史思明“等夷”有关, (4) 他们不愿接受安庆绪与史朝义的领导, 也就是说, 试图控制河北藩镇必须建立在军功和资历之上。李宝臣晚年对手下骨鲠之将的屠杀, 也是出于对李惟岳“暗弱”、无法控制局势的考虑。一般情况下, 军功和资望又与年龄成正相关关系, 所以河北藩镇在继承上选择长子而忽略嫡子既符合情理, 同时也是政治环境的需要。田承嗣甚至不选年幼的亲子, 而选年龄稍长的侄子田悦为接班人, 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据。至王承宗时期, 幽州镇节度使刘济“以长子绲摄留务, 总为行营都知兵马使”, (5) 如若刘总不毒杀刘济, 理论上来说作为长子的刘绲应该为下一任的节度使。刘济的这次人事安排, 也可以作为河北藩镇节度使继承规则的一个旁证。此外, 帝国下的河北藩镇, 在节度使安排上能够模仿的蓝本最直观、最具有现实意义的就是皇位的继承规则, 所以在继承制度上与皇位继承保持一致或者有一定程度上的暗合, 也在情理之中。

   通过以上铺陈皇位继承规则与藩镇内部节度使的选拔机制, 我们想要强调的有两点:其一, 长子继承制度是有唐一代从始至终信奉的继承法则, 它不是囿于玄宗朝以后;其二, 在中晚唐时期帝国内部, 无论是中央还是藩镇都将长子继承奉为法则, 虽然这一法则在皇位继承上是特别明晰, 但是在藩镇内部的呈现则要略显晦暗不明。如若以上的论述是可靠的, 那么打破这一继承法则的帝国皇位继承者势必要面临着强大的政治压力与道德困境。

   武宗继承皇位不但不是以长子身份继承, 而且还是以弑杀太子的非常手段篡位。《旧唐书》载:“初, 文宗追悔庄恪太子殂不由道, 乃以敬宗子陈王成美为皇太子, 开成四年冬十月宣制, 未遑册礼。五年正月二日, 文宗暴疾, 宰相李珏、知枢密刘弘逸奉密旨, 以皇太子监国。两军中尉仇士良、鱼弘志矫诏迎颍王于十六宅……是夜, 士良统兵士于十六宅迎太弟赴少阳院, 百官谒见于东宫思殿……至是, 仇士良立武宗, 欲归功于己, 乃发安王旧事, 故二王与贤妃皆死。” (1) 结合认上所论, 生活在以长子继承为信仰的帝国, 以这种非常手段获得皇位, 在中央是否能得到群臣的首肯, 在地方是否能否得到节度使的认同, 都是武宗继位之初所要面对的, 其自身的政治压力自不待言。

   需要指出的是, 武宗和文宗虽然都是以非长子身份继承皇位, 但却有着一定的不同。诚如李树桐所论, “仇士良拥立武宗继位而杀太子成美, 其为宦官拥立皇帝, 与宦官王守澄的拥立文宗固颇相似;但有一点更甚于前, 因为敬宗系忽然间为宦官所弑, 刘克明矫旨立李绛王悟;王守澄迎立文宗尚有少许合理之处。而仇士良于文宗已立有太子成美之时, 再以兵迎立武宗而杀太子成美, 其纯系私人争权, 更为显明。” (2) 唐中期“长子继承”制度之打破, 肇始于文宗, 但是由于事发突然, 且敬宗并无遗命, 文宗继敬宗之位是具有一定的合法性, 而武宗通过暴力手段, 弑杀成美而夺得皇位是非法的。进一步说, 从心态史的层面而言, 文宗的非常继位并不能为武宗提供道德舒缓的心理空间。

   如若我们将武宗继位之初的历史语境进行固化和放大, 9世纪中叶的帝国已经信仰长子继承皇位百年左右, 武宗之前的肃、代、德、顺、宪、穆、敬七位帝位皆遵从这一法则。武宗之兄文宗虽然不是以长子身份继位, 但是敬宗的猝死与没有指定合法的继承人使得文宗又具有一定的合法性。同时, 地方上, 北方藩镇内部的节度使继承又若隐若现地与皇位继承规则相暗合。以杀戮太子之非常手段谋得帝位的武宗, 是自玄宗以降第一位不具有皇位继承合法性的帝王, 他该如何形塑自身的合法地位, 逐步提升自身在整个帝国的公信力, 又该怎样去纾解道德压力?

  

   二

  

   关于武宗诸多崇道之事, 以其继位第二月所颁布的玄元皇帝生日全国性放假的诏书最为值得关注。关于这一诏令, 《旧唐书》、《唐会要》、《册府元龟》、《历代崇道记》皆有记载, 且多有抵牾之处。为厘清事实, 现将各书的记载罗列如下:二月……敕二月十五日, 玄元皇帝降生日, 宜为降圣节, 休假一日。 (3) 会昌元年二月敕, 我圣祖降诞昌辰, 宜改为降圣节, 休假一日。 (4) 元元皇帝降诞日, 近览天宝二年敕, 我圣祖淡然常在。为道之宗, 既殊有尽之期, 须展事生之礼, 今太清宫荐告, 皆用朝谒之仪。即降诞昌辰, 理难停废, 宜改为降神圣节。休假百官, 庶表贻谋之庆, 以申严敬之诚。 (5) 会昌元年二月敕, 二月十五日, 元元皇帝降诞之日, 宜为降圣节, 休假一日。 (6) 武宗以开成五年正月即位, 二月, 敕三月十五日玄元皇帝降生日, 宜为降圣节休假三日。 (1) 武宗会昌元年, 敕以二月十五日大圣祖降诞之日为降圣节, 仍令两京及天下诸州府设斋行道作乐, 赐大酺三日, 军期急速, 亦不在此限, 永为常式。 (2) 上列材料除《册府元龟》将玄元皇帝降生日误写为三月十五外, 以杜光庭《历代崇道记》呈现的信息为最多。杜氏生在宣宗大中四年 (850) , 距离武宗朝才四年之久。就现存文献来看, 几乎没有看到宣宗废除这一节假的记载。也就是说, 杜光庭应该是这一诏书的亲历者, 所以他的这一记载应是可靠的。

这一敕令最值得玩味的是颁发时间。武宗正月十四日受册于正殿, 正式登基。诏书是二月颁发的, 正常情况下, 玄元皇帝是二月十五生日, 此则敕令应在二月十五日之前颁发。换句话说, 从武宗登基到敕令的颁发, 时间上的差距不到一个月。如上所论, 武宗以非常手段获得帝位, 继位的第一个月应以打击政敌、巩固帝位为先, 史书为了保证“政治正确”, 对于这场杀戮的场面与人数已经是语焉不详, 简而化之地说:“仇士良等追怨文宗, 凡乐工及内侍得幸于文宗者, 诛贬相继……未及数日, 屡诛戮先帝近臣。” (3) 不过, 圆仁的记载:“闻开成天子 (文宗) 今年正月三日崩, 天下三日举哀着服。又闻新天子 (指唐武宗) 上位, 城中煞 (杀) 却四千余人, 先帝时承恩者也。” (4) 却能为武宗继位之初对政敌屠戮的人数与规模提供一个旁证。同时, 值得注意的是, 以当时的交通条件而言, 在一个月内, 全国各地对于武宗弑杀太子称帝的态度反馈, 应该不能全部到达长安。也就是说, 武宗继位能否得到全国特别是河北藩镇的承认尚未完全明晰。可以想见, 在继位之初的一个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唐武宗   崇道   抑佛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古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2079.html
文章来源:史林 Historical Review 2014年03期 ISSN:1007-1873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