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与变局——对于台海策略的一点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086 次 更新时间:2002-08-21 15:24:00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刘明远  

  

  近日陈水扁抛出“公投说”引起了轩然大波,大陆官方作出了强烈反应。从99年李登辉的“两国论”到如今陈水扁的所谓“一边一国”,勿庸置疑,台湾问题已经是我国政府和人民的一块心病,台独势力日益嚣张,某些外部势力也屡屡借此大做文章,我国政府的精力在被大量消耗。那么,面对复杂局面,究竟当用何种策略?台湾究竟是可以割舍的局部利益还是生死攸关的一国之命脉;当用何种方式解决,战争还是和平?本文将立足于战略选择角度简要分析对台策略。

  

  台海矛盾的核心就在于它是中美两国利益碰撞的焦点。解决问题的关键其实在于中美关系。必须明确台湾对于我国的根本意义:延伸安全边界即利益边界,一方面保卫国民经济安全发展,一方面获得更大生存空间。其背后是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对原有秩序的冲击。客观的看,一个大国的发展必然要给周边带来动荡,因为其要求更大的空间,正如一个孩子的生长。而对美国来说,新崛起一个竞争对手终究不是什么好消息,美国向来是根据别国的实力而不是意图来选择潜在敌人的,尽管中国一再向美国表示中国不以美国为敌,但美国还是根据中国的实力和发展潜力把中国定性为美国的敌人,况且还有西方人心中固有的“黄祸论”根深蒂固的影响,再加上心理文化积淀的差异,相互理解是困难的,西方文化进攻性相当强,在他们无法理解明代的中国为何自动退出海洋霸权,留下广阔的海洋任由西方坐大,同时他们也很难理解中国文化中的“仁义”,相信暴力的西方人不可能认同“以德服人”的观念,一个不熟悉的大国的崛起,给他们带来的是恐慌,必欲除之而后快。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多次强调说他过去经商所得的经验是,在对手还没有崛起的时候,打倒他所用的力气最小。其包藏之心昭然若揭。这是所谓“鹰派”的看法了,那我们看看温和的“鸽派”,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对此阐述得相当清楚,他主张,美国并不应支持台湾独立,但他希望中国明白,中国若武力进攻台湾是不可以的,因为这将侵犯到美国利益,动摇西太平洋的既有格局,对于他们来说,维持现状是最优选择,还可以利用台湾大量消耗中国精力。当双方矛盾难以调和的时候,战争的脚步就临近了。尼克松曾说,谈判桌上的胜利是在战场上取得的。可见美国人绝不讳言战争。更何况,美国将“同时应付两起地区冲突”的战略修正为“同时打赢两场局部战争”,用意已经很明显。而且,从历史上看,美国并非没有动过大规模入侵的念头,1949年的“韩美同盟”草案第7条就说:“ 双方承认并成立谅解:如果解放战争(按指美国的侵略战争)一定要在满洲领土上继续进行,以答复中国共产党对朝鲜的侵略,美利坚合众国总统阁下将帮助大韩民国总统阁下把解放战争进行到胜利的结束。作为这种帮助的酬答,大韩民国总统除了复兴大韩民国主要利益所在的北朝鲜以外,保证将满洲与中国东部其他部分之天然资源的开发移交美国和韩国共同管理”。

  

  那么,从战略上讲,最优选择是什么呢?笔者认为,可能得到的最优结果在于,中国能使美国(也应包括日本)接受台湾是中国生死攸关的利益,却不是美国日本的生死攸关利益的事实;同时更重要的是说服美国,中国不会也无意作为其根本威胁,一方面,中国在几十年内最多仍只能作为一个地区性大国,另一方面中国文化心理上是内敛的,缺乏海洋国家的传统,不会与其争夺全球交通线,而且中国“霸王道杂之”的传统思想决定了中国不可能贪得无厌地四处扩张,不仅如此,两国在一些地区事务上还有合作的基础。最终使美国默认中国收复台湾。并且互相谅解,互相给予“战略安全保证”这对两国来说未尝不是最优的选择。然而,从目前情况来看,他们从根本上拒绝接受,而且他们习惯了不是盟友便是敌人的惯常思维,很难给一个潜在竞争对手以战略安全保证,因此在这一点上冲突几乎是必然的。从事实来看,现在所能达到的任何战略理解都是脆弱的。因此目前我们采取先礼后兵的“以牙还牙”应是相对比较好的选择。但长远看来战争恐怕在所难免了。

  

  从历史上可以看出美国军方的狂热远超过平常的想象,读一下罗伯特·肯尼迪回忆古巴导弹危机的《十三日》就可以看出,当时美国军方有近乎歇斯底里的狂热,多次不顾总统禁令发出挑衅信号,当时世界与核大战擦身而过,让大多数人都出了一身冷汗,最可笑的是美国军方竟曾认为他们的打击过后苏联人不会反击,这种心态是极其危险的,最容易导致擦枪走火,若不是那时的文官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头脑清醒,后果不堪设想,再看看现在的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费尔德实在让人难以放心。还好美国政界温和派还有不小势力,在美国政治多个利益集团互相制约下,一些人全面战争的设计恐怕很难实现。如果能达成某种妥协自然代价较小。布热津斯基认为中美可以作为盟友,因为劳力密集和技术密集是互利的,笔者倒想,如果我们用多元化媒介和多元化议政去影响美国,多多开展民间对话,加强沟通理解,力图达成谅解,对双方来说,代价要小得多。能够利用一次手术式的政治方案解决,不失为好的结果(尽管本人是倾向于战争解决的,因为那样比较“干净彻底”,而且一举多得)。这几年来美国一再利用台湾问题骚扰中国,而我们也确实忍气吞声,一退再退(再联想一下单单为了“一个中国”的承诺我们前前后后向多少国家付出了多大代价!)。可是和很多人的直觉相悖的是事实上面对强硬政策的一味退让,反而会让那些鹰派在对方内部不同集团争论中占据更有利位置。政治是多个利益集团妥协的产物,到战争爆发时会采取怎样的对策尚难预料,但总体来看不容乐观,毕竟台海问题和美国亚太利益紧密相连,而且从历史上看其绝不惮于动用武力。

  

  具体到战术方面,美国会采用何种方式进行战争呢?战争尤其是全面战争须依靠日韩的基地支持,日韩真的会心甘情愿的提供基地吗?毕竟日韩作为同盟中的“前线国家”(frontline state),其面临的报复打击相比美国要严重得多,恐怕他们还是要仔细斟酌的,可见对日韩保持足够强的威慑是必需的,促使他们三思可能的恶劣后果。同时,美国在短时间内集结起全面战争所需的庞大打击力量的能力也值得怀疑。因此美国最可能采取的方式是通过局部战争夺取台海周边的制空权和制海权,空袭我沿海的部队和舰艇、机场,使我军无法达成登陆的目的,迫使停战,然后由于战争的失败,动摇我国政权,达到美国的政治目的。这是美国比较容易做到的方式,也是最可能的方式。

    

  但由于台湾对于中国战略的极端重要性,中方很可能倾尽全力进行一次“全民战争”,而若美军仅以局部战争作为出发点投入战争资源,很可能会不体面的败退或者投入更多资源升级为全面战争。全民战争异常惨烈,尤其对于中国来说一旦战败后果是灾难性的,惟有全力争胜。

  

  可以想象,中美全面战争对我们来说无论胜败都将代价惨重。因此,在战前我们应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发生后则抛弃幻想全力作战,以免瞻前顾后为人宰割。在这场博弈中,先期威慑很可能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战争爆发前可以充分显示我们的战争决心,迫使美方仔细掂量可能要付出的代价,若能有效吓阻自然最佳,如果不能则只有一战,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必须有足够强的战争意志,敢于流血才能少流血。而如果美国以核武器要挟,则必须让他们明白,没有全面的核战争,只有同归于尽的核战争,只有让他们看到我们玉石俱焚的勇气与决心,才能阻止核战争。

  

  从全球战略格局上来看,目前我国的形势很不乐观。美国正在一步步收紧对中国的绞索,打开地图就会发现,我们的海上交通线受着对马海峡,巴士海峡,巴林塘海峡,马六甲海峡的紧紧制约,出海被日本列岛,冲绳群岛,台湾,棉兰老岛锁住(可见攻下台湾的重要性),而且周边武装力量多为不友好的势力。美军基地更是星罗棋布:韩国釜山,日本嘉手纳,吴港,冲绳那坝,新加坡樟宜等等等,且不排除其未来重返菲律宾苏比克湾和越南金兰湾的可能。这几年来,美国正在力图从东,南,西三个方向上包围中国,于是我们东有美韩联军,日美安保,南有东盟,其中越南,菲律宾等都和我们有南海争端,远处还有印尼与澳大利亚的潜在同盟,西南的印度贼心不死,中亚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甚嚣尘上…再加上公开的藏独疆独以及潜在的朝鲜族,蒙古族分裂势力蠢蠢欲动,恐怕我们难以安然高卧。现在看起来,911事件真的是给中国一个不可多得的喘息机会,去年美国步步进逼,中国地缘政治形势已经极其恶劣,手中筹码已所剩无几,突然发生的911延缓了美国包围中国的布署,但是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我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尤其应谨防美国在新疆采用“科索沃手法”,挑动分裂势力,再次充当“穆斯林的保护人”,那使我们可真的要国无宁日了。有学者指出,其实我国的战略态势是“东急西重”,西线若出问题可能代价更为惨重。由此可见,我国还应进一步加强对巴基斯坦的援助支持,无论是对付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还是钳制印度,都需要一个强大稳定的巴基斯坦,如果巴基斯坦崩溃,或彻底背离我国,那对我们的西线地缘政治的影响将是灾难性的。从长远看,还应加强援助缅甸,若能将滇缅铁路筑成则几乎等于获得了一个西南出海口,一旦东部起战事,其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同时亦可充当印度与中国的缓冲。写到这一点,心情颇为沉重,我国的战略安全问题不仅仅在于一个台湾,虽然它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眼球,但恐怕还要从全局一盘棋来着眼,因为台湾不仅仅是一个台湾的问题,它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未来紧密相关。而且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它将成为两种势力碰撞的焦点,风云际会的中心(如果这两股势力都没有提前崩溃的话)。纵观历史,一股新势力的崛起,几乎必然伴随着战争,而战争往往决定了之后一段时间里这个民族的命运。

  

  窃以为美国的全球战略与其说是单边主义,毋宁说是一种新的大陆均衡战略,在欧亚大陆东西两端扶植桥头堡,进行新形式的“势力均衡”,以此控制传统地缘政治学中强调的“欧亚核心区”。目前来看是相当有效的战略,可以预见,美国为遏制中国这一潜在竞争对手,势必继续在中国周边扶植与中国对抗的势力,将来还有可能打一场代理人的战争,到处放火,使中国首尾不能相顾。毕竟由于实力的差距,美国的战略选择自由度要大得多。这样看来,若中国能在台海之战获胜,美国战略链条被打开缺口,很可能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整个棋局形势将大为改观,堪称“生死劫”。

  

  结语:强大的敌人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自己犹疑不决,首鼠两端,即无异于自掘坟墓。因此一个清晰完整的战略计划是必需的。必须指出一点:面对战争危险绝不能消极避战,绥靖姑息,历史上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这只能加速战争的到来,一厢情愿的和平愿望永远不能作为和平的基础,惟有事实上的战略平衡才能做到。我们必须丢掉幻想,认清事实,认真做好准备应付各种不测,显示出顽强不屈,众志成城的战斗意志,方能慑服侵略者。也需要积极宣传,加强民众心理承受力,民族虚无的恐惧症和盲目的民族主义都是不可取的。当然,从双方角度看,若能达成有效妥协,可以达到双赢结局,然而,从现状看局势实在不容乐观。无论怎样,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最后,需阐明一点:若爆发战争,则应丢掉一切幻想,集中所有资源,倾尽全力投入战争,死拚到底,决不可重蹈19世纪几场对外战争覆辙,总在“战”“和”之间徘徊,把希望寄托在“调停”和敌人仁慈上,这必将导致失败,而一旦战败,建立在朝鲜战争平局基础上的一点民族自信心与些微的心理优势将彻底崩溃,如同1900年义和团失败,中华民族的心理将会受到一次沉重打击,刚刚抬头的民族主义受此打击后将有难以抚平的创伤,我们的国家与民族将陷入万劫难复的境地,这绝对是一次沉重的灾难。勿忘:求生唯不惧死,善战方能言和。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台湾研究专题 > 台海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206.html
文章来源:本站首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