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维铮:“华拿二圣”之二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 次 更新时间:2019-07-30 22:07:25

进入专题: 华盛顿   拿破仑  

朱维铮 (进入专栏)  

   发生在咸丰帝即位初期的福州士绅反传教士进城的神光寺教案,如茅海建《天朝的崩溃》指出的,是林则徐在鸦片战后“唯一插手的与西方有关的事件” 。它其实也体现了林则徐和徐继畬在世界认知方面“道不同”。

   前篇已述,从晚明徐光启等开始,陆王学者接受西学乃至改宗西教,是以承认四海都有心同理同的“圣人”为共识的。据《清史稿》介绍,“继畬父润第治陆王之学,继畬承其教,务博览,通时事,在闽粤久,熟外情,务持重,以恩信约束,在官亷谨。”那时王学(阳明学)在朝野几成绝响,徐继畬却以此道指导治学问政,才任方面大员,就执着地探究英美诸国体制与民壮兵强的联系。正因为他不受夷夏偏见的束缚,所以敢于赞赏西方“圣人”高明。比如《瀛寰志略》叙述美国独立史,用简洁的笔触,描写它的首任总统华盛顿,在勉强连任一届之后,就坚决放弃权力,让位给民选继承人,然后评曰:

   华盛顿,起事勇于(陈)胜(吴)广,割据雄于曹(操)刘(备),既已提三尺剑,开疆万里,乃不僭位号,不传子孙,而创为推举之法,几于天为公,骎骎乎三代之遗意。其治国崇让善俗,不尚武功,亦迥与诸国异。余尝见其画像,气貌雄毅绝伦。呜呼,可不谓人杰矣哉!

   很难想像,这话出于晚清一位封疆大吏笔下,距今已有一百七十年。相形之下,林则徐攻击徐继畬执行皇帝准行的条约,“强民从夷,是何肺腑”,还学着八百八十年前篡位称帝的赵匡胤的口吻,将他不计可能引发对外战争重起的行为,说是理由在于“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竟将两名医学传教士,比作南唐王朝。谁的见识合乎实际呢?

   这就要说到魏源的《海国图志》。这部书,初刊五十卷本,在江宁条约生效后三个月(1843年1月)即发行,早于《瀛寰志略》,内容没有超出林则徐提供的《四洲志》稿本及其它资料。两年后魏源增补为六十卷,仍被时人讥为“大半臆说”(见《瀛寰志略》道光已酉刘鸿翱序)。魏源是机灵的,自诩其书是“以西洋人谈西洋”,却在“取之夷人”图学书刊译本的同时,大量转抄“以中土人谈西洋”的旧论新著,其中便有道光末两度刊行的《瀛寰志略》。于是又有咸丰二年(1852)的《海国图志》百卷本。那编法更奇怪,只是将抄胥材料,略作分类,拚贴成篇;人名地名概念术语等译法,一依其旧,很少出注说明,以致同卷同篇内,同名异实,异名同实,多名一实,一名多实,触目皆是。表明魏源不屑或不会去做起码的文本整理,堪称粗制滥造,不过删改所引原著,却又见魏源颇动脑筋。晚出的百卷本大段转抄《瀛寰志略》,涉及欧美史地的有十多处,可是徐继畬原著说到体制变专制为民主的叙史或按语,大都被魏源抹掉。前揭徐氏肯定华盛顿主动放弃总统无限任期制的段落,在魏源百卷本里,便失去踪影。可见百卷本虽得魏源同乡军头左宗棠瞎吹,说是“中儒西释,其最先焉”,却掩饰不了它连中等水准的史料汇编也算不上的事实。

   因而,咸丰皇帝被英法联军赶出北京,接着被迫新设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那班筹办“夷务”的满汉王公大臣,突然发现需要恶补域外世界知识。于是《瀛寰志略》,以及马礼逊、、裨治文的外国史地著述中译本,都成为首选读物,而《海国图志》越来越受冷遇,就不能说是他们的选择失误。

   这样,外国也有“圣人”如华盛顿,也有“霸王”如拿破仑,其人其事渐被政坛熟悉,同样《瀛寰志略》也成为“新学”必读书。

   应该指出,晚清在华的欧美新教传教士,在英法联军退出北京之后,有的成为清朝官办外语学校或译书机构的雇员,有的集结于在华外人所办广学会或高等学校之内,所译西方出版物,面更宽,量更多,连同他们创办的刊物如《万国公报》等, 介绍西方昔圣时贤,影响日增。著名的如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T. Richard)与蔡尔康合译的《泰西新史揽要》(麦肯齐J. R Mackenzi 著,原名《十九世纪史》),于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由广学会印行后,立即风行朝野,而书中详述拿破仑战争前后的欧美历史风云,使皇帝、枢臣、督抚到学者文士乃至乡塾童生的各类读者,不仅知道了俾斯麦、大彼得、林肯等群雄,更直接刺激了人们对拿破仑的英雄崇拜。

   由于中国文士普遍憎恶不断侵吞帝国边疆领土的沙俄,也普遍藐视学了老师就打老师的“倭寇”日本,因此晚清康有为一派,要说服光绪皇帝学沙俄彼得大帝,学日本明治天皇,实行帝国“自改革”,既没有达到变法维新的目的,更没有在士民中改变对俄日君主的传统印象。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日俄在中国东北境内互相厮杀,而清廷竟甘当俎上肉,听凭两个屠夫宰割,越发唤起士民“排满革命”的同仇敌忾取向。

   所以,已在民间发酵半世纪的对于满清朝廷对外丧权辱国、对内专制独裁的腐败体制的憎恶情绪,终于在清末引发地震,而革命党人公开赞美“华拿二圣”,把领导美国独立战争而走向共和的华盛顿,把在法国大革命中崛起而曾改变欧洲民族命运的拿破仑,当作鼓动民众效法的真英雄,很快赢得认同,岂是偶然?

进入 朱维铮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华盛顿   拿破仑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485.html
文章来源:《重读近代史》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