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兆佳:港区国安法为香港的长治久安创造良好条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31 次 更新时间:2020-06-18 01:02:32

进入专题: 港版国安法   香港问题  

刘兆佳  

  

   2020年5月28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以压倒性票数通过了关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6月3日,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接见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时指出,中央制定港区国安法的根本目的,是要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障香港的长治久安和长期繁荣稳定,确保“一国两制”实践行稳致远。港区国安法是要打击极少数人,从而让大多数人的利益和安全得到维护。值得注意的是,“保障香港的长治久安”作为一项重要政策目标过去较少提出,显示中央日后对此必会高度关注和大力促进。

  

   大幅压缩外部势力活动空间

   回归以来,香港的长治久安是中央和香港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政治渴求,而事实反而是香港长期处於管治艰难和政局动荡的困境。香港外部和内部敌对势力的肆意干扰、爱国阵营政治力量散漫不足、香港特区政府多年来陷於劣势弱势和香港社会上维护国家利益和安全的意识和责任感匮乏等乃主要原因,而那些长期存在於香港的各种深层次社会、经济和民生矛盾和难题当然也是导致政局不稳、政治鬥争频仍的重要因素。

   对中央而言,制定港区国安法是在迫不得已和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出台的重大举措。在美国全方位遏制中国崛起,外部势力和香港内部反中反共、反政府势力加紧勾结、多次在香港策劃动乱和意图夺取特区管治权,以及香港自身无法无力摆脱政治困局的严峻形势下,中央果断出手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不单必要,而且十分紧迫。

   毋庸讳言,港区国安法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完全和彻底消除所有对香港长治久安不利的因素,特别是那些存在已久的深刻因素,但它却肯定可以为香港构筑一系列让香港将来能够实现长治久安的有利条件。

   首先,港区国安法可以大幅压缩外部势力在香港的活动空间,削弱它们干预香港事务的能力,减少它们联同香港内部敌对势力在香港製造鬥争和动乱的机会。外部势力特别是美国和“台独”势力在2014年非法“佔中”和去年中开始爆发的“修例风波”中都充当了相当积极的策劃和资助的角色。除了官方机构外,各种半官方、非政府组织、民间机构乃至众多的间谍和情报机关都是主要的“黑手”和推手。港区国安法可以阻止外部势力把香港变成情报、宣传、渗透和颠覆基地,不让他们通过在香港扶植、培训、资助、组织、指挥和动员反中反共和反政府势力来发动港版“颜色革命”和各种鬥争和动乱。

   第二,在失去外部势力的支持和保护下,香港反对势力的政治能量会大幅萎缩,其在香港的社会基础会愈趋狭隘,招募和培训人员的能力也会不复从前。日后他们在香港的活动会受到越来越有力和严厉的法律约束,其政治前景也会越来越暗淡。美国、个别西方国家和“台独”势力虽然疾言厉色、声色俱厉地谴责和反对制定港区国安法,但却无法拿出一些能够对香港和中国内地造成严重伤害而自身却不用付出重大代价的“制裁”和“报复”政策措施。

   对此,香港的反中反共、反政府分子显然感到十分失望和沮丧,甚至产生“被背叛”的悲凉感觉。外国和境外势力能够给予他们的支持和资助在港区国安法颁布实施后将会大为减少。反对派及其支持者也会明白到再也不能依仗外部势力来保护自己,更会意识到外部势力既不可靠,又缺乏能力,基本上只是口惠而实不至,他们只是用完即弃的棋子而已。

   长期以来,反对派利用立法会作为与中央和特区政府鬥争的重要平台。儘管反对派议员只佔有少数议席,但他们却出尽浑身解数,甚至不惜以暴力和肮髒手段干扰、阻挠立法会运作和特区政府的有效管治。全国人大常委会2016年对基本法第104条的释法和即将颁布实施的港区国安法对约束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在立法会的言行会发挥很大作用,大大减少立法会作为对中央和特区政府鬥争平台的作用。

  

   “港独”势力必将日暮途穷

   反对派如果要当立法会议员,他们必须宣誓真诚效忠国家、香港特区和拥护香港基本法,否则不但会失去议席,也要承担法律责任。如果他们要参加立法会选举,他们也要令选举主任相信当选后会履行誓言,不然他们便得不到候选人的资格。这样一来,反对派即使侥倖获选而成为议员,也不可能把立法会作为反中反共和反政府的基地,并藉此捞取政治资本,而部分原来支援他们的激进势力也会捨弃他们。

   港区国安法他日颁布实施后,反对派不但不能在立法会进行反中反共和反政府活动,也不能在区议会和所有谘询与法定组织、社会上进行相关活动,反对派在英国人的“殖民管治”下和在回归后“享有”的反中反共“机会”亦会大幅减少,他们的政治动员能力会大幅下降。大部分香港人也会因为害怕触犯港区国安法而不敢跟反对派走得太近。

   反对派内部相信会在港区国安法颁布实施后出现严重的内讧和分化,并因此而失去不少政治能量和战鬥意志。反对派在对日后的发展路向,内部不同派系之间的关係,鬥争策略、目标和物件,应否聚焦於经济、社会和民生问题,与中央和内地的关係,与香港特区政府和爱国力量的关係,与外部势力的关係等重要问题上肯定会出现明显的分歧和裂痕。

   在缺乏外部势力的有力支持和配合下,反中反共和反政府势力的群众越来越多是那些激进和分离主义分子。这些人的行为会愈趋偏激,会越来越多做那些对香港不利的事情,但也只会让他们越来越脱离群众。反对势力,尤其是激进和“港独”势力将日暮途穷,越来越得不到香港人的同情和支持,在政治上愈趋边缘化。随着反对势力在香港日渐式微,其阻挠和破坏特区管治的能力也势必下降。

   第三,由於反中反共和反政府势力的百般阻挠,基本法第23条在香港回归后迟迟未能完成本地立法工作,再加上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上的原有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又不完备(比如英国人在撤出香港之前解散了警队个别部门和弱化了部分原有法律),香港反对派遂可以不断策动反对和打击国家、中央政府和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行动。

   一直以来,反对派依靠一系列极具挑衅性和分化性的反中反共政治议题,来煽惑香港人特别是年轻人对国家民族的仇恨和敌意,从而吸引外部势力的关注、支持和资助。

   其中,反对派不断利用内地的政治风波,在香港散播对国家和中央偏见、敌意和仇恨的思想。他们也经常利用和“重新包装”内地发生的“法治”和“人权”事件,来激起香港人对内地政府的不满和对内地所谓的“人权鬥士”的同情,藉此抹黑内地和中央。

  

   敌对势力动员力严重受损

   他们更可以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勾结外国势力(主要是美国和英国)和境外势力(主要是“台独”分子)在香港兴风作浪,利用外部势力对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施加压力。港区国安法颁布实施后,这些行动会受到相当的制约,从而大幅减少反中反共分子的政治煽动和动员能力。

   第四,制定港区国安法充分表明了中央决心把对香港特区的全面管治权,与香港特区的高度自治有机结合起来,更好地驾驭和改变香港的政治局势,更有力地领导和驾驭公务员队伍,确保香港特区能够在免受内外敌对势力的干扰下实行良好和有效管治。换句话说,在中央的坚强领导下,中央、特区政府和爱国力量共同组成一股强有力的、广义的“管治力量”,强势应对内外敌对势力的挑衅,联手强化香港特区的管治能力、处理和解决香港存在已久的种种深层次社会和经济难题、加速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和促进香港的产业转型和经济发展。

   第五,自从中央积极发挥在香港事务上的主导作用以来,特区政府和爱国力量的士气大振、鬥志高昂。在中央的领导、鼓励和监督下,特区官员和爱国阵营的政治信心大增,政治战鬥力亦大为提高,并且能够主动对内外敌对势力予以打击和还击。爱国阵营的团结性和纪律比以前有所改善。香港特区政府与爱国力量的合作和互信亦有所增加。在新的政治形势下,在爱国力量和反对势力的力量此消彼长下,壮大和团结爱国力量的条件越来越有利,估计更多的香港精英人才愿意投身爱国阵营。有志从政的香港人更会明白到只有加入爱国阵营才能发展自己的政治事业,舒展抱负,并报效香港与国家。只有在一股强大的爱国力量支撑下,长治久安在香港才能实现。

   第六,港区国安法让香港特区拥有更有力有效的法律工具,去处理长期潜伏在媒体和学校裏面的反中反共和反政府分子,防止内部敌对势力控制的传媒和教育工作者,利用“新闻自由”、“教学自主”、“院校自主”作幌子,向社会大众尤其心智未成熟的青少年散播反中反共和反政府的虚假资讯和敌对情绪,驱使他们参与各种违法和暴力行动,致使部分青少年因为堕入法网而前途尽毁。在香港其他法律(包括被“启动”的一些旧有法律)的配合下,港区国安法足以禁止那些人以媒体和学校为基地去组织和策动针对国家、中央、政府乃至社会的违法、暴力和破坏行动,并因此而挽救大批可能误入歧途的青少年。

  

   “港独”势力再无立足之地

   “港独”和其他各类分离主义在港区国安法颁布实施后再无立足之所。那些或明或暗宣扬和灌输“港独”和其他分离主义思想的势力难以在社会上生存。

   港区国安法颁布实施后,香港特区政府有足够的法律手段惩罚、取缔和约束那些势力。不仅如此,学校的负责人亦获得了更多理据、胆量和能力去取缔那些在校内活跃的非法政治组织和活动。

   第七,港区国安法可以为在香港推进国民教育铺平道路。全国人大通过的“决定”要求香港特区政府开展国家安全教育并要定期向中央政府提交报告。可以预期,特区政府将会更积极地以国家安全教育为中心全面推广国民教育。

   国家安全教育除了让学生和公众明瞭国家所面对的国家安全威胁和他们在维护国家安全上的责任外,更可以提升他们对国家民族的认识和认同、家国情怀、对中国历史特别是近现代史的正确理解、对香港所处身的国际局势的了解,和对内地与香港的唇齿相依关係的感受。在越来越多香港人尤其是年轻人的家国情怀不断提升的良好环境下,内外敌对势力要在香港挑起针对国家民族乃至香港特区政府的意图也越来越难得逞,而“一国两制”在香港行稳致远也就越有保证。

   第八,港区国安法颁布实施后,在很大程度上会改变部分香港人对中央的政治心理预期,降低了他们参与敌对势力策动的、矛头指向国家和中央的鬥争行动。当香港人不再认为外部势力特别是美国能够吓倒中国,不再相信中央会害怕在香港激起反中央情绪,不再认为中央会忌惮香港的“民意”压力,不再以为中央会担心香港和内地经济受损、不再认为中央会担心香港的反对势力因此而壮大,不再觉得大陆会忌惮台湾民众会进一步抗拒“一国两制”、不再以为中央会畏惧西方对香港施加种种制裁而不敢出手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不敢採取行动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全面準确实践的时候,他们对香港外部和内部的敌对势力的支持和依靠会快速动摇和萎缩。制定港区国安法显示出中央下定决心,不惜一切维护国家利益和安全的钢铁意志,也大大出乎香港人意料之外。

   中央的霹雳手段对香港人的政治心理产生了巨大的震荡,也在根本上减少了香港人响应内外敌对势力与中央鬥争对抗的动机和意欲。

  

   香港未来发展一片光明

   第九,长远而言港区国安法的颁布实施对香港的民主发展有利,香港的民主前景也因此而一片光明。如果中央不再需要担心因为香港的民主发展会让内外敌对势力夺取香港特区管治权,从而把香港变成危害国家安全的基地,则中央对香港民主发展的态度也会更趋积极。一直以来,民主发展是不少香港人的最大政治诉求,而内外敌对势力则不断利用这个诉求来动员群众和发动针对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的政治鬥争,并以此来捞取政治资本。

   讽刺的是,正是因为内外敌对势力对中央的对抗姿态和行动,才让中央对香港的民主发展有所顾虑。一个能够切实有力维护国家安全的香港特别行政区,肯定会在中央的支持和祝福下获得更广阔的民主发展空间。当大部分香港人的民主诉求逐步得到满足的时候,不少政治怨气会逐步消散,香港的管治和政治局面也必然会焕然一新。

   最后,港区国安法让香港得到一件强有力的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利器,让香港能够切实担负起在“一国两制”下它必须履行的宪制责任,从而为“一国两制”在香港的长期实践提供稳固的保证。港区国安法的颁布实施,将进一步巩固和强化香港作为国际金融、贸易和服务中心的地位,有利於香港的长远经济发展,更会加快加深香港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上的角色和加快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速度。一个能够让“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经济持续增长、产业结构不断转型、民生逐步改善和年轻人得到源源不绝发展机会的香港,肯定也会是一个能够达至长治久安的香港。

  

   刘兆佳,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荣休讲座教授、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

    进入专题: 港版国安法   香港问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760.html
文章来源:大公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