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雨辰: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在当代西方的理论效应及其当代价值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 次 更新时间:2020-07-06 17:40:14

进入专题: 西方马克思主义   国外马克思主义  

王雨辰  

   摘 要: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主要涉及对马克思哲学本质和理论本性的追问、对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现实问题的研究和对当代西方社会主义革命道路的探寻三个方面问题,对这三个理论问题的探讨不仅使他们提出了对马克思哲学的一种新的阐释,而且提出了诸如异化、技术理性批判、消费主义文化批判和空间理论等新的理论论题,对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后马克思主义、晚期马克思主义和文化研究思潮的理论建构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彰显了他们在当代西方的理论效应。由于社会历史条件和研究范式的限制,我国学术界对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还存在着若干不足,甚至空白点。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要性和其对国外马克思主义新思潮理论建构的影响,决定了我们必须重新深入研究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并重估其价值,并在深化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和强化对国外马克思主义新思潮的追踪研究的有机互动中,深化我国的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

   关键词: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国外马克思主义/国外马克思主义新思潮/理论效应

   作者简介:王雨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华文化发展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我国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发展经历了从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到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的转换。笔者已经在《从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到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问题与反思》一文中对转换的原因作过系统分析[1]。这一转换的结果是使对国外马克思主义新思潮、新流派的追踪成为学术界的一种潮流,并被认为是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前沿问题,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则显得相对冷落,甚至认为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已经无话可说和无新意可言。在笔者看来,上述看法既不客观,也存在很大的缺陷。为了论题的集中,笔者拟通过论述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在当代西方的理论效应,来阐明重视对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笔者在学术界最早提出“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这一概念,主要是指从卢卡奇到阿尔都塞的马克思主义理论[2]。

  

   一、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主题

   英国学者佩里?安德森在《西方马克思主义探讨》一书中把西方马克思主义看作是西欧革命失败的结果,并从世代性、地域性和理论主题等视角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产生、发展和特征作了系统描述。在他看来,与马克思不断从哲学研究走向政治学、经济学研究相反,西方马克思主义则把理论主题转向了哲学研究,特别是转向了文化和艺术研究。他们的理论主题可进一步具体化为对马克思哲学本质和理论本性的追问、从哲学本体论的维度对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现实问题的研究和对当代西方社会主义革命道路的探寻三个问题。

   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把对西欧革命失败的反思,上升到对马克思哲学的本质与理论本性的追问。在他们看来,第二国际以及苏俄马克思主义立足于近代自然科学和近代哲学的立场,把马克思哲学解释为一种经济决定论、机械决定论,混淆了历史规律与自然规律的区别,忽视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在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作用,无法发挥马克思哲学的批判价值功能,使西欧工人阶级屈从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和市场经济物化意识的束缚,体现为阶级意识和人的主观意识的危机。只有立足于现代哲学的立场,才能真正理解和把握马克思哲学革命道路和哲学革命的实质。这就意味着马克思哲学的哲学原则、研究对象、哲学功能与理论本性等问题都应当重新解释。

   尽管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中的人本主义和科学主义流派在具体理论观点上存在分歧和争论,但他们在如何理解和阐释马克思哲学的问题上存在如下三个共同点。

   第一,都把马克思哲学看做是一种现代哲学,反对立足于近代哲学的立场来理解和阐释马克思哲学,批评那种立足于主、客二分的近代认识论立场对马克思哲学的解释只能导致旧的形而上学和机械唯物论的复活,破坏理论和实践的辩证关系。人本主义流派代表人物中的卢卡奇、科尔施和葛兰西等,或者从哲学方法论转换的视角,或者从区分哲学与科学的不同,来强调马克思哲学是超越近代哲学的关于人与人、人与自然关系的实践唯物主义哲学,强调的是以人类实践为基础的主观因素在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作用。科学主义流派的代表人物阿尔都塞则立足于反对对马克思哲学的经济决定论、技术还原论的解释而提出了“断裂说”,指认马克思是通过与支配包括黑格尔在内的近代哲学理论思考的人道主义理论总问题而实现哲学革命变革的,强调历史唯物主义科学是一种包括经济结构、政治结构和文化结构相互作用,在肯定经济因素的最终决定作用的前提下,也肯定文化上层建筑因素作用的“多元决定论”。

   第二,都反对从知识论哲学的角度理解和把握马克思哲学的研究对象、功能和使命,强调马克思哲学的研究对象只能是人类社会历史,其功能和使命不是把握世界的普遍规律和绝对本质,而是如何寻求人的自由和解放。卢卡奇等人批评对马克思哲学知识论的解释模式是建立在近代自然科学实证主义方法论基础上的,必然会无批判地看待它的研究对象,把马克思哲学的研究对象看作是整个世界,其功能和使命就是把握整个世界的普遍规律与绝对本质,无法发挥马克思哲学的批判价值功能,并由此强调马克思哲学的哲学方法论是“总体性辩证法”。由于“总体性辩证法”既是一种以人类实践为基础的主体性辩证法,又是一种历史辩证法,这就决定了马克思哲学的研究对象是人类社会历史和包括进入实践领域的自然界,其功能和使命是如何求得人的自由和解放。

   阿尔都塞则始终反对对马克思哲学的目的论和知识论的解释,他在《保卫马克思》一书中,在批评青年马克思思想争论中流行的“未来完成式”的哲学史研究方法论时就暗含目的论的解释,不能真正把握青年马克思思想的性质,必须代之以“理论总问题”研究方法。他在《相遇的哲学:晚期著作(1978-1987)》一书中又提出了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是“偶然相遇的唯物主义”理论,并把那种探寻世界开端、本质和意义的知识论哲学斥为“本质论”和“目的论”哲学,认为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属于另一种,与这种强调本质、开端、目的的理性主义知识论哲学传统偏爱本质、开端、目的相反,它更加偏爱分散和紊乱,强调“偶然性”“可能性”的重要,其核心思想就是要通过重新解释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哲学的内涵,打破那种归因于必然性的规律,以便使马克思哲学在无限可能和充满偶然性的世界中,实现它与政治实践的“相遇”,实现马克思主义哲学与政治的有机联结。

   第三,都比较重视发挥马克思哲学的意识形态和批判价值功能,力图实现马克思哲学的科学性与价值性的有机统一。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探索,或者是为了寻求作为整体的无产阶级的自由解放,或者是为了寻求西方个人的自由和解放。由于他们都指认西方革命的最大阻碍或者在于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不成熟,或者在于个人被社会所吞没而丧失自主意识和批判否定能力,因此,他们都强调发挥马克思哲学的意识形态和批判价值功能的重要性,人本主义流派因此提出了马克思的唯物主义是以实践、辩证法为基础的实践唯物主义,强调历史发展进程中主观因素的作用;科学主义流派的代表人物阿尔都塞既反对苏俄马克思主义从对马克思哲学经济决定论式的解释出发,又反对那种对马克思主义政治实用主义和人道主义的做法,以及如何在捍卫马克思主义理论科学性的基础上发挥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意识形态职能作为他一生的理论探索的目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科学性与价值性的关系问题,是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反复探讨却又没法科学解决的理论问题。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不仅重视对马克思哲学本质和功能的探讨,而且也注重从哲学本体论的维度研究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新变化及其对实现当代西方人自由和解放的影响。

   为了探索西方社会主义革命道路,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重视对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现实问题和人的生存境遇的研究。在他们看来,如果说在马克思、恩格斯所处的时代,资产阶级维系其统治主要是依靠政治暴力的话,那么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统治则是包含政治暴力统治和文化意识形态统治在内的“总体统治”,其政治暴力统治越来越让位于文化意识形态统治,使得无产阶级和当代西方人的内心世界越来越被资产阶级文化意识形态所支配,体现在工人阶级阶级意识的危机和当代西方人自主意识的丧失,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表现形式已体现为社会发展总体化、一体化与个人个性化自由发展之间的矛盾。这就意味着西方革命成功的前提是使工人阶级和当代西方人从资产阶级文化意识形态的束缚中摆脱出来,形成无产阶级成熟的阶级意识和当代西方人的独立人格,这在客观上要求注重发挥马克思哲学的批判价值功能。正是在对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新变化和对西方社会主义革命道路探索的过程中,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提出了以下一系列新的理论论题。

   一是异化论题的提出和西方人生存境遇的揭示。卢卡奇在《历史与阶级意识》一书中最早提出了“异化”论题,揭示了资本主义现代化进程所造成的物的价值上升、人的价值下降这一困境。卢卡奇之后的法兰克福学派、列斐伏尔、萨特等都继承和发展了卢卡奇提出的异化论题,并把异化作为批判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理论工具。

   二是技术理性批判是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提出的又一个富有创新性的论题。技术理性批判开始于卢卡奇,他把资本主义社会异化现象的发生归结为资本主义现代化进程中技术理性的盛行,法兰克福学派进一步从哲学世界观和资本追求利润的现实角度,分析了技术理性的内在缺失和盛行的根源,提出了用艺术审美来消解技术理性盛行的乌托邦方案,并深深影响了后来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

   三是文化意识形态批判是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点,并最终形成了他们系统的文化意识形态。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意识形态理论先后经历了卢卡奇的阶级意识理论、葛兰西的文化领导权理论、法兰克福学派的大众文化理论和阿尔都塞的“意识形态国家机器理论”等。

   四是空间理论问题的新开拓,构成了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又一重要的理论贡献。在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中,“空间问题”最早由阿尔都塞凸显,列斐伏尔则提出了系统的空间理论。阿尔都塞在《保卫马克思》一书中提出了以“多元决定论”为基础的社会结构理论,用来描述社会经济、政治、文化诸因素对社会空间的再造,为后来的理论家从空间理论反思社会关系提供了启示。他之后的列斐伏尔则在《空间的生产》一书中进一步把空间看作是一个社会生产的概念,强调生产方式的更替实际上是一个新的社会空间的生产过程,并提出了以空间生产为基础的历史辩证法,从而将历史唯物主义空间化,对当代西方的空间理论和空间批判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归宿是探索西方社会主义革命道路,实现当代西方人的自由和解放。在他们看来,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上述新变化,意味着当代西方革命应当采取一条不同于苏俄十月革命的道路,这条道路总的看就是采取包括文化心理革命、经济革命和政治革命的“总体革命”,并由此建立另一种类型的社会主义,即人道主义的社会主义社会。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哲学的本质和使命、对当代资本主义研究而提出的新论题以及对西方社会主义革命道路的探索,对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后马克思主义、晚期马克思主义和文化研究,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充分彰显了其在当代西方的理论效应。

  

   二、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对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理论建构的影响

   生态学马克思主义是20世纪70年代以后产生的西方马克思主义新流派。其理论建构既受历史唯物主义关于人与自然关系学说和历史分析法、阶级分析法的影响,同时也深受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影响,他们与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之间是继承和发展的关系,这主要体现在如下四个方面。

第一,经典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自然观对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开启历史唯物主义的生态维度产生了较大的影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西方马克思主义   国外马克思主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996.html
文章来源:《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5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