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斌:大国博弈和中国经济的动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851 次 更新时间:2019-08-03 08:41:36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中国经济  

祁斌  

  

   我们今天思考所有的世界问题和中国面临的挑战,都离不开这样一个背景:中国经过了改革开放四十年,经历了高速的增长和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世界的格局。这是今天我们思考中美关系,思考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思考中国下一步发展路径无法回避的背景。


一、中国制造已占到全球的25%

  

   改革开放四十年,很多故事、很多发展变化数不胜数。下图比较简洁清晰,从中可以明显看到中国的变化。细虚线表示的是中国的制造业增长。

  

   1978年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制造业在全球占的比重非常低。1997年占5%多一点,2009年占比超过美国,2011年超过欧盟,而今天中国的制造业已经占到全球的25%。

  

   最近有一篇文章叫《伟大的中国工业革命》,它回顾了中国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历程。中国在1978年人均收入相当于南撒哈拉沙漠国家的1/3,南撒哈拉沙漠国家是非洲最穷的区域,当时中国比非洲最穷的区域还要穷不少。

  

   今天中国生产了全球一半的钢铁、超过一半的水泥和1/4的汽车,事实上德国大众有70%的车是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的,美国通用汽车公司2017年在中国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美国。中国的传统制造业在过去四十年实现了不可思议的发展。

  

   这其中也有部分发达国家从制造业领域退出的原因,现在特朗普提出美国要回归制造业,但这个回归也不是简单的回归,而是希望能够螺旋式上升。

  

1997—2013年各经济体在世界制造业中的占比

  

   虽然我们的高端制造业还比较落后,但我们在过去四十年取得了非凡的进步,中国的传统产业得到了全面的提升。与此同时,新兴产业也在快速发展,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专利申请国,现在我们每年申请的专利数量是美国的150%~200%。

  

   当然我们有些专利质量并不是很高,但是优秀的专利还是有很多的。比如,清华大学2016年在美国申请和获批的专利数量在美国排名第二,第一名是美国加州大学,加州大学有10个分校,清华大学的专利数仅次于加州大学10个分校的总和,这确实是非常优异的成绩。


二、中国人的成绩那么好,为什么高科技产业那么落后?

  

   最近我在党校学习了两个月,有机会回顾了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重新思考了中国自1949年以来的经济发展路径。20世纪50年代,中国搞了一个大炼钢铁运动。我们抗美援朝期间,坦克数量非常少,所以老一辈革命家非常着急,国家需要大力发展钢铁业。

  

   尽管当时全国人民都非常努力,但后来发现小高炉根本达不到应有的温度,效果非常差。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通过市场的机制,调动了成千上万人的积极性,经过四十年的努力奋斗,今天我们的钢铁产量已经是美国的8倍了。

  

   我们走市场经济道路,不是简单复制西方经济的模式,而是要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为什么在资本主义早期会出现《共产党宣言》《资本论》这些着作和相应的思想理论?

  

   在市场经济体制中,虽然资本和劳动力都是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生产要素,但是在资本主义早期,资本的稀缺和劳动力相对没有谈判力,使这两者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失衡,客观来说,的确是有剥削存在的。

  

   《共产党宣言》和《资本论》不只是经济学分析的着作,还有很多人类正义感和社会道德判断的内容。在其中,马克思指明了社会发展的方向,希望人类社会找到一个比较均衡、可持续的发展道路。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走上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希望既能够利用好市场这只无形的手,依靠民众对财富的追求和相应的激励机制,创造社会的繁荣,同时不希望过度自由和狂野的市场力量带来社会的高度分化或不稳定,我们走了一条相对平衡的道路。总体来说,过去四十年中国发生的最大变化,就是选择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

  

   在党校我也有机会重新回顾了邓小平理论,发现小平同志在1975年“复出”的时候,在讲话中还没有提到市场经济,可以看出他作为国家领导人的思考轨迹也是在不断变化的。当时他只是提出要全面整顿,要加快经济建设,但是经济建设究竟怎么搞,党和国家当时还没有找到完全有效的方法。

  

   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探索,我们进行了经济体制改革,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发展道路,市场经济手段调动了成千上万人的积极性,我们把原来想做的事、不可思议的事,超出原来想象很多倍地做成了。

  

   2000年我回国时,当时清华大学的校长和我聊天,他说:“我做了校长,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帮助推动‘中国的硅谷’的建设。你学过经济,请你给我提点建议。”我说,硅谷的本质就是资本加科技。

  

   校长当时没有说话,我想他可能觉得我过度强调了金融或者经济体制的作用。我在清华学的是物理,也留校教过一年计算机,后来去美国留学申请的是生命科学专业的研究生。

  

   因为当时我们相信21世纪是“生物世纪”,虽然今天好像还没有来临,但是我相信它早晚会来临。因为生命科学的研究需要多学科知识,我在美国读过生物物理、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的课程,还学过有机化学和电子工程的课程。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只要班上有一个中国人,只要这门课沾点数理化的边,那么很可能第一名是中国人。

  

   如果班上没有中国人,那么第一名一般是印度人。如果班上有两个中国人就麻烦了,如果这个考99分,那个考98分的就会很生气,但一看美国人可能平均刚及格。我在美国待了一两年以后,感到很疑惑:中国人的成绩都这么好,为什么我们得诺贝尔奖的却寥寥无几?为什么我们的高科技产业那么落后?

  

   1990年代,我们看到很多美国同学的数理化成绩那么差,为什么美国却有一个硅谷?过去一百年人类社会的高科技发明,基本上都是美国人发明的,或者是别人在美国发明的。日本人虽然也获得了十几个诺贝尔奖,但是日本人没有发明出苹果手机,德国人也没创造出互联网。

  

   这些都发生在美国。为什么?就是因为美国的科技和创新是市场驱动的,美国有一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市场经济体制,还有一个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市场。在硅谷,每个人都希望变成下一个比尔·盖茨,他们怀揣抱负和梦想,期望着他们创业的公司有一天走上纳斯达克,身价百亿,这驱动鼓舞着无数的人。

  

   清华的老师告诉我,从1978年改革开放到2000年我回国的二十年间,清华大学的科研转化为产品的转化率是20%,而这些产品走向市场的比例又是20%,但不幸的是这两个20%不是相加,而是相乘,结果只有4%。清华大学作为中国最好的工科大学之一,那时的科技成果转化效率如此之低,为什么?就是因为缺乏一个有效的传导机制。

  

   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走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至少解决了科研和创新的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个是科研经费的问题。原来中国太穷了,科研经费很少,科学仪器也很落后。而今天,国家有很多科研经费可以下拨,还有很多校友捐助资金,清华大学的科研经费已经不是什么太大问题了。

  

   第二个是科研的驱动和激励机制问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资本市场的发展,VC、PE的兴起,科技园区的建立,部分解决了这个问题。今天我们看到,科研成果能够比较顺畅地走向市场,转化成现实的生产力,而市场的需求又为产业和科研提供了导向和激励,形成了良性循环。


三、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消费市场


   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我们的消费能力有了巨大的提高,消费零售总额有望超过美国,中国即将成为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当然,社会零售总额是指实物消费,而消费统计中的另一部分是服务消费。服务消费不太好度量,其购买力平价调整后的价值也不太好横向对比。

  

   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带来的变化是,以前所有的产品,如果能在美国市场先站住脚,就可以在世界其他市场无往不利,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竞争最激烈的市场。今后某一个产品可能要在中国市场先站住脚,然后才能在全世界横扫。因此可以预计,很多产品会自然添加中国元素。

  

   中国成为全球第一大消费市场之后,还将以世界第二大消费市场——美国2~3倍的速度继续增长。因此有可能在10年、15年之后,再造一个美国市场,中国消费市场的规模可以变成美国的两倍。

  

   因此,中国近14亿人的消费市场对全世界任何一个企业、任何一个产业、任何一个经济体来说,都是不可抗拒的。现在西方有一些极端的势力说要隔绝中国,这是不可能的。世界上有哪个企业、哪个产业、哪个经济体会和市场过不去,和近14亿消费者过不去?因此,只要我们发展市场经济,他们就不可能不跟我们合作。问题的核心还是我们怎么做好自己的事情,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

  

   20世纪90年代,美国企业界说他们有一个梦想,假如8亿中国人每天早上醒来都喝一杯可口可乐,这将会是一个多么疯狂的市场。当时他们也就是这么随便一说,没有人相信这种事情会真的发生。

  

但是今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中美关系   中国经济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544.html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的定力》中信出版社

8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