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锚定效应”与默认陷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36 次 更新时间:2020-04-26 19:46:25

进入专题: 锚定-默认思维模式  

吕嘉健 (进入专栏)  
权奸们奸佞之术愈是工巧。宋太宗翻来覆去地玩弄大臣的权术,他的那些暗弱的子孙皇帝们又怎么能掌握?只是掣肘了国家忠直有才智的大臣,使他们不能完全展示其擅长的治国本事而已。唉,这难道还不能成为永远值得借鉴的教训吗!(原文见《宋论-太宗十》)

  

   宋朝的祖宗家法就是宋朝的政治惯例锚定,一旦确立,便成了319年里代代相承的惯势,谁也没法脱离其路径依赖。这个惯例之一就是赵普出谋划策对武将们杯酒释兵权为标本的“守内虚外”,“将从中御”,以文御武,严防武将坐大,严防“黄袍加身”的事件再次发生。即使国势日弱,长期被辽、金欺凌,称臣服小,贡献金银货物,河山萎缩,人民涂炭,即使有像岳飞、韩世忠、刘锜、吴玠那样善战的名将,打得完颜兀术痛不欲生,宋朝皇帝们始终还是那样奉行此祖宗家法不变。

  

   历史真是极尽讽刺,整个赵家王朝都被一个“黄袍加身”的魔咒锁定,竟决定了两宋319年的命运。江山靠抢夺来的,亦时时刻刻防盗似的忧惧不安。这个“锚定效应”的惯性够残酷的。

  

   此后的历史走向和国家性格又何尝与此没有关系?从大历史的角度看惯例锚定,特别令人深沉叹息。

  

   惯性是由历史种下的“首因效应”,即原型的思维方式和基本概念,根深蒂固的先验律令,交织着亲切深厚的习俗感情,此即文化生成。称之为“祖宗家法”恰如其分。

  

   所有惯例在未经过反思而习焉不察地默认时,往往会让人掉进默认陷阱。例如国人有一种自信惯性:

  

   “我可以而且必须说服对方。”

  

   要说服对方的惯性出自一种专制文化心性,自以为是地认为我的想法是正确的,代表着正确或者主流价值观,潜意识里认为别人的想法是错误的,必须加以改正,于是就想强加于人,而且自信满满:人与人是可以讲道理的。

  

   因为我们习惯了一种宣传和教导的道统模式,这个模式已经超过两千年的积淀,凡是主持教导权力的人士,就自然而然地有了居高临下的传道授业解惑的资格,人人都可以通过科举一登龙门,进入掌握话语权的领导阶级,或为家长,于是成为一国国民喜爱向人宣谕道德的架势。

  

   这种教导他人、说服对方的惯性是以强大的整体背景支持着每一个人的,使你习焉不察:最高指示、红头文件、央视口吻、导师讲座和宣传定调,一脉相承地传承着千古不变的惯例,成为民众锚定在潜意识中的论道模式,只要进入这种角色,便自动默认它具备了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可是大家都是平辈的时候,人人持太阿之剑,个个秉强项之势,为了气概之争,不知道事实和逻辑何在,不知道沉默的证据何在,不知道价值中立何在,只追求语言胜利的权力快感。有宋一代的文臣士大夫官僚,早已经示范在前。

  

   中国人有一种运用宏大叙事和抽象概念来争论的惯性,所涉及的都是道德、天下、国家、政策等没有对应物的空洞事物,尤以普通人盲人摸象的方式揣测政治,事实证据稀薄得像火星上的氧气,雾里看花,隔山观牛,凭道听途说和想当然莫须有的论据滔滔不绝,要的是立场站队,不求事实证据的周全,不讲逻辑的严密,只要戴帽子,上纲上线,贴标签,尤其需要抒发感情,非愤怒即感动。在一切陈述和争论之前,已经默认了锚定的刻板印象。

  

   我们不知道还有一种恶性的说理惯性,这是集体主义生活方式和整体主义政治环境赋予我们的习性。

  

   道义论、大思维、虚无概念被大脑编码成为认知网的一部分,而成为人们常用的思维模式之一种。遇事根据直觉作出反应,而使用这个认知网加以宏大叙事的理由诠释。这种三段论使得演绎诠释简易而富有影响力,习成便用。这种空手道抽象说教至少有三个问题:

  

   1,其大前提往往未加证实兼证伪。虚无概念和道义论的特征就是无法实证的理论想象,只能是政治正确的冠冕堂皇的帽子,而小前提和大前提之间的逻辑关系也往往不能成立,以此推论下去,前提很壮观,结论很荒谬,听者很无奈。

  

   2,整个推理简单粗暴,以整体主义强奸具体道理。例如一种说法是:“你们不要以1%的悲剧代表我们99%的集体的欢乐生活,以微末的黑暗否定了我们宏大的光明。”这种整体光明论者忘记了有时候悲剧也会降临到这些乐观的幸运儿身上,对于整个集体是1%的不足为道的痛苦,对于个体的你就是100%的灾难。

  

   3,高蹈空论的虚无。习惯于用宏大叙事的道义论、虚无概念说事的人,整套说辞里完全没有事实的讨论,没有具体道理的分析,没有复杂关系和细节操作的存在。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曾盛行语言的逻辑分析和意义分析,美国语言哲学家阿尔弗雷德?柯日布斯基提出了普通语义外延法,他指出传统语词定义的弊病,在人们的语言实践中,存在着毫无外延只有内涵的虚假概念。他指出,按内涵即按语词定义行事,在日常生活中造成了多方面的伤害。许多纠葛往往来自于按照定义去对待,而不是按照未经语文因素歪曲的经验个别事实去生活。

  

   这即是“语言的抽象病”,他说:

  

   “语言抽象所产生的误解,是人们各种病态性纠纷的根源,它使个人家庭不和、神经错乱,在社会生活中招致种种混乱冲突,及至暴力…在国际关系上则引起国与国之间的互不信任,彼此猜忌,甚至世界战争。”

  

   根据普通语义外延法,外延比内涵具体,明确和不易作伪,更便于与事实核对,用事实加以检验。(转引自孙翠宝主编:《智者的思路》)

  

   另一个“锚定效应”的灵光地带就是盛行潜规则的场域。潜规则是更行之有效的文化惯例。当潜规则主宰了整个人情社会和政治境域,则可以融化一切明规则、法治和权力的锋芒。潜规则的锚定非常神奇,它像密码一样寄生在每个人的潜意识里,具有瞬间灵感反应的默认效果。

  

   “锚定-默认”是一种坏的思维模式,它是确认偏误而反证伪的,自己陷入了固置的模式之后,排斥了纠错机制,定于一尊,固执循证,由“锚定-默认”的目标和路径事先确认为神圣,去制造唯理主义的宏大叙事,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惜伪造一切条件和故事,通过洗脑的方式改造一切人臣服于己,遇佛杀佛,逢祖杀祖,看起来很有勇气,结果将自己送进既定的陷阱。

  

  

   三.似是而非的“锚定-默认陷阱”

  

   美国第35任总统肯尼迪说过:

  

   “真理最大的敌人往往并不是故意编造的谎言,而是长期流行的似是而非的神话。”

  

   我们从来忽视了自我心中大量的似是而非的锚定-默认值观念、信念和大量的概念,这些都是一种思维陷阱。

  

   举例反思一下:

  

   “封建”一词最为泛滥。“封建专制”的说法自相矛盾,“封建”是指多元化的贵族制度,它和中央集权的“专制”是不相容的。自秦朝变封建为郡县制,中国历史再无封建。即使学术界曾经反思证伪过这个概念在中国问题的错误,但即使在学术界还是似是而非地沿袭不止,可见传统给你深植的首因效应何其顽固。

  

   我们一生所默认的观念多数都是未经证实和证伪的,但人人皆以为都是对的,因为我们有一个“虚假共识”,既然我听到很多人都这样说的,就是正确的,无需质疑。可是别人这样说的往往很多可能只是一种表态,或者附和,其实他的真实观念未必如此,尤其未到关键时刻。

  

   例如如下一些道理或判断:

  

   人与人之间可以讲道理。/人和人之间可以互相理解。/没有不好的学生,只有不好的教师。/国家媒体的信息都是可信的。/我不是无知的人。/我可以经受得住诱惑,我有良好的自制力,所以我谴责出轨者。/我是一个有勇气的人。/我是一个有逻辑性的人。/我是一个诚实的人。/我是一个爱国者。/我不是一个势利的人。…

  

   对待锚定-默认思维最好的方法就是质问TA,务必破除其似是而非的虚荣心,帮助自己或他人跳出思维陷阱。

  

   人们在阅读和思考的时候常常无意识地进入一个“锚定-默认”状态,将流行的或可得性的启发作为“锚定-默认”的支点,于是在似是而非的偏误路径上自我陶醉。

  

   下面以宋代文化的讨论为例说明此点。

  

   陈寅恪对宋代有一段很着名的评论:

  

   “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

  

   陈寅恪的评论往往被宗宋者引为经典结论,然后加以涵括有宋一代的历史,不知道陈寅恪这段话的前一句是:

  

   “吾国近年之学术,如考古历史文艺及思想史等,以世局激荡及外缘薰习之故,咸有显着之变迁。将来所止之境,今固未敢断论。惟可一言以蔽之,宋代学术之复兴,或新宋学之建立是已。”(《邓广铭宋史职官志考证序》)

  

   陈寅恪评论的只是宋代学术而已,但许多论者粗疏泛滥,借重陈的断言(还有日本学者的论证),蔓延称之为有宋一代文化复兴或中国近代化开端之依据,一时甚嚣尘上。

  

   这就是典型的借重某种似是而非的观念之锚定效应,默认为不易之论。

  

   看看钱穆先生如何断论宋代:

  

   “汉唐宋明清五个朝代里,宋是最贫最弱的一环。当从政治制度上看来,也是最没有建树的一环。”(《中国历代政治得失》,P76)

  

   宋代虽以“与士大夫共治天下”为祖宗家法之一,但比起前代更为专制独裁,而整个士大夫官僚集团除了与皇权专制共谋外,总是纠缠于清议空论,不负责任地聚讼纷争,尤其糟糕的是建立了一个专门针对政府宰相而不再谏诤皇帝的台谏机构。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锚定-默认思维模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103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