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庆国:新冠病毒:冲击、应对及中国选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86 次 更新时间:2020-05-07 14:12:14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贾庆国  

   题记

   2020年4月27日,北大国发院EMBA论坛第32期活动邀请到了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前院长贾庆国教授,他为大家分享了新冠疫情中社会公众最为关心的十个问题和答案,希望借此思考,人类可以携手走向更光明的未来。

  

   一、对这次国际新冠疫情到底怎么看?

   从某种角度来看,这次新冠疫情大流行是全球化时代的必然产物。全球化给人类带来了重多福利,但也带来了很多的挑战。这次让我们感到刻骨铭心的挑战就是新冠疫情。它来势汹汹、覆盖面广、冲击大,而且冲击是全方位的。政治上,国际关系经受考验,疫情开始的时候,有些国家,特别是欧洲国家大都选择了各家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做法,平添了不少不满和怨恨。后来他们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又开始弥补。

   经济上,全球股市崩盘、企业倒闭、工人失业,世界经济瞬间陷入严重危机,有人说比1929年经济大萧条还糟糕;安全上,瘟疫已经传染到了军队,美国四艘航母的官兵被感染,不得不中止行动。如果疫情延续蔓延,许多难以预料的安全问题还可能发生。

   安全上,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某个拥核国家疫情泛滥,导致政治动荡,军队失控,这种事想着都挺可怕的。

   面对这次疫情,许多发达国家反应迟钝、应对不利,造成国内疫情蔓延和大量人员染病或死亡。为什么这些国家会犯这等错误?

   我想可能是因为几个原因。

   一是病毒非常狡猾,传播力非常强,有很多无症状感染者,传播的方式又是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和空气,和呼吸的传染,这个很难防。

   二是跟这个相关的,就是真正有效控制疫情的办法对正常生活的冲击太大,控制疫情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通过社交隔离阻断病毒传播,也就是最大限度地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但这么做势必给国家的生活、经济和政治带来巨大和不可估量的影响。对正常生活的影响是不仅不能到外面吃喝玩乐,而且连正常的生活,像锻炼身体、遛狗、走亲访友也不行,在西方国家的人看来,这是对人身自由和权力的严重侵犯。对经济的影响是关店关厂、停工停产,这就意味着企业有开支但没收入,这也就意味着时间一长大量的企业会破产、大量的员工会失业,银行出现大量的呆坏账,股市崩盘,经济衰退。

   三是这个病毒它虽然狡猾和传播力强,但是得病致死率不高不低,比起非典、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症要低很多,但是比流感又高不少,流感的死亡率好像是千分之一,新冠肺炎的死亡率是它的10倍左右。

   上述情况导致不少国家在如应对疫情问题上很纠结,纠结在于拿不准是采取隔离阻断措施呢,还是采取群体免疫的措施。隔离阻断可以有效控制疫情但代价很高。

   群体免疫听起来不错,但很难实行。所谓群体免疫就是让大家都染上新冠病毒,反正死亡率不高,死的人本来也因为各种疾病活不长,等大家病都好了,具有免疫能力了,这个疫情就算过去了。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可以避免限制人身自由,避免停工停产,对人权和经济的冲击会小很多。当然,即使这样做也要循序渐进,确保医疗设施充足,能够使那些病重的人能看上病、得到有效的救治。群体免疫理论上可行,但涉及让一部分人先死,伦理上和政治上都很难接受。所以,到现在为止没有几个国家真正敢直接试的。

   这种情况是这些国家最初犹豫不决的根本原因。虽然最终大多数西方国家都采取了隔离阻断的方式,但是前期的犹豫还是耽误了阻断传播的最佳时机,使得疫情有机会泛滥。反而是发展中国家对自己的防疫能力没那么自信,大都早早就采取了一些阻断隔离的措施,防疫效果到现在为止要好些。当然,这些国家不仅公共卫生体系落后、国家能力也很弱,防范也面临很大的问题。

   疫情未来的发展充满不确定性。西方国家的疫情虽然开始趋于稳定,但是出于复工复产、重启经济的需求现在要解除一些隔离措施,所以还有可能反弹。发展中国家疫情蔓延的情况正在加重,中国也面临第二拨疫情的风险,所以未来疫情的风险还是很大的。

   疫情最终能否得到控制,还要看特效药和疫苗的研制。如果研制成功,可迅速控制疫情,但这需要时间,特效药还没有,传说中的特效药,比如说瑞德西韦,现在还没有展现出预期的效果。关于疫苗研制最普遍的说法,是最少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也许会更长。在这个期间如果出现病毒变异,那就更难说了。所以这次疫情什么时候结束,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二、对这次疫情中美两国应对的效果怎么看?

   中国开始的时候对这个病毒不了解,因为它是一个全新的病毒,没有想到它会有那么大的传染力和杀伤力,所以也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此外,由于担心人们恐慌,也没有及时采取更加有力的措施应对,因为你一采取这些措施大家就知道了,大家知道了就可能出现恐慌,可能是觉得在事实没有搞清楚的情况下拿不准这样做有没有必要。直到后来问题严重了,才开始重视起来和采取强有力的应对措施。虽然耽误了一些时间,但总算是亡羊补牢,阻止了疫情在更大范围内的蔓延,最终取得了现在这个阶段性的胜利。

   虽然中国的疫情比美国早2个月左右爆发,但美国无视中国的经验和教训,犹豫不决、行动迟缓、一错再错,耽误了宝贵的时间,致使疫情大规模泛滥,给美国和世界带来巨大的伤害。现有信息表明,美国政府不止浪费了两个月的时间,早在去年11月下旬,美国的外交和情报部门就开始关注这个疫情,并且上报,要求美国政府高层重视这个问题,但特朗普没有把它当回事。今年1月31日,特朗普政府虽然宣布除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以及他们的直系亲属之外,禁止所有在过去两周到过中国的人入境,但现在看来,当时这个决定,主要还是为了让美国感染人数的数字上好看一点,而不是因为特朗普政府对这个疫情真的重视。所以,我们听到美国卫生部长阿扎尔在宣布执行这个政策的时候不断地强调美国公众当时面临的直接风险很低。直到3月中旬问题严重了,特朗普政府才真正重视这个问题,并开始实施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但那个时候疫情已经蔓延开来。

   从截至目前两国应对的效果来看,中国远远胜过美国。如果考虑到中国在总体国家实力,特别是科技实力与美国仍存在较大差距这个现实,中国的应对效果更加突出。虽然前期出现了一些大的问题,中间也有一些局部的问题,但总体来说中国政府后来采取的措施是迅速果断、科学合理、协调有序、执行到位。先是下决心对武汉实行封城,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从全国各地调拨大量人力物力资源支援武汉,并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了非常严厉的应对措施,这才逐步控制了疫情。中国这次对疫情的应对充分展现了中国政府的权威和能力。

   美国的情况则相反,联邦政府高层对疫情的判断连连失误,对疫情的应对措施迟迟不到位,主要领导人特朗普不仅领导缺位,而且添乱。各州各自为战,采取的应对措施力度有限,执行也不到位,结果导致疫情迅速蔓延,直到难以收拾的地步。等美国真正动员起来的时候,灾难性的后果已经非常明显了。

   这是一个中美应对疫情到现在为止的效果对比图,美国的确诊人数是中国的十几倍,死亡人数也是中国的十几倍。这对于美国来说,对于一个人口比中国少,科技比中国发达、疫情爆发时间比中国晚两个月的国家来说,这是不可原谅的事情。

   有人可能会质疑中国官方公布的数字,像特朗普政府的一些人就公开表示中国的数字是不可想象的低。那么,我们不妨看看香港的统计,香港的统计是独立做的,透明度非常高。

   即使拿香港和纽约相比,美国控制疫情的效果也是非常失败的,香港的人口750万,纽约市是850万,香港每年的旅客是6514万,美国纽约是6520万,差不多。每年中国大陆的旅客,香港是5100万,纽约市是110万,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人数比纽约多得多。离武汉的距离,香港是919公里,纽约市是12033公里,香港离武汉比纽约要近得多。但是,从截至4月20号的统计数字看,香港确诊1024个,纽约市135000人。香港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是4人,纽约市是13157人。两个城市应对的效果截然不同。美国的应对怎么看都是非常失败的。

   对未来中美应对疫情的前景怎么看?在应对疫情第一轮行动中,中国完胜美国,但是最终鹿死谁手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这是因为第一轮中国主要靠的是中国政府的正确判断(在犹豫一段时间后),和中国强大的群防群控组织和实施能力。

   美国主要靠的是强大的科技能力,突出表现在病毒检测手段、病毒疫苗和药物的开发上。由于疫情的特殊性和科技能力发挥作用需要时间,中国在抗疫第一阶段的成功也就顺理成章了。

   但是,疫情的控制或者消除,最终取决于两个因素,一个是群体免疫,也就是让人口多数人感染并形成免疫能力;另一个是科技突破,也就是研制出特效药或者疫苗。目前由于美国的感染率高、科研能力强,所以它在这两个方面都具有一定的优势。群体免疫的代价太高,要通过让多数人都感染上,然后形成免疫能力,从而控制疫情。这种做法成本太高,很多人会死。中国不太可能会效仿。于是,中国能否率先实现科技突破,开发出特效药或疫苗来,就成了其能否笑到最后的关键。对此,我们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三、为什么美国和欧洲国家在这次应对疫情上比一些发展程度低的东亚国家要差?

   这里说的东亚一些国家和地区,指的是中国、中国香港、中国台湾、韩国、越南、泰国,甚至日本和新加坡。这次美国和欧洲国家应对疫情的效果比这些国家和地方都差,格外引人注目。

   有人说美国应对疫情糟糕是因为特朗普个人的原因,有人说是制度差异的原因,也有人说是文化差异的原因。我觉得跟这些因素都有关,但是可能需要进一步的分析。

   首先特朗普的应对确实很糟糕,这个人自大狂妄、自相矛盾、不负责任,是史上最糟糕的领导之一。但其他一些发达国家的领导人还是比较正常的,那如何解释那些国家应对疫情的情况也很糟糕?所以,还不完全是个人的因素造成的。

   第二是政治体制的因素好像也没那么重要,对于中国来说可能是很重要的,中国应对有力,跟中国的政治体制有关。但政治体制因素没法解释韩国、越南、泰国、香港、澳门、台湾,以及东亚一些其他的国家和地区的情况。这些国家和地区并没有实行中国大陆这样的政治体制,但它们的防疫效果也很好,有的地方比中国大陆还有效。

   最后,文化的因素好像也不能完全说明问题,比如说日本和新加坡都是东亚国家,现在看来,它们的防疫成效就比其他一些东亚国家和地区的防疫成效差很多。

   我认为回答这个问题可能需要同时考虑四个因素,美国和欧洲国家应对效果差应该是四个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

第一个因素是这个疫情的特殊性。它和其他的传染性疾病不太一样。由于无症状传播的存在,遏制这种传染病要求大规模和严格限制人与人的接触,也就是限制人的部分权利和自由,这对于崇尚个人权利和自由的西方国家是难以接受的。此外,这个疫情的死亡率又不高又低,远低于非典、埃博拉和中东呼吸综合症,但是又远高于流感,这使得西方国家很难下决心采取隔离阻断措施,很多人认为如此牺牲个人权利和经济来控制疫情是得不偿失的。这是为什么,西方许多人抵制甚至抗议实施隔离措施,有报道说现在很多美国人还在抗议。这些人认为这个疫情就是流感,只不过稍微严重一点,限制人的自由和关闭经济既违反人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新冠肺炎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公共政策与治理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186.html
文章来源:北大国发院EMBA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