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维:中国“新青年”与“全球治理”的方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0 次 更新时间:2020-05-06 11:00:24

进入专题: 新青年   全球治理  

潘维 (进入专栏)  

  

   同事们、同学们:

   我占用10分钟谈谈我从这次全球疫情中获得的两个认识。

   第一个认识是:人类群体间的生存竞争并非取决于群体与群体间的竞争,而取决于每个群体应对大自然的能力。一个群体应对大自然能力的强弱,塑造该群体与其他群体生存竞争的胜负,即塑造群体与群体间的关系。这应是个新认识。

   与这新认识相关的第二个认识是:一个群体中青年的状态塑造这个群体应对大自然挑战的前途,也因而塑造这个群体与其他群体关系的方向与前途。今天是中国的青年节,节日起源于百年前我们北大青年发起的爱国运动。此时此地,讨论我国青年应对生物危机时的状态,大有助于理解“全球治理”的前景。

   我将首先定义中国的“第二代新青年”,其次评论这代青年在中国应对自然灾害中的表现,最后讨论这代新青年如何塑造中国与世界的未来,即“全球治理”的方向。

  

   一、中国的“第二代新青年”

   依中国传统,30年代表“一代人”。因为“新中国”,我国的青年称为“新青年”。五星红旗下出生的“第一代新青年”指的是50后、60后和70后;“第二代新青年”指的是80后、90后和00后。

   新中国的“第一代新青年”与更早的中国革命那代青年一样勇敢和勤奋,是创造中国奇迹的脊梁。然而,源于“冷战”中跌宕起伏的不同个人经历,这代人而今对新中国历史的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存在认知分歧,对西方的认识也有分歧。

   “第二代新青年”基本没有贫困记忆,在接连不断的中国经济奇迹中长大,形成相似的“三观”。他们一如既往地勇敢和勤奋,但关注的问题与第一代已有天壤之别。他们对所谓“自由世界”与“非自由世界”的“冷战”越来越陌生和冷淡,对冷战对抗的“两分”话语(dichotomies)——民主与专制两分、法治与人治两分、市场与政府干预两分——越来越厌烦。他们既没有对西方的轻蔑或恐惧,也没有对西方的仇恨或崇拜。他们平视中国以外的世界,不再俯视或仰视,不会因为与西方关系改善而欢呼,也不会因为这关系恶化而惊恐。

   “第二代新青年”在意生态环境,在意性别平等,在意讲话礼貌;他们有能力理解外国语言,努力理解中外历史和文化的差别。他们消息灵通,熟练使用先进技术,搜索和判断信息的能力远超上一代人。他们对技术信息特别敏感,热衷于创造性地运用全人类智慧解决具体问题,特别是如何在国内外市场上赚到钱的问题。他们对自己的世界竞争力很有信心,对国家前途也很有信心。

   “第二代新青年”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将是对“人类命运共同体”做出卓越贡献的一代中国人。

  

   二、疫情中的中国新青年

   我国刚刚经历了一场以武汉为中心的、惊心动魄的抗疫战。一度,我国中老年人普遍面临生命威胁,经济和社会生活陷入死寂。在他国眼中“暴发户”样的超级大国瞬间“趴窝”,成为讥笑甚至欺凌的对象。技术封锁、贸易脱钩、台湾与香港,一个个欺负中国的“法案”在美国国会被“全票通过”。外来的战争威胁还迫使我军进入“一级战备”。疫情过后,我国还可能面临更严峻的国际局面。我们已经听到了强盗的叫嚣。

   在这次生物大灾难里,如同在以往所有战争中,我国抗疫战的主力军是青年,是我国的新青年。

   “第二代新青年”大多是独生子女,曾被视为“小太阳、娇宠的一代、垮掉的一代”。但在此次战疫中,他们挺身而出,继承“老吾老、幼吾幼”的中国社会传统,扶老携幼、奋勇接力向前。他们用行动宣布,他们已经是新时代中国的主人翁。

   青年出色,我国的前途就充满希望。

   “第二代新青年”们充满青春活力却带头禁足,帮助老人们戴上口罩。他们热情洋溢地向全民普及先进科学知识,拒止谣言传播。他们积极寻求和运用解决具体难题的先进技术方案。他们是志愿者的主力,在全国每个禁足社区值守和运送生活物资。年青的医护人员们更从全国各地冒险逆行,赶往武汉和湖北,阻击病毒传播,拼全力救助他乡患者。难忘那位大连的公司白领“小强”,去长沙出差却被阴差阳错地“留”在武汉。他没抱怨,跑去一家医院当起了清运医疗垃圾的志愿者,“一个月里做完了二十年的家务”。难忘那位湖北公安县的女青年甘如意。探家期间武汉封城,她骑了四天三夜的自行车回到汉口,履行医院检验技师职责。青年们看到社会落后,听到绝望的谩骂,也听到少数人借机对政府进行“冷战”式政治批判,但他们服从指挥相信我党一心为民,坚信全民同心和贫富联手我国能够战胜瘟疫。后来,西方各国应对疫情的方式和结果证明,我国新青年的立场和判断是正确的。

   第二代新青年对了解外部世界的热情和能力也令人惊叹。在小小的英国,居然有二三十万我国年轻人读书访学,大多是自己钻研信息自己跑去的。不少人年纪很小就出去洋插队,独立打理生活,我国缺啥他们学啥,只为将来找到高薪工作。他们在大街上公然戴口罩,被当地人骂就骂回去。大灾来临,他们亲眼见证了美欧治理体系的无能。当回家的门缝越来越窄,他们要么在国外坚守——“不给祖国添麻烦”;要么千辛万苦辗转世界各地买高价机票回家,自己掏钱隔离。他们不傲娇、不抱怨,镇定和平静得让我这老留学生汗颜。他们信任自己的国,由共产党领导的、安全和坚强的祖国。

  

   三、全球治理体系的走向

   何为“中国”?“大一统”就是中国。何来大一统?“一统”来自我国政治上统一的执政集体;“大”来自“有容”,有容乃大。而今的政治领导集体既患寡又患不均,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把14亿人团结起来应对自然灾害,展示了中华体制和泱泱大国的出色。

   无论疫后的世界各国实行自我封闭还是继续互通有无,团结的、拥有全产业链和世界最大市场的中国显然占据有利地位。这让流行的“自由民主制”和“人均GDP”标准相形失色。

   据此,我对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做如下三条观察。

   第一,中国应对大自然挑战的强大能力,代表更强大的应对国与国关系挑战的能力。由于蔑视中国应对疫情的方式,西方各国已经付出了沉重代价。疫后傲慢地挑衅中国将付更高代价,搬起石头会砸到自己脚。对华外交政策无力左右中国的未来。

   第二,中国的“第二代新青年”成功通过了这次大灾的考验,中国也就有了应对未来更大灾难的信心。眼下困扰中国的中美关系也就这样了——美国爱咋变咋变,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我们在科技创新上穷追不舍,内外市场渗透遍地开花。虽说疫后会被美国领衔封堵围攻,可天塌不下来。中华不自乱,无人能乱华。

   第三,中国的“第二代新青年”冷淡了冷战催生的“两分”话语体系。他们没兴趣听传教,更没传教的兴趣。他们的兴趣在学习各种知识,特别是能解决具体问题的科学技术知识。他们热情拥抱世界,也耐心等待世界拥抱中国,并为创造世界拥抱中国的条件花极大代价。他们知道地球很小,民族国家不永恒。他们知道全人类的福祉需要全世界协作、互通有无。他们是相信“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代人。有强大繁荣的中国,有中国这样的青年一代,“全球治理”的发展方向就是确定的。

   只要我国一代代新青年继续自信、不信邪,勇敢勤奋、艰苦奋斗,胜利之星会一直照耀中华民族奔向星辰大海的征程。

   谢谢各位!

进入 潘维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新青年   全球治理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演讲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175.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