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运:中俄军事关系七十年:回顾与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08 次 更新时间:2019-08-14 00:26:00

进入专题: 中俄关系  

王海运  

  

   【内容提要】中俄建交70年,两国军事关系经历了从结盟到对抗,再到有限合作、全面合作的曲折过程。新俄罗斯时期,中俄军事关系的发展同时在多个领域展开,成为两国战略协作的重要促进因素。从对中俄军事关系发展历程的回顾,可以得出一系列重要结论。两国元首关于将中俄关系提升为“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决策高瞻远瞩,必须坚定不移地践行。有必要将两国关系提升为“肩并肩、背靠背、手拉手、心连心”的“准同盟关系”,将两军关系推升为“特殊友军关系”。为此,需要双方共同努力,首先要增信释疑,消除“中国威胁论”和“俄罗斯不可靠论”的消极影响。在深化中俄军事关系上,两国应当胆子更大一些,步子更快一些。

  

   【关键词】中俄关系;中俄军事合作;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准同盟关系”

  

   军事关系是国家关系中最具战略性、实质性、标志性、带动性的领域。俄罗斯是军事大国,历来将军事关系置于国家关系的核心位置。70年中中俄关系起起伏伏,军事关系一直是重大影响因素。因此,研究中俄关系不能不关注两国间的军事关系。

  

   由于军事关系具有较强的机密性,学界在谈论中俄关系时往往绕着走,不能不说是一大缺憾。笔者大半辈子研究中俄军事关系,将近10年作为中国武装力量驻苏联和俄罗斯的代表,直接参与了两国军事关系的运筹、军事合作的推动。但是,退休后这些年受到条件限制,对中俄军事关系的关注减少,这里只能粗线条地作些回顾与思考。


一、中俄军事关系的历史回顾

  

   中俄建交70年,两国军事关系经历了从结盟到对抗,再到有限合作、全面合作的曲折过程。其间,既有风和日丽也有阴云密布,既有友好合作也有剑拔弩张。中俄军事关系70年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四个时期。

  

   (一)20世纪50年代的中苏结盟时期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苏联率先给予外交承认,两国随即建立正式外交关系。1949年12月底毛泽东主席访问苏联,1950年2月两国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宣布建立军事同盟关系。《条约》第一条即为“一旦缔约国任何一方受到日本或与日本同盟的国家之侵袭因而处于战争状态时,缔约国另一方即尽其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

  

   中苏缔结军事同盟,是两国审时度势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经过长期内战、满目疮痍的新中国而言,这是捍卫人民民主政权、加速恢复国民经济的战略选择。对于苏联来说,则是壮大社会主义阵营、应对帝国主义阵营对苏冷战、抵御北约军事压力的战略举措。中苏军事结盟后,两国关系迅速发展,在维护安全利益上相互给予支持,在重大国际问题上采取共同立场,全力维护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与安全。两国人民的友谊不断加深,各领域合作迅速展开,两国关系进入“蜜月期”。

  

   此后几年里,尽管由于苏联推行大国沙文主义,两国间不时发生争吵,但是总体上保持了紧密的军事同盟关系。苏联的经济和军事援助,对新中国的经济建设、国防建设起到了重大作用。在苏联援建的156个大型项目中,44项为军工企业,包括陆海空各种主要装备的制造厂。中国核武器的研发,是以苏联技术为基础的。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主要是中朝人民浴血奋战赢得的,同时也与苏联在武器装备方面的支持密不可分。可以说,中苏两国两军间的紧密合作,给新中国的军事安全和国防建设提供了巨大的正能量。

  

   从1956年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开始,中苏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分歧日益加剧。1956年2月,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会议上作了题为《关于个人迷信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从七个方面对斯大林进行了严厉批判、全盘否定。对此,中国共产党不予认同,两党关系出现裂痕。苏联推行大国沙文主义、在军事安全领域损害中国国家主权的行为,更是激起了中国的反弹:苏联以维护共同安全为由要求在中国领土上开设军用长波电台、在中国领海组建联合舰队,被中国视为企图在军事上控制中国;而苏联则认为,在同盟国领土上建立军事常备设施理所当然,换言之,“苏联是在保护中国”。显然,中苏在对“军事结盟”内涵的理解上特别是在让渡主权问题上存在着重大分歧。

  

   随着分歧的加剧,50年代后期两国关系的“蜜月期”结束,但是军事同盟关系仍在,中苏仍然是社会主义兄弟国家。

  

   (二)20世纪60~70年代的中苏对抗时期

  

   到了60年代,中苏间的矛盾冲突逐渐发展至军事对抗、战略对抗,给双方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发展都造成了难以估量的破坏性影响。

  

   在7600公里的共同边界上,苏联百万大军压境,不时挑起事端。部署在蒙古国的苏军第39集团军10余万官兵、4 300余台坦克装甲车辆,更是直接威胁到中国首都北京的安全。两国紧张对峙,两军剑拔弩张,最终导致了1969年的边境武装冲突,将两国关系推向了大规模战争的边缘。苏联领导层甚至有人提议,要对中国核试验基地进行外科手术式打击。

  

   中苏关系特别是军事安全关系的严重恶化,给中国造成了极大战略压力,中央不得不提出“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战略方针,不得不大搞“山、散、洞”“大三线、小三线”建设,甚至提出了“大打、早打、打核战争”的口号,整个国民经济一度转向战时轨道,濒临崩溃的边缘。在国际战略方面,中国则由“联苏抗美”转向“联美制苏”,形成了以苏联为共同对手的中美“准同盟关系”。

  

   中苏关系的恶化、中美两大国的联手合作,使苏联同样陷入了极大的战略被动。俄罗斯前驻华大使罗高寿将这一时期称之为“毁灭性的没有前途的对抗时期”。俄罗斯另一前驻华大使拉佐夫称,仅在中苏边境部署百万大军,直接军费开支就高达2 000多亿卢布,折合3 000多亿美元。有充分理由认为,与中国的军事对抗、中美苏大三角关系态势的变化,是导致苏联走向衰落、最终解体的重要原因之一。

  

   形成此种两败俱伤局面,主要是苏联推行霸权主义、迷信军事施压所致,同时不可否认,中国的诸多战略判断与应对举措失误特别是对苏军事关系处置不当,亦是重要原因。

  

   (三)20世纪80年代的中苏关系缓和时期

  

   1982年勃列日涅夫塔什干讲话、1986年戈尔巴乔夫海参崴讲话,陆续释放出改善对华关系的积极信号。随着戈尔巴乔夫“新思维”的推行,苏联对华战略出现重大调整,中国亦改变了“以苏划线”的国际战略,淡化了意识形态因素对国家关系的影响,两国间的军事对抗逐步降温。

  

   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华,在消除中苏关系“三大障碍”问题上作出了重要承诺。“三大障碍”均集中在军事安全领域——从中苏边境撤军,从蒙古撤军,越南从柬埔寨撤军。邓小平提出“结束过去,开辟未来”的指导方针,戈尔巴乔夫表示赞同,两国关系宣布实现正常化。1991年5月,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访问苏联,双方就双边关系和国际形势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达成协议: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发展睦邻友好关系;和平解决一切争端;就裁减边境地区武装力量和加强军事领域信任举行谈判;积极发展经贸与科技合作;苏联支持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推动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等。至此,中苏关系真正成为正常国家关系。

  

   随着中苏国家关系正常化,军事安全关系得到有效管控,弥漫在两国间的战争阴云消散。消除后顾之忧后的中国,才得以“集中力量进行经济建设”、大胆实行“沿海开放”,“军队过紧日子”方针才得以提出。可以说,没有中苏关系特别是军事关系的正常化,难有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推进。中苏关系的正常化及新的相互关系准则的确立,亦为两国关系从中苏关系向中俄关系的平稳过渡奠定了重要基础。

  

   (四)90年代至今的中俄军事关系持续深化时期

  

   1991年12月,苏联解体,新俄罗斯独立建国。中国在第一时间里承认俄罗斯联邦为苏联的唯一继承国,两国实现了从中苏关系向中俄关系的平稳过渡。

  

   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中俄关系持续深化、节节攀升:

  

   1992年12月17日至19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首次访华,两国签署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相互关系基础的联合声明》等24个重要文件,确认相互视为“友好国家”,两国关系从“正常国家关系”提升为“友好国家关系”。

  

   1994年1月,叶利钦总统致信江泽民主席,提议中俄建立“面向21世纪的建设性伙伴关系”,得到了中方的积极响应。

  

   1996年4月,叶利钦总统再次访华,两国领导人决定将中俄关系提升为“平等信任的、面向21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需要指出,“战略协作”有别于“战略合作”,要求在重大问题上采取更加紧密的协同行动。按照当时参与中俄关系运作的外交部欧亚司前司长周晓沛的理解,“所谓‘战略协作’,就是在双方关切的重大核心问题上相互支持、相互配合,共同应对挑战、维护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

  

   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两国战略协作与务实合作的不断深化,中俄关系相继提升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新阶段”,并且提出了“进一步深化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战略任务。2019年6月,习近平主席访俄,两国元首签署《关于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宣布两国关系“进入新时代”。

  

   两国领导人高度评价新世纪的中俄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誉之为“新型大国关系的典范”。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01年7月中俄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将“世代友好、永不为敌”,“永远做好邻居、好伙伴、好朋友”的根本指导原则以国家间条约的形式固定下来,并且确认“相互没有领土要求”,为两国关系的持续稳定、不断深化奠定了重要的法律基础。可以看出,军事安全关系在两国战略协作不断深化中始终都是十分重要的促动因素。

  

   新俄罗斯时期中俄军事关系的发展主要集中在以下领域:

  

   一是军事技术领域。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俄关系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680.html
文章来源:《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2019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