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贪官的狱中自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71 次 更新时间:2002-04-28 17:21:00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佚名  

  

  编者按:

  在位时疯狂敛取,被查处后又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成为巨贪反倒主要是因为外部原因——这正应了文章末尾的一句话:“满纸荒唐言”。

  不管此文是否准确反映了一个贪官的真实心态,都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到底是什么原因使这么多官员一个接一个地走向犯罪的深渊,而他们在被查处后又竟会觉得委屈?若不能摸清大面积贪污的根本原因,再严厉的惩处措施也只能是治标之策。

  

  

  

  我是一个人人痛恨的“贪官”。

  

  写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在抽搐!曾几何时,我还名车豪宅,前呼后拥,权倾四方,美女如云!我也曾全国劳模,人大代表,重重光环,风光无限!如今踱步囚室,铁窗外夜空西沉,茫茫不见光亮;四壁间孑身被困,悠悠可知死期将至。“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如今我罪案累牍,万死尚不为过,独具人的躯壳,活尸般暂存于人间。既然此身别无它用,愿道出心中真情实感,以警策后人,作为临终对党教育多年的一份报答!

  

  我受党教育、培养多年,原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人,不但根正苗红,而且很有上进心,在改革的浪潮中开拓创新,勇于进取。我也曾吃苦耐劳,埋头苦干,无私奉献,功劳卓著。从前多少的艰难困苦,我都以顽强的毅力挣扎过来了。

  

  追忆往昔,痛心疾首,冷静思索,何以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最根本的原因是自己失去了理想和信仰。理想和信仰的丧失,造成自身的“免疫力”下降,受社会诸多不良风气的影响,我渐渐迷失了自我。长期放松政治、理论的学习,放弃了世界观的改造,整天忙于具体业务,很少抽时间认真自查自省。开始追求安逸,争名逐利,贪图享受,私欲膨胀,被金钱、美女、权力所俘虏。从根本上忘掉了一个共产党员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辜负了党组织对自己几十年的培养和教育。

  

  权力太大!想当初我在任上,大小事我一人说了算,从来没人和我顶撞,当然,敢和我顶撞的人早被我拿掉了。我可以点石成金,呼风唤雨!大笔一挥,可挡上亿资产,金口一开,能改变许多人的命运。我这样的人,尤如财神转世,想有所图的人怎么会不好好供奉?我得到区区几万钱财比路边拾起一块石头还要容易,因为捡起一块石头还需要弯下腰嘛。

  

  约束太少!权力很大,可是有关约束权力的制度却好比“牛栏关猫”,大而无用。上级领导不闻不问,纪检书记是我下级,人大监督先天不足,新闻监督由我控制,群众监督形同无物。正是这没有约束的权力,使我越发恣意妄为,让我在错误的的泥潭中越陷越深!我整日坐名车,住豪宅,养情妇,出入大小场合,穿戴价值几万元的世界名牌服饰,可是从来没有听到哪怕一点点的批评或规劝。如果组织在我刚露出腐败苗头的时候及时制止、纠正,如果人大能及时“弹劾”我的过错,如果当地记者能象暴光克林顿一样监督我的私生活,如果群众能够及早将我告发,怎么也不会落到今天死刑的地步。

  

  环境太差。官场权钱交易已是公开的秘密,自古做官掌权的手里缺钱才是新闻。须知我现在的职位是如何得来?那是我挖空心思挣来的,千辛万苦求来的,是我投了血本买来的。仅靠我自己微薄的工资收入,怎么可以维持一个官员家庭的正常开支?怎么和我的同僚们“礼尚往来”?怎么可以进一步彰显政绩,加官进爵?既然大家都在这么做,自己如果不做是假正经;认为我尚且有这个数,比我官大的一定更多,而且我并无索取,都是主动送上门的,我还再三推托什么?扎根于腐败产生的温床,岂能做到“出污泥而不染”?如果有良好的环境,如果在“刘青山、张子善”那年代,大家都严格守法、执法,借我个胆儿我也不敢犯这么大的案子。

  

  诱惑太深。朋友,你经受过深夜送来一麻袋人民币的诱惑吗?你经受过身边美女如云的感觉吗?在那月黑风高夜,温柔富贵乡,诱惑已使我一败涂地!人都有七情六欲,都有物质需求,真正视金钱如粪土的圣洁之士能有几人?人们往往惊诧于腐败干部何以能前赴后继,层出不穷,其实这有什么奇怪的呢?一面是金钱和美女的巨大诱惑,一面是软弱无力的约束体制,高“利润”和“低风险”,引得无数干部铤而走险。

  

  老婆太坏!我突然发现老婆正是害我的“祸首”!在我内心恐惧,犹豫不决的时候,老婆就以其十分浅短的“妇人之见”劝我行恶。如果有个好妻子的话,如果她及时提醒我,我不会落到这个地步。而我的老婆甚至在我背后以我的名义大捞好处,其贪得无厌比我尤甚。她存了上百条名贵项链在家里,可是现在哪里还有脖子来戴呢?

  

  朋友太奸。正所谓“无商不奸”,我不该交这些奸商们做朋友。作为党的一名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整天和商人老板,特别是那些怀着不可告人目的的不法商人在一起,他们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地向你进攻,一不小心就会掉进他们的泥坑之中。他们个个如狼似虎,腐蚀起官员来没有你犹豫的余地。

  

  人情太薄。在任时亲戚朋友频繁往来,这个要工程,那个揽项目,活活把我的办公室当成了财富批发部。如今大难临头,树倒猢狲散,别说替我分忧,不给你落井下石就算好样儿的。从前神鬼不知的一些事,如今都在检查人员的案宗里说得清楚。可叹,这世道人情!

  

  写到这里,我更感到自己是一个受害者。我受了这世人的一大骗!我被妻子和朋友骗了,我被金钱和美女骗了,我还被自己骗了。

  

  “死去原知万事空”,我现在已不在意这人世间的是非得失。但回想自己这短暂而悲剧的一生,可叹来日要做那“刀下之鬼”!本是一颗很好的苗子,却因为没有善加修剪而长坏了,于是被连根拔起。先对其放任自流,后对其痛下杀手。我是党的一个不争气的儿子,给党抹了黑,可是,您又是那么过于溺爱的母亲!

  

  我是一个书法家,如果组织给我一个宽大处理的机会,我愿放弃掉从前的一切浮华,去为人民写写字;或去做一个农民,认真去耕种自己的几亩薄田;或者情愿去做最危险的职业,比如挖地雷。我的女儿尚未成年,八十三岁的老父病倒在床,他们还需要我。

  

  写到此处,我已涕泗横流。眼见东方渐白,又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以此作结: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说当官好,谁解其中味?”

    进入专题: 自由来稿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