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洋:古代希腊的城邦与宗教——以雅典为个案的探讨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3 次 更新时间:2020-05-17 19:23:34

进入专题: 希腊宗教   希腊城邦   雅典  

黄洋  

   希腊宗教常常被看成是一个具有内在一致性的崇拜体系。本文提出, 希腊人的宗教崇拜实际上为城邦提供了基础。宗教崇拜在城邦政治共同体意识的型塑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城邦内部不同社会组织层面的宗教崇拜共同织造了城邦的社会与政治结构。反过来, 宗教崇拜也是以城邦为基础的。城邦对所有宗教崇拜进行细致的管理, 并且通过宗教崇拜表达其意识形态。因此, 希腊宗教实质上是城邦宗教, 宗教和政治是融为一体的。

   关键词:希腊宗教; 希腊城邦; 雅典;

  

   公元前415年, 时值伯罗奔尼撒战争处于最为胶着的阶段, 雅典公民大会通过决议, 决定派遣主力舰队远征西西里, 希冀借此一举扭转战争的不利局面。就在舰队整装待发的前夜, 雅典城内随处可见、用作界标的大部分赫耳墨斯头像 (Hermai) 被人破坏。雅典人大为震惊, 城邦立即公告悬赏捉拿破坏者, 认为这是阴谋颠覆民主政体的企图。这一戏剧性事件如此栩栩如生地反映了战时雅典政治与社会生活的面貌, 以至于有必要引用修昔底德的详细记述:

   与此同时, 在雅典人的城市中有如此多的石雕赫耳墨斯头像。它们是以当地风格雕成的四方形石雕, 许多树立在私宅和圣地的大门前。一晚其中的大部分表面被全然凿毁。并无人知晓这是何人所为, 但 (城邦) 通告以大额赏金捉拿他们, 并且投票决定, 如有人知晓其它不敬神的行为, 若愿意, 应毫无畏惧地举报, 无论是公民, 还是外邦人或奴隶。而且他们 (雅典人) 把此事看得更为严重, 因为它被看成是远征的不祥之兆, 而且同时也是阴谋政变和推翻民主政治 (demos) 的一部分。

   因此一些外邦人和随从举报, 不是有关 (毁坏) 赫耳墨斯头像的事, 而是此前年轻人在欢娱醉酒后破坏另一些雕像, 和轻侮地在私人家里举行秘仪节(mysteria) 仪式的情况, 并且指控阿尔基比阿德斯参与其中。 (1)

   这里提到的秘仪节指的是雅典人在埃琉西斯祭祀谷物女神得墨忒耳及其女儿科瑞 (通称两女神) 的公共节日。修昔底德接着告诉我们, 雅典人相信了举报人所说, 认为这是寡头政治或者僭主政治的阴谋, 因此大肆搜捕可疑者, “以卑下之人的证言逮捕公民中之最有价值者” (2) 。最后被捕者中有人坦白参与破坏赫耳墨斯头像, 并供出同谋者。雅典人释放了坦白者, 对同案犯进行审判, 处死了其中业已被捕者, 并宣布判处在逃者死刑。被指控者包括力主西西里远征、并业已率军抵达西西里的三名将军之一阿尔基比阿德斯。雅典人遂遣舰西西里, 命他和其他一些受控者回国受审。结果阿尔基比阿德斯中途脱逃, 投奔了斯巴达一方。 (1)

   从一件幸存下来的铭文中我们得知, 这些亵渎神明者的财产全部被没收拍卖 (2) , 从另一方面证实了修昔底德的记载。这个戏剧性的事件实际上向我们提出了诸多问题, 如破坏者的动机是否真如雅典人所怀疑的那样?为什么雅典人会把破坏神像、亵渎神明的事件看成是颠覆政权的阴谋?间接而言, 它还指向一些更为根本性的问题, 例如在古代希腊, 政治与宗教之间存在着怎样的关联?又或者古代希腊宗教有着怎样的根本特征?带着这些问题, 本文试图以公元前6至4世纪末的雅典城邦为例, 通过剖析雅典城邦与雅典人宗教崇拜之间的关系与互动, 来揭示古代希腊宗教崇拜的一些重要特征。就很多方面而言, 雅典也许都不是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城邦, 但就宗教崇拜的基本特征而言, 雅典和其他希腊城邦并无根本性不同。

   在展开讨论之前, 还需要对一些基本的概念进行解析。长期以来, 希腊宗教一直被看成是希腊文化的核心内容之一而备受学者们关注, 并成为古希腊文明研究中的一个重要领域, “希腊宗教”也成为一个概念范畴。早在1903年出版的《希腊宗教研究引言》中, 英国学者简·郝丽生就业已将“希腊宗教”看成是一个理所当然的概念范畴了 (3)。此后直至20世纪后期, 这个概念范畴在诸多权威著述中得到沿用。 (4) 然而学者们逐渐意识到, 这一概念存在着局限性。首先, 古希腊人并没有等同于现代意义的“宗教” (religion) 概念, 古希腊语中也没有单独用于表述“宗教”这一概念范畴的词语, 含义最为接近的词是eusebeia, 意为“敬奉神明” (5) 。其次, “希腊宗教”也不是一个单一的体系。诚然, 荷马史诗和赫西俄德的《神谱》给予了希腊人神明信仰上一定程度的统一性, 使得全希腊人都信奉一个大体统一的神系。但在古代希腊并没有一本圣书, 希腊宗教亦非圣书宗教, 作为宗教信仰载体的神话和传说不断受到重述和不同解释, 不同区域、不同人群的说法往往有所不同。而且不同城邦、不同社会各有其保护神, 其神系的具体结构各不相同, 亦即不同神明在不同城邦神系中的地位各不相同。因此, 虽然希腊宗教仍然被视为有效的研究范畴, 但越来越多的学者注意到, 希腊人的宗教信仰与崇拜更多地、甚至主要是以城邦这一社会群体为基础进行的。 (6) 也因为如此, 有学者提出, 希腊宗教从根本上来说是城邦宗教(polis religion) 。 (7)

   城邦宗教的特性最为清楚地表现在崇拜仪式之中。相对于以圣书为基础的一神教而言, 希腊宗教更多地以敬神与祭神仪式作为表现形式, 而不是以信念与信仰的方式表现出来。为数众多的神明都有其祭坛、神庙与圣地, 它们成为崇拜仪式的中心。每个神明的祭祀都有固定的时节和日子, 此时人们从四面八方赶到其崇拜圣地, 参加祭祀活动, 由此形成了祭神的节日。这些节日中有些是全希腊人都参加的, 如祭祀宙斯的奥林匹亚节, 祭祀阿波罗的庇底亚节 (Pythia) , 但大部分祭神节日都是地方性的。这个地方性崇拜网络在很大程度上形成了城邦的基础。法国学者德·波里尼阿克的一项重要研究表明, 宗教崇拜是导致希腊城邦兴起的一个主要因素。城邦兴起的基础是一种共同体意识的形成。而同一地方的人们对特定祭神仪式、尤其是崇拜中心祭神仪式的共同参与将他们联系起来, 使他们产生了认同和共同体意识。因此, 宗教崇拜的共同体奠定了政治共同体的基础, 城邦制度即在此基础上兴起。 (1)

   城邦的中心圣地位于城市中心, 通常是祭祀城邦保护神的地方。但在中心圣地之外, 还有一些德·波里尼阿克称之为“非城市中心圣地”或是“城市外(extraurban) 圣地”的崇拜中心。它们和城市中心的圣地形成互动, 城市中心圣地使人们定期集中到中心, 而城市外的圣地则使城市中心的居民定期流向乡村, 这样边缘地区的居民也获得了一种中心地位, 从而以一种互动的方式联结成一个平等的共同体。就雅典而言, 中心圣地自然是崇拜城邦保护神雅典娜的地方, 建于雅典卫城之上, 这里先后建起三座敬奉雅典娜女神的神庙, 分别为巴特侬神庙、埃瑞克特昂神庙和胜利女神雅典娜神庙 (2) 。一年一度, 雅典人一连数日举行祭祀雅典娜的大型活动, 称为“泛雅典人节” (Panathenaia) , 意思为“全雅典人的节日”。这也是雅典最为隆重的节日, 标志着新年的开端。节日的主要活动包括竞技比赛、欢庆夜 (pannychis) 和盛大的游行。竞技比赛包括体育、马术和音乐竞赛。从庇西斯特拉图统治时期开始, 部分体育竞技邀请其他城邦的希腊人参加, 但仍有部分竞技仅限于雅典人之间, 而且大多是部落间的竞赛, 包括火炬传递、赛船和马术。 (3)

   除了奴隶以外, 所有的雅典人———包括外邦人———都可以参加游行。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从迪皮隆城门 (Dipylon Gate) 出发, 沿着穿过市政广场的泛雅典人节大道, 到达雅典卫城。不过只有雅典公民能够进入卫城, 参与卫城中的祭祀仪式。节日期间还要宰杀成百乃至几百头公牛作为牺牲品, 举行盛大祭餐, 人们共同分享酒肉。 (4) 另一个重要的中心圣地是位于卫城南坡上的狄奥尼索斯圣地, 狄奥尼索斯大剧场是它的一部分, 每年在这里举行的大狄奥尼索斯节 (又称“城市狄奥尼索斯节”) 是祭祀狄奥尼索斯神的最大节日, 成千上万的雅典人参加祭礼, 观看戏剧, 以多种方式敬奉酒神和戏剧之神。

   在中心圣地的盛大祭祀活动之外, 一些城市外乃至边缘地区的圣地也是崇拜的中心。雅典主要的非城市中心圣地包括崇拜谷物女神得墨忒耳及其女儿科瑞 (Kore) 的埃琉西斯秘仪所在地埃琉西斯(Eleusis) 、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的崇拜中心布饶戎 (Brauron) 、以及波赛冬和雅典娜的一个崇拜中心苏尼昂 (Sounion) 。前两地都有祭神的节日。每年秋天, 雅典人在埃琉西斯举行祭祀得墨忒耳和科瑞女神的节日, 称为“秘仪节” (Mysteria) 。先是在节日开始的前一日 (Boedromion月的14日) , 由祭祀官宣布节日开幕, 并申明禁止“不洁者和语言不同者”参加, 意即杀人者和外族人不得参加。 (5) 当日得墨忒耳的女祭司在雅典预备公民 (epheboi) 的护送之下, 把封装在篮子里的“圣物” (hiera) 从埃琉西斯送到雅典市政广场上的埃琉西斯庙 (Eleusinion) 。节日头几天的祭祀活动主要在雅典举行。而后盛大的游行队伍从雅典出发, 步行30公里, 沿“神圣大道”将“圣物”护送至埃琉西斯的两女神 (得墨忒耳和科瑞) 圣地, 在专门的大厅 (称为Telesterion)举行庆典, 见证祭祀官员开启“圣物”。最后宰杀牺牲品, 举行大型公共祭餐。 (1)

   值得注意的是, 无论是中心圣地还是边缘圣地的主要祭祀活动都包括中心城市雅典和边缘地区的互动以及公共祭餐。秘仪节的活动尤能说明问题。虽然节日是在埃琉西斯举办的, 但其中的一部分活动却在雅典进行。而且在雅典城内还专门修建有埃琉西斯庙, 用于和埃琉西斯秘仪的互动。实际上, 在雅典城内为边缘圣地修建相关联的庙堂并不是罕见的。除埃琉西斯庙外, 在雅典卫城上还建有和布饶戎圣地相关联的布饶戎的阿耳忒弥斯 (Artemis Brauronia) 圣所, 在布饶戎举行的崇拜阿耳忒弥斯女神的节日同样也包括从雅典到布饶戎的游行。 (2) 此外, 在斯基戎 (Skiron) 、法勒戎(Phaleron) 和庇莱俄斯 (Piraeus)的祭祀节日期间, 也举行从雅典到这些地方的游行。 (3)

   通过祭祀节日的互动和公共活动, 城邦中心城市和边缘地区密切联系在一起, 形成一个认同高度一致、紧密团结在一起的共同体。

在全体城邦居民都参与的主要崇拜中心的大型祭祀活动之外, 还有大量地方性或亚群体的崇拜活动。雅典城邦内的各级地方组织, 无论是“部落” (phyle)、还是“兄弟会” (phratry) 、“宗族” (genos) 和村社 (demos) 都举行自己的崇拜活动。在此需要对这些组织作进一步说明。传统说法认为, 雅典的“部落”、“兄弟会” (旧译“胞族”) 和“宗族” (旧译“氏族”) 是原始社会血缘组织的存留。这实际上是将19世纪人类学研究的概念植入古代希腊, 将它们同古希腊文中的这些词语简单对应的结果。实际情况却要复杂得多。古希腊语中的“部落”源于表示血缘组织的词, 但到古风时代和古典时代, 它早已不代表血缘组织, 而成为表示城邦社会军事组织的词语了。 (4) 在雅典, 它明确表示城邦的下一级行政区划。“兄弟会”和“宗族”虽然带有血缘组织的色彩, 但并非完全如此。“兄弟会”是雅典男性的地方团体, 所有男性公民事实上都属于某个“兄弟会”, 其成员包括血亲成员, 但也包括非血亲成员。 (5) “宗族”具有类似的特征。它表面上表示出自同一祖先的家族, 但却并非一定由真正具有血缘关系的家庭组成。宗族所认同的祖先通常是传说中的英雄, 而家庭或家族的祖先则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学者们的研究表明, “宗族”更多的是后来虚构的家族群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希腊宗教   希腊城邦   雅典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325.html
文章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Peking University(Philosophy & Social Sciences) 2010年06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