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锚定效应”与默认陷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93 次 更新时间:2020-04-26 19:46:25

进入专题: 锚定-默认思维模式  

吕嘉健 (进入专栏)  

  

  

   易得性启发法和锚定带来的偏差,不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或没有使用更合适的启发法;相反,将它们视为一种心理污染也许更合适。即使我们不想让自己的判断被其污染,但也很难消除这种污染。

  

   —— 齐瓦·孔达《社会认知》

  

   本文诠释“锚定-默认”思维陷阱之问题。

  

  

  

   一.锚定与默认

  

   假设你现在想要买一套房子,你需要设定一个基本房价的参考值。

  

   于是你会得到一个在选定的社区某类房子的基本概率均价,这个就是你买房时的锚定。在此锚定值上下调整。

  

   1974年特韦尔斯基和卡尼曼通过一个实验,来研究数字参考值的“锚定效应”,他们询问参与者,只是以转动一个幸运轮产生的随机数字作为初始值,来猜测联合国中非洲国家的数目,参与者们便根据随机得出的初始值作为支点,在上下进行数字调整。于是他们认为:

  

   这种随机、不相关的初始值会对判断产生很大的影响。这个初始值就成为了“锚”,即使它并非相关因素,当我们以它为参照上下调整我们的判断时,通常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动。所以我们的判断会通过这种锚定产生偏差。

  

   后来社会心理学研究证明“锚定效应”同样存在于非数字情境的影响中。“锚定效应”普遍存在于社会性判断中。

  

   例如面对病毒传播,中国人想到的第一防范措施就是戴口罩,但多数西方人怎么也不肯罩上这个Mask。他们认为,有病的人才戴口罩,我没有病,戴口罩就表示我是病人,与事实有违的行为不能接受,所以他们的医护人员工作时也不戴口罩,看到中国人戴口罩,就会相当排斥。

  

   我们秉持的观念是防范别人对自己的传染,西方人秉持的观念是不要将自己的病毒传播出去。这是两种文化认知观念在此问题上的锚定-默认。

  

   锚定-默认的思维模式往往通过以下几种方式使人不知不觉地掉进默认陷阱:

  

   1,选取某种熟悉的东西去闯入一个陌生地带,以熟悉的经验锚定方向。

  

   例如这次新冠病毒开始在西方国家爆发时,澳洲媒体要求从中国回澳的华人孩子留在家中观察一段时间。一些华人就气愤填膺地向澳洲国会递交请愿抗议书,要求澳洲政府要管好澳洲的媒体,不允许产生“种族歧视”的声音。这就是典型的以自己熟悉的中国方式去要求澳洲。

  

   2,愚蠢时会锚定在一个根本站不住脚的地方。

  

   例如当霍顿拒绝与孙杨握手时,孙杨理直气壮地表示:“你可以不尊重我,但你必须尊重中国!”这话听起来莫名其妙,你有什么事实证据表明霍顿没有尊重中国呢?不尊重你和不尊重中国之间有什么逻辑联系呢?孙杨的思维锚定在一个站不住脚的立场:你不尊重我就是不尊重中国。这个神逻辑确实为很多没有逻辑能力的人所默认。

  

   3,被随机、随意的可得性启发方式锚定误导。

  

   在一出电视剧某个情境里,有一家子从美国回中国探亲,与父母兄弟姐妹吃饭。席间某婶问侄女:在美国挣100万美元要多长时间?侄女答:“很长时间。”婶就说:“那现在在我们这里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无语。这种问题问得太随意,自我夸耀也太轻率了。对谁而言?做什么专业或生意?这种随意就认定的结论当没有人质问时,发表者常常不知道自己脱口而出说了过头并且无法确认事实的意见,然后就一路推理下去。如果有人问:“那么你一年也轻轻松松就赚¥700万了?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千万富翁了?”——我们经常让自己被随意可得性启发的想法带着走,自己掉进陷阱还很得意,在政治争论中这种“厉害论”特别多,就是习惯了模糊思维和空洞结论,从来没有做过严格谨慎的证伪。

  

   4,将历史记录、传统观念、他人经验或集体意见锚定为可信的结论而默认。

  

   对于《方方日记》的态度看法证明了这一问题:

  

   愤怒批判《方方日记》者认为,这是宣扬黑暗的故事,制造不安定情绪,破坏防治疫病的秩序。将叙述负面状况宣泄阴暗心理的作品在海外出版,这是给反华势力投送子弹,帮助敌人颠覆我国政权。那么多光明的作为你不歌颂,你专门写作怨恨的故事情境,居心不良!

  

   传统中国人的心理是:说出负面事情就是抹黑,凡作家都应该是歌德派,为尊大人讳,这是一种深切为政府操心的臣民心理锚定,默认社会的主流价值才是正能量。家丑不可外传,告诉外人我们的问题弱点,就会使我们国家被敌人打败,其行径形同卖国贼。

  

   但共鸣赞同者认为,将底层人民和疫区的真实状况告诉社会,让人人具有知情权和同情心,对于自治救助和互助有莫大意义,更有助于政府去尊重所有人的生命和情感,并纠正权力机构的不正当作为。

  

   西方社会的观念锚定是:作家和新闻媒体的使命就是揭示黑暗和负面的东西,他们既是扒粪者,也是不够完善的社会之批判者。批判公共社会可以使人人得到公正对待,揭示丑陋和黑暗是对社会的文明助推,他们是更高意义上的热爱人类的人道主义者。

  

   不同观念锚定-默认的情结几乎没有沟通的可能。

  

   社会心理学指出:人们过度地将对方的观点归因于他们潜在的态度和倾向,而较少地归因于环境的限制。

  

   所谓环境的限制是:我们所锚定的价值观和我们所得到的信息,都是所处环境赋予我们的,我们不自知而默认了它们的可信性,然后在潜意识中作为一个锚定,再加以进一步的推论。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地球。人们的思维有了一个支点作锚定,就可以在默认的轨道上雄心勃勃地迅速起飞。

  

   当我们对一些不是很了解的对象进行判断时,会进行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推断过程,此称为“投射”。

  

   我们意识中的“鸟笼-框架”(信念、观念默认值)本来就是一个锚定,以之为尺度,去默认选择适合这个框架的信息。你的默认值就是你获取易得性启发和可得性启发的出发点。

  

   然后以这些可得性启发,默认一个锚定的支点,影响你之后的一系列判断甚至不可动摇的结论。

  

   如果你心中的信念框架是被安装的,那么你所默认喜悦的信息也可能多属于被投饲的“人工真相”材料。

  

   我们根本不知道一直藏在心中深处的“鸟笼-框架”(认知观念)来自何处,是怎样生成并根植的,更不知道它们早已经固置在那里了。

  

   换言之,我们思想被锚定的出发点,本来就是被外界潜移默化地培育在我们心中的,有些可能就是网络水军的杰作。

  

   而最快获得的易得性启发或可得性启发判断,更带有锚定-默认陷阱的风险。

  

   凡是易得的或可得到的启发,都是你所处的社会环境刻意传播和反复宣示的影响力,以及经过你的默认值审查的。你不知道除了它们,还有很多沉默的证据信息。

  

   默认陷阱的风险很多都与锚定的思维支点息息相关。如果你的“锚定-默认”存在缺陷,那么你所作的一切判断将带着先验的谬误。

  

   这就是锚定与默认的关系。其结构式为“锚定-默认”思维模式。

  

   “锚定-默认”的内涵主要包括传统和习惯给我们定下的惯性,还有很多似是而非的默认观念,它们就是我们先验的“沉下的锚定”。

  

  

   二.惯例与默认

  

   惯例就是最大的锚定-默认文化。

  

   惯例包括范例和惯性,既是文化习俗的经验,也是心性。默认惯例既有安全路径可依,免除恐惧忧虑,也有祖宗家法的强大理由背景,这两者一经锚定,撼山易,撼惯例难。

  

   宋号称史上最富裕、文化最高潮的时代,以致陈寅恪对它极尽崇拜之情,为此说了过头的判断,今日文化界犹以陈寅恪的结论默认宋朝是中国文明的最高峰,甚至誉之为中国近代化历史的开端。

  

   但中国历史上最令人扼腕的朝代就是宋代,宋朝的另一个别名即“弱宋”,宋人的文化心理充满了恐惧抑郁和忧患颓丧,靠过度的精致和把玩来消除内向的精神萎顿。这是文明生命力的收缩和封闭。

  

   北宋亡国,南宋覆灭,史家有详尽的史学诠释,但最直接的一个解释就是王夫之在《宋论》中如是说:

  

宋朝之所以受尽衰败之灾难痛苦,就在于宋朝的皇帝忌讳大臣掌握权力,始终在自己手中翻来覆去玩弄权柄,行使莫测高深的权威和赐福,目的是要巩固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罢了。自从赵普给太祖皇帝出了猜忌和压制武将的谋术,皇帝的猜忌心一被触动,从此连弱势的文臣官僚也在皇帝猜忌玩弄之列。所以不仅仅王德用、狄青这样的大将小有战功,皇帝提防他们就像防备敌国一样。即使像寇准那样从文墨起家,进入了皇帝身边决策高层,一旦那些疯狂的奸臣山呼万岁,御史大臣交相批评攻击,天子即震惊于寇准有凌驾皇权的阴谋。皇帝竟然不想想寇准并没有曹操和司马懿那样的奸宄,而且也没有他们那样的权力依凭,却自己慌张恐惧,无比紧张,就像步步逼近的猛虎要吃人一样,皇帝的愚蠢真是可嗤笑啊。皇帝们自己采取了孤独危险的态势,这是尤其令人悲哀的事情。至于后来像蔡京、秦桧、贾似道之类奸佞误国以导致国家沦亡,皇帝们完全被他们蛊惑,这种被蛊惑一直到死也不觉醒,权奸的地位像高山一样屹立不倒,没有一个人可以动摇他们一个指头。宋朝皇帝护卫皇位的立法愈是严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锚定-默认思维模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03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