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朗:谈读书和学位论文的写作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9 次 更新时间:2019-10-08 00:24:28

进入专题: 学位论文   读书方法  

叶朗  

   今天我谈两个问题。一个是谈读书,一个是谈学术论文。每个人都要读书,做文化工作的人尤其要读书。同样,每个人都要写文章。当然文章的性质不一样,有理论性、学术性的文章,有文学性的文章(诗歌、小说、散文),有实用性的文章,有长篇大论,有短文章、小文章。我今天讲的是写学术论文的一些问题,当然其中许多问题并不限于写学术论文,因为不论写什么文章,很多道理是相通的。下面先谈读书。

  

   一、读书的方法问题

  

   人文学科研究生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读书。我国大学文科研究生的读书量大大低于国外大学研究生的读书量。现在我们有一部分毕业生的文化素质和学术水平比起过去来有所降低,读书少是一个重要原因。所以我希望诸位在攻读博士学位或硕士学位的三年中,要加大自己的读书量,要用更多的时间来读书。

   当然在走上工作岗位以后,为了继续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质,为了不断提高自己的思维能力和工作能力,同样要多读书。

   下面我就读书的方法问题,谈三点想法,供你们参考。

   (一)多读经典著作和大师的著作

   我当学生的时候,我们的老师就向我们强调要多读经典著作,多读大师的著作,现在我也要向你们强调这一点。我想这也许可以列为读书的第一条原则。

   每个学科都有若干经典著作,这些经典著作都是每个时代人类最高智慧的结晶。每个学科都有一批大师,这些大师的著作也充满了智慧。我们要在全社会提倡尊重经典,要提倡大学生、青少年学习经典、熟悉经典。经典引导大学生、青少年去寻找人生的意义,去追求更高、更深、更远的东西。快餐文化、流行艺术不可能起到这种作用。我们不反对快餐文化、流行艺术,但是我们反对用快餐文化、流行艺术来排挤经典。我们也反对解构经典、糟蹋经典,把经典荒谬化。经典的作用不可替代,经典的地位不可动摇。

   前两天我在报上看到一个消息,说三月份有家出版社出了一本书,书名是《不必读书目》,作者名叫刀尔登。书中提出50种“不必读书目”,其中包括《老子》、《论语》、《孟子》、《孙子兵法》、《古文观止》、《西游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以及李白、王维等人的作品。我看了这个消息,真的大吃一惊。因为他这个“不必读书目”,把中国的古代经典全盘否定,实际上就是把中国文化传统全盘否定。我不知道这个刀尔登是什么人,这是一家什么出版社。但是我想这是我们社会上一直时隐时现存在着的反文化的潮流的表现。我记得在文化大革命中,我们北大凡有学问的教授都被打成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学问最大的教授就被打成反动权威,当时北大最大的四位反动权威就是冯友兰、翦伯赞、朱光潜、冯定。这就是一种反文化的思潮。我还记得八十年代有一个电视剧,里面凡是知识分子都是性情古怪、心胸狭窄的人,而越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越是有思想,越是有学问,越是有风度。总之,文化越低、智慧越高,这种“作品”是要在社会上造成一种轻视文化、贬低文化、抛弃文化的风气。这就是反文化的思潮。我在这里想引用梅林在《马克思传》中的一段话。梅林说,正如马克思自己的主要著作都反映着整个时代一样,他所爱好的文学家的作品也都反映着整个的时代,如埃斯库罗斯、荷马、但丁、莎士比亚、塞万提斯和歌德。据拉法格说,马克思每年都要把埃斯库罗斯的原著读一遍,他始终都是古希腊作家的忠实的读者,而他恨不得把当时那些教唆工人去反对古典文化的卑鄙小人挥鞭赶出学术的殿堂。这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给我们留下的伟大传统。否定经典、糟蹋经典是不能容忍的。反文化是不能容忍的。

   我们读这些经典著作和大师的著作,就是为了吸收他们的智慧,使自己更快地成长起来,使自己更快地成熟起来。俄国19世纪哲学家、美学家车尔尼雪夫斯基有一本小说《怎么办》,在当时影响很大,因为小说中写了几位那个时代的新的人物,其中最杰出的一位名叫拉赫美托夫。这位拉赫美托夫读书有一个习惯,就是只读经典著作,例如文学就读果戈理,物理学就读牛顿。他说,其他一些著作,我只要翻一下,就知道它们是果戈理的模仿,或是牛顿的模仿,有的是很拙劣的模仿。正因为他读的经典著作,所以在同样的时间里,他的收获比别人大,他的进步比别人快。

   多读经典著作,多读大师的著作,经常接触经典,经常聆听大师,可以把自己的品味提上去。一个人如果老读三四流的著作,就会被那些著作把自己框住,自己的情趣、格调、眼光、追求等等也会慢慢降低。这也是一种熏陶,一种潜移默化。大家都读过莫泊桑的小说《项链》,我记得过去的中学语文课本中有这篇小说。小说女主人公为了参加婚礼,向人借了一条项链,结果项链丢了,她得赔人家。项链很贵。为了挣钱,她去给人洗衣服,什么活都干。她的生活环境变了,接触的人也变了,人的性情也整个变了。过去很文雅的一个人变得可以站在大街上两手叉着腰大声骂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是环境的影响,环境的熏陶。家庭环境、学校环境、社会文化环境,对于一个人的影响都极大。一个人读的书也构成一种精神——文化环境,它也会很深地影响一个人的文化气质和文化品格。

   这两年我经常引用俄罗斯电影大师塔可夫斯基的一段话。他说,他小时候,他母亲要他读《战争与和平》,并且告诉他那些段落如何写得好。这样,《战争与和平》就成为他的艺术品味和艺术深度的标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办法阅读垃圾,它们给我以强烈的嫌恶感”。这是文化的熏陶。现在我们如果反过来,如果我们的青少年从小都是接触文化垃圾,那么他就再也不能接受经典了。

   (二)细读经典著作和大师的著作

   对经典著作和大师的著作要精读。精读,用古人的话说就是“熟读玩味”,也就是放慢速度,反复咀嚼、读懂、读通、读透。读懂,就是要弄清楚书中的每句话的意思,这有时也不容易。读通,就是要融会贯通,把握它的内在意蕴。读透,就是把书中有价值的东西充分吸收到自己的头脑中来。一个人要提高文化修养,打下做人、做学问的根底,必须精读几本书。

   精读,换一种说法,就是细读。多年来我一直感到,我们对于一些前辈大师的著作往往读得很粗心。所以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我在各种场合提出我们细读朱光潜、细读宗白华、细读张岱年、细读汤用彤。细读这些前辈大师的著作,可以读出许多新的东西,可以读出许多对我们今天仍然很有启发的东西。

   当然,要精读一本经典著作或一本前辈大师的著作,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有时要花很大的力气。五十多年前我曾读过日本一位哲学家柳田谦十郎写的自传。他在自传中说他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才读完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为了庆贺这件事,他夫人还专门为他举办了一次家宴。这个故事使我领悟到,一个人写出一本书固然不容易,固然值得庆贺,一个人读完一本书(当然是《纯粹理性批判》这样的经典著作)也同样不容易,同样值得庆贺。

   读经典著作不能太性急,不能贪多求快。熊十力先生曾经说,过去一些名人传记往往称赞这个人“一目十行”,其实这种人在当时不过是一个名士,很少能成就大的学问。所以读经典著作不能求快。相反,要静下心来读,要放慢速度,要充分消化,把书中有价值的东西充分地吸收到你自己的头脑中来。像康德、黑格尔这样一些经典作家的著作,如果你一年能精读两本,我想就是很大的成绩。如果坚持下去,10年你就可以精读20本,20年你就可以精读40本,那就了不起了,你就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了,人人都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熊十力先生还盼望年轻学者把读经典著作养成一种习惯。他说,“每日于百忙中,须取古今大著作读之,至少数页,毋间断。寻玩义理,须向多方体究,更须钻入深处,勿以浮泛知解为实悟也”。

   (三)要善于抓住最有原创性、最有启发性、最有包孕性的东西

   读经典著作和大师的著作,要善于抓住书中最精彩的东西,抓住最有原创性、最有启发性、最有包孕性的东西。所谓最有原创性,就是作者在学术研究和探索中提出新的见解、新的理论。特别在理论的核心区域提出的新的概念、新的命题。例如,我们读朱光潜先生、宗白华先生的美学著作,我们要特别着眼以下三个方面:第一,他们对中国现代美学理论建设在整体上的贡献,特别在理论核心区域的贡献(对今天的启发);第二,他们在推动中西美学、中西文化的融合方面所做的贡献(中国近代以来,中西文化的贯通和融合始终是摆在学者面前的重大课题);第三,他们在美学与人生、美学与艺术的联系方面所做的贡献。因为美学与人生的联系,美学与艺术的联系是美学研究的生命线。所谓最有启发性,就是能够启发你的智慧,推动你去思考更深一层的问题。所谓最有包孕性,就是作者提出了某些很有价值的思想和命题,这些思想和命题有着极为丰富的内蕴,可以生发出许多新的思想。我可以举几个例子。例如,王夫之认为艺术与非艺术的区分,在于能不能“兴”,这就是一个极富有包孕性的命题。王夫之用“现量”(“现在”、“现成”、“显现真实”)来规定和阐释审美活动,也是一个极富有包孕性的命题。从这些命题可以生发许多新的思想。又例如,宗白华先生在他的《形上学》笔记中突出了“象”这个概念,他认为,中西的形上学是两个不同的体系,西方的体系强调“数”,中国的体系强调“象”。他说,“‘象’如日,创化万物,明朗万物!”宗先生的这些话,有极丰富的内涵,也可以生发出许多新的思想。经典著作和大师著作的价值,就在于这些富有原创性、启发性和包孕性的思想和命题。这就是精华。这就是灵魂。我们要善于发现,要善于抓住,要善于挖掘。

   但是我们有的同学读书的时候不善于抓住这些东西。他们抓住的往往是一些很一般的东西,而对书中真正的精华、活的灵魂似乎视而不见。例如前几年我曾多次建议一位同学去读一本前辈学者的著作,后来他读了这本书,还写了一份读书报告。但我一看他的读书报告,发现他抓住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在别人的书里也都有的东西,而那本书中真正深刻的和具有启发性的东西,他一点也没有抓住。

   我想这就是理论思维能力的问题,也就是我常说的“理论感”的问题。一个人缺乏理论的直觉,他就抓不住别人著作中真正有价值的东西。那样他虽然也读了很多,但真正的收效并不大。

  

   二、学位论文写作的几个问题

  

   学位论文水平的高低,当然首先是决定于作者的整体文化素质、理论思维能力和创造力的高低,决定于作者研究的深度,用古人的话来说,就是决定于作者的“才”、“胆”、“识”、“力”。这些都是最根本的。但今天我不着重谈这些。今天我只从论文写作的角度和诸位谈几个应该注意的问题。这些问题,都是我平时和同学们接触时所碰到的,当然也有的是我们在学术界经常会看到的问题。这些问题,可以说都是一些最普通、最常见的问题,但是我从多年的教学实践中体会到,这些问题都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所以谈谈我的一些看法,供大家参考。

   (一)对学位论文决不能掉以轻心

   有的同学学位论文写得不好,主要原因是他下工夫不够,下工夫不够,又是因为他对学位论文不重视,掉以轻心。这些同学不了解,硕士论文或博士论文是一个人的文化素质、学术水平、创造性和学风的集中体现,它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显示一个人在学术上有多大的发展前途。所以,对于一个人来说,硕士论文或博士论文应该成为他的治学道路和人生道路上的一座里程碑,决不能掉以轻心。不论是硕士生还是博士生,在三年的学习期间,都应该全力以赴,用尽心血,把学位论文写好,使它达到可能达到的最高水平。

这就像一个演员第一次正式登台演出。演艺界的人都知道第一次正式登台演出对一个演员是何等重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学位论文   读书方法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术规范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8477.html
文章来源:美学散步文化沙龙微信公众号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