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观涛:我们活在“盛世”,却从未如此恐惧风险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611 次 更新时间:2019-07-28 17:16:55

进入专题: 人文精神   人工智能   科学精神  

金观涛 (进入专栏)  
现代人可以用各种保险对付契约社会的风险,但这只是将风险互相联系起来,一有风险就是全盘突变,甚至是全球性的。其实,就风险本身而言,现代社会因科技进步和生产力超增长,远比传统社会来得小。但在现代契约社会中只能由个人而不是有机体来承担风险。

  

   我认为应该在贝克的定义前加两个字:现代社会是一个“恐惧”风险的社会。也就是说,我们虽然生活在一个基本没有风险的太平盛世,对风险的恐惧达到了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程度。这不仅表明个人理想的消逝,还意味着人碰到灾难时的惊慌失措,标志着我们再也没有面对孤独和死亡的力量了。

  

   遗憾的是,现代人文学科还没能有效地应对上述问题的挑战。

  

   南都观察:史蒂芬·平克有一个观点——人文学科咎由自取,深陷于对世界的失望与批判,不衰落才怪。他抨击了当今社会对理性与科学发起的“战争”,特别是人文学科对科学的攻击利用与妖魔化,还指出女权主义、动物保护主义已经开始妨碍科学发展了,您是否赞同他的观点?

  

   金观涛:现在的人文学科确实存在问题,其仍然坚守上个世纪的信条,坚持科学与人文的分离,人文研究者不懂最新的科学进展,结果是人文研究被科学发展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但我也不完全同意平克对女权主义、动物保护主义的批评,它们能不能干预科学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暂时没法展开讨论,这里要强调的是,女权主义和动物保护主义的思想也有其合理的一面。

  

   哲学学者冯耀明曾做过一个思想实验:在一个名为德古来的外星世界里,有一种叫作德人的万物之灵。在他们之中出现了一位伟大的哲学家叫德阳明,其主张德民之外的有情或无情之物也都具有“天命之性”,“草木瓦石也有德人之良知”。但他们为了维持生命,又必须从另一种生物——“狄勤士”身上汲取鲜血。因此,他们建立了一个大型农庄,为狄人(“狄勤士”简称)提供最舒适自由的饲养环境,还利用超绝的技术,在狄人的血被吸尽之后,为其实施安乐死,并将其风光大葬。后来,因传染病狄人灭绝,濒临灭亡的德人在宇宙中发现了地球人,后者的生理结构和狄人一模一样,于是德人上下欢腾,迅速建立了一个类似“狄勤士”农庄的“戚勤士”农庄,圈养地球人,并打算在地球上开拓殖民文明,拓展德人的道德世界。

  

   即便人类能享受到与狄人一模一样的待遇,我们会愿意接受德人的圈养吗?不能!因为这意味着我们完全丧失了个人的主体性。那么,如果动物也有朦胧的自我意识,我们还能说动物保护主义不对吗?用动物保护主义干预科学发展可能是有问题的,但我们不能因此全盘否定动物保护主义的价值。更进一步来说,如果没有道德约束,科学发展本身会带来无穷的灾难。

  

   总之,动物保护主义、女权主义都是人类反思精神的一部分,我们不能轻易下论断说这种价值追求是无意义的,但可以说其根据不足,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南都观察:您将当前科学引发的种种问题,都归根于科技与人文的“大分离”,就中国而言,您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是什么?

  

   金观涛: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继承和恢复八十年代思想启蒙运动的遗产。这句话在当今显得不合时宜,也可能是一个20世纪的人的怀旧,但我们必须注意,1980年代中国经济的发展只是一方面,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是科学哲学。

  

   事实上,八十年代“文化热”(即第二次启蒙运动)兴起的标志是中国科学院《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志社在成都召开的“中国科学技术落后原因”研讨会,其中蕴含着那个时代的人对科学精神的不懈探索,但这一探索进入九十年代后戛然而止。正如我在《重建真实性哲学》一文中所指出的,科学和现代普世价值是互相关联的,但这种关联往往遭到忽略;而科学之所以带来种种问题,恰恰是因为科学精神的丧失。

  

   今天,中国思想要继续发展,有必要回到八十年代没能解决的那个问题——对科学精神的探索和恢复。

  

   采访:王芊霓、艾其

  

进入 金观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文精神   人工智能   科学精神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464.html
文章来源:南都观察家 公众号

3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